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乳系花自愿成为性奴小说*全肉变态重口调教高辣小说

2022-06-23 15:14:00 3点热度

老者和老妪神情古怪,也看着秦城。

虽然秦城此时面向的位置,并非两人所在之处,但傻子也知道,秦城就是在说他们两个。

“前辈修为高妙,是晚辈此生罕见,想必一路修炼下来,不可能是未谙世事的年轻修士吧。”秦城连珠炮一般的开口道。

“但晚辈实在想不通的是,经过之前的表现,前辈既然不愿意介入我和血盟之间的纷争,那您老就看着,当几个晚辈演场猴戏不行么。”

“结果最后时刻,眼看我阵法即将开启,前辈将一个妖兽,直接丢入海底深处,差点让我跟着一起死。前辈你这是几个意思?”

“如果前辈想杀我,我秦城自知不是对手,宁愿引颈就戮,但我也是修士,前辈要杀要剐皆可,没必要戏耍于我。否则,只会让天下修士看轻,认为前辈没有长辈的体面。”

秦城越说越气,语气也越发不客气起来。

谷姓老者面色一阵红,一阵白。

自己被喷了?

竟然隔着虚空,被一个初入渡劫境的年轻晚辈给教训了一通。

反观一旁,老妪则笑的颇为没心没肺。

“师妹,你还笑?笑够没有。”老者不满的瞪眼道。

“师兄不要气恼,其实这叫什么秦城的修士,这番话说得的确够狠,但其实他也没说错。”老妪敛起笑容,摇头道。

“这些事的确是你做的,且你的确做的没道理,他能瞬间猜出来,也是他的本事。”

“但老夫明明已经补偿他了,他还敢如此放肆?”老者怒道。

“你的确补偿他了,但是谁看到了。”老妪反问道。

老者一愣,有些自责。

说实在话,自己根本没想过秦城能发现天上有人窥视,更别说瞬间意识到妖兽的问题,和自己有关。

所以自己的过失和补偿,在老者看来,都是自己自愿位置。

只要求得他心安理得即可,根本没想过要秦城去原谅什么。

结果现在无语的是,自己坑秦城的事情,对方看到了,但自己随后补偿秦城,对方没发觉。

这也难怪,剑芒一分几百道,谁知道那一道袭向血宇的剑芒,究竟是巧合所为,还是老者所为。

况且,在不明白老者和老妪身份的情况下。

秦城能猜到老者坑了他,就已经将他归结于敌对之人,怎么会联想到帮自己的忙。

“那我就白挨骂了?”老者怒道。

他在宗内,也是一言九鼎的存在,哪个弟子见到他不是战战兢兢,生怕有一点失礼之处。

要是宗门内,敢有人这么对他,早就一巴掌拍死了。

“不但白挨了,你还得补偿他一点。”老妪笑道。

“凭什么?”老者炸毛了。

“我都已经给他帮了忙,还要我帮他?”

“但是他没看到。”老妪摇头道:“如果这小子心怀怨气,以后回到大陆上,到处宣扬这件事,加上他的身份不俗,搞不好真会传到我们这些修士之中。”

“那又怎么样?”老者哼道。

“怎么样?”老妪意味深长道。

“具体到时间地点,这些人一推算,就能知道干出这种事的是谁,你猜那时候,这些家伙会不会嘲笑你。”

老者面色顿时变了,拳头松了又紧,说不出话了。

对外界小辈出手,本身就是不体面的事,何况是这样拉偏架。

要是传播出去,的确有辱自己形象了。

难道自己真得想点办法,堵住他的嘴不成。

“这小子!”

老者牙痒痒,俯视着下方那喋喋不休的秦城。

自己出手的价值可是很高的,别说秦城,就连他所在的家族,请自己出手也不容易。

但现在自己还得无偿帮秦城一个忙。

“师妹,你说这小子知道我是强者,一指头能捏死他,还敢这样说,这秦家之人胆子就这么大?”老者也无奈了。

虽然他们这一层次的人,多少耳闻秦家容易出惹祸精,不怕事的憨货,但这小子隔着虚空骂骂咧咧,也太狂妄了。

“他就不怕我是个魔修,闻听之后,把他宰了?”

