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后夹击两根不要了太深了/古风一女N男到处做高H

2022-06-23 15:09:24 9点热度

此时的她不应该那么快回来,最快也应该等明天再到巴塞罗那。

所以高萱这一天还是在酒店房间里面待着了,心里在想着,等酒店开业之后,一定好好帮大姐经营酒店,带着大姐一起赚钱,哪怕亏钱了,自己也得把亏损的钱贴上。

其实人就是这样。

越珍惜一个人的时候,就越是会卑微,不顾一切的想要对对方好,也没什么其它的目的,就是单纯的想要他不要离开自己。

高萱就是如此。

在知道叶枫突然袭击来到巴塞罗那之后,高萱的心里就充斥着这样的恐慌,担心叶枫会发现大姐的合伙人是自己,然后戳穿自己的真面目,让大姐离开自己。

不过好在他并没有发现……

……

翌日。

阳光正好。

高萱配合着航班的时间,一直到下午2点的时候才出了酒店,然后打了一辆车回自己的酒店,下车之后,看到近在咫尺的酒店心情非常的好。

不得不说,高萱的气质改变是非常大的。

在国内的时候,穿着一身职场西装的高萱,不仅给人的感觉是身材好,漂亮,精致,还有一种非常干练的感觉,就是你一眼看到她,你就会觉得她在漂亮的同时,还是一个手腕,能力非常出众的女人。

这个时候你心里面只会产生两种想法,一种是对自己充满自信心,想要征服她,然后碰的头破血流,另外一种是不够信心,自知征服不了她,继而望而生却。

叶枫是后者,但也不是后者。

在沪市第一次碰到高萱的时候,高萱给他的印象就是那种很厉害,很聪明的精英女性,如果是前世的叶枫,他会自卑,下意识的远离。

这一世叶枫虽然不自卑,但是也不喜欢这种女人,他认为高萱是一个精英利己类型的女人,所以当时叶枫选择了用金钱和高萱做交易。

跟务实,现实的人谈钱是最合适的。

只是没想到后面会衍生出来那么多交集。

但是现在的高萱给人的第一印象却不是那种感觉了,穿着一身碎花长裙,长发柔顺披散下来,挽在耳边的她让人有一种一见倾心的感觉。

一路走来的时候,不时的会有路人忍不住的会侧头看她一眼。

相由心生。

现在的高萱对于金钱没有太多的执着,对她来说,现在最重要,最开心的就是大姐能够陪着她一起在巴塞罗那开酒店民宿,这能让她感觉到非常的充实和有安全感。

眼看着酒店就在眼前。

高萱想到大姐能够留下来跟她继续一起经营酒店,脸上克制不住的露出了笑容,不过当她到了酒店门口,甚至可以看到大姐在酒店大堂指挥装修工人装修大厅倩影的时候,高萱突然僵在了原地,笑容一点一点的消失,僵硬的转身看向了酒店对面的四只猫咖啡馆。

咖啡馆门口。

一个身形如箭的男人正站在那里,仿佛等了她很久一样。

潘坤。

和冯征一样,都是叶枫的贴身保镖。

高萱心一下子沉入了谷底,既然潘坤在的话,代表着叶枫肯定也在附近,身体也控制不住的微微颤抖起来,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一边是大姐所在的酒店。

一边是叶枫可能在的咖啡馆。

这让高萱如同站在了只能选择向左,或者向右的路口,左边是地狱,右边也是地狱,因为哪怕她现在不顾一切的去找了大姐,叶枫也绝对不会给她留在大姐身边的机会的,尽管她和大姐在一起没有一点点私心,也没有任何通过大姐做什么的目的。

“他还是猜出是我了……”

高萱有点绝望。

为什么老天总是给了她一点希望,然后又要毫不留情的摧毁她的希望,不留一点余地?

“高小姐,老板想见你一面,他在二楼等着你。”

潘坤走了过来,看了一眼咖啡馆的门口,对高萱平静的说道。

“好!”

