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玩老妇真实经历_我和老妇在山坡上作爱

2022-06-23 14:53:26 15点热度

小孩子把这一年来积攒的害怕,担心,恐慌,一股脑儿都用哭喊发泄了出来。

陈诺任凭妹妹在自己身上踢打,却轻轻把小叶子抱了起来,扭过身来,看着已经瘫坐在地上的欧秀华,深深的吸了口气。

“那个……回来了。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

欧秀华嘴唇颤抖着,死死盯着自己的儿子,仿佛要用眼神把陈诺看到自己眼珠子里面去,呼吸也用力屏着,仿佛生怕一个喘气,就把眼前这个画面,像是幻觉一样的消散掉了。

啪嗒一声。

一个意外的声音打破了僵局,侯长伟手里的棍子掉在了地上。

老侯看了看陈诺,又看了看欧秀华:“那个……这是你儿子?”

欧秀华不说话,用力咬着嘴唇盯着陈诺,却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

陈诺放下了小叶子,也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这个中年男人。

“你是?”

“我是……你母亲的同事。”侯长伟顿时紧张起来。

“吃过了么?”

“……没。”

“那留下一起吃个饭?”陈诺笑眯眯的说道。

·

侯长伟居然还真的留下吃饭了。

其实本能上他也觉得不太合适——人家家里,这一看就有事儿呢。

但……

意外就这么来了。

陈家晚上没什么菜。

本来欧秀华叫侯长伟上来,是想留他吃顿简单的,然后喝杯茶,和他把话说开了的。

家里没什么菜,冰箱里有点自己包的饺子,再炒个两个素菜,炸点花生米也就差不多了。

谈事儿要紧。

但陈诺回来了,而且看着那啃方便面的样子,如同饿死鬼投胎一样。

侯长伟忽然脑子里灵光闪现,主动请缨就下楼去买菜了。

斩了半只盐水鸭,一斤六合猪头肉,一盒凉拌海带结,一盒子凉拌腐竹花生米。

都是金陵人家常爱吃的。

欧秀华在家里煮了两盘饺子,又下了一碗面条。

都说出门的饺子回家的面——但那是北方的习俗,南方不讲究这个。

金陵是江南城市,自然也没这个规矩。

饺子是韭菜鸡蛋馅儿的,是陈诺爱吃的。

盐水鸭很香,猪头肉很糯软。

侯长伟坐在陈家的餐桌上,有点犹犹豫豫的捏着筷子,好奇的看着这一家三口。

欧秀华有点魂不守舍的,眼睛一直就死死盯着儿子,仿佛生怕这个儿子随时随地,忽然就一眨眼,人又没了。

当着外人的面,欧秀华总算还是有点理智,没有追问陈诺什么问题。倒是陈诺,却一个劲的和老侯说话。

“侯师傅也在XX物业上班呢”

“哦,后勤司机啊,挺好挺好,工作规律。”

“侯师傅今年多大年纪啊?家里孩子该上小学了吧?”

“哦……那可真太遗憾了,不好意思啊,侯叔叔,是我不该瞎问的。”——瞧瞧,一听人家是个老鳏夫,马上侯师傅就变侯叔叔了。

陈诺不傻,狗升贼精着呢。

打进门的时候,看着这个中年男人手里提着棍子,把欧秀华娘儿俩护在身后的姿态……

那还有啥看不明白的?

陈诺倒是不反感的。

一句话简单说,他是真拿小叶子当妹妹的。

但,也真不可能把欧秀华当妈啊!

上辈子的陈阎罗,死的时候也人到中年了,一个中年人的灵魂,怎么可能把才四十来岁的欧秀华当妈?

对欧秀华的感情,是愧疚+同情。

同情是同情欧秀华的人生坎坷。

愧疚是愧疚自己占了人家儿子的躯壳。

既然不当妈,那有男人追求欧秀华,陈诺也是乐见其成的——只要人品过关,陈诺有什么理由别扭的?

旁边欧秀华眼看陈诺总是和老侯在那儿絮叨,心中就满是焦躁了。

我这一肚子问题都还没问你呢,你倒是逮着我的事情在这儿问东问西的?

