闺蜜叫我刺激玩弄她的奶头(痉挛高潮h)全目录阅读

2022-06-23 09:23:43 5点热度

不是那种不吸水性之人。

可坐船渡大江,与坐船渡大海,那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事儿。

他这一路从江南上船,摇摇晃晃,晃晃摇摇的到了这里。路上为了在水手们面前维持自己的威仪,那都是凭借意志力死死忍着。

原本一直忍下去也就习惯了,可这么一下船站在了坚固不摇晃的栈道上,再看到皇帝情绪激动,那就没办法忍了。

一旁的王霄看的乐不可支,大明的君臣都太看重面子了。可有些时候面子远远不如实际利益来的重要。

就像是如果王霄来到明末的身份是反贼的话,那他必然会不要什么面子,选择走农村包围县城的道路。

把数量最多的农民发动起来,将大明的力量孤立在一座座的城池里。

修好水利设施,把地种好,站在百姓们这边。

那样的话,要不了几年就能横扫天下。

这次在码头上的接待,就这么以一种古怪的形式宣告结束。

一直等到两天之后,史可法才算是恢复过来。

实际上他第二天就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之所以多拖了一天,是因为君前失仪不知道该怎么面对。

“军中的事情你不用管,也不许去管。以后文官干涉军事的事情,坚决不允许出现。”

已经被预定改为吕宋府府衙所在地的前总督官邸里,王霄伸手指着摆放在地上,装满了金银货币的箱子“这是留给你的行政资金,尽快把各县乡镇村都给搭建起来。地盘不够就往外扩

,把附近的岛屿都给占了。无论占多少,都算是你们吕宋府的。”

“如果人口不够,就从本土吸引移民过来。只要条件开的好,像是每家给几十乃至上百枚银币的生活费和路费,到了这里之后按照人数每人至少能分数十亩上等田地什么的,自然有的

是人愿意过来。”

王霄拿起一枚西牙人的银币抛向空中“这些钱财是给你用来吸引移民,搭建行政体系的。若是有人伸手往自己腰包里揣...”

史可法正色道“臣定当严加防范...”

“不是让你防范,这事你也管不着。这事锦衣卫的事情。”

王霄干脆的打断了史可法的话“文官就做文官的事情,好好的做你的行政。你只要把相应的通知,明确传达到每个人的手中就行。如果他们敢于伸手也不用你多管,自然有锦衣卫送他

们去海底种海带。”

大明的文官们,不但管民还管军。甚至外交祭祀什么的全都要伸手去管。

没那个专业的能力还要去做专业的事情,结果都在历史书上写着呢。

离开衙门,也就是之前的西牙人的总督官邸。王霄走到了不远处的前任教堂。

此时这里已经被一群穿着军装的新军所占据,而外面挂着的牌子上,则是写着‘海军吕宋分舰队司令部’。

看着眼前的这副牌子,王霄感慨万千“已经耽搁了二百年了,从先行者成了后发追赶者。不能再耽搁下去了。”

既然决定要让大明重回大航海时代,那海军自然是必不可少。

郑芝龙的船队烙印太深,王霄没兴趣以这样一支由海寇组成的船队为核心,所以干脆全部从来。

走进教堂找到几个海军的军将,直接对他们说“港口里的船只全归你们了,在城堡地牢里还有几十吨的金银,那是你们的军费。”

王霄之前缴获了马尼拉盖伦运宝船,还洗劫了港口内的所有船只,外加城堡里的所有储蓄以及私人物品,真的是巨大的丰收。

“这些金银不需要运回去,你们拿一部分出来从郑芝龙的船队招募一些经验丰富的水手,要那种身家清白的。之后再去沿海各地招人,然后好好的训练。明年这个时候,我要看到一支

能直接鲨到巴达维亚的作战舰队。”

华夏人从不缺乏智慧,勇气与耐心。

只要给他们时间和支持,必然会还给你巨大的惊喜。

安排好了这边的事情,王霄找到了正在查看农田开垦工作的崇祯“走吧,咱们的旅行还得继续。”

一天之后,王霄看到了澳洲大陆的海岸线。

越过海岸找了个地方落下,崇祯一跳下来就迫不及待的从袖口里拿出了一卷柔软的布帛,然后跟屁股上挂着一串鞭炮似的,急速冲向了小树林。

没办法,王霄修行到了如今的程度,早就到了可以辟谷的程度。

而崇祯不行啊,御剑飞行上也没有小蓝门的厕所,他只能是一路强行忍着大的。

你说小的?小的直接在旅途之中释放就行了,就当给大海补充养分了。

王霄抬头观看太阳位置,辨别时间和方向。

看了一会之后挠了挠头,没有六分仪还真是有点麻烦。

然后太抬起手腕看向了自己的多功能腕表。

防水防震,带万年历指南针以及时区修正等等诸多功能。

不要九九八,只要九十八就能得到它。

确定了方位和时间的王霄,决定弄点东西填饱肚子。

他四下里打量,想要找找看有没有不开眼的倒霉蛋的时候,崇祯却是拎着裤子从不远处的小树林里大呼小叫的跑了出来。

“别过来!”

