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热搜(强行撕衣服捏胸小黄文)最新章节

2022-06-23 15:10:11 9点热度

刑场之内,随着所有的一切,都被漩涡卷入了进去之后,彻底陷入了混乱之中。

面对这种自然之力,这些禁卫军也只不过都是肉体凡胎罢了,根本无力抵抗,只能任由漩涡将自己卷入空中,不停地呼喊着救命。

但一直到漩涡结束消失,都没有人来救,亦或者根本不会有人来救。

但是最终,漩涡消失,刑场之上,绝大多数人都跟着消失了,不知所踪,一部分人虽然活了下来,但也是伤痕累累,气喘吁吁,几近断气。

这其中便有赤袍男人,他感觉自己仿佛经历了一场天旋地转的昏死似的,当他重新回到地面,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整个人变得极为虚弱,连站都站不起来了。

 

但是尽管如此,在他落地的那一刻,他还是第一眼去寻找轩辕书生的影子,口中不停地怒喝着:“轩辕书生呢,他去了,都给我去找,必须要将他找到,千万不能让他跑了!“

然而赤袍男人的歇斯底里,并没有换来多少回应,禁卫军大多数已经消失,其余的也都是遍体鳞伤,丧失了行动力,自保都是个问题,更何况还是去找人。

赤袍男人怒不可遏的大喊了一番之后,发现根本无人理会时,他彻底绝望了,整个人重重地躺在这片刚被雨水浸湿的地面之上,身体以及内心深处,都感受到了一股冰凉之意。

而此时,国都外一座普普通通的高山之上。

一座破旧的庙宇,在高山的风雨中飘摇,孤孤零零,仿佛随时都有倒塌的风险。

然而此时,在这间破庙之中,一道石像一闪而过,并将一道人影也带了进来,轻轻得扔在了一堆茅草之上。

虽然外边风雨交加,但好在这间破庙还能够遮风挡雨,不至于淋成落汤鸡,但眼下轩辕书生的情况也不容乐观,虽然他在生命的关头,突然觉得了仙能,但刽子手那几刀下去,依旧对他的生机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现在,他能不能挺过去,仍然是个问题!

但是此刻,石像却不能让这个隐患发生,他知道轩辕书生挺过去的几率很小,毕竟现在的他只是肉体凡胎,即便觉醒了仙能,那也只能是他在精神上的突破,肉体还并没有得到过任何淬炼。

“他若想挺过去,必须要有外力相助!“

看着轩辕书生这幅模样,石像很是愤怒痛心,百年来,这是它唯一让自己看到希望的人,它本以为轩辕书生可以不靠自己的帮助,一路考取状元获得官职,从而造福一方百姓,但是它错了,而且是大错特错,这个世界不需要帮助百姓的大官,只需要迎合世俗的人。

它错了,轩辕书生也错了,他们都相信可以凭借自己的努力实现理想抱负,但现实给他们狠狠地上了一课。

轩辕书生醒悟了,在人生最后的一段时间内,他通过之前看过的零零散散的道文,觉醒了自己体内的仙能。

仙能,贮藏在每个人丹田的最深处,是每个人修炼的基础,虽然每个人都具有仙能,但并不是每个俗世的人都可以觉醒仙能,这需要天时地利人和等等一系列苛刻的条件。

这些仙能让他短暂地逃过一死,但若想真正的跳出此道,则需要付出更大的努力。

石像也醒悟了过来,这百年来,无数人在自己的帮助下,考取了大官,结果却全都无一例外地失败了,归根结底,是自己将所有的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而没有身体力行。

若想实现自己的抱负,最好的办法自然还是自己亲自去做。

可是现在的它,不过一道孤魂罢了,肉体早已在百年前死去,附着在这石像之上,偏安一隅,苟且偷生,它既要想着如何实现自己的理想抱负,又要时刻注意修仙界的动向,若是被他们知道自己灵魂还逗留在这世间,必然会对自己动手。

