贞洁侠女的沉沦~少妇女女双飞厨房小说

2022-06-23 09:29:02 14点热度

我是人类,不会有事。”男人道。

“万一那些信徒来杀你——”

“正中下怀。”

“好。”

两人说完。

先知与颜冥穿过车厢,走了过来。

“你跟一个凡人站在一起干什么?”颜冥问。

“临走之前,我要下点赌注。”黑衣老者道。

他伸出手,在柳平肩膀上拍了拍。

柳平眼前瞬间冒出一行燃烧的小字:

“你获得了神赐祝福:”

“悔恨。”

“被你击中的敌人,其武器将直接脱手。”

“——这是神赐予凡人的伟力。”

“持续一天一夜。”

先知看了黑衣老者一眼,又把目光集中在柳平身上,脸上渐渐浮现出一缕惊奇之色。

她想了想,走过来,在柳平肩膀上也拍了一下。

“你帮了许多人,希望你能帮助更多的人。”先知认真的道。

“谢了。”柳平道。

又有一行行燃烧的小字浮现在他眼前:

“你获得了神赐祝福:”

“预兆。”

“当各种危险产生的时候,你会感应到它。”

“——持续一天一夜。”

颜冥不解道:“你们为何要帮一个凡人?”

黑衣老者望向先知。

先知道:“我已经看到了未来,他的存在可以帮我们拖延追兵。”

“原来如此,那么我也不能吝啬。”

颜冥说着,伸手在柳平肩膀上按了按。

又一行燃烧小字冒出来:

“你获得了神赐祝福:”

“坚韧。”

“当死亡降临之际,你不会立刻死去,而是拥有十秒钟的时间杀死敌人或自救。”

“——持续一天一夜。”

柳平微微一怔,失笑道:“这倒是意外的收获。”

先知定定的看着他道:“我们没有能力拯救你,凡人,你要想办法救你自己。”

“好,多谢你们。”柳平道。

三人朝后退去,很快消失在虚空之中。

柳平随意挥了挥手上的砍刀,穿过这节车厢,朝前面走去。

——罪恶之神的信徒们杀了不少人,前面的车厢中还有不少等待转生的灵魂。

他心情愉悦的吹了声口哨。

一连被加持了“悔恨”、“预兆”、“坚韧”三种神灵祝福,作为凡人的他更有信心了。

身为百灵观弟子,只掌握了元素刀法,并能够为真实世界积攒地、水、火、风之力。

——只要不使用卡牌或其他任何奇诡之力,自己的这个身份便不会出问题,那些奇诡神灵,乃至持伞人,都无法对自己出手。

柳平走进下一节车厢,只见这里全都是倒在地上的尸体。

“走吧,都走吧,去真实世界投胎去。”

柳平开口道。

那些灵魂化作一道道流光,钻入虚空之中,迅速消失不见。

忽然。

柳平察觉到了某种预兆。

——有神灵要来了。

这是先知赐予的祝福,可以帮自己规避风险。

他想了想,实在舍不得那些灵魂,便继续朝下一个车厢走去。

车厢中,血流成河。

但凡是柳平所经过之处,所有的尸体上都冒出一道道半透明的人形光芒,朝着虚空之上飞去。

这是都去真实世界投胎了。

柳平隐隐约约感应到地的力量在不断增强,甚至在带动了火与水的法则之跟着一起增强。

恍惚间,四周的景象消失。

一片莫名的画面在柳平眼前徐徐展开。

无穷无尽的众生和神祇,全部站在一座雄伟的神殿之外。

神殿中响起了一道声音:

“所有相信我的朋友们,都转生为人类吧,我有一种预感,只有卡牌化才可以——”

霎时间。

一切幻象从记忆中断开,声音也戛然而止。

柳平晃了晃头,发现自己依然站在一片狼藉的车厢中。

四周寂静无声。

“卡牌化……”

柳平轻轻念了一声,神情有些惘然。

先知说自己是奇诡之王。

但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退一步讲——

如果自己真的是奇诡之王,有着能与任何敌人周旋的实力——

为什么当年没有玩死那个对手?

