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喘潮喷抽搐高潮白浆_我们在地铁做

2022-06-23 10:48:08 7点热度

所以在见识到这样新奇的毒药时即刻来了兴趣。

在大街上漫无目的闲逛的柳絮自然凭借着出色的外表得到了不少人的注视。

注意到这样的目光后,她随即走进了一家客栈,要了间上房,住了进去。

至于她为什么选择住在外面有两个原因;一是因为她不想掺和到世家大族的纷争里面。第二就是老和尚曾说过想要得到最精准的消息就需要体会人间烟火。

在柳絮住进客栈时,药灵儿也被药里赶出去买药了。

因为药里小店里面的药材基本上被前面几次打架给霍霍完了,再加上家里药材额需求量大大增加,自己也没有时间去采集补充,所以只好打发药灵儿出来采购了。

药灵儿也抗议过,但是被两人无情的驳回了。

药里的理由是自己需要在家看着家里的病人,而且自己年老体弱,搬不动这许多药材。

药里的理由只收获了药灵儿的一个白眼。

然而在听到肖舜的理由后,药灵儿直接就不想理他们了,旋即出门去了。

想在想起肖舜的话,药灵儿还是一阵无语。

“为师带你出去历练这么些天,我也是需要休息的,而且为师前面受的伤还没好,加上体内的千机毒,实在不适合做这样的事。”

肖舜用一副弱不禁风的姿势说着,说完还咳嗽两声,旋即闪进药池里面了。

看着自己手腕上挂着的数十包药材,药灵儿恨恨道:“两个大老爷们,居然让我这么个小姑娘出来干这样的体力活,真是不要脸!”

随即进入客栈,娇声道:“快,给我上壶白开水!渴死我了!”

然后就找了张空的桌子,三下五除二的解下手里的药材,拿起杯子就猛灌了几口水,然后心满意足的舒出一口气。

在二楼用饭的柳絮,看着这样的药灵儿立即就笑出声来:“哈哈,世界上竟然有这么可爱的女孩子!”

药灵儿听到声音立即就抬头看了过去,在看清柳絮的长相后,也不由得赞叹道:“姐姐,你长得好漂亮呀!”

闻言柳絮笑得更开心了,旋即对着药灵儿招招手:“小妹妹,你真可爱!可以赏脸陪我一起吃饭吗?”

看到药灵儿惊喜的点点头后,连自己桌上的饭菜都不要了,浅笑着下楼来。

在药灵儿与柳絮相谈甚欢的时候,药家小店里面的两人也在商量怎么处理对叶平。

肖舜认为叶平作为叶家的一员,肯定是知道叶家消失的内幕的,他对这个选择隐瞒,这其中肯定还有事情。

药里则认为叶平不愿意说是因为他看到叶家惨遭灭门的惨相,死里逃生出来后不在愿意回想。

但是就在肖瞬药里争执不休的时候,叶平不见了。

肖舜在发现叶平的见之后即刻就要出门寻找。

肖舜刚刚打开大门就看见药灵儿和一个女子有说有笑的从街上回来,身后还跟着客栈的小儿,小儿手里抱着堆成小山样的东西,自己则偏着头,横着身子慢慢移动着。

见状,肖舜立即上前,接过小儿手里的部分东西,对着药灵儿道:“你怎么买来这么多东西?”

这时药灵儿才注意到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她身边的肖舜,兴奋道:“师父,这是我新认识的姐姐,柳絮。”

说完还指了指小儿手里的东西,兴高采烈的继续道:“这些药材都是在她的指导下买的哦!怎么样,柳姐姐厉害吧!”

说完就把站在一边的柳絮往肖舜面前推。

在肖舜听到这位姑娘的姓氏时就在猜测她是不是柳家人,在药灵儿说她极洞药材后,就马上确定了这就是柳家人。

因为肖舜用余光看了看小儿手里的药材,都是些好药材,如果没有内行人的指导,药灵儿不可能可以买到这些药材。

想到自己正愁没有办法接近其他世家的人,药灵儿就把柳家人带到自己的眼前,心里也是一喜。

随即对着柳絮点点头,淡笑着道:“多谢柳姑娘相助!”

柳絮看着眼前的青年,心里虽然吃惊,面上仍旧不显山不露水的浅笑着:“公子客气了!我很喜欢灵儿,能结交到灵儿这样活剥可爱的女孩子也是我的一件幸事!”

说着就把自己手里的东西递给药灵儿道:“灵儿,你到家了我也就放心了,天色也不早了,我就先告辞了,你有空就来客栈找我玩嘛!”

在看到药灵儿点头后,对着肖舜轻轻示意后就离开了。

店里的小儿在把东西送到院子了后也离开了。

“灵儿,你是怎么和柳姑娘认识的呢?”