但眼下,醒悟过来的石像明白了这样一个道理,它必须得做出改变了。

风雨还是不停地刮着下着,狂风骤雨,电闪雷鸣,仿佛整个世界要变天了似的。

不过好在这间小小的庙宇之中,却仍保留有最后一丝温暖,石像将一盆火炭点燃,移至轩辕书生的身侧,用热火烤着他的身体。

随后不多时,在经过一番彻底的心理斗争之后,石像最终作出了自己的决定,它要利用自己的力量,帮助轩辕书生重生,两个人一同来完成自己的理想。

 

打定主意之后,石像没有犹豫,它缓缓地移到轩辕书生的面前,而后拼命地晃动了起来,整个石像全身都在颤动,甚至有地方直接破烂,露出了其内乌漆墨黑的一片。

然而下一秒,这些看上去一片漆黑的东西,却都变成了一只只迅捷的虫子,从石像内爬了出来,拼命向着轩辕书生而去。

这些小虫子,一爬上轩辕书生的身体,便立即咬破了他的皮肤,直接钻了进去。

一时间,轩辕书生身上满是这种黑色的小虫子,数量之多密密麻麻,将他自身完全包裹了起来,都已经无法看出这是一道人影了。

片刻钟之后,这些黑色的小虫子,便几乎全都钻进了轩辕书生的体内,轩辕书生的气息,也由之前的急促,缓缓地变成了平稳了不少,这足以证明这些黑色小虫子是有效果的。

 

而随着这些黑色小虫子的流出,石像的气息也越来越弱,等到最后一只虫子爬出时,石像轰然倒塌,碎了一地,无论从哪方面来看,石像都始终透着古朴的气息。

“希望你我联手,可以共同实现我们的目的!“

这是石像说出的最后一句话,因为整个石像内寄居着的少年灵魂,此刻都随着黑色小虫子的流出,慢慢地转移进了轩辕书生的体内。

文学

由此,轩辕书生的实力,开始了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提升,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发现实力又上了一层楼,速度之快令人咋舌。

等到所有黑色小虫子都进入后,轩辕书生紧闭着的双目,缓缓地睁开了。

第5167章再回状元庙

睁开眼的第一瞬间,轩辕书生感觉到一阵剧烈的头疼,尤其是后颈处,一阵又一阵的刺痛纷至沓来,让他的精神也变得有些恍惚?

“我这是在哪?!”轩辕书生扫视了一圈四周,自言自语道,他没看到这里还有别人,这话只能是他说给自己听的。

 

很快,轩辕书生发现,这里的穹顶布局十分地熟悉,待得他仔细一看,赫然发现,这里不就是自己最初来拜访的山神庙吗?自己怎么又回来了?

随即,他双手撑在地上的茅草上,挣扎着想要起身,却猛然发现,自己身上到处都是血洞,似乎是有无数密密麻麻的小虫钻进了自己的体内一般。

这一发现让他大吃一惊,当即大叫了一声,凄厉的声音在庙宇中回荡,又立即被外边的风雨声淹没。

“什么……么情况?我这是怎么了?”

轩辕书生感觉到一股无边的恐惧袭来,这种恐惧不同于刑场被砍头的恐惧,那是已知的,人从来不会惧怕已知的东西,只会惧怕未知的东西。

自己是如何从刑场来到这里的,又如何从刑场刽子手的屠刀下逃生的,这一切都是未知。

“怎么,很奇怪吗?”

这时,一道熟悉的声音在他脑海深处响起,他仔细一辨认,立即反应过来,这不就是当时那尊石像的声音吗?

“你……你是那个少年?你在哪,我怎么看不到你!”

