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她强行按住两根巨物/囚禁play强制灌药玩弄H

2022-06-23 10:26:43 9点热度

老板’摇摇头:“不能够。我只是让那个财迷睡上一觉。我给他留了后路的。不用费脑子。只是,如果他执迷不悟,贪心不足,呵呵,爷,那是不是咱也不值当的管他了。”

‘老板’还是原来的样子。

只是此刻的表情比之前任何时候都淡然,眼睛里更有一种历经世故沧桑后返璞归真的深邃。

“换人了?”林彤的智商不低,但总是偶尔会犯浑不楞。

‘老板’倒是随和,微微一欠身,低声道:“换人了,在204,也就是天字第二号房里换的。鄙人,刘阿生。”

“易容术?”海伦娜好奇的上下打量着他。

她虽然没见过刘阿生,但是听我详细描述过。

此刻面前的人,和她印象中那个大老千、小老头,实在有着天差地别。

刘阿生很是谦和地冲她点头一笑,转向我说:“爷,我认为,咱们之间有些话不必多说。您觉得呢?”

“时间还算富裕。能说就说清楚吧。”

我活的没有刘阿生久,但事情经历多了,总算还知道,怎样才更节省时间和免除后续不必要的麻烦。

刘阿生微微蹙眉,抬起一只手,做了个里边请的动作:“那,先请两位美女里边歇息娱乐一下。咱俩再单絮叨一会儿。”

我分别和林彤、海伦娜对了个眼色。

林彤嘴角微微上扬:“打牌,我算是高手。”

海伦娜没说话,只是瞬间表情变幻,很有点轻佻的抬手拍了拍鼓鼓囊囊的胸脯。

那是在向我表明——金蝉在她那儿藏得‘严丝合缝’,我随时可以找到她……

我无奈之极,“你已经‘调理’我半个晚上了,差不多得了。”

“孟,一定要记得来找我哟。”

海伦娜最后撩骚的丢下一句,和林彤一起,双双推开后7庭那扇雕花的门走了进去。

门开的瞬间,我往里瞥了一眼。

只见内里人影穿梭,好一派热闹景象。

但是,仅仅只是一门之隔,哪怕门敞开,我也没听到里边有任何声响传出来。

的确是家宝局。

只不过,如今的丰源号,怕是只接待僵尸鬼魅的‘不语局’……

我看向化妆成饭馆老板的刘阿生。

心里或多或少有些感叹。

千门中人,无所不用其极。

这个比老头子,得是穿了多少内增高才能变成如今这样和我直着视线平齐的?

刘阿生像是看穿了我的想法,嘿嘿一笑:“我本来也不算矮,上次见面,我弯腰佝背,拄着棍儿。”

我不明觉厉。

不光因为他的话,更因为他此刻的神情,已经七成像是我之前见过的刘阿生。

所谓易容术这种东西,现在科技辅助的情况下,真的能够令人‘千变万化’。

但直到这会儿我才发现,刘阿生并没有过度的改妆,只是弄了弄头发,和在眼角、面颊‘苹果肌’部位加了少许褶皱。

看上去,他和真正的饭馆老板跟双胞胎似的,实在是因为,他的表情太过惟妙惟肖了。

文学

“问,就是多余!”

这是和林彤她们分散后,刘阿生说的第一句话。

他说的第二句话是——“真想要混淆视听,让人当你是孟靖蒲,必须得有和他相同的信仰。”

“什么意思?”我不想也实在不敢不懂装懂的愣充大头蒜。

刘阿生笑了。

他这次露出的笑容,很‘刘阿生’。

“嘿嘿,不知道为什么,从头一回见面起,我就很喜欢你。就好像,你是我的……怎么说呢,我都已经记不得亲情是什么了,但是你,给我的感觉,就是那么的亲近。”

他挠了挠鼻尖,转向一旁,用侧脸对着我:“不懂的事,就不能装懂。不然吃亏的是自己。你那两个妞,做的就不错。我还以为,她们会问你是怎么识破我的呢。”

“她们是不错。不过,她们看见的,和你看见的,也不一样。”

“哦。”刘阿生毫不掩饰自己的恍然大悟,“你在木屑里做了手脚。”

我没吭声。

关乎阴阳事,从来都不是一成不变。

能够一定程度的‘掌控’阴阳定律,如果不善加利用‘为非作歹’,实在有点亏得慌。

我替自己、林彤、海伦娜抹了割荫木屑,那之后,瓶子递给‘老板’的时候,针对他,里边的东西,已经更换了。

这灵感,还是来自冀中侯给的‘阴阳泉’。

阴阳泉难制,但阴阳壶的原理,说穿了实在很简单。

利用手头的工具,在一个不容易引人注意的药瓶里做出一个隔断,真的不难。

刘阿生是真正的聪明人。

此刻主要体现在——他不会‘做作’。

“你在装木屑的瓶子里做了阴阳隔,所以,我跟她们看到的,不是一个德性的‘东西’。”

“嗯,那小厮是尸奴,涎皮赖脸卑躬屈膝只是表面。实际,也不是太吓人,不过为尸奴者,生前必是大恶凶人,如果是个‘胆小鬼’,绝不能够侍奉那些僵尸。不然,几个照面就吓得魂飞魄散了。”

“是呢。就刚才那小厮,表面卑微,实则我看到的是——他满脸横肉不用牵扯摆弄,那双眼睛都是‘竖吊’着的。女人毕竟是女人,看到他那模样,必定会害怕。我见她们不怕,也就装着不怕。所以,我露馅了。”

“嗯。”

“嗯什么啊!”刘阿生横了我一眼,“还抖机灵?有意思吗?”

我笑了:“我很少接触老千,不知道该怎么跟你打交道啊。”

“老千不是人啊?”刘阿生又斜了我一眼,“老千不说人话?不说‘人话’,那才是老千第一戒!”

“对,得说人话。”我点点头:“就那小老板,经历过那样的邪事,他还敢来?来了,就说明他是穷怕了!甭管是不是一时头脑发热,可只要‘热度’没退,他就认为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对的。”

“所以,他可以跟着你、当你是‘路灯’,但不会主动找上你,向你寻求帮助。正所谓富贵险中求,既然铁了心,又何必再在途中寄希望于他人?”刘阿生点着头道。

我说:“你也别装了。你就是瞅准了这一点,所以才借这一步‘台阶’现身的。”

“没错。”

“你给那财迷留后路了吗?”我多少还是有点担心饭馆老板的,他虽然多少有点遭人恨,但生而为人,还是……穷人,想多挣点‘外快’,他没错。

刘阿生道:“真留了。就看他是不是贪心不足。如果真要‘吞大象’,蛇,必定是要涨破肚皮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