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乖好紧夹得我好爽污文_肥臀艳妇紧窄

2022-06-23 11:40:01 12点热度

你为了一己之私,开了这个头,后患无穷!”

“我不需要赚这个钱,我嫌这钱脏,你去别人和合作发你的财吧,以后你要再敢在我面前提这事,我就和你翻脸,到时候你别怨我不讲交情。”

陈公子被凌云骂得目瞪口呆,不过他脸上却露出了一丝玩味的笑容。

他默默地坐回沙发上,端起杯子喝了口水,低着头似乎在盘算着什么。

过了许久,陈公子终于把头抬起来,他淡淡地对凌云说:“本来这件事不想和你说,是因为你没有必要参与到这件事里来的。”

“我这么跟你说吧,我们买了一条船,买这条船是准备开赌场的,船现在也买到手了。”

“在运回来的过程中出了些问题,需要一笔费用,还得是外汇美刀,我这也是没办法才找你张口的.................”

凌云突然脑子里浮现出一件事,他前世华夏的第一艘航母就是民间人士以私人身份借买回来开赌场的名义弄回来的。

陈公子说的该不会是这件事吧!

他强行压抑住内心的激动,问道:“船现在在哪儿,出什么问题了,能告诉我吗?”

陈公子斟酌了一下字句,说:“船现在在黑海上,这艘船现在没有动力,必须要用拖船拖回来,沿途的某个国家以航行安全为由不让通过,要扣船。”

“我们多方交涉,可能需要一大笔资金才能安全地把船给运回来。”

凌云心中了然了,果然是这么一件事,这件事陈公子要是说给别人听,谁听了都云里雾里的,不过他告诉凌云,事情就不一样了。

凌云对这件事的始末简直太了解了,甚至可能比陈公子了解得还要详细。

陈公子毕竟只是参与其中的出资的,对真正的核心决策了解得不多。

陈公子说的某个国家其实就是土鸡国,土鸡国这几年给米国当狗势头正旺,对咱们可谓是不拿正眼瞧的。

这才刁难华夏的一间民间公司难说背后没有米国的示意。

不过土鸡这个垃圾国家确实该死,前世里最终在船运回来的时候港城的这家公司付出了不菲的代价。

现在这件事求到了凌云的头上了,他自然没有袖手旁观的道理。

凌云猛然从书桌后站起来,冲过来朝着陈公子擂了一拳,难得骂了句脏话:“你特么不早点和我说清楚,这钱我出了,一亿美刀够么?不够我还有!”

凌云的骨子里就是一个民族主义者,任何有利于华夏崛起的事情他都愿意去做。

这条船对华夏的意义极其重大,万里海疆,有了这条船才真正的有了去开拓的资本。

现在不要说只是让他出一亿美刀,就算是出10亿美刀他也会毫不犹豫地答应。

钱赚来不就是花的么,这种事情都不肯爽快地花钱,这辈子赚再多的钱又有何意义呢?

陈公子有些愕然,他不知道凌云为什么态度转变得这么快。

他神色有些谨慎,问凌云说:“你是不是听说了些什么?”

凌云一挥手,说:“放心吧,我什么都没听说,不过呢有些事情我可以猜测啊!”

他办了把椅子坐到陈公子对面,笑嘻嘻地说:“船现在在黑海,说明你们买船的国家逃不过解体后前苏联加盟共和国吧?”

“还有,这船你们肯定不是用来开赌场的,至于是用来干嘛的,那就不用我说了吧!”

凌云话一出口,陈公子有些紧张,“嚯”一下站起来,逼视着凌云的眼睛,说:“你到底听说什么了?”

凌云不在意地把陈公子按坐下来,不满地说:“别那么敏感行么,你特么自己办事不靠谱,还怀疑起我了。”

陈公子偏着头,疑惑地看着凌云。

凌云无奈,骂了句:“你特么都要把赌照给我了,还开个屁的赌场啊!”

