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纯校花扒开双腿被屈辱(激情吸奶头)最新章节列表

2022-06-23 14:38:27 8点热度

又能有什么样高超的修为啊?有什么可怕的?”

不仅如此,就连那些长老级别的高手,也加入到了战斗之中。

站在战场外面控制法阵的那些弟子,也及时的开启了法阵,这仙山就是被神权一族所祭炼的一道巨大的阵法。

虽然老族长并没有将所有的法阵使用权都交给阿松,但是毕竟交出来了一部分的权利。

随着法阵的启动,天地之中出现了一道又一道的符文,灵气也在疯狂的上涨,那些符文聚集而去。

在符文的加持之下,每一个神权一族的高手的修为都有了一定的增幅,而有些符文则是向着蒹葭的身体碾压而去,看样子是为了削弱蒹葭的力量。

蒹葭扫视了一眼漂浮在半空之中的这些神权一族的高手,又看了看天地之间的那些阵法,寒着脸问道。“看来你们神权一族是铁了心要与姑奶奶我过不去了?”

“不是我们神权一族,而是我阿松铁了心要和你过不去,你这个臭女人不仅斩杀了我们不少的护山神兽,更是将我最喜欢的婢女抢走了,此仇不报,我阿松誓不为人!”

看着阵法的启动,此时的阿松脸上并没有任何的恐惧,反而带着一股得意扬扬的表情。

他知道在阵法和这些高手的围攻之下,蒹葭肯定做不到全身而退。

毕竟这法阵可是他们神权一族的老祖宗阿修罗亲自祭炼成的,虽然他只掌控了一部分法阵的力量,但是也不是一个末法时代的外来人族能够抗衡得了的。

“呵呵,现在如果你知道错了的话,跪在地上给我磕三个响头,然后再侍奉我几个晚上,或许我会考虑放过你们三个!”

看到蒹葭并没有说话,阿松还以为她已经被自己的强大实力所吓到了呢,完全是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又说道。

现在的他就是要用眼前的蒹葭立威,来告诉神权一族的所有人,他阿松是一号人物以后,很有可能会继任族长职位。

“就凭你?”

蒹葭脸上闪过了一丝不屑,说着,直接挥动起了自己的手指,这时候漂浮在他身后的五道灵气化作了一道又一道的流光向着眼前的阿松冲了过去。

还真是水浅王八多,到处是大哥,眼前的阿松真的以为雨停了,天晴了,他又觉得他行了吗?

一道又一道色彩分明的灵气,首尾呼应,最后形成了一把寒光闪闪的天剑。

剑锋直指躲在人群后面的阿松。

天剑带着巨大的威压,甚至让神权一族的一些年轻弟子都有一种窒息的感觉。

那就长老级别的高手也没有选择和蒹葭打出来的攻击硬碰硬,而是十分识趣的退到了一旁,虎视眈眈的看着被五行灵气簇拥在中间,宛如仙子一般的蒹葭。

“想要杀我,你得要先突破法阵的防御,只要突破法阵的防御,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此时的阿松正处在法阵最中央的位置,看到那把巨剑距离自己越来越近,他的脸上闪过了一丝狰狞。

随后一串又一串的符咒,向着巨剑碾压而去!

看他的样子是想用法阵的力量来抵抗住蒹葭对他发起的攻击。

一时之间,灵气和灵气碰撞所产生的轰鸣声不绝于耳。

恐怖的冲击波一阵接着一阵的,甚至整个仙山都在跟着那些冲击波而颤抖着。

天空在悲鸣,大地在怒吼。

一颗又一颗的树木,连根拔起,飞到了半空之中,一些在阵法之中的普通弟子更是被那恐怖的冲击波直接打的倒飞了出去

文学

整个神权一族的仙山,就好像是经历了一场旷世大战一般。

那恐怖的震荡声,甚至隔的老远都能听得到。

在仙山最顶端的一处洞穴之中,满头白发,面容苍老的老族长正负手而立,看着山脚下的战斗,一阵皱眉连连。

“族长,如果真的想清除人间的这些入侵者,我们几个老家伙一起出手就好了,为什么要让阿松搞出这么大的动静来?”

此时一个看上去和老族长岁数差不多大的老人,走上前来忍不住问了一嘴。

这位老人是神权一族的大长老,也是整个神权一族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

“阿明澈你不太懂,其实我今天之所以这么做,就是想让阿松在众人面前表现一番,只是他的表现有些差强人意罢了,以前的时候阿松是一个看上去很精明的后辈,而且也算是足智多谋,现在的他,怎么变得如此的愚蠢了?”

老族长摇了摇头,有些感叹的说道,他的言语之中满满的都是对于阿松的不满。

在他看来,一个真正的神族领导者不会大张旗鼓之下作出这么蠢的事情。

如今几乎可以确定刘羽那小子已经走不出圣地山洞了,但是杀了蒹葭和另外两个鲛人一族的女人,也不用如此的大费周章,只要在她们的吃食之上下一些毒药,然后再派一些修为高超的长老暗杀就可以了。

就算是蒹葭修为高超,顶多再加上法阵的压制力量,到时候就可以做到兵不血刃,本就不用牺牲这么多普通弟子的性命。

“哼,只顾着自己成为风,只顾着自己出头,根本就不会考虑整个族群的利益,这样的人又怎么能够当族长呢?”

老族长越想越气,随后忍不住冷哼了一声。

“族长大人,现在的阿松毕竟还年轻,根本就没有经历过太多的事情,肯定做不到这么老谋深算!我倒是认为这小子也算是有勇有谋,至少他可以调动整个族群的积极性!”

看着老族长将阿松批评的一无是处,大长老忍不住出言劝说道。

“这样的人也只不过适合充当一个冲锋陷阵的工具罢了,根本就不适合领导我们神权一族,看来以后我还要多加注意族中的年轻人,找出一个合适的接班人来!”

老族长冷哼了一声,随后又将目光集中到了战场之上。

此时战场之中的情况已经来到了白热化,蒹葭的庚金之剑,虽然没有彻底的攻破法阵的防御,但是也成功的伤到了一些修为比较弱小的年轻弟子,更是将控制法阵的阿松震成了重伤。

蒹葭手持身后漂浮的那五把由五行灵气形成的长剑在战场之上,横冲直撞,完全是一副女战神的模样。

就连那些修为和她差不多的长老,也挡不住她的全力一剑。

这样那些长老有些怀疑人生,他们也全部都是天神境界的高手,在他们看来自己的修为应该是和蒹葭差不多的,再加上有法阵的加持,此消彼长之下,蒹葭应该没有想象中的这么生猛才对呀。

可是现实却给了他们一记狠狠的耳光。

有时候就算是七八个鬼族的白袍长老一起出手,也挡不住蒹葭一个人。

甚至不削片刻的功夫,便将有一位长老级别的高手死在了蒹葭的灵气攻击之下。

“这个女人实在是太强大了,虽然只有天神境界,但是打出来的攻击却堪比帝王境界,这就是昆仑一族之中的最强灵脉五行灵脉!”

“要说这天地之间什么东西能够比五行灵脉更强大,也就只有创世神盘古的混沌灵脉了!”

“如果让这个女娃子成长为大帝境界的高手,或许人皇境界之下,她能够一路无敌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