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不够再来一次拉丝的那种*古代翁熄系3p

2022-06-23 10:44:53 8点热度

还是在云岛吧,会不会是宾客之一,你仔细想想。”沈烨提醒道。

经他这么一提醒,贺岁言还真想起来了,说,“我知道这耳环是谁的了。”

“谁的?”沈烨的眼睛都亮了,感觉是有瓜可以吃的。

“宋也的。”贺岁言笃定的道,毕竟他在云岛的时候,也只跟宋也走得比较近。

她耳环落在自己这里,情理上也说得过去。

沈烨压根不记得宋也是谁,脑子里也没什么印象,就问他,“那这个怎么处理?”

“联系一下她本人吧。”贺岁言记得自己有加宋也的联系方式来着,就拿出手机翻找。

还真让他找到了宋也的联系方式,贺岁言也没多想,就直接拨了过去。

电话很快就被接起,宋也有些慵懒的声音在电话里响起,“喂你好,我是宋也。”

“宋小姐,你好,我是贺岁言,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贺岁言很有礼貌的问道。

“贺先生啊,我记得,怎么了?”宋也装作很镇定的样子,鬼知道她内心现在有多激动,恨不得原地蹦三尺。

贺岁言捏了捏手中的耳环说道,“是这样的,我在我的大衣口袋里发现了一个耳环,应该是你的,所以来问问你,看是不是你遗漏的。”

“啊,耳环,是不是一个优点小豹纹的耳环呀?”宋也急忙问道。

“是的。”

“天呐,居然在你那里,我找了好久啊,我还以为被我弄丢了。”宋也明显有些失而复得的欣喜。

得知这耳环对宋也很重要,贺岁言便问道,“宋小姐方便给个联系地址么?我把这耳环寄给你吧。”

“啊不行!”宋也想都没想就拒绝。

可也因为拒绝得太快,显得有些不对劲。

宋也脑子转得飞快,急忙说道,“实不相瞒,贺先生,那个耳环……是我妈妈传给我的,是我家的传家之宝,很贵重的。”

宋也真佩服自己的编故事能力,只是不知道贺岁言信不信了。

听了宋也的话,贺岁言看了看手中带着小豹纹的耳环……

这……传家之宝?

那她妈妈还挺前卫的吧。

不过宋也都这么说了,他也不方便怀疑什么,就说道,“那我要怎么把这耳环归还给宋小姐呢?”

“你现在在哪里呀?”宋也打听的问道。

“我在S市。”

“哦,不远不远,我直接过来找你吧。”宋也急忙说道。

“我在这边参加一个晚会,只明天在,后天一早就要飞别的地方了,你能来得及吗?”贺岁言询问到。

“来得及!”她连夜赶过去不就行了嘛。

贺岁言听她说来得及,也就没多想,“那你明天过来直接联系我经纪人吧,我的手机可能联系不上,我把他的号码留给你,你直接联系他,东西也一并让他转交给你。”

宋也心里咯噔了一下。

也就是说,她费这么大功夫,连他面都见不上?

那不能够!

“你明天在S市有什么活动啊?晚会么?”宋也是故意这样问的。

她当然知道贺岁言明天要参加什么活动,毕竟网上都已经官宣了,她这

一阵又时刻关注着他的新闻,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是的,一个时尚盛典晚会。”

“那个……能给个票么?我也想去看看。”

贺岁言愣了一下,大概没想到她会这么说吧。

宋也也意识到自己的方法有点过于直接了,就急忙解释道,“啊我的意思是,我还没见识过这样的盛典,想去开开眼界的,不方便的话就算了。”

“没有不方便,我让我经纪人给你留票,你过来了让他带你进来吧。”贺岁言又道。

宋也眼眸一弯,“好的好的,那就谢谢你了。”

“客气了。”

“好,时间不早了,你早些休息吧,明天见。”宋也没有多缠着说话,怕不合适,也怕贺岁言觉得她不礼貌。

挂了电话,宋也高兴得在沙发上打滚。

小温端着夜宵过来,见她在开心的打滚,一脸茫然的问,“怎么了?是有灵感了吗?”

宋也从沙发上坐起来说,“不是。”

“那还有什么值得你这么高兴的?”小温非常不能理解的问。

宋也眸色灼灼的道,“这可比有灵感要开心一百倍。”

顿了顿,她又改口道,“不,一千倍!”