陈公子这才恍然大悟,他不好意思地挠挠头,继而又神色庄重地警告凌云说:“这事儿不管你是怎么猜测的,对外不要讲了,以免不必要的麻烦。”

“你虽然没有学习过保密条例,不过有些东西自己想想就得了,出去说就是造谣传谣了。”

凌云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说:“我才懒得过问你们这些破事呢,不过你可以带话给能做主的人,以后能想办法从别的地方划拉些好东西回来的话就多划拉一些。”

“钱你们不用担心,随时都可以找我借,我尽力保证满足你们的需求。”

陈公子望着凌云,一时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他站起来走了几步,才说:“算了,这种事情,参合一次就行了,别指望还有下次了。”

“再说了,你浑身是铁又能打几根钉啊,这种事情是无底洞,不是你该参合的。”

凌云倒是仍然兴致勃勃,他接过陈公子的话,说:“位卑未敢忘忧国嘛,反正要是有用得上我的,只要我能出得起,我肯定全力以赴。”

陈公子停下脚步,看着瘫坐在椅子上的凌云说:“没想到你觉悟还挺高嘛!”

凌云得意洋洋地说:“那是,要说我这人最大的优点,那就是爱国!”

陈公子看着凌云摇头晃脑的样子,不由得笑了出来。

两人笑了一阵,凌云突然坐直了身子,他神秘兮兮地告诉陈公子,这一亿美刀借给陈公子就不用他还了,也不用港城那家公司还。

陈公子摇头不肯,他说这钱说好了是借,就肯定会还。只是什么时候还现在还说不准。

国家虽然现在还不算富裕,却绝不会搞强制摊派的这一套..............

凌云摇摇手,说:“不要你们还是因为有人替你们会还给我的。”

陈公子有些好奇,一直追问凌云,谁会替他还这笔钱。

凌云在陈公子耳边轻吐了一句“土鸡国”,陈公子不由得僵立当场。

凌云刚才计划好了,等过段时间去土鸡国走一遭,土鸡国现在金融监管在凌云眼里简直就是筛子一样。

他可记得第纳尔大跌的那次土鸡国的束手无策。凌云不介意去土鸡国将被敲诈的这笔钱连本带利地拿回来.................

文学

陈公子解决了资金问题,长舒一口气,心头的重负一去,整个人都放松下来。

他原本没指望凌云真能给他解决问题的,前不久金陵那边项目开工凌云当时已经把手头的头寸几乎都抽调干净了。

他没想到凌云这么快就能缓过气来。

凌云给杨采薇打电话,让他安排港城那边和陈公子这边的人对接,随时把资金划拨过去。

一切办妥当后,陈公子只是拍拍凌云的肩膀,笑了笑。

肉麻的感谢话他说不出来,不过他此刻倒是真的对凌云充满了感激之情。

凌云也不跟他矫情,两人准备晚上在家喝点,好久没在一起聚了。

两人聊起年前的安排,凌云说他6号要去京城,他极力鼓动陈公子和他一起去京城。

京城是陈公子的地盘,有陈公子在有人好吃好喝的招待,何乐而不为?