轩辕书生四下看了看,发现并没有看到那尊石像,一切都像消失了似的,只有面前一堆碎石,凌乱地倒在地上。

“不用找了,我已经融入你的体内,这是我的灵魂残存的最后一点时间,我会把一切都告诉你的!”石像少年的声音再次在轩辕书生的脑海中响起。

“到底……发生了什么?“

轩辕书生喃喃自语了一句。

而随后,石像少年也没有再卖什么关子,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事无巨细地告诉给了轩辕书生。

轩辕书生默默地听着,心中的那一丝坚毅之情,也越发明确起来,在得知一切的真相之后,他陷入了久久的沉默之中,脑海中回想着自己临刑的那一刻,天地变色,自己由那一堆堆鲜血悟出的天地大道。

这一切,无不使他本就心灰意冷的意识,更加坚定了一些。

“原来是你救了我,不然我早就死在那名刽子手的屠刀之下了!“

良久之后,轩辕书生冷笑了一声,语气中略带有一丝的自嘲之色。

“不是我救了你,相反,是你救了我,你的那一片赤诚,让我看到了希望,但是这些人,却生生地毁掉了你的赤诚,也毁掉了我的最后一丝希望,也让我看清了这世间的样子,百年来,我一直在努力着,但是很显然,我的努力并没有什么用,我选择了你,我将自己全部的力量都交给你,接下来便由你来替我实现我未完的夙愿吧!“

石像少年慢慢地说着,只是这道声音越来越微弱,直到最后两个字说出之后,它的声音也随之消失了。

轩辕书生有些惶恐,大喊着石像少年,却没听到一丝回应,它的灵魂已经彻底消散了。

庙外的大雨之声,似乎又狂暴了几分,倾盆大雨,雨流如注,仿佛是在冲刷着这肮脏的世间。

暴雨之夜,没人会在意一座枯山之上的一座破庙,这里似乎是被世间遗弃的一个角落。

在这个角落里,一个文弱的书生,四肢无力地躺在茅草上,目光呆滞地望着庙宇的屋顶,全身上下的血洞在慢慢地融合恢复,一道奇异的光晕,自他的皮肤之中散溢了出来,将他团团包裹了起来。

如此一晃,便是数月。

这数月间,乌飞兔走,日月变换,草木生长,云卷云舒。

轩辕书生一直躺在破庙中,庙顶已经被风雨掀破,每日清晨都会淌下一滴滴的露水,于是他渴了便饮露水,饿了便啃茅草,数月间竟也挺了过来。

终于,这一天他缓缓地站了起来,活动了一下筋骨,发现身上满是血洞结痂的痕迹,他抖动了一下身体,这些痂疤像是一层皮从他身上蜕了下来。

如获新生!

旭日初升,一道和煦的日光穿过破旧的庙门照耀了进来,刚好铺洒在轩辕书生的脸上。

他的脸颊本就瘦削,此刻更是如同刀刻斧凿一般,剑眉星目,全然不见了之前的文弱气息,四肢之上也肉眼可见地强壮了许多。

他试着握了一下拳头,感觉到了一股充沛的力量,来到庙中一尊石像面前,他轻轻地轰出了一拳,这一拳看似绵软,却一下子将石像轰成了齑粉,随着一道微风漫天飘洒。

轩辕书生皱了皱眉头,他没想到石像少年的力量竟然如此之强,这一拳,整个俗世间,不会有人挡得住。

他要离开了,这间破庙也没有再存在的必要了,于是在临走前,他放了一把火,将庙宇悉数烧成了灰烬。

轩辕书生望了一眼国都的方向,不再像是上次前往考试时那般期待,这一刻他的眼中,更多的是漠视,不屑一顾。

他没有立即前往国都,转身看向了另一侧,那里是故乡的方向,出来已经快有一年,他有些想家了,还是先回家一趟吧。

轩辕书生踏上了回家的路途,虽然遥隔千里,但对现在的他而言,不过是几个时辰的工夫罢了。

归心似箭!他恨不得立即飞回家去。

但是当他能够遥望故乡的时候,内心却猛地一颤,一股不安的感觉涌上了心头,家中——似乎出事了。

……

这是一处位于古夏国最北部边境的小镇,镇子不大,仅有千户人家,但因依山傍水,风景极佳,吸引了不少人前来游玩赏乐,甚至一些世家大族,也对此颇为钟情。

因而这处名为洛峰镇的镇子,一直久负盛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