耸动的稚嫩小屁股/老师让我桶她的叽叽

2022-06-23 14:44:13 7点热度

周德洪和他的手下都放松下来,只有副将和他手下的西北军依旧戒备地盯着,握着剑的手都不敢放松。

这位副将原是沈烈底下的兵,当年沈烈就说过,这些月知的狼崽子,就像草原上的狼一样,狡猾的很,而且非常有耐心,面对他们可是不能有丝毫懈怠的。

东边天际,第一抹晨光破晓,金色的晨光一点点地笼罩白石关。

周德洪抬手捂着嘴,打个大大的哈欠:“这些怂货,大家散了吧,他们啊也就是看看,打都不敢打!”

呜呜呜——

他话音刚落,鹰笛尖锐的哨声响起。

两箭地之外的月知大军,突然动了。

如一群恶狼一般,以最快的速度向着白石关冲过来。

副将扫一眼那黑压压的人群,心顿时向下一沉。

他是有经验的,只看一眼就知道,就连他都低估对方,此番月知大军至少也有十万余众。

对方之前根本不是害怕,而是在休息兵马养精蓄锐,而他们的人却已经被消耗掉斗志和太多的精力。

这样的三万人根本挡不住这些红了眼睛的饿狼。

他转过脸,一把抓住周德洪的胳膊:“将军,快调兵吧,否则……白石关不保!”

“放肆!”周德洪一把甩开他的手掌,“本将军就让你看看,什么叫以少胜多,弓箭手准备,咱们让这些狼崽子怎么来的怎么就滚回去!”

十万狼军,疯狂地咬上白石关。

倦怠多年的中原兵却是头一次遇到这样的强敌,很快就被月知的凶悍震憾。

一波人死了,一波人又冲上来……

二王子阿日善,用联盟部族的尸体,硬生生地堆出一条通往关墙之路。

眼看着白石关失守,周德洪早已经吓得破了胆,慌乱地捂着头盔逃向关城。

文学

“退,快退!”

大将尚且如此,底下兵将可想而知。

哪怕副将率西北军全力而战,一万西北军,在那个黎明之后无一生还,却依旧没有挡住月知的狼子铁蹄。

当太阳升起来的时候,白石关白色的城墙已经被鲜血染成红色。

副将临死时,还死死掐着一个敌人的脖子,一对眼睛不甘心地注视着关墙下,打开关门踏上大楚土地的月知大军。

当年,沈烈调任西北,一路将月知恶狼赶到草原腹地。

为了守护自己的家园,大家一块石头一块石头地垒起这座高高耸立的关墙。

白石关建成那立,西北王沈烈站在修好的关墙之上,以天指剑,带着所有西北军发誓。

“今日起,再不让月知狼族,踏入我大楚一步!”

从沈烈当年踏上西北之地到现在为止,整整三十年,从未有任何一个月知敌军能够跨过这道关门一关。

当年誓言尤激荡在耳,沈烈和一代代的西北男儿用自己的血和命守护的这座白石关,今日竟然破了?

不甘。

不甘。

不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