陈公子有些意动。

他也准备这次趁这个机会,把凌云给自家长辈引荐一下。

现在凌云早已什么鹊起,高层隐约已经开始把目光投向这位年轻的有些怕人的爱国富商。相比这次凌云的京城之行,肯定会有不少或明或暗的派系会向凌云伸出橄榄枝的。

凌云现在还这么年轻,他未来一定会成长为华夏经济界、实业界的一棵参天茂密的大树。

陈家传统的势力范围还是以华北为主,在陈家的地界上,也需要凌云的大笔投资拉动当地经济发展。

沉吟许久,陈公子终于还是答应了和凌云一起去京城,这两天他也不回金陵了,就在小县城玩两天,6号汇齐人员到时候一起出发。

赵敏和赵婧雯听说大家一起去京城,都乐得鼻涕泡都出来了。这下子她们两姐妹又可以天天在一起玩了。

不过眼下当务之急是给两个大老爷们做饭,凌云和陈公子都是懒散的性子,能不出去吃饭就窝在家里不想动弹。

好在家里冰箱里什么菜都有,赵敏的厨艺也还不错。

两个女人一阵忙活,一顿丰盛的晚餐摆上了餐桌。

陈公子和凌云喝白的,赵敏和赵婧雯喝红酒,四人说说笑笑打打闹闹之间,都有了些醉意。

第二天凌云陪着陈公子参观了一下凌志电动车公司。当初他们就是因为这家公司而结缘,说起当初的第一次相识,两人不禁有些莞尔。

也就是半年多的时间,不过现在回想起来恍如隔世。

两人都在飞速地发展成长,那种不谙世事的少年意气在他们身上正飞速地消失。

电动车公司现在已经进入试生产前的最后调试阶段了,工厂里的一切在周建利的辛劳操持下正井井有条地进行着。

凌云站在略显空旷的车间里意气风发,重生一世,他终于可以自豪地宣布他没有辜负老天的恩赐,这家工厂是他平地盖高楼,一砖一瓦地建设起来的。

这里凝聚了他的心血也有他的理想,未来这家公司一定会承载着他的梦想傲然屹立的。

陈公子有些不明白,凌云现在可谓是富可敌国,日进斗金。为什么还是对这么一间工厂如此看重。

凌志电动车公司投资规模是不小,可是要是和凌云的全部资产比起来的话,那就真有些不够看的了。

而且制造业的辛苦陈公子是知道的,凌志电动车公司未来经营的利润辛辛苦苦干十年未必能比得上他们在金陵开发一个项目挣得多。

面对陈公子的疑问,凌云一脸得瑟,在厂区空旷的道路的寒风中,凌云用力劈劈手,说:“人不会因为赚很多很多钱而伟大,但是制造出一件能改变世界的产品可以堪称伟大。”

陈公子看着凌云那种得瑟的脸有些想抽他的冲动。

不光是陈公子,赵敏和赵婧雯包括陪同凌云他们参观的周建利等人都想不明白,一辆电动摩托车而已,和改变世界沾不上边啊?

晚上凌云在刚刚重新装修过尚未正式对外营业的度假酒店里设私宴宴请县主官和陈蕙兰等人。

陈公子和县主官的关系自不待言,自从县主官大力主推创业园项目之后,早已把凌云和陈蕙兰视为是自己人了。

大家现在算得上是一个共同进退的利益小圈子,经常私下联络一下感情很有必要。

凌云待陈蕙兰以自家长辈的身份,陈公子自然也不好怠慢,对陈蕙兰态度也算是颇为谦恭,倒是搞得陈蕙兰有些不自在。

今年县城因为凌云的关系,海量的资金不断涌入,发展速度真可谓是一日千里。

可以预见的是,县城未来2-3年之内这种高速发展的势头一点都不会减缓反而会因为前期投资产生的辐射作用,发展呈现加速度的趋势。

县主官算是赶上了这一好时机,只要顺势而为,坐收一份可观的政绩毫无问题。

当然,县主官本身还是存了一份为当地人民干点实事的心思的。否则凌云也不会坐视一个庸官懒官甚至是贪官坐享其成。

几个人之间的谈话很轻松愉悦,现在县里几大项目同时开工进行,经济早有过热的苗头,相关的配套工程早已跟不上了。

凌云暂时也不打算再在小县城大举投资,主要以巩固现有的发展局面为主。

县主官和陈蕙兰都是刚刚履新不久,可以预计,在未来的两三年之内肯定不会轻易挪位子,他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埋下头来踏踏实实地把手头的事情做好,至于未来的铺路,现在还有些为时尚早。

凌云更是无欲无求,他既没有什么需要找县主官或者陈蕙兰走后门打招呼的项目,也没有多少个人私事相托。

无欲则刚,凌云既然心底无私,那自然就不用刻意去逢迎讨好,他们之间反倒像是普通朋友一样,聊得有些闲云野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