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炕上翁熄粗大交换小说合集/全文

2022-06-23 15:08:00 11点热度

擂台上,凌厉无比的剑光,破开了面前的空间,和邬奥劈出来的那道血色刀芒碰撞在一起。

那道霸道无比的血色刀芒,在遇到楚剑秋劈出来的那道剑光后,瞬间被轰得粉碎。

剑光在劈碎了那道血色刀芒后,继续向前,最终一剑狠狠地劈在了邬奥的身上。

邬奥挨了这一剑,身体犹如出膛的炮弹一般,向后激射而出,最终身体狠狠地撞在身后的防御光罩上。

擂台边缘的防御光罩,本来就因为楚剑秋斩出的一招杀剑式和邬奥劈出的那一道血色刀芒相撞所爆发的恐怖余威,给震得裂开了无数道裂痕,摇摇欲坠。

此时再被邬奥的身体一撞,哪里还支撑得住,直接轰然一声,整个防御光罩,在此时都被撞了个粉碎。

邬奥的身体在撞破了防御光罩之后,直接飞出了擂台之外,“啪嗒”一声,犹如一条死狗一般,摔在了地上。

而与此同时,几乎同时到达擂台上的邬宕和沐赐,也在同一时间,爆发了一场剧烈无比的碰撞。

轰轰轰!

恐怖无比的战斗余波,直接把整个方圆百里的擂台,给炸得四分五裂。

在擂台原本的地方,更是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深坑。

楚剑秋身形一闪,直接远远地避了开去。

邬宕和沐赐的实力,都非常强大,远非一般的大通玄境后期武者可比。

楚剑秋现在的实力,对上一般的大通玄境后期武者尤自可,但却还无法和邬宕、沐赐这样的强者抗衡,除非他让金龙分身出手,或者施展出其他杀手锏。

但在众目睽睽之下,楚剑秋却并不想暴露自己太多的底牌。

“够了!”

在一片混乱中,一声暴喝响起。

与此同时,一只大手,骤然从观看席的高台上伸了出来,一掌朝邬宕和沐赐交手之处拍去。

轰然一声巨响。

在这一掌之下,沐赐和邬宕被一掌给分开。

众人纷纷朝高台上看去,脸上都是露出一抹骇然的神色。

好可怕的实力!

城主樊濯,果然深不可测!

楚剑秋都不由看了樊濯一眼,樊濯的实力,很强大了。

即使和当初刚到南洲的祝坚相比,都不遑多让,甚至更胜一筹。

和突破半步飞升境之前的沈玉英相比,估计都差不多。

“邬宕,你过分了!”

文学

樊濯看着邬宕,有些不悦地说道。

邬宕插手比试,对一个小辈出手,这已经是逾越底线的举动了。

而且,这场比试,好歹也是他们城主府主持举办的,邬宕的这种做法,已经可以说是当面打他这个城主的脸了。

“城主,各位家主,刚才邬某见小儿处境危险,一时心急,举止失当,是邬某的不是了。无心之过,还请城主和各位见谅!”

邬宕见到事不可为,立即转变态度,诚恳地向各人道歉道。

“我看,邬家主这不是无心之过,而是蓄意而为吧!”沐赐此时冷声说道。

“沐兄误会了,邬某的确是因为见到小儿身陷险境,一时心急之下,所作出的举动。沐兄何以要一口咬定,这是邬某蓄意为之呢。沐兄这对邬某,实在是成见太深了!”邬宕叹息了一声说道。

“好了,不要再吵了,此事到此为止。邬宕,这次就算了,下不为例,否则,可别怪樊某不讲情面!”樊濯挥手打断了两人的继续争吵。

 

“这是自然,邬某岂会如此不识好歹,一而再地犯这种糊涂!若是再有下次,即使城主和各位不责怪,邬某都不会放过自己!”邬宕立即保证道。

“无耻!”沐赐听到这话,顿时冷哼了一声说道。

不过,既然樊濯都已经出面,对此事定下了基调,他也不好继续在此事上纠缠下去。

经过这一次出手,他再次认识到了樊濯和邬宕实力的可怕。

虽然同为大通玄境巅峰武者,但他和樊濯的实力,根本就不在一个水平上,两人的差距,实在太大了。

如果他和樊濯交手的话,估计在樊濯的手底下,都撑不过三招。

不说樊濯,即使是邬宕,实力之强大,也远超他的意料之外。

虽然他已经突破了大通玄境巅峰,但是论起真正的战力而言,还真未必打得过现在的邬宕。

刚才他和邬宕在短暂的交手中,他居然占不到半点便宜,反而被邬宕隐隐压制。

邬家这对父子,还当真是可怕。

邬奥的实力,在青安城一众十大家族的少主之中,可以说是当之无愧的实力第一。

如果邬宕的修为,也突破到大通玄境巅峰的话,即使是城主樊濯,都未必是他的对手。

经过这一战,沐赐对邬家,心中更加忌惮了。

在樊濯对于此事盖棺定论之后,邬宕这才把注意力转回到邬奥的身上。

此时,邬家的两位武者,早已经跑过去,把邬奥抬了过来。

此时的邬奥,情况委实是凄惨到了极点,浑身鲜血淋漓,胸前破开了一道巨大无比的狰狞裂缝。

他手中的那柄狭刀,被震得裂开了不少裂缝,身上的防御法袍,也已经彻底报废。

要不是手中的狭刀,和身上的防御法袍,帮他挡住了楚剑秋那一剑的大部分威力,恐怕在楚剑秋那一剑之下,邬奥就不是现在这个下场了,而会直接被楚剑秋那一剑给劈成两半,当场身死道消。

但即使如此,邬奥现在也是受伤不轻。

邬宕见到这一幕,目光不由有几分阴沉。

以邬奥现在的伤势,估计没有几个月的休养,休想恢复过来了。

邬宕取出一颗疗伤丹药,给邬奥服下。

在服下了邬宕的疗伤丹药后,邬奥的伤势,顿时止住了继续恶化。

樊濯看了一眼那彻底被毁掉的擂台,顿时不由有几分头疼,他扫了一眼众人说道:“现在,这个擂台已毁,接下来的比试……”

“城主,接下来的比试,我们熊家退出!”

还没有等樊濯说完,熊家家主已经出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