看到他此时的造型,王霄被吓的大惊失色,干脆的拔出了轩辕剑“敢过来我砍死你!”

跑出树林的崇祯身后,传来了‘呜噜噜~~~’的怪异声响。

然后一群手持石矛,皮肤黝黑的小矮子们就追了出来。

嗯,当地的土著。

非常热情好客的土著,据说喜欢把外来的朋友们架在火堆上举行欢迎仪式。

王霄抬手指天,顿时天空之中黑色乌云剧烈翻滚,轰鸣之声响彻天地之间。

‘轰隆隆~~~’

一道粗大的惊雷从天而降,狠狠的砸在了小矮人们之中。

天雷来的快去的也快,阳光重新洒落大地之后,那些小矮人们已经全部倒在了地上。

“行了,先把你的衣服穿好。”

王霄皱着眉头对崇祯摆手“晃来晃去的还有没有皇帝的威严了。”

松了口气的崇祯,正要提裤子。

可突然间想到了什么,急忙蹲下去拿出了布帛。

等他忙完这些,这才走过来抱怨“这里就是真正的蛮夷之地了吧?”

“你懂个屁!”

王霄踹了他一脚,让他离自己远点“你知不知道这块被大海所包围的土地有多大?”

“有多大?能有吕宋府大?”

“吕宋府?瞧不起谁呢。”王霄哼哼着说“有大明最巅峰时期的八成之多!”

大明巅峰时期,算上名义上臣服的地区,土地面积接近千万平方公里。

而澳洲这里,算上周围的海岛,差不多就是大明巅峰的八成。

崇祯一脸的不敢置信“这里莫不是南瞻部洲?”

“跟你说了多少次了,别看那么多神神怪怪的小说,现实虚幻你都分不清了。”

王霄迈步向着小树林方向走去“这里是未开化之地,也可以说是蛮夷之地。可这里土地足够多,足够大啊。不但可以开垦农田与牧场,而且这里有着数不清的矿藏,煤铁铝金铅锌锰...

算了,跟你说这些都是浪费口水。”

看着一脸懵逼的崇祯,王霄感觉心累的很。

这个时代的大明,怎么就没有人知道海外的世界是多么的富饶,是必须要掌握在自己手里的呢。

不出所料,在小树林的后面就是一处当地土著部落。

这些土人与从东亚迁徙到新大陆的殷人不一样,他们是真正的土著,茹毛饮血的那种野人。

看到外来人,第一反应就是抄起石矛嗷嗷叫的冲过来。

至于大致的叫唤声意思,大概是‘远方来的朋友们,你们好吃吗。’

对于这种无法交流的朋友,王霄只能是用行动来和他们打招呼。

轰隆隆的声响连绵不绝,惊雷炸过之后一切都安静了下来,再也没有人咕噜噜的乱叫唤了。

“去收拾一下。”

王霄指挥小弟崇祯“我去找点食材,咱们晚上在这里过夜。”

傍晚时分,曾经土著人的营地里燃起了篝火。

新近砍伐的粗壮树架上,串着一只足有五米长的大鳄鱼。

这就是王霄找来的晚餐。

要说澳洲大陆上,什么美味食材最多。

很多人肯定会先说泛滥的兔子,可实际上兔子是外来物种,是被农场主从外地带来的。

要说袋鼠,有当地土著人聚居的地方,那肯定是找不到的。

他们连外来的朋友们都要煮了,怎么可能会放过这些袋鼠。

所以王霄能够找到的晚餐,就只剩下了沿着河流逆行的咸水鳄。

说是咸水鳄,其实人家也是可以在淡水之中生存活动的。

而且比起在大海里追鱼,在淡水岸边捕猎明显更省力气。

这只又长又大的咸水鳄比较倒霉,它选择了一个不该选择的猎物,所以它现在被架在了篝火上面。

看着头顶上的纯净星空,坐在地上的王霄,悠悠然的开口说。

“你知道吗,其实在二百多年前,就曾经有大明人在这里登陆过。

文学

听到王霄的话,崇祯很是惊讶“这么远?怎么可能。”

“其实没想象的那么远。”

王霄起身去不远处放个水浇个花滋个草“甚至比去印度还近,我说的是走海路。”

“这里面积广袤,土地肥沃。不但有着丰富的矿产,还有多种多样热情好客的生物...”

‘咔吧!’

王霄抓住一条想要和他热情打招呼的毒蛇,手腕一抖就让毒蛇成了软绵绵的面条。

随手扔掉毒蛇,转身回来洗洗手,拿起匕首开始炮制食材。

“先去皮,再把脑袋尾巴都给剁吧剁吧。这里不要,那里也不要...”