不要多,只要哪怕三成胜率,自己就敢杀一场,当场分出胜负。

为什么追逃了这么多年?

他叹了口气,实在想不明白这里面的道理,摇头道:“也许我不是什么奇诡之王,但这场仗还是要打的。”

说完,他推开下一节车厢的门,继续在尸体与血泊之中行走。

十分钟后。

直到把所有死者全部送去了真实世界,柳平这才打开车窗,朝外轻轻一跃,顿时脱离了飞驰了火车,落在了一座钢铁铸就的铁路桥上。

铁路桥下方是一条条繁忙的马路,尽管已是深夜,此时仍不时有汽车飞速穿梭而过。

柳平叹了口气,喃喃道:“果然做人不能太贪心。”

他朝四周望去,只见整座铁路桥的四周已经站满了人。

这些人鸦雀无声,手里拿着各式各样的砍刀、长棍、枪械,将他围得水泄不通。

他们头顶都漂浮着一行小字:

“罪恶之神的信徒。”

下一秒。

一名彪形大汉越众而出,站在柳平对面道:“小子,对不住了,神灵要你的性命。”

柳平叹口气道:“你们这么信神,神给过你们什么好处?”

大汉不屑道:“一看你就没怎么读过书,我们只是凡人,将自己托付给神灵是理所应当,死后自有归处。”

“如果没什么好处,神灵为什么要收你们?”柳平问。

大汉想了一下,说道:“是为了救众生。”

“救众生,还叫你们来杀人?”柳平笑道。

大汉摇头道:“对神灵不敬,难怪会惹下这么大的麻烦,也罢,你这样的家伙,我一个人就搞定了,根本不需要用枪。”

他摸出一柄长刀朝柳平砍去。

当!

两柄刀撞在一起。

大汉顿时脱手,刀翻滚着飞出去,深深的插在草地里。

“在我面前,你连刀都握不住——你觉得这是偶然吗?”柳平问。

“你一时侥幸罢了,都给我上,杀了他!”大汉一挥手。

众人一拥而上,纷纷用手中兵器朝柳平斩去。

柳平只是站着不动,将手中的砍刀来回舞动,一一招架住众人的攻击。

叮叮当当叮叮——

虚空中跳出来一行行小字:

“你招架了对方的攻击,‘悔恨’已发动;”

“你招架了对方的攻击,‘悔恨’已发动;”

“你招架了对方的攻击,‘悔恨’已发动;”

“……”

一时间,只见兵器全部倒飞出去,漫天飞舞,落向黑夜的深处。

众人终于察觉不对,不禁停住了手上动作。

“还觉得我是侥幸吗?”柳平问。

“你到底是什么人?”大汉不禁问道。

“时间不多了,记住,跟你们有血债的,不是我。”柳平道。

他举起手中长刀,隔空一斩——

轰!!!

整座铁路桥上腾起熊熊火焰,朝四面八方蔓延开来。

虚空中,一行行燃烧的小字飞快显现:

“你让三百七十九名亡者归于真实世界,转世投胎。”

“地的力量进一步增强了。”

“你的实力也随之变得更强了。”

柳平将砍刀平举。

只见砍刀四周的空气来回穿梭,发出尖利的呼啸声。

柳平讶异道:

“不动就有这样的威力?看来果然是变得更强了。”

他收了刀,跨过一具具尸体,来到几个幸存者的面前。

——刚才战斗的时候他就发现,在众多罪恶之神的信徒中,有几个人的头顶并没有这样的名号。

也就是说。

这几个人还不是真正信仰神灵。

总有一些对世界持怀疑态度的人存在,在这个充满信仰的世界灵力,他们为了自保,只好表示自己也有信仰。

这很正常。

柳平站在那几个幸存者面前,开口道:“说出你们的愿望。”

那几个人哆哆嗦嗦,跪在地上连声求饶。

“不要误会,我说的不是遗愿——你们有什么愿望,直接说出来吧。”柳平道。

几人还未说话,他忽然又道:“其实不用你们说,我也知道你们此刻的愿望——”

“我饶你们一命。”

那几人不可置信的道:“真的?”

