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小怪兽去上学*yin荡到骨子里的sao货

2022-06-23 11:44:35 5点热度

 

第一版的人民币存世量肯定少,他甚至都没见过这一版本的人民币,不管是在现实中还是网上。

他只是在上次穿越回22年将手中钱币拍摄成图发到论坛上的时候,论坛大数据给他推送了几篇关于人民币收藏的帖子,然后他看到其中一篇提到了第一版人民币。

这一版的人民币是在新中国建立之前的48年12月发行,旨在统一当时解放区内混乱的币种。

可当时各地区情况太混乱了,这导致了第一版人民币的发行也混乱,先后有多个地区的印钞厂来发行。

而且这套人民币发行期间战事没有结束,后来又有资本家联合扰乱市场秩序,导致一段时间内金融市场通胀情况严重,银行发行币值逐渐变大,从起初的一元两元变大到一万五万。

特别是少数民族聚居区,当地国党滥发货币导致币额夸张,为了给经济提供软着陆环境,便也发行了大型币值。

比方说,他在帖子里看到过五万元的钱币……

显然第一版钱币有收藏价值,那么它价钱至少得是百元、千元级别,所以王忆只要收到手就不会赔。

黄小花看向他,表情很犹豫。

王忆奇怪,便问道:“你觉得我给的低了?还是你不想卖掉?”

黄小花无奈的说道:“不是,王老师你给的不低,当时银行也是这个价,我也想卖掉,只是一万比一的兑给你并没有多少钱。”

她又急忙补充:“王老师你要是喜欢那种老钱,我可以给你,兑的话不值当,我手里老钱一共一千来块!”

她搓搓手再次补充:“嗨,这些老钱有啥喜欢的?王老师,我知道你是想帮衬帮衬我家。唉,这怎么能行呢?你救过我命,还给娃他爹七个大肉包子……”

越说越乱越慌张,她几乎要哭起来。

但王忆明白她的意思了,她手里没多少第一版的钱币。

于是他说道:“没事没事,嫂子你别急,你有多少钱你先拿过来吧,我到时候看着给你兑换一下。”

黄小花还是犹豫:“王老师这种事不能干吧,你花钱买我的老钱,这不是投机倒把吗?”

王忆恍然。

岛上人的思维还停留在上个十年的大集体时代,私下交易是违规的。

他想了想就有主意了,说道:“那这样吧,你把你手里老钱送给我,我喜欢这老钱。你家不是缺粮食吗?这二十斤玉米面我支援给你家,待会我再去给你家留五十斤玉米,咱这叫互相赠送!”

黄小花受宠若惊,她下意识的使劲搂住孩子嗫嚅道:“这这怎么好?怎么好?这不好,我不能要,王老师,这不好。”

王忆安慰她道:“没什么不好的,我真的喜欢老钱,你回家去给我拿过来吧,等人都走了你再过来拿粮食。”

黄小花还是犹豫:“王老师,这怎么能行呢?让孩子他爹知道、孩子他爹、孩子他爹会高兴坏了的……”

她反复琢磨了一下,最终还是选择说实话。

王忆挥手笑道:“高兴就行,你们一家好好过日子比什么都强。噢,你们有饭吃了,记得让孩子过来念书,孩子得有文化有知识以后才好混饭吃!”

黄小花死死的搂着两个孩子脑袋说道:“都听王老师的!”

她抹着眼泪出去。

大胆的媳妇凤丫疑惑的进来:“这是怎么了?好娃他娘怎么从你这里哭着出去了?”

王忆说道:“我赊给她一些粮食,她挺高兴的,婶子你过来干啥?”

凤丫说道:“哦,这样,明天我姨家的小表妹要来家里做客,她是城里人,念书有文化,你也有文化,所以你过去一起吃个饭。”

王忆没明白她的逻辑。

是让我去作陪?

