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势jing液 堵 H/第章丰腴美妇服侍巨龙

2022-06-23 15:05:56 6点热度

第一站就是南陵省的镜云市。

当晚,镜云市政府为了款待远道而来的云水市考察团,在酒店宴会厅举行了自助酒会。

这种官方性质的酒会,云集的除了政府官员,还有镜云市有头有脸的商人。

其实,镜云市政府就是打造一个平台,让云水市所辖区县领导和客商们接触、交流。

难得的机会,厉元朗当然不会放过。

期间,他已经和几位有实力的公司老板谈过,把戴鼎县的情况详细介绍给他们。

当然了,第一次见面,只是给双方提供互相了解的机会。

至于双方是否有继续接洽的想法,全凭自身的意愿。

酒会上,厉元朗见到了两个老熟人。

一个是韩茵,另一个竟然是金响水。

韩茵一袭黑色晚礼服,高盘起来的发髻,戴着亮闪闪的铂金钻石耳环。身材高挑,外加成熟靓丽的容貌,在酒会上尤为引人瞩目。

不得不说,韩茵到底是见过大世面,和众人谈笑风生,游刃有余。

只是那双迷人的大眼睛,不时偷瞄厉元朗。

金响水依旧笑呵呵,腆着大肚子,金鱼泡的眼睛和厉元朗无意中碰撞在一起。

他先是一愣,继而笑眯眯的冲厉元朗点了点头,还举起手中的香槟酒,隔空和厉元朗比划了一下。

真没想到,受雷震一案的牵连,短短几个月时间,金响水竟能抽身而出。

看样子,他丝毫没受影响,心情好到爆表。

据说,金响水能没事,金岚起了很大的作用,不知是真是假。

当厉元朗和别人说完话,肚子有点饿,到取餐台拿吃的东西时,听到身后响起一个声音,“帮我拿点,我也有点饿了。”

不用猜,就知道这是韩茵在说话。

“你吃什么?”厉元朗没回头,直接问道。

“你知道我喜欢吃什么。”

在一起生活过五年,了解彼此的饮食习惯。

厉元朗拿起个餐盘,挑着韩茵喜欢吃的东西,给她夹了一小盘,不是很多。

韩茵饭量不大,要不然身材也不会保持的这么苗条,一点不输没结过婚的女孩。

“走,咱们去那边。”韩茵没接餐盘,而是款款走出宴会厅。

外面有个门直通硕大的阳台。

此时已是阳春三月,北方尚在冰雪消融,而地处南方的镜云市,已经是绿色盎然,生机勃勃。

两人选择角落的一张桌子坐下。一阵凉风出来,见韩茵穿的少,厉元朗脱下外套,轻轻披在她的身上。

“谢谢。”韩茵莞尔一笑。

厉元朗坐在她对面,掏出一支烟叼在嘴里。

“和几个月之前相比,你变得憔悴了。”韩茵摸着餐盘,叉起一块东西放进嘴里,优雅吃起来。

厉元朗吐了一口烟,叹息道:“最近比较忙,县里的事情多,操心。”

“准是又熬夜了。”韩茵好意劝说:“要注意休息,保持良好心态,少抽烟。你现在不是一个人,有老婆,有儿子,还有……媛媛。”

文学

提起女儿,厉元朗不禁感慨起来,“你给我发的媛媛照片和视频我都看了,她恢复这么好,这么快,看到她的笑模样,我十分开心。韩茵,谢谢你照顾她。”

“她是你的女儿,也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我爱她抚养她是应该的。元朗,媛媛是你留给我最好的纪念。”

这番话,说得厉元朗五味杂陈,不知该如何回应了。

他立转话题说:“这些年,我对媛媛有愧疚,没有尽到一个父亲该尽的义务,我是个不合格的父亲。”

“也不能这么说,之前是你不知道,怪不得你。不过……”韩茵端起高脚杯,抿了一口红酒,悠然说:“眼下倒是有个机会,明天是媛媛三周岁生日,我……媛媛希望你能到场。”

说罢,韩茵咬着嘴唇,眼神充满期盼。

“这……”厉元朗犹豫起来,“明晚我要去谷书记家做客,恐怕没时间。”

韩茵顿时显露出失望神色,把杯子放在桌上,身体往后一靠,抱着胳膊赌气道:“哼,对不起,我还给忘了,谷书记是你大舅,是南陵省的南波万,和他比起来,我们娘俩算什么!”