——这个凶神一刀就杀了那么多人,却要放过自己?

“是的,回去吧,不要相信这些神灵了,它们是靠吃灵魂过活的。”柳平道。

几人将信将疑的站起来,一步步朝后退去。

等退出一定距离之后,他们拔腿就跑,很快便消失在苍茫的夜色中。

柳平站着不动。

虚空中有一行行燃烧的小字冒出来:

“你放过了他们。”

“你达成了他们的心愿:活下来。”

“至此,风之法则的力量已经达到临界值。”

“你还需满足一个人的心愿,风之法则就会觉醒

文学

风的法则就要觉醒了。

等四圣法则全部觉醒,会发生什么事?

柳平朝灯火阑珊的城市中望去,正要有所行动,忽然又在原地站定。

天空中。

一道身影飞速的落下来,站在满地的尸体之中。

这是一个长着鹿角的巨怪。

在它头顶上,一行小字悄然显现:

“罪恶之神。”

——原来这个神亲自来了啊。

柳平心中暗暗诧异,却见它注视着满地的尸体,愤怒的咆哮道:

“混蛋……竟然杀了我这么多信徒,灵魂也不见了。”

怪物目光喷火,死死盯住柳平。

柳平装作看不见它,从地上捡起一把手枪,笑道:“这是好东西,比用刀更省力。”

他将手枪别在腰间,与怪物擦肩而过,朝着铁路桥的下面走去。

——自己只是一个凡人,如何能看见神灵?

再说了,反正有那条“不得对活着的凡人出手”的规则,为了避免麻烦,倒不如就装看不见。

柳平一步步走到马路边,竖起拇指,想要搭一辆顺风车。

又一道黑影从天空落下来。

持伞人。

他无声无息的落在马路对面,静静的端详着柳平。

一行燃烧的小字飞快跳出来:

“对方使用了‘见闻如名’。”

“请立刻决定你的标识内容,以便于展示给对方看。”

柳平想了一瞬,说道:“就写:众死神的祝福之人,秉承死神意志在世间行走的凡人。”

一行燃烧小字跳了出来:“已编辑完成。”

对面。

持伞人很快便看到了他头顶的那行字。

“原来如此,死神们赐福给凡人,让凡人来捣乱,以干扰我的注意力么……很像那个人的手段。”

他有些无趣的摇摇头,身形一纵飞上高空。

下一秒。

一道震动四方的声音从天空深处响起:

“奇诡之王,你给我滚出来!”

“历经了无尽的岁月,你如今只敢躲在死神和凡人的背后,暗中操持一切了么?”

“真是让我失望啊……”

“不过,你以为躲起来就可以避开我?”

“你以为——”

“我不能杀凡人,你就可以高枕无忧?”

“等着吧,这个世界就要毁灭了,而我将获得那套战甲。”

柳平静静听着,脸上露出百无聊赖之色,朝马路上的车辆望去。

只见那些车辆里的凡人们都面色平静,仿佛什么都没听见。

很好。

——自己也装听不见就行了。

——但我真的没躲啊,我就在你面前,你没认出来罢了。

柳平继续站在路边拦车。

过了一会儿。

天空中。

持伞人见始终没有什么回应,便飞走了。

但那个罪恶之神依然站在铁路桥上,一脸惋惜的看着满地尸体。

这时一辆大卡车在柳平身边停下来。

“去哪里?”司机大声问。

“离开这里,一会儿随便找个地方把我放下来就行。”柳平道。

“那上来吧。”司机道。

“多谢了。”

卡车一阵轰鸣,载着柳平重新汇入车流,离那座铁路桥和桥上的神灵越来越远。

“老兄,你怎么半夜在路边搭车?如果不是我这样孔武有力的司机,一般都不敢停的。”司机攀谈道。

“我啊,被人甩了,一路乱走,不知怎么就走到深夜了。”柳平道。

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