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最好看(攻强制灌满让受含着一晚)全章节阅读

2022-06-23 15:21:52 5点热度

等骆君摇反应过来才注意到,卫长亭三人一走,其他人也瞬间做鸟兽散。

方才还人声鼎沸的校场上,瞬间就只剩下他们两人了。

骆君摇倒也不觉得尴尬,她虽然算不上社交牛逼症,但也是个自来熟。

而且她现在有更要紧的事情想问,无关紧要的事情自然也就先放在一边了。

谢衍也知道她有话要说,开口问道:“有什么想说的?”

骆君摇有点歉疚,“我方才是不是惹麻烦了?”

谢衍微微挑眉,“如果本王说是,你方才就不会动手?”

骆君摇坚定地道:“当然不会,她暗算我,还伤到了我二哥。”

“那你准备怎么办?”

骆君摇笑道:“我可以换个时间,悄悄地套个麻袋,再打她一顿。”

谢衍唇角微动了下,转身带着她往校场外走去,一边道:“小事,没那么严重。”

骆君摇跟在他身后,迈着小短腿跑了两步才追上,道:“可是,高虞不是我们的盟友吗?现在正在谈判啊。”

谢衍脚步放缓了一些,道:“所以,不能让他们太自以为是。”

骆君摇瞬间表示了悟了,“我知道了,所以王爷是想告诉高虞人,结盟是我们占主动,不愿意谈就算了,我们不会为了结盟而容让他们?”

谢衍有些意外,停下脚步打量了骆君摇一番,道:“挺机灵的。”

骆君摇毫不谦虚,笑眯眯道:“我本来就很机灵啊。”

“先前怎么那么傻?”这么机灵的姑娘怎么就被谢承佑那种货色给忽悠了?

“……”能不提这茬么?好好说话我们还可以做朋友。

“虽然王爷说我没惹祸,但还是要谢谢王爷刚才救了我。”当时没感觉怕,但事后骆君摇还是知道,自己现在是挡不住那三个人同时暴怒出手的。

“你准备怎么谢本王?”谢衍突然问道。

“啊?”骆君摇眨了眨眼睛一时有点茫然。

她能说自己就是随口一说吗?这摄政王殿下怎么还认真了?人设崩了好吗?

谢衍也不在意,继续往前走去。

骆君摇连忙追了上去,道:“王爷您说啊,想要怎么谢你?”

谢衍有些无奈,“我跟你爹认识快二十年了,救你是应当的,难道还能眼看着你被人打伤?”

这话倒是不假,骆云十几岁就上了战场,出头的时候也才二十多岁。谢衍也是十多岁上战场,但实际上他在上战场之前就已经认识骆云了。

仔细算起来,还真的差不多有二十年了。

方才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见这小姑娘一脸乖巧认真的模样,就想逗逗她。

谢衍自己反应过来都怔了下,他都不知道自己竟然还有这样清闲戏谑的心情。

“王爷您这样说,让人还以为你跟我爹一样大呢。”骆君摇忍不住吐槽道,他跟他爹认识快二十年了,她现在还没有二十岁呢。

谢衍也不在意,“这么说也不是不可以,我跟你爹也能算是一辈人。”

“你占我爹爹便宜!我爹跟着高祖陛下打仗的时候,你也还没生下来呢。”骆君摇道,“你只比我大哥大六岁。”

谢衍摇摇头,这种事情本来也没什么可争辩的,“你这些日子最好小心一些。”

“高虞人还会找我麻烦?”

“贺若穆提和贺若丘提应当不会,但别人未必。”谢衍淡淡道。

骆君摇点头,“知道了,我会小心一些的。如果是有人私底下找我麻烦,打坏了也没关系吧?”

谢衍停步看着她,“少跟人动手。”

骆君摇乖巧表示,“好的。”

谢衍看她这神色就知道她没听进去,有些无奈地摇摇头道:“走吧。”

“去哪儿呀?”

谢衍道:“骆二公子一时半刻恐怕脱不开身,本王先让人送你回去,还是你留下跟他一起回城?”

骆君摇自然不想现在回去,镇国军大营啊,有多少外人能有机会到此一游?

“当然是跟二哥一起。”

谢衍点点头,示意骆君摇跟他走。

文学

都是驻守边关多年的将士,骆谨行在镇国军大营自然是如鱼得水。

镇国军上下多少也知道骆谨行的名号,并不像对高虞人以及宁王一行人那般戒备警惕,骆谨行被卫长亭带着很快就跟人打成一片了。

切磋骑射,战场推演,好不自在。

相比之下谢衍的日常就要无聊多了,骆君摇凑热闹看了一会儿骆谨行跟人摔跤之后也没了兴趣,便开始观察起谢衍来。

谢衍并不跟军中将士打成一片,他不跟人切磋,也不跟人说笑,每一个走过他身边的人脸上都带着敬畏和些微拘束的神色。

骆君摇突然就觉得自己有些明白,卫长亭那么不靠谱谢衍为什么还能容忍他了。

毕竟谁也不喜欢被全世界都当成异类敬而远之的感觉,这样的情况下有一个人能用正常的态度对待自己,哪怕对方不靠谱一点大概也能忍了?

