超级yin荡女高中生h公交车&yin荡的高中程雨柔

2022-06-23 15:34:52 9点热度

因为复兴会员们不辞辛苦的广泛在外游走、宣讲,在洪武三年四月中旬第二批洪武政论发售之前,整个大明保守估计也有百分之六七十的人多少知道一些洪武政论当中的内容。

而伴随着第二批次二百万册《洪武政论》的发售,必将会有越来越多的人知道这本书,知道这本书的内容,知道苏咏霖想要对他们说的话,想要告诉他们的事情。

苏咏霖把历史的溃烂之处狠狠的揭露开来给他们看,让他们看看这里头的肮脏和血腥,闻闻里头的腥臭味儿,近距离直观的感受一下这些脏东西。

他让这些从未了解历史和政治的人们开天辟地头一次知道政治的黑暗,以及他们的糟糕处境究竟是为什么。

比起之前零星的不成体系的对底层人民的教导,这一次,因为有了教科书,有了理清楚的体系,有了对应的案例,所以宣讲的效率很高,效果也很好。

且比起之前主要在农村地区的集中教导,这一次,除了农村地区,苏咏霖和复兴会的理念则首次深入城市。

大城或者小城,城市里随着经济发展不断壮大的市民阶层也是头一次接受了如此深入的政治和历史教育。

一个又一个的露天讲台被搭建起来,一个又一个复兴会员登台宣讲,讲的眉飞色舞唾沫横飞。

他们讲到兴起,更是现身说法,把自己的穷苦出身和现在的生活做对比。

大抵是因为职业病犯了,他们不自觉的用了类似公审大会的形式,把宣讲会弄得像是历史的审判大会一样,带着大家忆苦思甜,说的人们眼泪汪汪。

但是不管怎么说,这样一来,宣讲的效果极好。

洪武政论在极短的时间内,在非常普通的交通环境之下,以最快的速度传遍了明国的疆域。

从辽东到河西,就算不知道里头的内容,人们也知道一本叫做《洪武政论》的书,是大明皇帝亲自写的,正在对外销售,所有人都可以购买。

随着洪武政论在明国彻底成为爆款,成为人人都愿意了解愿意阅读的超级畅销书,那些与洪武政论有着微妙联系的【人民文学】也开始悄然流行起来。

众所周知,自古以来书籍的主角都是帝王将相,都是上古贤人,从来也不会是平民百姓。

他们所能在书中留下的痕迹,大抵不过【岁大饥,人相食】这六个字。

就算随着市民阶层的崛起,在平民文学兴起的当下,传奇小说的主角也多是才子佳人,是读书人,是风度翩翩的公子,是美貌柔情的千金小姐,出身大多富贵。

从来也没有谁想过要以底层穷苦人民为主角,讲述一些凄惨的故事。

而此时此刻,《白毛女》和《半夜鸡叫》等纯白话文传奇小说诞生了,它们的主角不是风度翩翩的贵公子和美貌柔情的千金小姐,而是出身凄惨的佃农和佃农的儿女。

这些传奇小说说的并非是自由的爱和感情,说的是人间疾苦,说的是血与泪。

这些传奇小说一开始都是在识字群体当中流传,产生了很大的影响,震撼了不少人的观感,但是真正让这些故事广泛传播开来,乃至于深入底层,还是复兴会员们的功劳。

他们往往会在宣讲洪武政论的间隙,拿出这些传奇小说给农民们宣讲,比起政治性质更胜一筹的苏咏霖的政论,半文盲和文盲为主的农民群体显然对故事更感兴趣。

 

仅仅两三个月,《白毛女》和《半夜鸡叫》等故事就以和《洪武政论》不相上下的速度传遍了明国疆域,从河西传到辽东,东西跨越数千里之遥。

大明国土内的几乎所有底层人民都知道了喜儿,知道了杨白劳,知道了黄世仁,知道了周扒皮,知道了佃农的悲苦和地主的残酷。

这绝不是虚构的,绝不是污蔑,真实的地主乡绅所做的事情只会比他们更加凶残。

佃农的一切都该属于老爷,我要你的女儿,你还敢反抗?

我还需要用各种手段骗你上当才让你交出女儿?

我要你从早干到晚不能休息还不想给你工钱,需要大半夜爬起来让鸡叫?

开什么玩笑,大晚上的我不困啊?

文学

我说什么就是什么,让你干就要干!

不干?

交出土地!滚!

三条腿的蛤蟆找不到,两条腿的穷鬼满地跑,不缺你一个!

若从这个角度来说,这些传奇小说反而是在美化那些丧尽天良之辈了,居然让他们更加“文明”的用计谋坑害农民,而不是纯粹的用暴力压迫他们。

不过的确有一些自诩文明人和读书人的地主家庭不喜欢用暴力手段强制佃户们为他们出卖灵魂,而是会采取各种手段。

 

他们更喜欢通过双方的信息差,从智商上和规则上碾压佃户,看着他们的绝望,感受那种高高在上玩弄他们的快感。

单纯的暴力压制在他们看来反而属于不入流的行为了,都是暴发户才会做的事情,这些人自以为高等人,反而看不起那些直来直往的暴发户。

我们读春秋的人都是讲文明的,素来以德服人,不做这种粗鲁的事情。

当然,这种人比纯粹的暴力狂更加变态就是了。

许是这些故事太具有普遍性,很多人或许都亲身经历过这样的压迫过往,所以这些故事往往能引起农民们极大的共情,让他们极为同情可怜的喜儿和杨白劳,痛恨丧尽天良的黄世仁和周扒皮。

复兴会员们讲到最后,听其宣讲的农民们往往已经泪流满面。

气氛烘托到位之后,复兴会员们便振臂高呼,高喝一声【打倒土豪劣绅】【土地是我们农民的】【和土豪劣绅斗争到底】之类的口号,便能带动他们群情激愤。

苏咏霖亲手缔造的一股强烈的反儒家、反土豪劣绅、反剥削压迫的风暴在中原大地上呼呼卷起。

如此一来,便不知道又有多少人要感受到彻骨的寒意和极大的惊恐了。

苏咏霖听闻地方上的这些消息之后,喜不自胜,但是他犹然觉得不够,还要再添一把火。

他希望有人可以把这些故事用表演的形式表现出来,用真人演绎的方式演给平民百姓们观看,让他们更加直观的感受喜儿的悲情和黄世仁的可恶。

书籍会传播向大江南北,这些真人戏也应该传向大江南北,更加直观的向人们传达复兴会的价值理念。

苏咏霖有了这个想法之后,立刻将这个想法在复兴会中央会议上做了讲述。

最后复兴会中央通过决议,成立一个专门负责表演这些故事的专业团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