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她的腿分到最大狠狠贯穿(辱虐人妻H文)最新章节

2022-06-23 10:30:56 5点热度

一支火箭从海面上升起,呼啸着扎进礁石岛,接着又是一支。

连绵不断的火箭扎进礁石岛,蛰伏的怪兽痛醒过来,岛上的火烧起来,灯也亮起来,接着就喧嚣沸腾起来,一条条海船从港湾中冲出来。

礁石岛四周的黑暗中,一条条海船的桅杆上,灯笼飞快的升上去,火把明灭不定。

嘶喊和惨叫从礁石岛往四周漫延,和着海浪声和海鸥的唳叫,冲向四面八方。

远远的,泊着一群沉默的战船,船头站着一排排弓箭手,严阵以待。

战船中间,围护着几条竖着高高吊斗的大船,其中一条大船上,吊斗格外高,格外大。

顾晞站在李桑柔侧后,远眺着礁石岛四周,那一大片海船的调度和搏杀。

“怎么样?”李桑柔抬手往后,用手背拍了拍顾晞,笑问道。

“有点儿章法。”顾晞抬手搭在李桑柔肩上,“马家姐妹这份拨弄人心的本事,比她们打仗的本事强。”

李桑柔斜瞥了顾晞一眼。

这一场围剿,还是他提议的呢!

西南一带的豪强和海匪勾连,里应外合,各临海地方岛屿众多,地形复杂,治理起来十分艰难,在有了马家姐妹为海上外应之后,杨大将军就决定先清剿海匪。

怎么样才能更好的一网打尽,这事儿,杨大将军特意到福州,当面请教顾晞,却被顾晞毫不客气的怼了回去。

他顾晞是开国平天下的大帅,如今天下粗定,他这把屠龙之刀,要深藏功名,乐享太平,再要出鞘,那可大不吉利。

杨大将军被顾晞怼的哭笑不得,一想,这话倒是很对。

马大当家从李桑柔那里得了信儿,带着妹妹马二当家,求见杨大将军请战,这一场清剿之战,希望能让她们马家帮冲锋在前。

杨大将军也就掂量了几个眨眼的功夫,就答应了。

他手里的水军,一明一暗两支,这一场清剿要想利落干净,以马家帮这支暗军为首,确实最为便宜。

有了杨大将军水军的配合,以及岸上各地方的供给,不过大半个月,马大当家手段百出,就把海上大大小小三四十个帮派打散打残打灭,一多半或杀或收,余下一小半,全数驱入了蛟龙帮。