谢衍放下手中的书卷,抬头看着正靠在椅子里似乎正望着自己,眼神却明显在神游天外的少女。

“觉得无聊的话,可以去找你二哥和卫长亭,那边现在应当挺热闹的。”

骆君摇回过神来,摇了摇头,“又不能动手,光看着多无聊啊。”

镇国军的将士们可以和骆谨行打成一片,但是对着她这样的女孩子却十分拘束。她说想要跟人切磋,人家看她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连拳脚该怎么出都不知道了,生怕一拳把她给打坏了。

哪怕他们中有的人之前看到过她打伤贺若雅束的情形。

不得不说,以貌取人要不得。

她如今的模样很漂亮,不仅漂亮看起来还很娇小可爱,基本上正常的男子没什么人会想跟她打架。

谢衍摇摇头道:“这几日身体可有不适?”

骆君摇道:“没有呀,我很好。”

见谢衍蹙眉不语,骆君摇笑道:“王爷是担心我会再像那晚一样么?”

谢衍不知想到了什么一时有些出神,骆君摇疑惑地看着他,“王爷?”

谢衍道:“薛百川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几天还在查医书。想必骆将军也叮嘱过你,尽量少跟人动手。不过…倒也不必过于小心,反倒是让自己不快。或许,只是一次意外罢了。”

骆君摇知道不是意外,不过见谢衍这般认真地安慰自己,心里还是很受用的。

只是忍不住在心中暗暗吐槽:摄政王殿下你长得这么帅,但是这样殷殷叮嘱的模样,真的有点像是我爹啊。

“又在想什么?”谢衍敏锐地察觉到了她的眼神变化。

骆君摇连忙正色道:“没有!”

“……”那就是有了。

另一边,离开镇国军大营回城的众人气氛却依然凝重。

贺若雅束右手受了伤无法御马,只能让贺若丘提带着一起走。

手腕上包着厚厚的纱布,贺若雅束因为失血和痛楚,脸色依然惨白。

看了看前面与宁王并辔前行的贺若穆提,贺若雅束低声道:“二哥,我的手…是不是废了?”

贺若丘提有些同情地看了她一眼,道:“好好养着吧,也许没那么严重。咱们高虞也有不少厉害的大夫,回去再让他们看看。”

贺若雅束气得浑身发抖,咬牙道:“骆君摇如此嚣张,大哥就这么算了?这算什么…难道我们高虞还怕了大盛不成?”

 

贺若丘提当然没傻到直接开口戳她伤口,只在心中暗道,就算高虞不怕大盛,也不可能为了一个你跟大盛撕破脸啊。

口中却只能道:“咱们要跟大盛结盟,大哥自然是要大局为重。雅束,这次的事情…毕竟是你先动的手,就算是父王出面,只怕也讨不了便宜。”

他父王根本不可能因为这点小事就亲自问责骆云的女儿。

贺若雅束含泪道:“昨天明明是大哥让我……”

贺若丘提连忙看了周围一眼,见身边都是自己人才微微松了口气。

虽然这种事大家心知肚明,但还是看破不说破比较好,说破了就比较尴尬了。

而且这位大小姐,大哥只让你昨晚试试大盛人的态度打压他们的气焰,没让你今天在镇国军大营里跟人动手啊。

更不用说还输不起暗箭伤人,他们能怎么办?

然而贺若丘提能想明白,不代表所有人都能想明白,还是有跟贺若雅束一样想法的人存在的。

先前那高虞将领打马上前,道:“郡主你放心,属下一定替你报仇!”

贺若丘提闻言皱眉道:“图犁,我知道你是二叔手下出来的人,但是你最好记住,高虞和大盛结盟在即,若是闹出什么事端,就算我不说什么,大哥和父王也不会放过你的。”

那将领对上贺若丘提的凌厉的目光,只得低头道:“是,二王子。”

图犁知道,这位二王子平时看着大大咧咧,但若真的动起手来未必就比大王子手软。

贺若雅束见状,抬起没受伤的手抹了一把眼泪,咬牙道:“我知道,你看上那个丫头了,就会站在她那边说话。”

贺若丘提瞬间就想将这丫头丢下马背去,在心里默念了三遍“她是二叔的女儿,二叔手里掌握着高虞不少势力”,才心平气和地道:“这话你去跟大哥说,父王说了这次大盛之行全都听大哥的。”

两人在后面嘀嘀咕咕,前面的人虽然听不清楚但气氛和神色不对却能看见的。见宁王几次往回看,贺若穆提只得开口问道:“怎么了?”

贺若丘提连忙道:“没事,雅束伤口疼。”

贺若穆提点头,“走快一些,回去再让大夫看看。”

旁边宁王笑道:“小姑娘娇气一些也是难免的,楚王为太皇太后亲自去并州请了一位神医,如今还在楚王府中。郡主的伤若是不好,大王子不妨去请来看看。”

贺若穆提道:“多谢宁王殿下提醒。”

“哪里,不过是一句话罢了,有什么本王帮得上忙的,大王子尽管开口。”

“多谢。”贺若穆提再次谢过,双方一时倒是有些融洽和睦的意思了。

------题外话------

勤快写小剧场的某人要票票~~(???)

现在

摇摇:你只比我大哥大六岁,竟然好意思说跟我爹爹同辈!

谢衍:年龄这种事没什么可争辩的。

后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