老者和老妪,当然不屑于做这种事,但秦城是怎么判断出来的。

“哈哈,师兄你是气得失去了判断,你看这小子,手里扣着什么东西。”老妪笑眯眯道。

老者一愣,低头看过去。

果然,秦城手中似乎有什么东西若隐若现。

“是一个符文,但还差最后一点没有凝聚,应该是和虚空挪移之术有关系的手段。”老者无语道。

合着你小子是装作愤怒,一脸不怕死的模样,实际上早就准备好了逃命手段?

“这小子,可不是我们理解下,秦家那种子弟的性格,鬼精着呢。”老妪笑道。

“我现在反而有点喜欢他了,罢了,那就再送他点东西。”老者也笑着摇头。

两人活了一大把年纪,经历悠悠岁月,见过的年轻俊杰也不少。

但秦城这样的小子,还真是少见。

发了一通牢骚,气也消得差不多了。

看到苍穹上毫无变化,秦城也松了口气。

自己一开始真的气恼的不行,所以忍不住发泄了一同。

但稍稍消气,秦城就感觉到一丝不秒。

自己似乎冲动了。

不过事已至此,秦城也没后悔什么,毕竟自己说得都是实话,难道前辈高人,就听不得实话了?

将想说的都说完,秦城不再说什么,转头朝深海而去。

既然对方装消失,那自己就该做什么做什么去。

至于对方是不是等自己放松,突然出手,秦城感觉并不会,也没必要。

以对方的修为,不会将自己放在眼中,偷袭晚辈更是极为丢脸面的事。

回到海底,朱灵儿已经将储物袋基本收拢起来了。

经过一段时间,韩清月也恢复了一些,虽然还很虚弱,但至少可以站起来活动几下。

“秦城,一共找到二十六个储物袋,其他的应该都被空间裂缝绞碎,或者直接掉进去了。

文学

朱灵儿身前,堆着一小摞储物袋,闪烁着氤氲宝光。

听到对方介绍,秦城点点头,他已经猜到这一切,所以并没多少意外。

之前自己在焚炎江,通过火焰旋涡灭杀域外魔头时,也是利用空间裂缝,便是这种情况。

利用空间裂缝灭杀敌人,效果极好,不管这些渡劫境修士有什么宝物,秘法,都难以逃脱。

但作为负面影响,损失储物袋是免不了的事。

不过这次收获,肯定比上次更大。

那次追击自己的,大部分都是渡劫境初期修士,这次可是大部分都是渡劫境一衰。

这一个大境界,那可就等于多少年的财富累积了。

二十六个储物袋,排列在前方。

秦城先没有看,而是抓起来,打算分成几份。

之前和血盟的交手,和这一次坑杀血盟修士,是连贯发生的事件。

此前韩清月为了保护阵纹,险些死亡,而且血盟之所以贸然冲入陷阱,也是韩清月的原因,所以这些储物袋也应该有她一份。

至于朱灵儿,自然也做了不少事情。

“秦城,我不能要这些。”

看出秦城的意图,韩清月连忙摆手。

“你救下我已经消耗了许多宝贵资源,我不能再拿这些东西。”

“我也不要,我只是载着她飞行而已,没做什么事。况且你们人类修士的东西,我也用不上。”朱灵儿也摇头道。

“那你的我就不给了。”秦城朝朱灵儿笑了笑,他和朱灵儿这种关系,自然不必多说,自己的东西也就是他的。

不过秦城转头看向韩清月道:“但我救活你是应该的,你拿出幻星宝珠带我走,不也没有提过报酬么?”