他有心想问问,然而凤丫已经走了。

领到粮食的很快都走了。

队里只有一台石磨盘,家家户户买了玉米、买了高粱、买了麦子都要去排队等候磨粮食。

等到他们都离开,黄小花领着孩子小心翼翼的到来。

她手里攥着个手巾,手巾打开后,里面是一叠整整齐齐的钞票。

面额最大的是一张五百元,全是繁体字,背面有‘中國人民銀行’和‘伍佰圓’的字样,中间是一台起重机。

五百元的只有一张,其他币值要小一些,带万里长城的二百元、红色有轮船的一百元、红色带工厂的一百元,还有小额的一元五元十元二十元五十元等等。

合计起来总共的一千二百元左右。

王忆把钱收了起来。

回头放到论坛,连同自己手里的第三套人民币一起去问问价钱。

文学

黄小花带上粮食高高兴兴的离开。

王忆领着大迷糊去把大叶海苔摊开晒至,然后准备做晚饭。

民兵队十个人都在他这里上工,人多手快,一个下午已经把听涛居的屋顶给修好了。

按照规矩,王忆要管饭。

民兵队的壮劳力们愿意来修屋顶也是冲着这顿饭,他们知道跟着王老师能吃肉喝酒。

现在岛上全队人都知道了,王老师工资高、生活水平高,他吃的跟城里人一样,顿顿有精粮、细粮,没有大肉但有大油。

人手不少,王忆提前准备了一个5升桶装的白酒,市场上最常见的红星二锅头,这一桶一百块,用来招待民兵队这帮子粗蛮老爷们最合适。

菜不用精细,重盐重油即可。

炉子还在燃烧,他准备炖个酸菜肉丸锅。

时空屋没有电力,冰箱冰柜不能用,他没有买肉,而是买了一些罐头和真空包装的肉食品。

这些肉丸是干炸又真空包装而成,保质期有十五天。

另外他也在市场买了桶装的猪油和鸡油,这东西都便宜,五斤装的一大桶猪油是六十块,保质期很长,阴冷地方能存一年。

酸菜这东西必须得下重油,油水少了不出香味。

王忆准备了十斤酸菜,他倒入了半桶猪油。

下猪油融化了立马出浓郁的香味,他撒上葱花姜片扔了一把干辣椒,倒进酸菜反复的炒。

炒的油乎乎了加水炖,放丸子放粉条,这就是一锅硬菜了。

而且他不是简单的清水炖,他往里放入了大盒的浓汤宝。

这一招是他跟一家菜馆学的,那菜馆不是东北菜馆可炖酸菜做的却很好吃,汤尤其美味。

菜馆老板声称是用祖传老汤和大骨熬汤给吊的味,结果王忆偶然间看到他做炖酸菜是往里加入浓汤宝……

新奇的世界就这样打开了!

除了这一锅酸菜炖丸子他又做了鱼虾,全是红烧的——很简单,放红烧酱料。

他提前准备了两只真空包装的扒鸡,油炸了一大盘花生米,煮了些黄豆往里加了大料撒了盐,简单却是下酒好菜。

老黄摇摆尾巴兴高采烈的坐在他身边,规规矩矩的抬着头、吐着舌头,从不探头竖鼻子的闻,更不死皮赖脸的抢。

王东阳喜欢狗,他擦着手进来说道:“真香啊,嘿,王老师,你家的老黄真是流浪狗?你看它多本分,比我家那条本分多了。”

“对,我今天看见了,老黄老老实实可有分寸了,咱岛上的狗跟它一比都是疯狗!”名叫王东义的壮汉在门口说道。

 

王忆伸手撸了撸狗头笑:“我能说什么?只能说狗性随主人,所以你们发现自己养的狗是疯狗,那别老是往它们身上找原因,得扪心自问、审查自我!你们要反思!”

他又问:“对了,岛上治安这么好,夜不闭户,为什么还有养狗的?”

“因为要堵兔子呀。”王东义说道,“咱天涯岛上有兔子,年年入冬都能堵几只。”

“还有就是可以抓鸟,过几天暖和了,王老师你看着吧,有的是鸟来咱岛上歇息,到时候给你打一头大雁吃。”

大迷糊闻声而来:“有大雁吃?给我留一口?”

王东阳翻白眼:“没有,秋天才有!”

大迷糊说道:“大雁肉可香了,它腿比鸡腿还好吃!”

“没有王老师炖的这锅菜香。”大胆也进来了。

他掀开锅盖,有热气跟蘑菇云一样冲天而起,香、辣、酸,开胃!

学校里桌子都是固定的,王忆便找木板拼凑起来,他这里碗筷不够,民兵们各自回家拿回自己用的。

大胆还把他小儿子给带过来了,讪笑道:“小崽子在家不安分……”

王忆说道:“够吃!”

刚回来的王东义听到这话转身回去领自家孩子。

大家伙互相调侃,但都理解。

这顿饭比他们过年饭还要丰盛,有鸡有肉丸子,鱼虾不稀罕,可红烧的鱼虾就稀罕了。

太阳落山,海风瑟瑟海水红。

有春归的鸟儿列队成群北飞,经过外岛它们盘旋落下,山上总有清脆的鸟鸣声传来。

家家户户炊烟起。

海风把饭香味带遍了全岛。

最香的味道在山顶。

大迷糊煮米饭。

王忆给众人倒酒。

大胆踢了王东峰一脚。

正在从扒鸡身上寻找鸡腿的王东峰赶紧站起来:“王老师我来倒——我草,这么多酒?”

王忆说道:“我只准备了散酒,大家凑活着喝。”

“这可不是凑活,这是好日子。”王东义说道。

渔家汉子嗜酒,都有好酒量,因为冬天出海捕鱼太冷了,而且他们还要下水扎海参捞鲍鱼,没有酒来暖身子压根遭不住。

这也是岛上壮劳力们一年赚钱不少却家里存不下的缘故,不光要买口粮养活一家人还要买酒喝!

他们都用吃饭的碗来装白酒。

一倒就是一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