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扒开我内裤还摸到流水-强行处破女h文

2022-06-23 09:42:10 7点热度

你能治好他,对吗?”蓝不悔满怀期盼的望着楚天。

沉默片刻后,楚天才点点头,且从腕包里拔出了银针。

这一针刚扎下,蓝天林的情况就有了明显的好转,感觉胸口不像适才那么堵了。

“厉害,确实很厉害!”蓝天林由衷赞叹道。

楚天微微一笑,转身就走。

毕竟淤血化去,蓝天林也已无大碍。

蓝不悔见了,暗暗给蓝琴心使了个眼色,暗示蓝琴心跟上楚天。

蓝琴心暗暗点了点头,并追上楚天,“我去帮你找手机。”

“好。”

然,两人一直找到吃晚饭的点,几乎快把整个房间都翻个底朝天,却也没找到楚天的手机。

“要不再买一部吧?”蓝琴心提议道。

楚天摇摇头。

新手机哪能和自己的手机比?

自己的手机也不是很值钱,但是里面的讯息值钱。

“算了,你先去吃饭吧!我再找找!”

“可是,我们这几乎都找了个遍了,不是都没找到吗?要不,我们先去吃饭?”

“不了,没胃口。”说完,楚天落寞的转过身,往床上一坐。

见楚天这么担心,蓝琴心也没胃口,更不知说什么好。

她静静的站在楚天身边,就想陪陪楚天。

“你去吃饭吧!”楚天再次提议道。

见楚天貌似只想自己一个人静一静,蓝琴心这才点点头,转身离开了她的房间。

深夜,楚天因为丢了手机,彻夜难眠。

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却怎么也睡不着。

当此时,外面突然传来响亮的喊叫声:“有贼啊!快来人,家里遭贼了!”

闻声,楚天当即掀开被子,从床上坐起身来。

什么人这么大胆?居然敢偷到蓝家来。

本着抓贼的初衷,楚天来到房外。

刚出来,他就看到一个人从这条走廊跑过去。

那人身着黑色衬衫,搭配一条黑色长裤。

一身黑,看上去就不像个好人!

不过从他的身法来看,他的身手应该也不错!

身手这么好,来这里只是为了偷钱,可能吗?

怀着这疑问,楚天追了上去。

直接追到蓝家外,他才追到那人,身手抓住那人的肩膀。

那人迅速转过身来,予以还击。

然,没几下,他就败在楚天手上。

楚天以极快的速度,揭下了他的口罩,并给了他一拳,打得他连退了好几步。

定睛一看,楚天才发现:这人原来是原乘风!

“怎么是你?”楚天有点诧异。

“有什么好奇怪的?”

“你身手怎么比之前差了那么多?”楚天好奇的是这一点。

正常情况下,原乘风虽不是自己的对手,但也不至于没几招就败给自己啊!

原乘风直接拉开了衬衫。

只见他的左肩处,有个不小的伤口,且还是个新伤!

楚天暗暗皱起眉来,问道:“为什么受了伤,还要冒险来蓝家?你不怕死吗?”

文学

比如玉如意,还有那一笔笔血债。今天,蓝不悔又让我损失了不少兄弟。”

“可你不也杀了他很多人?为了那笔财富,牺牲那么多条人命,值得吗?”楚天始终觉得,人命比钱更重要!

“我不想杀他们,是他们想杀我,我和我的兄弟才会去反杀他们。”说到最后,原乘风加重了语气,更流露出生气的表情。

“杀了就是杀了,哪来那么多借口呢?”

楚天话音刚落,原乘风就捂着伤,缓缓走来。

“倘若你不信我,你觉得我也是个十恶不赦的坏人,那你大可以杀了我!毕竟我现在已经受了伤,完全不是你的对手!”

楚天转开脸,沉默不语。

其实将心比心,换做自己是他的话,也有可能会那么做吧?

随着沉默一会儿后,原乘风才又说道:“但凡你是个好人的话,我劝你还是离开蓝不悔!他真的不值得你帮!”

他话音刚落,隔壁街就传来蓝家人的声音。

“你们去那边找!”

“是!”

闻声,楚天忙握住原乘风的胳膊,“跟我来!”

那些人找到这的时候,楚天已经带着原乘风,躲在一面墙后。

他们路过后,原乘风才问楚天:“你为什么要帮我?”

楚天只回答了两个字:“直觉。”

“直觉?那你到底想帮哪边?假如两边都帮的话,最后你只会落得两头都不是人的下场!你可懂?”

“我没想那么多!你走吧!”说话时,楚天看都不看他了。

“我劝你尽早离开我们苗域这个是非之地!”

说完,原乘风才捂着伤,转身离开。

然,他跑没多远,就被蓝家的人发现了。

“哼!被我们找到了吧?这回看你往哪儿跑!”

“你已经受了伤,投降吧!”

蓝家的人,都手持短棍。

原乘风暗暗将双手紧握成拳,握得骨节咯咯作响。

他已经做好了背水一战的准备,毕竟感觉自己这次横竖都是死!

“来吧!”

原乘风吼了这一声。

见他不肯就范,那些人立即挥起短棍,冲了过来。

他虽然受了伤,但还是比这些人厉害得多。

转瞬,他打倒了三个。

不过他的伤口,也因为出招的缘故,又流血了。

为了活下去,他咬紧牙关,试着突出重围。

当此时,蓝不悔赶到这。

一见到原乘风,蓝不悔就敛起目光,嘀咕道:“这回你还不死?”说完,他快步跑向原乘风。

他一出手,原乘风被就他一掌打飞了,重重摔倒在地,还转头呕出一口血。

“原乘风,你我斗了这么多年,总算要结束了!”

原乘风一脸愤恨的回望着蓝不悔,诅咒道:“你不得好死!”

“哼!都快死了,还在这口出狂言?想死得快一点是吗?好,我成全你!”说完,蓝不悔又冲过来,一掌朝原乘风的脸拍过来。

原乘风闭上双眼,做好了赴死的准备。

没多久,蓝不悔的掌风,就如清风一般,从他脸庞荡过。

怪的是,预期中的撞击,竟没有产生。

难不成是蓝不悔对自己手下留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