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啪的撞击声浪荡的呻吟 共妻云秀秀H

2022-06-23 11:41:34 7点热度

若是我有三长两短,我会拆了他的骨头。”
白灵汐说着最狠的话,脸上却风清云淡。
只听“啊”的一声尖叫!
女子被白灵汐拎了起来,一个抛物线被白灵汐扔出了金家。
这一气呵成的速度,快到金家众人没有一人看清经过。
覃子元和覃子宵兄弟俩在旁满眼崇拜感叹:太飒了!
这才是他们又酷又飒的妈咪!
把女子扔出金家后,白灵汐拍了拍手,双眸微眯看向覃云深。
“覃先生,请修剪好你的花草,别碍了我们的眼,丢了我们金家的面子。”
白灵汐真的生气了!她气始作俑者的覃云深,全程没嘎嘣出半个字。
覃云深心里有些委屈,他不吭声是觉得理亏。
之前因急于寻白灵汐,他万金悬赏的事早已是华国皆知。
找到白灵汐后,他没有及时对外公布,以至于有心之人钻了空子惹来是非。
究其原因,覃云深觉得是他处理的不够妥当。
金家八个舅舅见有人找上门来,让白灵汐受了委屈,个个面沉如墨。
“云深,这事你如何交待?”
金离第一个站了出来,出声斥责着覃云深。
在女子闯进的时候,身后还跟着对家的传媒记者。
若不是金离反应快,恐怕刚才女子大闹金府的事,已传至网上开始发酵了。
覃云深在昨晚任飞发邮件提及又有女子上门攀亲时,他就已做好了决定。
“各位舅舅,为了杜绝后面再发生类似的事情,我打算官宣我和汐儿的关系。”
“与其让对方胡编乱写,倒不如我和汐儿站在镁光灯前,开个新闻发布会公开澄清此事。”
“断了所有的人念想,也让所有人都知道汐儿与我育有两个儿子,我们的感情好得很。”
说着,覃云深一脸虔诚的跪在地上,满眼歉意的向众人磕着头。
他希望,他的纡尊降贵般的道歉,能让金家人谅解他的失误。
白灵汐终是于心不忍,见覃云深说跪就跪的,跪在了地上,她忙上前把覃云深给拉了起来。
“你这是做什么?你要道歉,也不至于下跪,你快起来!”
覃云深跟他们讲男儿膝下有黄金,不可没骨气。
在见到覃云深当着众人的面,又是磕头,又是下跪,覃子元和覃子宵在旁看得心里不是滋味。
“爹地,你快起来!你怎么能随便下跪呢?若是太奶奶知道,怕是要生你的气。”
覃子元和覃子宵搬出了女王郝莲娜,作为三观正的小萌太。
两兄弟觉得无论覃云深怎么宠他们的妈咪,都得要顾及皇室的颜面。
当众给妻子的家人下跪,这样冒失的行为,让覃子元和覃子宵觉得非常不妥。

文学

金炳坤和上官亚兰在旁听得是老脸深红!
他们没想到覃子元和覃子宵两兄弟,小小年纪,在人情礼节上竟懂这么多。
金炳坤和上官亚兰老两口无奈的叹了叹气,上前把跪在地上的覃云深给扶了起来。
“云深啊,子元和子宵说得没错。”
“你这给我们下跪的事,若是传到了女王那里,只怕是要给我们金家定一个藐视皇室之罪。”
金炳坤的话并不是客气之说,在华国虽说皇室的影响力没以前那么大了,但覃家终归贵于各家族之首。
“阿公,今天连累你们受扰了。”
见覃云深还在客气,金炳坤不乐意了,他拉着覃云深的手。
“云深啊,阿公看得出来你对我们家汐儿是真心疼爱。”
“你刚才说开新闻发布会的事,尽快操办吧!你现在和汐儿住一起,总得要给汐儿名份。”
在经过这几次事情后,金炳坤发现覃云深跟白灵汐是天生一对。
一听要开新闻发布会,这里面最积极的人莫过于六舅金离。
他手上就拥有着华国七成传媒业,只要他一声令下,所有媒体都得听他号令。
“云深啊,这新闻发布会的事,你就交给我来准备,给我的团队一小时间,一小时后我们在洲际酒店举办新闻发布会。”
说完,金离便转身去联络发布会的事宜去了。
金家的八个舅妈更是把白灵汐给拉至一边,这个要给白灵汐送项链,那个要给白灵汐送手包。
八个舅妈生怕亏待了白灵汐,个个献宝似的把绝活拿出来。
白灵汐在自己全身上下被包装一遍后,她才发现金家的八个舅妈个个名气不小。
妆发出自七舅妈,华国知名造型师叶柠。
礼服出自二舅妈,华国知名服装设计师卞雅芬。
手包出自三舅妈,华国知名箱包设计师商金娇。
皮鞋出自大舅妈,华国知名皮鞋设计师苗亚维。
香水出自四舅妈,华国著名调香师轩辕瑶。
墨镜出自五舅妈,华国知名眼镜设计师辛美丽。
首饰出自六舅妈,华国知名珠宝设计师万蔚。
美甲出自八舅妈,华国知名的美甲师闵绮红。
面对舅妈们的热情,白灵汐被感动的与舅妈们相拥着。
“谢谢舅妈!”
当打扮后的白灵汐可谓是惊为天人!
身着希腊风情的裙子,由胸口至裙摆皱出漂亮的层次感。
仿佛爱琴海翻涌的白色海浪,长长的裙裾垂坠在地,像绽放的花一般铺展开。沾了一身月华,朱唇轻点,红颊粉黛。
好一个倾城倾国的美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