潘坤的声音让高萱回过神来,抬头看了一眼二楼休闲区,也看向了咖啡馆的门口,平时她经常去喝咖啡的咖啡馆门口现在无疑相当于地狱的入口了。

不过高萱和别的女人毕竟不一样,对于没有选择的事情,她不会选择逃避,所以她选择了面对,尽管去见叶枫是她非常害怕的事情。

想想也真是可笑。

自己最想见的是他。

现在最怕见的也是他。

高萱心里自嘲的一笑,然后也没要潘坤催促,迈步向咖啡馆门口走去,然后踏进了所谓的“地狱”,顺着楼梯向二楼的休闲区域走去。

这地方她经常来。

前几天叶枫来的时候,她就曾经在二楼一边喝着咖啡,一边看着自己深爱,也畏惧的男人从车上下来跟大姐一起走进了酒店。

同样的地方。

同样的见面。

但心境已然完全不同。

潘坤门口目送高萱进咖啡馆之后就没有再进去了,而是蹲在了咖啡馆的门口,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皱巴巴的香烟,这是叶枫前天在沙滩时候给他的,他留下一根没有抽,直到现在才蹲在地上点燃抽了起来,其实他和老板在大小姐他们离开之后便也转身离开了机场,然后在酒店附近找了一个酒店住了下来,到了今天便一直在酒店对面的咖啡馆里等着了。

果然,和老板猜的一样。

所谓的“李萱”就是高萱,也在今天出现了。

潘坤看到了高萱的同时,也看到了高萱笑容僵在脸上,身体微微发抖,眼神里充满了恐惧和害怕,她在恐惧什么?又在害怕什么?

在害怕老板么?

潘坤叹了口气,皱着眉头用力的吸了一口烟,然后又重重的吐出,果然感情这东西和老流氓小三爷说的一样,有时候犹如乱麻。

……

二楼休闲区。

这里叶枫已经包场了,所以只有叶枫一个人坐在二楼,阳光正好,穿着西装,侧脸冷峻的叶枫在阳光下端起咖啡轻轻泯着。

尽管沐浴着阳光。

但是在上来的高萱眼里,坐在那里的叶枫冷酷的就像一座万年不化的冰山一般,她感受不到一丝温暖,只有如同踩空了悬崖,一直往悬崖深处坠落的感觉。

文学

高萱到了二楼就没有再往前面走了。

站在入口处,看着叶枫,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说,原本在上来途中鼓起的勇气也在看到叶枫的一瞬间消失的干干净净。

解释自己遇到大姐只是巧合,带着大姐做酒店民宿也没有别的目的吗?

他不会信的。

别说是他了,哪怕是自己也不会信。

所以高萱站在原地面对着叶枫,觉得特别的难开口,甚至有一种想要立刻转身逃走,然后从此不见叶枫,也不见大姐,一个人找一个没人知道自己的地方待着的冲动。

也就在这个时候,叶枫开口了,他放下咖啡,目光落在了高萱的身上,声音平和的问道:“我应该叫你高萱还是李萱?”

“……”

高萱咬着嘴唇不说话。

叶枫见高萱不说话,站了起来,走到了高萱的面前,在叶枫过来的一瞬间,高萱几乎下意识的身体绷紧了,低着头。

尽管低着头,高萱也仿佛感觉到了叶枫正在居高临下的盯着自己,在无声的质问自己。

抖。

高萱开始控制不住的发抖,终于,她情绪略微有些失控,忍不住的抬起头,带着畏惧,带着弱小者忍无可忍向上位者反抗的眼神看向了叶枫。

“是!”

高萱强忍着不发抖,因为发抖让她觉得很难堪,仿佛自尊被放在地上被践踏了一样,她语气激动的盯着叶枫说道:“我知道,我在你心里的形象一直都是非常不堪的,但是我想说一点,我没有故意在接近你姐。”

“我也没有别的什么目的!”