小温,“……”

她还是觉得有灵感更值得高兴一点。

毕竟客户那边催得紧呢,人家婚期将至了好吗。

“你还是赶紧把夜宵吃了,好好画设计图去吧。”小温把自己刚买来的夜宵,一一的往她面前的桌子上摆。

宋也是个吃货,最喜欢美食了。

每次她苦思冥想没有灵感的时候,小温就会去给她搜寻各种美食。

吃了美食之后,宋也才会有状态。

这一招,屡试不爽。

看最近宋也一直没状态,小温特地跑了好几条街去给她找美食呢。

若是以往,宋也肯定一头扎进美食中无法自拔。

可这次她看都没看一眼,直接吩咐小温,“帮我订飞S市的机票,越快越好,半夜都行,我去收拾行李。”

小温,“???”

什么机票?什么行李?

她有没有弄清楚重点啊,工作很赶的。

可看宋也兴高采烈的收拾着行李,并不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小温才反应过来说,“你去S市做什么、”

“追逐爱情。”

“……”

什么玩意儿?

宋也当真是乘坐连夜的飞机去的S市,到那边的时候,天刚蒙蒙亮。

明明一整晚都没睡,可宋也还是精神得很。

她不着急找酒店,先去了一家茶餐厅吃早餐。

然后等到店就联系贺岁言的经纪人。

九点整,贺岁言正出发前往造型工作室做造型妆发。

沈烨的手机就响了,他接起后得知是宋也,立马告知了她地址。

他给的是酒店地址,宋也立即在这家酒店订了房间。

没别的想法,就想近水楼台先得月。

沈烨把贺岁言送到工作室之后,就赶回酒店了。

他见到了宋也本人,才想起这人是江羡结婚时穿的婚纱的设计师。

听说是一位很有名气的设计师。

沈烨对她还挺客气的,并将宋也的耳环还给了她。

宋也谢过,也收到了贺岁言给的晚会门票。

沈烨还有事就先走了,宋也看

了一下晚会时间,还挺久,她可以好好准备准备。

既然要见贺岁言,那必须得漂漂亮亮的,宋也便给一个老朋友发了信息,“亲爱的,你今天有空吗?帮我做个造型啊。”

“不好意思啊亲爱的,今天有个很重要的客户要服务,做不了的。”

“没事,那你先忙。”

可能是觉得这样拒绝有点不礼貌吧,对方很快又给宋也回了信息说,“亲爱的,我这边虽然有点忙,但还是能抽出时间的,你自己也挺会搭配的,要不你过来自己选?”

“好啊。”宋也直接就应了,她拿到地址后,就直接打车过去了。

这是一家很有名气的造型工作室,只为圈内少数几位很有名气的艺人服务。

其中就包括贺岁言。

毕竟是贺大神,不管是在圈内的地位还是咖位,那都是大佬级别的。

而这家造型工作室的老板,跟宋也是好友。

宋也并不知道贺岁言就在这,过去的时候,只见到有一群人在其中一个化妆间折腾着。

她怕打扰到他们,就没说话,而是选了个比较安静的位置坐下来玩手机,打算等好友忙完后再找他。

这边,大家正在商议着妆容的事,问贺岁言意见,他到是没太大要求,别太浓就行。

毕竟他不是那种偶像,而是实力歌手。

整体妆容出来后,贺岁言还是很满意的,又换上了提前准备好的西装,效果立马立竿见影了。

所有人看了都松了口气,连沈烨都肯定的点了头,对负责此次造型的造型师表示赞许,“刘老师,谢谢你了,这次的造型很不错,很亮眼。”

刘郁瑞笑着表示,“还是贺大神本身气质出挑,才会有双倍的效果。”

“我们先去拍照了。”沈烨催促着进程。

毕竟还要赶在晚会前,把这次的图出出来。

等贺岁言去了拍照的地方,刘郁瑞出来才瞧见了在一边默默等着的宋也,他立马一脸欣喜的叫道,“小也,你来了怎么不说一声啊!”