肖舜,一边整理买来的药材,一边漫不经心的问道。

随即药灵儿就叽叽喳喳的说起两人的相遇过程,以及相遇之后柳絮对她有多么多么的好,柳絮是如何的优秀。

离开药家小店的柳絮刚好在街角的拐角处闻到了一股血腥味,随即顺着味道找来,就看到了叶平。

此时的叶平已经进气少出气多了,柳絮立即掏出自己随身携带的银针,对着叶平就是一通乱扎,不一会儿叶平的气息就平稳下来了,但是不多时他的气息就消失了。

看着没气了的叶平,柳絮随即站起身来,回头看了看药家小店的方向,意味深长的笑了:“有趣!还真是有趣呢!”

然后在店小二跟上来之后,带着店小二朝着客栈的方向走去。

在了解到柳絮并非刻意与药灵儿相识后,肖舜也再次出门寻找起叶平来。

不一会儿,肖舜也来到那个路口,自然也看到没了生气的叶平,在看到他身上的银针后,对着柳絮离开的方向思索道:“这般看来,柳家究竟是有意还是无意呢?”

回到客栈的柳絮在发现自己似乎遗留了几根银针后,先是一愣,随即恢复正常:“迟早都是要知道的,现在知道也没有区别吧!”

随即就熄灯上床了。

回到药家小店后的肖舜看着手里的银针,摇了摇头:“肖舜呀肖舜,你现在越来越胆小了!你要知道有些事情该来的还是会来的,所以早来晚来又有什么区别呢!”

说完也回自己房间休息了。

第二天,天色大亮,药灵儿就打扮整齐准备去客栈找柳絮玩。

在门口就被肖舜堵住了,肖舜看着盛装打扮的药灵儿,嘱咐道:“灵儿,这柳絮很可能就是柳家的人。”

药灵儿闻言,立即抬头,错愕的看着他。

看着这样惊讶的药灵儿 ,肖舜继续提醒道:“灵儿,如果她只是单纯的和你做朋友没有算计,那么我会很赞成你有如此优秀的朋友的,但是如果是特意接近你的,那么我会对她不客气的。”

“我怎么知道她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呢?”

肖舜思考片刻后对着药灵儿说道:“也可能这一切都是我想多了,你自己去吧,玩的开心!”

然后肖舜就自顾自的往药池那边去了。

药灵儿这会儿一点出去玩的兴致都没有了,随即也焉了吧唧的回房间修炼去了。

文学

虽然药灵儿没有来找柳絮,但是花宇却来了。

在客栈的一个包厢里面,花宇和柳絮各坐一边。

“柳姑娘,请你告诉我找到下毒之人的办法!”花宇面色真挚,语气诚恳的说道。

闻言,柳絮表情依旧淡淡的不为所动道:“花家主,当初答应出山就是因为您说的只为找出令弟真真的死因,可没有帮忙找凶手这些事哦!”

听到柳絮的话,,花宇一噎。

的确,自上任柳家家主退位之后,这任家主就位时就把柳家彻彻底底的摘出来了。

柳家本来自上次哗变之后就没有选择龙州城的钱和权,只是要走了龙家的所有收藏品和钱财,所以相对于其他世家而言,他们本来就是一个异类。

根据花家最开始的那位家主,也就是花家那位死在烟花场所的家主醉后失言说,柳家本就和龙家交好,柳家会参与那次的屠杀是因为柳家夫人难产,柳老爷为了一颗丹药而就范的。

所以,柳家自宣布专心专研医术后就举家搬迁到了龙州城的郊外,说是郊外一来幽静;二来对对柳家人而言采药也更方便。

所以花宇才会花了一天的时间才从柳家请到了柳絮出山。

看着无语凝噎的花宇,柳絮继续说道:“爷爷让我出来的时候就说让我率性而为,不要委屈了自己,所以我不知那毒是什么,自然无法帮你找到下毒之人。”

说完,也不管厢房里面的花宇,自出门离开客栈了。

离开客栈的柳絮漫无目的在大街上行走着,不知不觉见就来到了药家小店的门口。

看着自己高高举起的手,柳絮自嘲的笑笑说道:“真是让那老和尚说中了,自己真的不该回来的!”

说完就准备离开。

然而就在柳絮转身的时候,药家小店的门打开了。

开门的是药里,但是他也万万没想自家小院门前居然站着有人,而且还是位长得更天仙似的姑娘。

两人对视一眼,将对方的惊讶尽收眼底。

药里先回过神来,满脸好奇的问道 :“姑娘,你是要上门买药还是找人呢?”