老侯也是如坐针毡。

面前这个半大小伙子少年郎,看着年轻,相貌也秀秀气气白白净净的,但一开口说话,就总是有种自己降不住的感觉。

旁边欧秀华的目光也是闪闪发光的紧盯着。

老侯简直有一种自己年轻时候谈女朋友,跟着对象回家见家长的感觉了。

下意识的,老侯就不知不觉的摸出了买的那盒红塔山:“那个,抽……”

忽然一呆,意识到不对。

文学

人家儿子才多大啊,家里让不让抽烟还不一定呢。

陈诺看了看老侯递烟递到一半的尴尬动作,笑着伸手接了过来点了,吸了一口,却又转身从旁边柜子拉开抽屉,从里面翻出一条拆开的华子来,敲出一包来,撕开递给了老侯。

“侯叔,你抽这个,你们年纪大人,抽点好烟,不喇嗓子,我们年轻人无所谓,也抽不出好赖的。

这烟是做买卖的时候装门面买的,我自己也不怎么抽的。“

要么说陈狗是狗呢,两句话,方方面面的情绪都照顾到了。

老侯是个老实人,不明白其中的意思,却也感觉到,这话说的让自己接烟都很顺滑了,似乎心里也就没什么抗拒了。

小叶子好哄的很。

小孩子么,情绪来的快去的也快。

陈诺一边吃着,一边和老侯聊着,时不时的架起一块盐水鸭来,把骨头撕掉,鸭肉扔到叶子碗里。

小叶子不喜欢吃鸭皮,好像女孩子都不喜欢吃,嫌肥。陈诺也都把皮撕了,丢自己碗里。

小叶子吃的开开心心,就坐在椅子上,紧贴着陈诺坐,哥哥喂一块,她就吃一块,也乖乖的不说话。

一顿饭吃了大约四十分钟吧,吃完了,陈诺又非张罗着老侯一起喝了碗饺子汤。

原汤化原食嘛。

最后,又一起抽了根烟,才礼貌的放老侯回去了。

欧秀华没说什么——自己和老侯的事情,今天是说不成了,这事儿也不急,哪天说都成。

她心里跟猫儿抓似的,就一肚子话要问儿子呢。

·

“侯叔慢走啊,有空来家里吃饭啊。”

站在门口笑眯眯的目送侯长伟走了,陈诺关上房门,一回头,就毫不意外的看着欧秀华一张焦急的脸庞。

“陈诺!!”

欧秀华面色凝重:“你快过来坐下!”

陈诺叹了口气。

两人重新坐回餐桌上。

欧秀华没着急收拾桌子,而是找了个理由,先把小叶子赶回卧室去了。

小叶子自然不肯的,舍不得陈诺,但欧秀华板起脸来后,小叶子还是乖乖回去了。

客厅里就剩下了母子两人。

“其实那个老侯,看着人不错啊。”陈诺笑着先开了口。

欧秀华面色一红,没想到陈诺居然先说了这个。

“你们进来的时候,我看着了。这要是家里真的进的贼,一个男人知道在这个时候护着女人和孩子,从这点上看啊,别的方面咋样我不知道,但人品应该差不到哪儿去。”

“侯师傅本来就人很……”欧秀华顺口说了半句就反应过来了,给这个给小子差点给带歪了去。

面上重新一肃,双手捏紧:“你先和我说明白了,你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一年……”

说着,欧秀华眼睛又红了。

之前有外人在,欧秀华强行的忍着,到了此刻,却终于忍不住了,双手死死的抓住了陈诺的袖子和手腕子,用力捏着,捏的死死的。

“你这一年……到底去了哪儿啊!你知道不知道,我想死的心都有了!”