“我见你在忙,就没打扰你。”宋也笑盈盈的解释道。

“什么打扰不打扰的,你还把我当外人吗?来来来,你想做什么造型啊?要参加什么活动啊?”刘郁瑞对宋也很是热情。

两人算是闺中密友了,见面也不需要像其他人那样寒暄一番。

刘郁瑞直接带宋也去挑选合适的衣服,宋也眼光一向很好,她很快就挑中了一件克莱因蓝的单肩礼服。

刘郁瑞看了连连称赞,“小也,你的眼光真是没话说,这件礼服,可是我好不容易才弄到的高定啊,好多女艺人想找我借,我都没借呢,还有几个是大咖呢。”

“那你愿意借给我啊?”宋也故意开玩笑道。

“咱俩谁跟谁啊,别说这种见外的话,我这里的衣服随便你挑的。”刘郁瑞很大方的道。

宋也也没跟他客气,毕竟她们之间也不需要客气。

换上衣服后,刘郁瑞让她坐在镜子前给她设计妆容。

宋也的底子好,一点也不输娱乐圈那些女艺人。

刘郁瑞根据她本身的气质,和礼服的特征给宋也设计了妆容。

在给她上妆的时候,还跟她唠嗑,“对了,你知道我刚刚服务的客户是谁吗?”

“谁啊?”宋也漫不经心的问,她其实并不怎么感兴趣的。

“说出来吓死你!”刘郁瑞还卖了个关子。

宋也只是笑笑没说话。

“是贺大神,贺岁言,你知道吧,歌坛常青树呢。”

宋也原本还淡定的表情,一下子就不淡定了。

文学

所以刚刚在里面房间里的人是贺岁言?

宋也明白过来后,后悔死了!

她不远千里连夜飞S市,不就是奔着贺岁言而来的吗?

结果他人就在面前,她却生生的错过了,怎么能不后悔。

“你怎么不早点和我说啊。”宋也嘟囔着,十分的懊恼,“他现在人呢?去哪儿了?”

“在拍照呢,怎么?你也喜欢贺岁言?”

“嗯。”宋也笃定的点点头。

刘郁瑞还挺意外的,“真的假的?”

“我是他的脑残粉。”宋也说得认真。

“……”

宋也眼睛总不轻易的往露台看,要不是自己现在挂着半妆,多少有点不方便见人,她肯定跑过去了。

所以她只能催促刘郁瑞,“你赶紧给我化妆啊,赶紧弄完。”

“行。”刘郁瑞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等宋也把妆容搞定后,贺岁言那边拍照也结束了。

一行人又回来了,宋也赶紧摆了姿势,看似很随意,实则是精心设计过的坐着。

沈烨进来看到宋也,还诧异了一下。

“宋小姐?”沈烨诧异的打了个招呼。

宋也看到沈烨,也装作一副很惊讶的样子,“沈先生?好巧啊。”

“是挺巧的。”沈烨笑道,“早上我们才在酒店见过呢,没想到会在这里碰上。”

“啊,这是我朋友开的一个工作室,我过来看看。”宋也解释着,眼睛却往后看了看。

贺岁言这会儿也进来了,见到宋也的时候,反应和沈烨刚刚的反应如出一辙。

“贺先生好。”宋也抬手跟贺岁言打招呼,笑意盈盈,如沐春风。

“宋小姐好。”贺岁言也礼貌的回应。

刘郁瑞这会儿端着一盒子的首饰过来,“亲爱的,你看你要选哪个耳环呀?”

他叫得亲昵,看得出来两人的关系很好。

贺岁言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这会儿到是没什么其他感觉。

首饰盒子里,整齐的摆放着各式各样的首饰。

其中有几款很眼熟,沈烨看到了,贺岁言也看到了。

当然,宋也也看到了,她脸上得体的表情微微一窒,下意识的想把那首饰给挡住。

但很显然,这会儿已经来不及了。

见宋也这会儿有点尴尬,贺岁言礼貌的收回了视线,问沈烨,“车子准备好了吗?”

“好了,直接走吗?”沈烨立马问道。

“嗯,走吧,再晚就要错过红毯了。”

贺岁言走的时候,还是和宋也打了个招呼的,“宋小姐,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好的……”宋也怪尴尬的。

硬撑着笑容等两人离开,才懊恼的嗷呜了一声。

全程最懵逼的人就是刘郁瑞了,他都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为什么宋也会那个表情。

其实宋也不知道,她刚刚那声懊恼的额嗷呜声,全都落进了贺岁言的耳朵里。

他露出了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

和沈烨一起上了车之后,沈烨才道,“这宋小姐,有点意思啊。”

“你也看出来了?”贺岁言嘴角不轻易的上扬起来。

“我又不瞎。”沈烨吐槽道,“这宋小姐不是有意思,是对你有意思才对。”

闻言,贺岁言只笑了笑没说话。

他脑海里不由自主的会议起昨天宋也信誓旦旦的说,那小豹纹耳环是她妈妈传给她的传家之宝时的语气。

方才刘郁瑞端着的那些首饰

里,就有和她耳环同款甚至是一个系列的首饰。

她的传家宝……随处可见的么?