一旁的崇祯愣愣的看着王霄,生生的将一条从头到尾足有快两丈长的蛟龙,给生生的切的只剩下尺许长的一块嫩肉。

虽说一路上这种事情已经见得多了,可每次看到这样的一幕,他都不会忍不住的吐槽‘你这么糟蹋粮食,就不怕被吃不饱饭的百姓们给打死吗。’

“这是肉质最好的地方。”

王霄一路上也不只是教导崇祯如何做一个皇帝,还教他山川地理,天文历法,外国方言烹饪缝衣等等。

为了拿到奖励,王霄也是全心全意的做个奶爸,那真是手把手的教导。

看着王霄取出一个布袋,熟练的从里面拿出在马尼拉收集到的各种香料调味料,崇祯翻了个白眼,已经是无槽可吐。

“民以食为天。”

王霄削下一片蛟龙肉,用匕首挑着塞进嘴里“你只要能解决老百姓吃饭的问题,那就没人能撼动你的地位。”

“想要让百姓们吃饱饭,你首先就得搞懂什么叫做真正的吃饭。皇宫里的那种别当真,那就是一群二子在骗傻子。”

吃饱喝足,就着抬头可见的璀璨星空进入沉睡之中。

第二天,王霄带着崇祯继续赶路。

“那是什么?三条腿的大老鼠?”

“那叫袋鼠,第三条腿是尾巴。”

“怎么会有这么大的石头,还是红色的?”

“那是乌噜噜巨石,这是世界上最大的单体岩石。你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地面之下才是真正的本体。”

“这水里的鸭子真奇怪,怎么长这样子。跟嘴上套了个铅皮套一样。”

“这叫鸭嘴兽。”

“这些礁石真漂亮,海里的鱼也是五颜六色...”

“这是大堡礁,自然色彩的极致之地。”

“好大的鲸鱼啊...”

“嗯,今天晚上的晚饭食材有着落了。”

“......”

一个多月的时间里,王霄带着崇祯绕着澳洲大陆转悠了一圈。

不仅仅是观光看风景,还详细记录了各地的山川地理环境,以及王霄口述崇祯记录的重要矿产之地。

之后王霄御剑跨海到了塔斯马尼亚岛上,见到了早已经灭绝的塔斯马尼亚虎。

相比起王霄的惊奇与欢喜,崇祯却是有些不屑“这么小的个头,花纹也不过。这也能称虎?”

此时大明境内依旧是有着大量的山林,所以各种才狼虎豹数量极多。

见惯了那些花纹漂亮的猛虎,自然是看不上这座岛上的小老虎。

王霄懒得搭理他,各处留念拍照之后,这才依依不舍的去往了新西兰岛。

在这里,王霄见到了刚刚建立没两年的城堡。

当然不是坚固的石头城堡了,只是最为寻常不过的木制坚毅堡垒。

里面住着的,都是几年前才逐渐移居这里的白皮们。

身为正道之光,向来都是秉持着君子之心的正人君子。

王霄自然不会轻易对这些大部分为平民的人动手,那不符合他的人设。

所以王霄仅仅只是摧毁了所有的船只,然后将城堡给拆了,火药也全都给扔进大海里去,最后引来了当地的土著们。

这些白皮过来之后就开始屠戮当地土著,抢夺人家的财富和土地。

现在被反过来打,那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南边差不多就这样了。”

扫了眼已经冒起了火光的城堡,踩在剑身上的王霄对崇祯说“以后组织好船队,在之前定下的那些登陆点登陆修建城池,开垦农田逐步移民过来就行。没什么想看的,那就回去吧。”

这个时候,已经被成功激发了游览兴致的崇祯,反倒是有些不舍。

“祖爷爷,再往南边渡过大海是什么地方?莫不是还有一片大地?”

王霄惊讶的打量着他“真没看出来,你小子居然开窍了?”

“你说的没错,越过这片大海的话,那边的确是还有一片大地。只不过对这个时代的大明来说,去那儿没什么意义。除了捕鲸船能抓些鲸鱼之外,那边现在没办法开发。”

“那就去看看呐。”

崇祯兴奋的喊着“既然是大地,那就不能放过!”

经过王霄长时间的教导,崇祯已经从一开始的对海外蛮荒之地不屑一顾,之间转化成了‘额滴,都是额滴’的始皇帝之路。

实际上这也是王霄多嘴说的,他说史书留名的帝王,当以始皇帝为首位。

而这位始皇帝开百越,击匈奴拓河套,平生最大的爱好就是喊‘额滴,都是额滴’去为诸夏开疆拓土。

你看后世诸多君王之中,唯有汉武唐宗能与其比肩,就是因为这两人也是一样为诸夏开拓了大大的疆域。

想要青史流芳,被后人赞上一句‘乃圣天子也’,那他崇祯也得这么干才行。

被激发了竞争之心的崇祯,现在听到有土地就想要插旗子。

“你确定?”

“当然。”

“那好,先下去换件厚衣服,最好是带毛皮的那种。”

“这是为何?”

第二天,身上裹着厚厚毛皮大意的崇祯,站在数百丈高的寒冰悬崖上,重重的打了个喷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