说着,欧秀华就哭了出来。

哎。

这是真的瞒不过去的,不交代点什么出来,这次怕是很难让给这个女人一个说得过去的答案。

陈诺这一刻,真的觉得,科洛应该感激西德的。

因为他这一刻,真的很想杀了科洛。

沉默了一会儿,陈诺低声道:“这样,我给你看一个东西。”

回家怎么交代这失踪一年的前后情由,这个问题陈诺自然是需要考虑好的。

说自己在外面做生意惹祸了,不好……说了以后家里会更担心。

说自己什么迷失荒岛或者荒山什么的,也很难圆的过去。

没办法,只能露一点自己的底细给家里知道了。

陈诺拿起了桌上自己晚上吃饭用的碗,然后再欧秀华的目瞪口呆之下,手指轻轻的凌空一划。

无声无息的这个碗就顿时被切成了两半,切口的地方,整整齐齐,就如同锋利的刀刃切割的一般。

欧秀华吃惊的捂住了嘴巴。

然后,不等她惊呼出来,陈诺竖起手指又轻轻一划。

这一下,碗被切成了四块,切口依然整整齐齐。

“你……小诺??你???”

“……”陈诺无言的看着欧秀华:“那个,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神仙么?”

“……哈?”

·

陈诺给欧秀华编了一个有点离奇的故事。

一个在城市里偶然机会练武的少年(欧秀华知道儿子跟学校里的蒋老师练拳的事儿),一个意外的机会听到了一个传说。

然后孤身一人探访了某个深山老林,找到了一个疑似“神仙洞府”的地方,然后……

“你就,在那个地方困了一年?”

“嗯,准确的说不是困了一年,而是我练功走火入魔,练的痴迷,然后醒来,就过去了这么久的时间。

不过我的本事倒是练成了。“

欧秀华不说话了。

这种说法太过离奇了,但……偏偏儿子就刚刚在自己眼前,施展了一手更离奇的“法术”。

欧秀华就觉得自己一肚子的话,被堵在了嗓子里,不知道怎么说了。

原本晚上想了预设了很多。

比如儿子在外面闯祸了啊,被人绑架了啊什么的。

陈诺其实也考虑过,把自己是能力者的事情透露一点,但失踪这个事儿是怎么都绕不过去的。

说自己出去做一个什么任务,失陷在里面一年?

这么说,反而更不好。

为人父母最担心的是什么?是孩子的安危!

哪怕是孩子回来了,那也会担心以后将来的安危。

如果告诉欧秀华,自己是能力者,出去办事儿被困了一年……

那么以后,自己再想出门,欧秀华肯定会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不让了。

相比之下,这个说法倒是更好一些。

至少,从这个故事的明面上看,“未来”是没有危险的。

奇遇嘛。

欧秀华也有点反应不过来了。

这种故事,她不是没看过。八十年代流行过很多武侠小说和神话故事。

欧秀华也看过一些。

大体都是陈诺说的这个套路。

什么深山之中,得到什么老爷爷的馈赠。

想是不信的,但偏偏陈诺露的那一手有点吓人。

“你练的这个什么法术……它,不会伤害你的身体吧?”

“啊,这个不会的,反而会延年益寿。”陈诺立刻回答。

“那……那有什么副作用么??”

“就是以后我偶尔要出门一下,去练功。”

欧秀华不干了:“还要出远门?!”

“修炼啊。”陈诺正色道:“城市之中,空气污染,人类破坏环境,天地之间的灵气都没有了。

想好好的练成,就要出门,寻找名山大川,人迹罕至的地方,灵气最充沛,我就能练的更好。”

“那,不练行不行?”欧秀华的反应,和普通的父母毫无区别:“咱们好好的过日子,练什么法术有什么用啊!你练成了,如今社会讲究的是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

你不考上个大学,就算是练成了神仙,你也找不到好工作。“

“我有自己的生意,不需要找工作。”

“没学历就是没文化,被人瞧不起,娶不到媳妇……”

陈诺笑眯眯的看着欧秀华不说话。‘

好吧,欧秀华叹了口气。

别的不讲,自己这个儿子的女人缘,欧秀华是真的不担心的。之前总找机会让自己面前冒的,那一个两个的外国小姑娘。

还有欧秀华最为满意和喜欢的孙可可。

这些个好女孩,都瞎眼了似的,就非看上了自己的这个儿子。

要说陈诺娶不到老婆,这种事情,欧秀华自己就第一个不信。

“可是,咱们好好的过日子,你练那些什么法术,也没用啊,派不上用场。出门那么远,家里也担心,万一在外面遇到个危险什么的……”

