剃毛穿环入珠调教-快穿之扑倒男神性液H

2022-06-23 09:46:49 10点热度

秦鸾带着钱儿先行离开。

钱儿依秦鸾吩咐,连灯笼都不点。

黑漆漆的胡同吹着呜呜直叫的风,委实不叫人舒服,但钱儿却顾不上害怕了。

脑海里有太多的疑问、太多的话,纠结在一块,眼瞅着离胡同口越来越近,钱儿急得跺了跺脚。

“姑娘,”钱儿停下来,压着声问,“您真的要退、退那啥啊……”

“对,”秦鸾道,“你觉得不能退?”

钱儿愣了愣,而后,脑袋摇成了拨浪鼓:“不是能不能,而是,侯爷与老夫人怎么说?那位又是殿下……哎呀,奴婢说不好,就是、就是奴婢从来没有想过……”

秦鸾伸手,捏了捏钱儿圆鼓鼓的脸蛋:“想不明白也无妨,照着做就是了。”

何止是钱儿,在师父托梦前,秦鸾自己都没有想过。

甚至,现在都要付诸行动了,她也不知道缘由。

可师父就是师父,师父交代之事,定然有其道理,秦鸾不明白,只不过是机缘未到。

等时机到了,答案自然会在眼前。

钱儿揉了揉脸蛋。

也对。

她不懂的事情海了去了,听姑娘的就没错。

这么一想,钱儿扭头看了眼胡同深处。

乌起码黑的,让人不由自主害怕。

没想到,定国公身上还有那样的秘密……

“他怎么就说了呢?”钱儿问,“他就不怕姑娘出卖他呀?”

秦鸾呵的笑了声:“他胆子大。”

胆大,心细。

祖父是文定乡君口中“最值得信赖的朝臣”,而她是能名正言顺去探望、而不让兰姨产生防备的人。

破宅子里,林繁没有立刻走。

他又在石凳上坐了一刻钟。

那一日的经过,十几年来,在林繁的记忆里反复了无数遍,他清晰地记得他们的每一个表情,每一句话。

可惜当时的他太小了,不懂成人的察言观色,以至于对话语背后的深意无法阅读。

可万幸的,也是他的年纪小,各怀心思的大人们都没有在意一个小孩儿的性情,他的本能让他咽下了疑惑,而后,长大。

长大到,他终于能够明白那日对白里的所有深意。

也给了他,在边上观察他们的机会。

他知晓,却无人知他的知晓。

今日,把秘密透给秦鸾,不得不说是一种赌博,但在林繁看来,有时是需要赌一把的。

若是一切清明,事情的每一条脉络都清清楚楚,自然可以按部就班来破解。

偏此事不同,一切都在迷雾之中。

观察来、观察去,散去的雾气有限。

为了破局,就得尝试走进浓雾之中。

希望,秦鸾能给他带来些好消息。

夜尽天明。

文学

秦鸾见到了清醒着的楚语兰。

“阿鸾,”楚语兰的声音很虚弱,“谢谢你。”

万妙道:“母亲说,她那时候昏昏沉沉、醒不过来,可偶尔能听到一些声音,她听到你坚持救她,她都知道。”

秦鸾笑了笑,眼睛却不由自主湿润了:“您能康复,就比什么都好。”

楚语兰虚虚握着秦鸾的手,温柔极了。

秦鸾依言在床边坐下。

事关林繁出身,自不可能直问。

“我娘走得早,是兰姨给我说她的故事,让我知道她是个什么样的人,做过些什么事,”秦鸾叹息着,“我可喜欢听那些往事了,让我觉得我和我娘好近啊。

兰姨,你一定要好起来,以后再给我多说一说。”

楚语兰柔柔地笑:“阿鸾真是小孩子。”

小孩子才爱听那些老故事,一遍又一遍,怎么不都厌。

“守城、运粮,瑰卫的姑娘们那么厉害,谁不喜欢听呢?”秦鸾佯装灵光闪过,“是了,这次能从伯夫人口中问出真正的毒方,还有定国公的功劳,我记得兰姨说过,定国公的母亲与姑母,也是瑰卫,都是我以前在故事里听过的名字。”

万妙道:“先前,乡君还来探望过您。”

“让她惦记了,”楚语兰道,“这些年疏远多了,不及以前亲近。”

这是难免的。

她嫁人为妇,有丈夫女儿,日常生活以内院为主。

程窍丧夫,寡居之下不喜与人往来,听说除了去山上拜一拜,几乎不踏出国公府大门。

林芷倒是不曾嫁人,但她一直是长公主的女官,应对的事务与她们截然不同。

除了年节时问安,她们很少有往来了。

“等您好起来,”秦鸾道,“再给我和阿妙多说说以前的事。”

楚语兰含笑点头。

到底还未痊愈,精力很差,楚语兰说了这么会儿话,又睡下了。

秦鸾便告辞起来。

今日只是起了头,那么隐秘的事,也不可能轻而易举几句话就摸清楚。

以兰姨的身体状况,便是知情,亦撑不住讲太多往事。

带着钱儿,秦鸾去了书斋。

昨儿秦沣使阿青来说,这家书斋进了一批不错的纸墨。

“姑娘,”钱儿在前头带路,“前头右拐,再走上一段就到了,咦……”

钱儿突然停下了脚步。

“怎么?你也不认路了?”秦鸾顺口问着,转头见钱儿望着街对角,她也顺着看过去。

那厢,停着一顶轿子。

轿帘掀开,一男子从轿上下来。

不远不近的,秦鸾还没有看清那人模样,但周围几个点头哈腰的侍从就显现出对方出身不凡。

钱儿偏过身子,声音压得极低:“奴婢若没有看错,那是二殿下。”

秦鸾微微扬眉。

她只在小时候见过二皇子,印象很浅了。

见赵启发现了她们的存在,秦鸾行了一礼。

赵启几步走了过来,上下打量了秦鸾一番:“你怎么在京里?不是还在道观吗?”

秦鸾眉头一蹙。

赵启的语气,几乎能称之为“兴师问罪”。

“我何时回京,是我家之事,”秦鸾抬眼,道,“倒是殿下,认识我?”

赵启哼了声:“满大街的,能有几个道姑?秦大姑娘,我们大周没有苛待功臣吧?永宁侯府难道还找不出几件像样的衣裳来给你换衣换吗?”

秦鸾淡淡道:“我长在观中,习惯了如此装扮,大周不苛待功臣,也没有哪一条定了道姑不准上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