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臣在朝堂上却玩公主_阅读

2022-06-23 14:33:09 7点热度

8门反坦克火箭发射器,3门57mm反坦克炮,2挺.50机枪,6挺.30机枪。

营部的装备齐全,而且他们往往不会在前线与敌人发生正面交火,

其实这些装备并不是固定在营部的,而是交给营级指挥官自由调配的,

哪里需要火力支援,这些装备就会被带到那里去,也算得上是一种火力预备行为。

一个营下辖四个连,三支标准步兵连,一支武器支援连,在一支步兵团中下辖三个步兵营,

第一营的前三支步兵连编号为ABC连,武器支援连编号为D连,

同理,二营编号EFGH,H连为武器支援连,三营编号IKLM,M连为武器支援连。

但是考虑到北方联军的现实条件和指挥能力,他们不得不在很多问题上折中。

所以使得这支北方联军的营级战斗群,融入了一些其他的新元素。

在会议室里,林锐和精算师以及卡桑等北方联军高层军官,正在商量这种营级战术的具体执行。

精算师指着投影仪上的图形,“首先,我们假定联军目前要对一处由机枪碉堡和堑壕联合组成的一道山地防线进行攻击。

进攻时,我们往往会要求尖刀连进行主攻。尖刀连往往是各营中的第一步兵连,也就是一营A连或者二营E连,

而第二步兵连负责次要攻击,第三步兵连负责观察待命,随时作为预备队投入战场,

他们往往不会再尖刀连攻击失败时突进,

而是会在尖刀连打开缺口以后通过缺口突进,扩大战果进而加速战斗胜利的。

在尖刀连突进攻击时,武器支援连会前置到尖刀连身后,以便于对攻坚的队友提供火力支援。

主攻防线往往会选择在敌军防御最薄弱的地方,并且为了增强主攻区域的攻击力度,

主攻方向的进攻宽度往往会窄与次要进攻方向的进攻宽度。

可以说,次要进攻的最大目标就是黏住敌人的主要兵力,令其不能随意地调动阵地上的防御力量,

从而为主攻方向的联军创造更大的突破机会。

因此,可想而知,在作战中联军步兵营伤亡最大的连队往往是第二连。

但是,如果一名士兵在第二连中具有突出表现,那么他便会被调入到第一连中成为尖刀连的一员。”

卡桑摇摇头,“这是美国陆军的战术,不过现在美军也在改良。

因为这种战术,负责吸引火力的第二连往往损失惨重。

不过美军的部队作战水平提高,次要进攻的战术也得到了改良。

随着要进攻的第二连从以前的单纯阻滞敌人吸引火力,逐渐演变成虚实相生,变幻某测的又一把尖刀。

不过他们往往和曾经尖刀连组成犄角攻势,在主攻方向受到强烈阻击之时,

次要进攻的第二连就将变成主攻方向,担负起尖刀连的职责突破防线。

我以前学过这种理论。”

林锐笑了笑,“我差点忘了你受过专业的军事教育,但是我在这里要特别强调的一点是,

联军各连的连长,在进攻发起之前并不知道自己在进攻中的职责和位置究竟是什么。

第二连的连长不会被告知自己的部队就是为了吸引火力的,

而主攻连连长也不知道自己将是突破防线的尖刀,他们必须完全依照营长的指示执行作战任务。

各营长在下达进攻命令时,不允许告知初期判断的主攻与佯攻方向,以免对士气造成影响。

并且,因为对有可能错误的情报进行应用,而导致的主攻方向判断错误引起的失败,其最终责任由营长承担。

我们必须强调,各攻击连并不知道自己的定位,而营长服从指挥部统一指挥,所有指挥权在指挥部。”