“我只是……只是……”

高萱说到这里,发现自己有点说不下去,底气不足,因为当时在潘普洛纳市碰到大姐的时候,就是因为她是叶枫的亲姐,才下意识的想要接近她的。

只是没想到后来发生了这么多事情,自己又是那么的在意这个新认下的姐姐。

所以高萱情绪再次失控,眼眶忍不住含泪,愤愤的盯着叶枫:“我知道你不相信我,但是我真的没有目的,哪怕带大姐做酒店民宿我也没有坑她,合同都是经过公证过的,而且我开始也没打算要她钱的,我是想着酒店赚钱之后利润用来当做她投资的钱的……”

高萱强忍的眼泪终究还是掉下来了。

从极度的害怕,再到委屈,她是故意接近的大姐没错,但是她真的没有想要害大姐的意思,也没有利用她搭成什么目的的想法。

叶枫沉默的看着高萱。

“我可以离开大姐。”

高萱狠狠的擦了一把眼泪,继续对叶枫说道:“我现在就离开这里,酒店就给大姐了,你可以放心,我向你保证,我高萱再也不会出现在你面前碍眼了,再出现一次,我高萱不得好死!”

叶枫拧起了眉头。

“对了。”

高萱又道:“我持有的澜山股份也是你给我的,欠你的钱我也没有还清,这些我也要还给你,我什么都不要,我不要再欠你叶枫的了,我,我以后都不欠你的。”

“说完了吗?”

叶枫拧着眉头盯着高萱。

“说完了!”

高萱原本还有很多委屈想要趁着这个机会一起说出来的,但是看到叶枫拧起了眉头,还是下意识的把所有的话咽了下去。

叶枫没有第一时间说话,而是拿出烟盒,点了一根烟,接着才吐着烟雾说道:“我没有觉得你欠我的。”

“你会觉得没有?”

高萱下意识的反问,她根本不信叶枫说的,光是澜山的375万股就是没有办法还清的天价了。

“没有。”

叶枫看穿了高萱心里想的,平静的说道:“澜山的股份,我给了不止你一个,李哲栋,李萍,何崇信,王馨,他们我全部都给了,我没觉得他们欠我的,所以你也不欠我的。”

高萱低着头不说话,心里的感觉很奇怪,按道理来说,自己不欠他的应该高兴才对,但是听到叶枫对她和李哲栋,李萍他们一视同仁,高萱还是下意识的不舒服。

“另外。”

叶枫看着眼前脸上挂着眼泪的高萱,眉头终于拧到了一起,缓缓的问道:“我有那么可怕吗,至于让你一看到我,在这里吓的掉眼泪,在我面前哭?”

叶枫终于拧着眉头问了出来了。

没错。

他是猜测所谓的李萱就是高萱,也是特意在巴塞罗那多待一天等着高萱出来,但并不是想要找高萱算账,他只是想要单纯的确认李萱是不是高萱而已。

结果高萱刚上楼看到他就又哭,又发抖的先发制人说了一大堆废话,知道的知道他没做什么,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怎么欺负她了一样。

这种感觉让叶枫很是不爽。

其实在高萱离开纽约那一天晚上的平静通话之后,叶枫就没有那么的讨厌高萱了,甚至是可以尝试着做朋友,而不是像现在一样,如老鼠见了猫一样。

什么她和大姐是真的偶遇,她没有骗大姐,甚至连退还股份的话都说出来了。

想到这里,叶枫甚至觉得有点想笑,眼前的这个女人还是当初那个务实,注重金钱和目的的高萱吗?

高萱呆了。

她想过叶枫会揪着她的领口,眼神无比可怕的质问着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他亲姐身边,也想过他骂自己很难听,骂自己别有用心的接近他姐,万万没想到的是他居然是问自己有那么可怕吗?

“有,当然有!”

高萱回过神来,带着赌气说道:“要不然我怎么会一看到你就哭,还发抖?”

“要不你再哭着抖一会给我看看?”

叶枫一边抽烟,一边漫不经心的看着高萱说道。

叶枫这么一说,高萱反而没那么紧张和害怕了,一边撇过头去擦着脸上哭过的痕迹,一边说道:“凭什么,我才不要哭给你看。”

“呵。”

叶枫不禁笑了一声,回到座位上坐了下来,望着还杵在那里的高萱,莞尔的说道:“你说你人,没让你哭的时候,你看到我又哭又抖,现在让你哭,你反而不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