“韩茵,我不是这个意思。”厉元朗赶紧辩解说:“你是有家室的人,我不能不考虑江耀的感受。”

“他不在家。”韩茵挑眉说道:“他在富沙镇,你又不是不知道。再说,他在又怎么样,你只是来我家做客,又不是干别的,难道说你心里有鬼不成。”

听着话茬不对劲,厉元朗赶紧岔开话题,“江耀这次同意在戴鼎县设厂,富沙镇设分厂,是不是你同意的?”

韩茵撇了撇嘴,“明知道你还问。我猜到这个想法是你的主意,最主要的是,我们在戴鼎县多建设一个厂,加上优惠条件,投资总额并没有太多的增加。这个账,划得来。”

接着,她又继续刚才的话头说起来,“厉元朗,媛媛是你的亲生女儿,你们父女两个都没正式见过一面。我没有逼你的成分,我只希望媛媛能亲眼看到你,把你当成她的叔叔也好。”

“你不知道,媛媛从小到大,没有享受过父爱,这对于她将来的成长是缺失的,也是不利的。”

厉元朗开导说:“江耀是你丈夫,也是媛媛的继父,他可以……”

韩茵伸手一挡,阻止了厉元朗说下去,“继父终究没有血缘关系,他怎可代替你?”

“好了,我们不谈了。”韩茵“唰”的站起来,披在身上的厉元朗衣服掉在椅子上,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

厉元朗望着韩茵背影,无奈的直摇头。

殊不知,他俩这一幕,却被黑暗中一个手机完整拍下来……

厉元朗纠结,站在酒店的玻璃窗前,眺望这座霓虹闪烁的热闹城市,他却没有心思欣赏。

女儿的三岁生日,作为父亲到场祝贺,合情合理。

可是,他是有家的人,韩茵同样也有家。

他不能不考虑水婷月和江耀的感受。

尤其他身处官场,私生活问题是衡量一名官员的指标。

万一这件事暴露了,后果不堪设想。

还有,妻子怎么办?小谷雨还有尚未出世的孩子,等等问题都需要他思考斟酌。

要是不去的话,他心中又不安。

毕竟女儿身上流着他厉元朗的血,从出生到现在,他没有给女儿什么,他亏欠女儿的实在太多了。

韩茵的要求并不高,也没有让女儿当面管他叫“爸爸”,就是希望他参加女儿的生日,在女儿许愿的时候,送上祝福而已。

去,还是不去?

厉元朗举棋不定,难以做出决断。

次日一整天,厉元朗跟随考察团,前往镜云市政府安排的几家大公司大企业参观。

当晚,厉元朗离开队伍,坐上谷政川派来接他的车,直奔谷政川在南陵省的住处。

和水庆章一样,谷政川所在的省领导驻地,同样也是一栋栋小别墅。

这里依山傍水,风景如画。

经过谷闯一事之后,谷政川和阿才商议完决定,把谷家老宅上缴出去。

又斥资四个多亿,在老宅附近买下一处四合院。

虽然没有老宅大,可是装修可比老宅华丽多了。

这笔钱自然是谷闯掏腰包,反正谷家就属他最有钱。

四个亿在普通人眼里是天文数字,可在谷闯这儿根本不算什么。

一个众筹就让他赚得盆满钵满,现如今被老爸看管严格,有再多的钱花不出去,着实让他郁闷了很久。

厉元朗赶到后,出来迎接他的,除了谷闯之外,还有一个人,引起厉元朗的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