宋也也没想到自己的谎言会这么快就被揭穿啊,早知道她就不撒那个谎了。

没想到就这么当着贺岁言的面被拆穿,还真有点尴尬呢。

好在他没多问,不然……

她可能要挖个地洞直接钻进去了!

脸颊这会儿更是爆红,叫一旁的刘郁瑞看得一愣一愣的,担心的问道,“亲爱的,你这是怎么了?脸怎么那么红啊?”

宋也拍了拍脸说,“我这不是见到偶像了吗?紧张的。”

“额……”这理由好像也说得过去,不过脑残粉的话,不是应该当场尖叫么?

毕竟他平时都是在跟圈内艺人打交道,没少见呢。

……

这阵子宋也也看过不少贺岁言的新闻,知道他的粉丝都很疯狂。

可她没想到会这么疯狂。

可怜她这会儿穿得非常端庄,坐在听众席里,和身旁那些奋力呐喊的粉丝。

她觉得自己格格不入。

可能因为她太安静,弄得旁边的几个粉丝略有不满,就打探的问,“你是仙鹤吗?”

仙鹤是贺岁言粉丝的名字,这一点宋也还是知道的,她急忙点头。

“那你为什么这么冷静?你别不是对家的卧底吧?”

“我也觉得她有点像卧底。”

几人议论着,对宋也也开始戒备起来。

宋也为了证明自己真的是仙鹤,不得不跟她们一样,“我真的是仙鹤,我就是没带应援的灯牌和手幅来,要不,你们分给我一点?”

“好啊。”粉丝之间还是相互帮助的。

宋也分到了一堆的东西,有发光的头箍,还有手幅,灯牌等等。

“哦对了,还有贴纸。”旁边的小姑娘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了贴纸,选了几个王宋也脸上一贴。

为了能贴得紧一点,她还拍了拍宋也的脸,然后才满意的点点头,“嗯,现在像了,来,跟我们一起为贺大神呐喊。”

“好……”宋也一边看她们,一边跟着恢复灯牌。

“贺岁言,为你痴,为你狂,为你哐哐撞大墙!”

这口号……

几个女孩纷纷看了过来,那眼神,多少有点可怕。

宋也只好跟着喊,“贺岁言,我们为你痴,为你狂,为你哐哐撞大墙!”

“大声点,你这跟小猫叫似的,谁听得见呢?咱们做粉丝的,在气势上就不能输知道吗?来,大声点,再来一遍!”

宋也吞了口口水,深吸一口气只好,提高了音量喊了起来,“贺岁言,我为你痴,为你狂,为你哐哐撞大墙!”

“对,就是这个气势,要保持啊,来,我们一起喊。”

于是一群人整齐划一的喊道,“贺岁言,我们为你痴,为你狂,为你哐哐撞大墙!”

虽然这行为看上去挺中二的,但宋也觉得还挺过瘾的。

而且有人陪着,喊起来就很自在了。

她这会儿就像是脱缰的野马一样,疯得不行。

丝毫不知,镜头突然切到了他们这边,她直接入镜。

偏偏宋也不知情,喊得还格外起劲。

这会儿贺岁言还没上台呢,正在候场来着。

突然听到电视里的声音,就抬头看了一下。

一眼就看到了镜头里,正在疯狂喊口号的宋也。

“贺岁言,我为你痴为你狂为你哐哐撞大墙。”

“噗……”沈烨没忍住笑出声,“原来宋小姐是你的狂热粉呢。”

贺岁言也挺诧异的,他印象里,宋也

一直是个很有气质很端庄温婉的那一款。

他何曾见过这样的宋也。

要不是那张脸他认得,他根本不会把这俩个状态的她联系到一起。

贺岁言又瞟了一眼电视里的人,嘴角微不可见的扬了一下。

等贺岁言真的上场的时候,宋也喉咙都快不行了。

而身侧的那几个小姑娘,这会儿更兴奋了,尖叫声一声高过一声的。

先前还只是一部分贺岁言的应援灯牌,等贺岁言一上台,整个看台都亮了起来,全是耀眼的黄色灯牌。

那一刻她才意识到,贺岁言真的很优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