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大好湿好硬顶到了好爽/丰腴尤物美妇

2022-06-23 11:31:33 7点热度

我之前昏迷过去,血染衣衫。”韩清月说到这,白皙的面颊又有些发红。

“但现在这身衣物,明显不是我的,是你给我换的吗?”说到最后,韩清月声音细弱蚊呐。

其实这件事,自己早就发现了,不过当时还在和血盟交手,情况危急,也不是谈论这些的好时候。

所以她一直压着这个念头,到现在一切稳定,才终于忍不住开口。

一旁无聊趴着的朱灵儿,也瞬间兴奋起来,一双眼睛瞪得滚圆,闪着精芒,意味深长的看着秦城。

好像有热闹看了。

虽然自己是朱雀后裔,算是妖族一员,但可不意味着,自己对人类修士的规矩,什么都不懂。

妖兽之间,少有看光这个概念,但人类修士,尤其是女修士,身体可不是可以随意去看的。

当时秦城治疗韩清月时,自己被对方派出去观察四周地形,对此可是什么都不知道。

难道秦城这家伙,借着治病之名,真的给对方看光了?

那如果苏婉知道,这可是了不得的事情啊。

看到韩清月和朱灵儿,都是异样的看着自己。

秦城也是差点呛到,猛地咳嗽了几声。

他还以为韩清月要问的是什么事,没想到居然关心的是这方面的事情。

不过仔细想想也正常,毕竟韩清月不但是年轻女修,而且是皓月宗的圣女,又是魔域山脉的第一美女,对这些事情在意也正常。

“其实我也知道,当时情况紧急,我身上伤口太多,需要及时处理,所以即便你如此做,我也不会有任何其他想法。”

韩清月看秦城不说话,还以为对方有些生气,赶紧小声解释。

朱灵儿在一旁竖着耳朵听着,小眼睛里也满是异色。

秦城这是把人家全身看了个遍,而对方居然主动表示没事,这岂不是白占便宜了。

“没有,你误会了。”

秦城摇了摇头,一挥手,几头合体境傀儡出现在了一旁。

“你身上伤势的处理,包括一些涂抹的药膏,都是这些傀儡做的。”

秦城就算再木讷,也知道避嫌的道理。

如果真的没办法,那为了救命也就算了,但自己有傀儡在,自然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

“原来是傀儡?”

韩清月看着这些散发着金属光泽的傀儡修士,心里也是松了口气。

她也有不小的见识,自然能看出,这些傀儡品质及高,能够代替修士,执行不少事情。

但随后,韩清月却又莫名有点失望。

朱灵儿则有些无聊的打了个哈欠,又趴在了地上。

“其实若你现在感觉无聊,可以阅读一些古籍。”

秦城想了想,将韩清月扔在一边,的确有些不妥,于是从储物袋中,拿出一些书籍给了韩清月。

自己当初刚来上界大陆时,对此地一无所知,所以通过大量阅读古籍,才对上界大陆包括修士,历史有了很多了解。

到了现在,秦城依然保持着这种习惯。

“好的。”韩清月点了点头。

秦城想了一下,又在双方之间,隔开了一道阵纹屏障。

这样无论自己如何修炼,也不会吵闹到韩清月,当然韩清月若有一些私密的事情,也不至于自己无意看到,引起尴尬。

自己此前做事的确欠考虑了,不过也是因为过去很少有这种机会,秦城心思根本没往这方面想。

接下来的时间,秦城便服下仙丹,进入修炼之中。

而韩清月这边,看了一会古籍后,根本无心继续看下去。

秦城布置的阵纹,并非是完全封闭的光幕。

韩清月这边可以看到另一侧灵雾中,正在恢复灵气神识的秦城。

当然如果她愿意,也可以轻松闭合光幕,将中间阻挡。

看着闭目盘坐的秦城,韩清月突然有些愣神,眼眸中带着难以表明的光华。

看韩清月看了半晌,一旁朱灵儿眼睛也转了转,轻咳了一声。

“韩圣女,秦城修炼是出了什么问题吗?”

“啊?没有没有,我只是一时想事情,有些失神。”

韩清月被朱灵儿点破,脸颊一红,赶紧慌忙的收回目光,解释道。

“其实你对秦城,有些心思对吧。”朱灵儿贼兮兮的走过来说道。

“你别乱说。”韩清月想被踩到尾巴一样,立刻叫道。

“没事,虽然我和秦城是朋友,但我嘴很严的。”

朱灵儿一看韩清月表情,就明白了。

“其实秦城在人类修士之中,也算是优秀的,这一路过来,喜欢他的女修,我也见过不少。”朱灵儿道。

“比如颜若玉啊,柳梦啊,梁若馨,吴萍什么的。”

韩清月虽然不承认,但却也侧耳倾听,暗暗记下这些名字。

“不过我觉得你这人不错,至少对灵兽很好,和我很对胃口。”朱灵儿继续道。

“而且我记得你们人类修士,道侣不一定只有一个吧,像秦城这么优秀,以后一定会有不少道侣,我看好你。”

“朱灵儿,你说道侣不止一个是什么意思。”韩清月心头突然一跳,面色微变。

“呃,你不会以为秦城没有道侣吧。”朱灵儿摇头道:“秦城有个青梅竹马一般的道侣,两个人感情很深,经历了许多生死,所以第一道侣你就别想了。”

“原来他有道侣了,是啊,秦城这种天才修士,怎么可能孑然一身呢。”

韩清月心头涌动起难言的苦涩,一时间感觉仿佛失去了什么,脑中纷乱,朱灵儿之后说的话,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

之前和秦城出生入死,见到过秦城展现出的实力和品格,韩清月的确有些少女情愫。

但秦城有情投意合的道侣,怪不得他对自己没多少理睬,想必他的道侣,样貌同样倾国倾城吧。

而两人关系如此莫逆,自己难道要介入其中?