在马大当家的暗中调度安排下,如今的蛟龙帮,人多势众,成了海上最大,也是唯一的大帮。

这一场正面硬刚蛟龙帮,是顾晞的主意。

那位马大当家有了这一场以少胜多的围剿大胜,这海上霸主的江湖地位,可就彻底砸实,高高树立起来了。

“乔安带着他那五百云梦卫绞杀四五千蛮人,大约就是这样。”顾晞再啧了一声。

马家帮对蛟龙帮这一场以少胜多,虽然是顾晞的主意,可照样被他鄙夷了不知道多少回。

马家帮人是不多,可个个都是马家姐妹精挑细选的精税,已经打磨了一两年,如臂拿指,战力强悍。

这大半年,杨大将军和各地方联手,严控粮食出海,马家帮好肉好菜大米白面,蛟龙帮也就是海鱼管够,已经半饥半饱了小半年了。

马家姐妹的战船,都是出自杭城余家船厂,坚固快捷,远非蛟龙帮那一大堆破船可比。

至于刀枪弓箭,马家姐妹手里的,件件都是精品。

“这不是你说的么,能用十万人碾压,就不能用九万九。”李桑柔专注的看着战况,笑接了句。

“话是这么说,就是有点儿没意思。”顾晞干脆抖开折扇,打着呵欠晃起来,以表示是真的无趣。

天边泛起鱼肚白,仿佛就是眨眼间,太阳从海上露出头,阳光洒向大海,波涛之间,金灿闪耀。

“这个岛,杨将军看中了?”李桑柔仔细打量着蛟龙帮的那座礁石岛。

“是个好地方,有水,足够大,有港口,中间那座山足够高,用巨石沿着岸边砌一圈,山上再修座望塔,嗯,真不错。一会儿咱们上去看看?”顾晞仔细打量着,笑道。

李桑柔从溃逃的十几条船,看向高扬着马家帮旗帜,一条接一条靠岸的船只,再慢慢看过去,看向被三条马家帮战船围在中间的一条坚固大船,眼睛微眯。

马大当家说,她要亲手杀了侯强。

被马家帮三条船围在中间的那条船上,侯强和侯翠握着刀,并肩站在船头,他们身边,十几名亲信和他们一样,浑身鲜血,握着刀,怒目着围在四周的马家帮。

“铁签!是我阿爹救了你!我侯家对你恩重如山!”侯翠看到对面船上的铁签,惨声大叫。

文学

对面的铁签只冲她挥了挥刀。

“马艳!你就想杀我是吧!你来杀吧,我侯强一人做事一人当!我姐姐没有对不起你!”侯翠旁边,侯强对着马大当家吼道。

“我姓马,不叫艳,我的名儿,你不配知道!”对面,马大当家从侯强,看到浑身血污的侯翠,再看向被侯强和侯翠护卫着的船舱。

船舱里,是他们的血脉亲人,就像当年的庄子里,她的父母,兄嫂,弟弟妹妹们……

“弓。”马大当家收刀入鞘。

旁边的女护卫将弓箭递给马大当家。

马大当家张弓搭箭,瞄着侯强,松开手指。

黑沉沉的铁箭直冲侯强面门,冲入嘴眼之间,直没而入。

侯强仰面摔在甲板上,侯翠一声惨叫,握着刀扑跪在侯强面前。

“放她们走。”马大当家看了眼马二当家,吩咐道。

她的仇,她已经了结,至于他们侯家,以及黑背蛟龙犯下的累累人命,后头,有无数重劫难,要他们一一偿还。

太阳升起一丈之高时,马家帮的几十艘大船,已经从礁石岛上搬下了一船财货,扯满风帆,驶往大海深处。

杨大将军的水军围上来,围捕捉拿残余的海匪,登上那座礁石岛。

李桑柔和顾晞那条大船缓缓掉头,驶向杭州湾。

一条小船在波涛起伏的海面上,如同冲浪的弄潮儿一般,奔着大船疾驶而来。

大船上放下绳梯,黑马和蚂蚱先上了大船,接着是杭城余家船厂的东家余家大嫂子,最后是大头和窜条,以及十几个水军精锐。

李桑柔已经从望楼下来,弯腰看着沿着绳梯爬上来的余东家,看着她上了船,笑道:“怎么样?看清楚了?”

余东家冲李桑柔不停的挥着手,“可吓死我了!大当家,容我缓缓!可吓死我了!”

顾晞站在李桑柔旁边,撇嘴看着脸色苍白的余东家。

余东家是李桑柔叫过来的,为了让她看看她的船在实战中的表现,以便改进,原本,是让她跟着自己。就在这船的望楼上看看,可她说在望楼上看不清楚,离得越近越好。

李桑柔就如她所愿,把她送进了马大当家的船队里。

“那个,来看船的时候,多好的小娘子,唉!跟大当家一样,瞧着好好一个小娘子,大当家不杀人,她杀起人……”余东家又挥起手来。

“大嫂子喝碗热汤就好了。”大常端了碗热汤出来,递给余东家。

余东家接过,尝了尝,冷热正好,一口气喝了,果然觉得好多了。

“看清楚了?”李桑柔笑着再问。

“看清楚了,要改的地方多!大当家这船往哪儿去?我得赶紧赶回去。”余东家缓过那口气,就急着要下船。

“去你们杭城船厂,这也是你的船,正好,你去看着扯帆,现在不算顺风,你不是说,不顺风也能用风,去看看吧。”李桑柔退后一步,示意余东家。

“这船还不够好?”顾晞微微侧身,靠近李桑柔,皱眉问道。

“嗯,不够快,不够坚固,不够大。等真正的好船造好了,咱们出趟海,让你这把屠龙刀出一回鞘。”李桑柔笑道。

“修路的钱还差多少?”顾晞扬起了眉。

“就是差得多啊,不过,银子,得靠做生意赚回来,你这把刀,开一条做生意的路就行了,天下太平了么,要以德服人。”李桑柔用手背拍了拍顾晞。

“对对对以德服人!”顾晞哈哈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