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根一进一出啊灌满了啊-好涨含紧了给流出来bl

2022-06-23 15:27:21 5点热度

能够把孟少爷看成自己财神爷的,普天下只有一个人。

我最最亲爱的、可爱的:

“贪婪者”丹尼尔!

上海公共租界前警务处处长丹尼尔!

视财如命,黑心的丹尼尔。

不断的在堂堂的孟少爷身上大把大把的赚钱,可孟少爷心甘情愿被他赚的丹尼尔。

那个为孟少爷运送来无数物资,想方设法也要帮着孟绍原弄到新式装备的丹尼尔!

那个在自己祖国英国遭受侵略,毅然决然加入到飞虎队,在另一个国度,以一个老飞行员身份抗击侵略者的丹尼尔!

记住他的名字:

“贪婪者”丹尼尔!

“我以为你死了,真的以为你死了。”孟绍原这一刻的心情根本不知道应该如何描述:“我听说你加入了飞虎队,帮着我的国家,抗击倭寇。我后来又听说,你被日机击中了。”

“是的,我被那些该死的日本猴子击中了。”丹尼尔眼里泛着晶莹剔透的东西:“我被迫弃机降落,日本猴子到处在抓我,万幸的是,我得到了当地游击队和老百姓的掩护,我终于活了下来,感谢上帝,我还能亲眼再次看到你!”

孟绍原有些不太理解:“你明明在飞虎队,怎么到运输队了?”

“7月份的时候,飞虎队解散了。”丹尼尔的眼神中闪过一丝黯淡,但随即又兴致勃勃地说道:

“我们这些飞行员,除了协助组建中国空军,还负责协助飞越喜马拉雅山,从印度接运战略物资到中国,以突破日本的封锁。

我虽然有些年纪了,但我是个老飞行员,我有着丰富的经验,所以,我主动要求驾驶运输机,而这,也得到了批准。”

 

他渐渐重新变得兴奋起来:“在飞虎队的时候,我隶属于‘地狱天使’第三中队,我参加过缅甸公路保卫战,我在怒江狙击过日军。

哪怕我加入到了运输队,那些日本猴子,也不要妄想能够夺走我的生命!”

孟绍原就这么听着自己的老朋友说着。

能看到他活着,真好。

“啊,对了,我的朋友,我真想念你的孩子们,我没有想到能够遇到你,这个,请替我转交给你的孩子们。”

丹尼尔从口袋里掏出拉一块巧克力:“这个,是我给孩子们的礼物。”

“谢谢,我会交给我的孩子们,并且告诉他们,这是他们的丹尼尔伯伯,送给他们的。”孟绍原郑重其事的接过了巧克力。

可是,丹尼尔的眼中却闪过了一丝狡黠:“礼物也是要收费的。”

“什么?”

“巧克力,在中国可是很昂贵的,我觉得收你一百美金并不过分。”

“你他妈的,这东西你要收我一百美金?你他妈的还好意思说这是给我孩子们的礼物?”孟绍原啼笑皆非,连连摇头:

“我本来还想夸奖你几句,可你他妈的,还是那个贪得无厌的家伙!”

他笑着,收好巧克力,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本支票本,大笔一挥,撕下支票,递给了丹尼尔:

“这次,你坑的太少了,一百美金怎么够?这笔钱,感谢你为我的国家,所做出的一切!”

看着支票上的数字的,丹尼尔吹了一声口哨,收好支票:“孟,一个小时后,我将再次起飞,下次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见了,如果我牺牲了,请记得我。”

“不要死,要活着。”孟绍原用从来都没有过的认真口气说道:“我有很多很多的钱,我需要一个人来坑我的钱,那个人,只能是你。”

文学

“我会的,我会尽力的。”

丹尼尔微笑着:“上帝保佑英国,上帝保佑中国!英国和中国,一定能够取得战争的最终胜利!”

“财神菩萨保佑你,丹尼尔!”

孟绍原再度和自己的朋友用力拥抱,然后在丹尼尔的耳边说道:

“活着,好好的活着,等到抗战胜利,我要见到活的贪婪者丹尼尔!”

……

在飞机上陆续下来的乘客中,孟绍原看到了那个穿着风衣,戴着一副金丝眼镜的外国人。

外国人一共扶了自己的眼镜三次。

“诗人”:

卢卡斯·陆恩斯。

“你是从印度来的吗?”

孟绍原迎了上去。

“不,我是从缅甸来的。”卢卡斯按照约定说了暗号。

“好的,先生,请跟我来。”

孟绍原话音一落,李之峰立刻带着几个卫士,团团保护住了卢卡斯。

劳合兴亲眼目睹了这一切。

他很快便知道,这一次,孟绍原可不仅仅只是为了接收电台而来的。

之前他还在奇怪,接收电台,怎么会把军统局行动处处长直接给派来了?

现在完全的明白了。

这个外国人,一定是个大人物。

但这不是应该自己问的。

他还是有些不解。

既然是重要人物,需要的是秘密保护。

现在这么一来,几个卫士如临大敌的一保护,好像就生怕别人不知道这是个重要人物。

这孟处长办事,虽然在抓特务上露了一手,可是别的方面,不行啊?

“劳站长,我们明天走。”孟绍原对劳合兴说道:“帮我的客人再准备一个房间,整层楼全部封锁,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许接近。”

劳合兴还是放低声音说道:“那个,我的意思是,没有必要搞出这么大的动静,咱们悄悄的保护就行了,封锁整层楼,很容易让人知道那里住着重要人物。”

 

“不行,按照我说的做。”孟绍原却固执地说道:“这是美国来的友人,要出了任何意外,你我的脑袋就要搬家了。”

成啊,那就这么着吧。

你是长官,你怎么说都行啊。

问题是,这个人既然如此重要,现在才中午,接到了,赶紧的回重庆啊。

这样即便日特方面得到情报,也来不及做出反应。

您倒好,还要住一个晚上再走?您倒是不害怕夜长梦多。

这情报啊,早晚泄露出去,到时候谁来负这个责任?

虽然说从昆明到重庆,一路上都有国军,戒备森严,但要不了多少时候,日特方面就会知道,一个从美国来的重要人物已经到达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