“可以延年益寿,百病不侵,将来还能长寿……”

陈诺说着,心中却叹了口气。

妈的,要让欧秀华知道自己上辈子就是病死的,这话可就吹不下去了。

到底还是欧秀华拿陈诺没办法的。

说到最后,陈诺保证以后出门一定和家里说清楚,一定不让自己冒险,一定和家里保持联系(尽量)。

欧秀华虽然无奈,但也没办法了。

只是担心还是有的。

“那个……你学会了这些什么法术,可不能用这个出去跟人打架啊!

就算你练的再厉害,把人打坏了,闯祸了,警察该抓你还是抓你!”

“……好。”

“还有,这个事情出门不能跟人说!以后在家里,我们两人当着小叶子的面也不能说这个!

害人之心不可人,防人之心不可无!

你有了大的本事,更要低调别出去嚷嚷的全世界都知道,那是给家里招祸害呢。“

“行,不说。”

母子两人又聊了半个多小时,欧秀华仔仔细细的问了好多问题。

最后……欧秀华有点不好意思的样子。

“小诺,你那个法术……能延年益寿……那个……能让人变年轻一点么?”

“呃……?”

·

这一夜,欧秀华注定是无眠了。

这种神奇的事情,吓人又惊人,欧秀华辗转反侧的一夜都没睡好。

第二天一早起来,第一时间就去看陈诺的屋子,推开门发现床上没人,欧秀华就吓了一跳。

但很快家门开了,陈诺从外面回来,手里提着油条包子这些早餐,欧秀华才松了口气。

看着陈诺进了厨房去煮粥,前前后后的忙碌着,欧秀华悬着的一颗心才渐渐的放了下去。

早上,陈诺和欧秀华一起去送了小叶子上学,算是对小叶子上学的地方认个门。

从学校出来,欧秀华又拉着陈诺跑了一趟GAJ。

没办法,这些事情都要处理的。

之前陈诺失踪太久,家里早就报案了,警方也是当作失踪案立案了啊。

在警局里,陈诺和欧秀华都做了一些笔录后,又办了一些手续。

母子两人已经商量好了说法,就说是儿子为了高考的事情和家里吵架,当妈的让他好好学习考大学,当儿子的不肯学习想出去闯荡……然后离家出走了。

然后,一个穿着警服姓张的民警,就抓着陈诺,狠狠的教育了一顿。

张警官劈头盖脸的把陈诺一顿怒斥。

嗯,这个在警方的办案流程里,叫“批评教育”。

“……你这么大一个人了,一点责任心和家庭观念都没有嘛!!!

说离家出走就离家出走,你家里的母亲和妹妹,急出问题来,你到时候哭都来不及!!

还有,你知道不知道为了找你,浪费了多少警力!!

年纪不小了,也是个小伙子了,以后作事情多用用脑子想想,不要再冲动乱来!

……”

这位张警官对陈诺喷了足足有十五分钟的口水,陈诺都老老实实的点头应着。

没办法,人家职责所在,该说的。

而且,也是好心说的好话。

最后,陈诺再三保证以后不再叛逆后,张警官又让陈诺当场写了一封保证书后,签名按手印,又复核了一边笔录,送母子两人离开了。

从警局出来,欧秀华又气又恨又好笑的看着陈诺。

陈诺擦了擦脸上被那位认真负责的警官喷的吐沫星子,去了洗手间洗了把脸,出来后,欧秀华才拉着陈诺走到路边:“官面上的事情解决了,家里的事情还有很多呢,你想过没有?

你生意上的那两个兄弟,怎么跟人交代?

还有……”

说到这里,欧秀华面色严肃,表情板正,蹬着陈诺:“可可那个丫头那儿,你怎么交代过去!”

其实磊哥和林生那儿都好说,都知道自己的底子,不难。

可可那儿也是知道的,问题都不大——之前连夺舍的事情都经历过了,现在这个事情也不难说。

问题是……

一年了啊……

关键问题不在孙可可,可可什么都明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