“也就是说,我们的下级军官,并不知道自己的准确定位。

这样能行吗?美国人的战术不是讲究分布式,最好能够命令直接下达到每个士兵,

让每一个士兵都清楚他在干什么吗?”一个安莫尔军官问道。

“没错这是美国人一直在尝试的,很有可能也是未来的潮流,但我得告诉你,那是建立在拥有强大的通讯指挥基础上的。

北方联邦的信息化程度不高,无法形成这这样的精细模式。

所以我们采用的是折中计划,也就是在指挥上,依然采用更传统的逐级命令指挥。

但是我们在这个基础上,进一步加强每一个营的火力,以及每一个营的单独作战能力。

也就是每一个营只管自己的单独作战,相互配合这一点全部由指挥部来考虑,

命令直接下达到每一个营。”林锐解释道。

卡桑点点头。

“接下来,我们来一起进行一次步兵营进攻的标准流程推演。

比如这里,由主攻连,次攻连方向,同时发起凶猛凌厉的进攻。

使得敌人不能第一时间发现主攻方向,并且不能第一时间集中兵力进行重点防御。

一般情况下,主攻方向的尖刀连会在武器支援连的帮助下迅速突破狭窄而薄弱的防线。

紧接着,第三步兵连会收到相关命令进入攻击位置等待切入时机。

尖刀连完成了对敌人防线的突破,他们必须立刻进行穿插机动,攻击阻挡第二步兵连的敌军阵地的侧翼,缓解第二步兵连的压力。

第三步兵连通过尖刀连打开的缺口迅速挺近,扩大战果,肃清该战区敌人,巩固地区安全,完成后支援尖刀连和第二步兵连。

武器支援连要协同好尖刀连的突破任务,并且在突破任务完成后继续掩护尖刀连对敌人的侧翼进行压制打击。

第三步兵连和武器支援连连级指挥单位,有权利依照战场实际情况进行判断。

可以考虑继续完成支援任务或者直接向敌人纵深穿插挺近,进一步完成进攻任务,

但是,因连长判断失误而造成的重大损失由连长负责。”林锐在地图上讲解道。

文学

“我觉得这样不行,这对连一级的指挥官要求太高了。”卡桑摇摇头。

“所以我们得加强基层军官的全面培训,这是在短时间内增强战斗力最快的办法。

一个好的基层指挥官,对部队整体提升起到的作用是巨大的。”精算师将岸回答道。

“可是这需要时间,而我们时间并不多。我们随时要准备迎战。”卡桑将军摇头道。

“那就在战争中学习战争。”林锐点头道,“连级指挥官的主要来自于战争实践,通过战争一次次血火磨砺,

也许他们理论知识不足,不能形成了自己的军事理论体系,但他们能通过战争快速形成对战争状态的自我理解和解读。

如果对他们加以培训,这种速度会更快。”

“什么意思?”卡桑问道。

“对基层指挥官的培训得马上开始,即便在战斗中也不能停止。

让他们在战斗中得到提升。我们要让营连一级的指挥官有独立作战能力。

而大方向的判断和把握完全归于指挥部。”精算师将岸回答道。

“我没有意见。”卡桑点点头,“会后,可以集合基层军官进行统一培训。时间由你们军事顾问团安排确定。”

“还有一件事,美国人那里最近来了一批火箭炮。

我们希望把原本各营的火箭炮集中起来,加上这批火箭炮,能够单独设立一个火箭炮营。”林锐回答道。

“火箭炮营?”卡桑皱眉道。

“没错。火箭炮这东西,有贵有便宜。中国产107毫米火箭弹最便宜,一枚107火箭弹的售价只有几百美元。

不过其他的多管火箭炮齐射打击目标,依然是很大的弹药开销。

我们决定做一下调整,把轻便,弹药便宜的107火箭炮拆分交给各营。

而把其他的昂贵装备,统一起来,建成一个火箭炮营。用于重要作战目标。

这样做的话,好处显而易见。使得重型火力能够更集中,避免了重火力分散使用的浪费。”林锐回答道。

“这倒没什么太大的问题,各部队原先有的火箭炮,普遍都是些107的火箭炮。

既然是这样,那就继续留给他们使用。

少数大威力火箭炮都是集中在我的部队,和其他几个势力较大的联盟成员部队。

我找他们谈谈,共同组建火箭炮营应该没问题。

我现在更关心的是车辆。要组建完全的摩托化步兵营,靠目前的车辆还不能满足。

你知道我们的机械化力量等于没有,运输车辆目前也有缺口。

而奥鲁米联邦有一定的机械化部队,而且基本完成了摩托化。

一旦对奥鲁米联邦作战,那么我们的机动性就是一个大问题。”卡桑点点头。

精算师笑了笑,“车辆我们已经委托专门的人去办了,大批量新车我们已经预定了。

不久之后,还会有一批二手车辆抵达,改装一下就能成为武装车辆。

相比之下,奥鲁米联邦虽然有少数的装甲部队,但也并不是非常先进的型号,

大部分都是发达国家已经淘汰的品种,装甲和火力都很一般。

只要配备有足够的反坦克武器,问题并不是很大。

另外,我们在一些战斗车辆上,可以装备无后坐力炮。以加强攻坚和反装甲能力。”

琳达走过来,“你们在聊什么,这么热闹。”

“我们只是在讨论建立火箭炮营的问题。”林锐回答道。

“我觉得意义不大。”琳达摇头,“这些武器还是归属各营,灵活使用比较妥当。

毕竟北方联军缺乏炮火协同指挥的能力,通讯方面也是硬伤。”

“正是考虑到这些,我们才会单独设立火箭炮营。卡桑将军手下,原本有一个火箭炮营,但是编制不满,而且装备很差。

这次你们提供的这批重型火箭炮加上其他几个军阀部队的重型火箭炮,

正好给他们这个火箭炮营给补上了缺口,不但满编制还有所加强。

我们考虑到重火力的集中使用问题,决定设立这个火箭炮营,至于指挥问题,我们打算直属指挥部调派。”精算师将岸回答道。

“你们是专家,我只是随便说说。”琳达耸耸肩,“不过我来找你们不是来聊天,更不是来谈什么军事问题的。”

“怎么了?”林锐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