“这不一样。”韩清月摇头连连。

“这件事说到底是因我而起,我当然自然不能看你不管,而且我是皓月宗的圣女,其实各种修炼资源都不缺少。”

“要不这样吧,我用这些储物袋内的东西,换你治好我,这总行了吧。”

韩清月态度很是坚决,之前见到秦城阵法威力,猜也能猜出,秦城这次消耗了多少灵石和灵器。

不但帮自己摆脱了血盟的追杀,还为自己报了仇。

秦城这么大的损耗,如果自己心安理得拿这些储物袋,那自己还算人吗,她良心根本过意不去。

“如果你还觉得我们是朋友,就这样定了。”韩清月认真道。

“好吧。”秦城无奈一笑。

即便韩清月不说,自己也会将她治好,这是秦城早就确定的事情。

但韩清月这么坚决,秦城若再多劝什么,就显得太生分了。

而且韩清月和自己的确不一样,这女人是皓月宗的圣女,恐怕资源真的不缺。

不过众人都没在此停留。

此时四周虚空还没彻底稳固,就连方圆十里塌陷,导致倒灌过来的海水,都还没有填满。

况且刚刚经历过一场大战,说不定接下来,就会有什么人过来探查。

所以秦城几人都是离开这片区域,随即飞出海面,随便找了一个距离此地几百里的一座荒岛。

在海底待了太久,虽然修士之体不会有什么问题,但总归人类的本能,还是待在陆地上会舒服一些。

按照惯例刻下隐匿阵法,秦城悬浮到荒岛上的一片山峰中,以青铜剑刻下一座简单的洞府。

“接下来,我们就在这暂时休息一段时间吧。”秦城看着韩清月道。

自己经历了一番大战,心神也很疲惫。

韩清月虽然性命保住,但道体和神识受伤并不浅,需要一段时间安静修养。

否则若旅途劳顿,伤势拖延下去,怕是就算秦城使用完美级别的丹药,也弥补不了损伤的道基了。

“好。”韩清月低声回应,头颅突然压得有点低。

“你怎么了,脸颊怎么这么红,是否伤势有些反复?”

秦城有些奇怪,韩清月的面色怎么突然有点红润,难道是她的伤情,有些自己还没处理干净。

“没有,除了修为方面,我身体没什么事了。”韩清月面色有些尴尬,连忙摇头否认。

“好吧,有事情的话记得及时告诉我。”

秦城也有些摸不到头脑,先是飞入了洞府之中。

韩清月美眸看了看秦城背影,坐在朱灵儿身上进入洞府,心头不免有些羞涩。

虽然韩清月平时大大咧咧,但毕竟是女修。而且这还是她第一次,和一个之前陌生的男修,共处一室,而且还是在洞府之中。

况且也不怪她多想,秦城这洞府开掘的颇为随意,连双方隔开的空间都没有,加上又说什么休息一段时间,自然让韩清月有些想歪了。

不过这家伙是真的没明白,还是有些故意的?

和自己这个魔域山脉第一美女同出一室,他真的没思考过这方面的问题?

进入这简易洞府之中,看到秦城在一侧直接盘坐下来,韩清月咬了咬下唇,有些疑惑也有些挫败。

她第一次对自己容貌产生了质疑。

就算修士对于修炼很看重,但美人在旁,真的可以做到连多少几句,多看几眼都克制住吗。

或者在秦城眼中,和自己比起来,修炼才是更重要的。

但是不是好歹,也应该劝慰我几句,或者说说接下来自己要做什么。

“咳咳。”

见到秦城实在没有开口的意思,而且灵气流转,马上就要入定了。

韩清月只能无奈轻咳了两声,打破了洞府内的安静。

“秦城,我接下来该做什么,还有我的修为,是不是很难恢复了。”

“哦,我忘了告诉你了。”

秦城睁开眼眸一愣,随后道:“你修为恢复不难,但不是现在,因为你身体损伤太重,所以此前服下仙丹的药效,并没有在体内彻底炼化,大概要等一天时间,让仙丹效果将你经脉骨骼完全滋养恢复,才可以恢复修炼。”

“原来是这样。”韩清月点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