“这人类情感上的事情,真是太复杂了,本雀理解不了。”

见状,朱灵儿无奈的摇了摇头。

文学

朱灵儿见到韩清月恍然失神,自己也就乖乖闭上嘴巴,

不就是秦城有道侣吗,在自己看来,这有什么好纠结的。

他爷爷做妖皇,不是娶了十几个皇后,同样后宫和谐,又有什么问题?

一天时间缓缓过去。

灵雾弥漫中,秦城吐出一口浊气,睁开眼眸。

四周几颗极品灵石已经彻底吸收枯竭,而自己此时则神清气爽,之前一番大战损耗的灵气神识,恢复了一大半。

至于剩下的一些损耗,不需要必须盘坐来修炼,只要功法运转,天地灵气吸收中,慢慢就可以恢复上去。

转醒过来,秦城也为韩清月再度探查了一下身体。

发现此时韩清月体内的仙丹药效,已经近乎全部融入身体,秦城也打算开始帮她恢复修为。

只不过韩清月神情有些低落,眼神对自己有些躲闪,虽然在微笑,但又有点心不在焉的感觉。

“你小子是不是干什么了?”秦城皱眉,看向一旁躺着的朱灵儿。

自己修炼,韩清月一天内情绪变化这么多,估计和朱灵儿有点关系。

“那圣女爱上你了,然后我告诉她你有道侣,但你应该不介意多一个,她就这样了。”朱灵儿道。

不过它刚说完,脑袋就被秦城敲了一记。

“你在胡言乱语什么。”秦城皱眉道。

这家伙说得什么乱七八糟的。

朱灵儿委屈摸头,老子说得都是真话,你们人类修士之间的情愫,实在太难琢磨了,老子以后不管了。

接下来时间,秦城根据韩清月的状况,炼制了几种仙丹。

而在这期间,韩清月的情绪,也渐渐调整了回来,变回了之前的样子。

见到对方神色如常,秦城收起最后一炉仙丹,看向韩清月。

“对了韩圣女,其实我也有件事想问你。”

“你之前提起过,仙术之间的级别划分,我想知道,这仙术强弱,是如何判断出来的。”

秦城对此有些好奇。

之前自己也听过一些关于仙术道象之类的言论,但没有太在意。

至于仙术品级,不知道是否是自己接触的这些前辈,以为自己都知道,或者没想到这些,也没人和自己详细说过。

直到之前面对血盟修士,秦城经历和血宇一战,才渐渐发现到,仙术之间的确有强弱划分,而且区别还不小。

不像是之前使用灵决时,术法强弱相对影响较小,胜败主要看修士的个人实力。

“你说仙术等级啊,原来你不知道这些吗?”

韩清月一愣,看到秦城无奈摇头,她也明白过来。

怪不得之前自己提醒秦城,青衣男子施展的猎灵仙网是仙术,秦城还毫不在意的接下了。

接着,韩清月便朝秦城仔细解释了一番。

“仙术的确有等级之分,而且分别也不复杂。”

“一般情况,我们所施展的仙术,都是在一到九这九个层次中,至于第十品的完美仙术,到了今天,世间已经基本失传,就算无上宗族都合不到每家一个,而且都视为宗族珍宝,轻易不会展露。”

“而仙术九个品阶的分法,也不是来源于现在,而是上古时期,仙魔两方共同认可的规矩。”

“仙魔两方,在这方面居然能达成一致?”秦城也有些诧异。

“嗯,因为术法到了这个级别,彼此差距会非常大,仙尊们研究出仙术级别,那些魔尊自然也不甘示弱,而且不得不分,否则太混乱。”韩清月点头道。

“但是灵法似乎没有这样森严的等级。”秦城皱了皱眉道。

“因为我们施展的灵决强弱,修士的实力,在其中占据了主要的部分,一个元婴境,即便拥有了一部很强的灵法,但遭遇出窍境,即便对方只是最简单的手段,也难以赢过。”韩清月道。

“但到了仙术这个层次,情况截然不同。”

“我等都修炼过本源之气,知道修为到了渡劫境,是开始参悟天地至道了。而仙尊所创造的仙术,因为融入了自己对于某种天地规则的理解,所以施展后,都能达这术法所展现的极致。”

“也就是说,到了仙术层次,比拼的是创造仙术之人,在其中蕴含的天地至道,本源理解的多寡?”秦城有点明白了。

“没错,比如一个仙尊,一万年前对于天地大道的理解,和一万年后自然不同,那万年后创造出的仙法,威力便不会一样。”韩清月点头道。

“但它们都是仙法,如果没有等级划分,那就会混乱,年轻修士也难以从功法典籍,辨别出强弱。”

接下来,韩清月也介绍了一下,该如何判断仙术或者魔功的强弱。

简单点说,便是通过观察这功法施展时,引动天地之气的强弱,以及含有的仙气多寡,来判断出品级。

因为仙术品级之间,悬殊颇为巨大,所以对于渡劫境修士的神识来讲,要判断这些并不困难。

“比斗双方,如果仙术品级有差别,压制力是非常大的,除非仙术弱的一方,拥有对应的心法,配合极强的熟练度和理解,且对方仙术缺少配套心法,否则几乎不可能战胜。”韩清月笃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