柳絮闻言也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这老伯昨日没有见过自己,自然也不知道自己的身份 。

立即对着药里点点头,眼睛往里面瞟了一下,回答道:“老伯,叨扰了!我想买两幅调理身体的药。”

药里看着她面色红润,中气十足的样子,面上的疑惑逐渐加深,不解道:“姑娘是为家里里开的吗?”

看着药里以一种自己找事的眼光看自己,柳絮面色腾的一下就烧了起来,用力的摆了摆书,语气也有些急躁道:“不是我自己,是为家里人买的!”

说完,她更是惭愧的低下了头。

这时她在心里默默的对着柳家人道歉,同时也庆幸自己的身份没有暴露,不然自己堂堂柳家的大小姐去一个小药店买药,而且还是为家里人买药,这要是传出去,柳家要遭笑死。

药里看着这样的柳絮,在心里暗暗的骂了自己几句,你看你把人家小姑娘都问成什么样子了,真是为老不尊。

随即,就微微一侧身,浅笑着安慰柳絮道:“姑娘真是孝顺,快进来吧!”

见状,柳絮只得红着一张俏脸进了药家大门。

闻着这些熟悉的味道,柳絮也慢慢平静下来。

在房间一直心浮气躁的药灵儿在听到院内的动静后就准备出来看看,在听到略显熟悉的声音后彻底待不下去了,即刻就从房间大步跨了出来。

看着在院里左顾右盼的柳絮后惊讶出声;“柳絮姐姐!?”

柳絮闻言,猛地一回头,看着呆呆地望着自己的药灵儿 ,俊脸一下子又红了起来。

在看清楚柳絮的脸后,药灵儿惊喜的叫道:“真的是你呀!”

说完就冲着柳絮飞快的跑来,一把抱住她,又蹦又跳:“我好高兴呀!柳絮姐姐怎么有空来看我了?我本来也打算来找你玩的,但是肖舜他......”

说道这里她顿住了。

然后抬头就看见柳絮不解的望着她。

药灵儿放开抱着她的手说道:“肖舜就是我师父,也就是你昨天见到的那个男人!”

看着柳絮依旧有些不解的目光,药灵儿突然对着药里喊到:“老头儿,这就是昨天帮我一起买药材的柳絮姐姐,她可好了呢,还请人帮我把药材送回来了!”

闻言,药里随即反应过来,这就是那个对自家敌友不明的柳家人。

“真是太感谢你了!”药里笑着说道。

看到药里眼神里的戒备,柳絮也没有解释,因为有时候 过多的解释 反而会引起不必要的怀疑。

看着柳絮这样风轻云淡的样子,药里一时也拿不定主意,这柳家对着自家究竟是个什么态度。

在听到药灵儿的惊呼声后,肖舜顾不得擦拭身上的药池残液,即刻披着衣服就出现在了药家的院子里。

看着这样戒备的看着自己的两人,柳絮对着药灵儿调笑道:“灵儿,你不是说你做的饭特别好吃吗?现在我刚好有点饿了,不知道有没有口福可以吃到呢?”

闻言,药灵儿即刻点头:“当然可以!姐姐你在这里休息一下,我很快的哦!”

说完她还用警告似的眼神看了看肖舜,随即一头扎进了厨房了。

看着药灵儿消失的背影,柳絮淡淡的说道:“你们二位想必是清楚了我的身份吧!是的,我是柳家人 ,但是我不想参与到其他世家的纷争里面,所以不用担心我会连累灵儿!”

闻言,肖舜和药里脸色都没有那么黑了,两人心里不约而同的想到:那是你不知道我们做过 的事,不然以你们五家的作风,我们还能见到明天的太阳吗!

随即两人对视一样,都朝着柳絮点点头。

药里更是笑得一脸慈爱道:“灵儿从小没有朋友 ,现在有你这么一个漂亮能干的姐姐陪着她,我很高兴,希望你以后可以多来药家找她玩!”

说完也端着自己的药篮子离开了。

肖舜这时也不拐弯抹角了。单刀直入道:“昨天在街口的那个人是你干的?”

柳絮闻言笑了笑:“他已经活不成了,我只是减轻他的痛苦罢了!”

说着,自己一边用眼神扫过晾着的药材,一边靠近肖舜,“那个人应该是从这里出去的吧!”

闻言,肖舜没有言语,只是眼里慢慢有了杀意。

“不用紧张,我只是闻到了他身上有你身上的味道。”说着她还用手指指了指屋内,“你现在身上的味道是从这里面散发出来的,你应该是泡了药浴?”

说到这里,柳絮摇了摇头,继续道:“不想是药浴,因为那个老伯身上也有这样的味道,反而有点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