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 大炕 真实 性经历(公交情缘)最新章节列表

2022-06-23 09:12:20 6点热度

门两旁还挂着副木刻的对联,黑底金字。

朱砂难描海棠瘦,

紫墨易书美人愁!

上面字体灵动俊雅,似乎出自于女人之手。

“啧啧,上联有‘棠’字,下联有‘易’字。”

“不用说了,这副对联就是易棠自己的作品。”

“看来这个易棠很有才气啊,只是透着股子幽怨。”

刘锐看罢对联,招呼胡惟谦一声,走向店门。

还没进店,已经可以看到,店内墙上挂满了字画。

东墙处有一排书橱,里面放了画卷宣纸等,不知是要出售的还是要用的。

刘锐抬腿跨过门槛,先就闻到浓郁的熏香与墨香从店里飘出来。

两股香味夹杂在一起,但又层次分明,闻后令人心肺清爽。

刘锐惬意之余,心中却又一动,这股熏香与墨香,似乎从闫墨雨身上闻到过。

难道闫墨雨从这家书画苑里买过东西?

刘锐也只能想到这种可能,他可不认为闫墨雨与易棠这家书画苑有什么关系。

毕竟易棠姓易,她曾嫁过的老公也不姓闫,就算她有个女儿,也绝对不会是闫墨雨。

而闫墨雨更不会是这家店的雇员,毕竟她在华佑教育当副总经理。

店里的古典韵味很浓,家具不论书橱、书柜、书桌还是椅凳,都是红木仿古的造型。

四墙上能挂的地方都挂满了字画,通往二楼的楼梯也是一架木梯。

就连屋顶的灯罩,都是用的八角白纱流苏宫灯。

再有那清幽的墨香时不时钻进鼻孔里,当真令人以为回到了古代。

店内西首地板上铺着一幅大大的画卷,一个苗条女子正跪趴在上面作画。

那女子长发披肩,由于跪趴的缘故,两鬓秀发垂落下去,恰好挡住了侧颜。

以刘锐的角度,也就瞧不见她的容貌。

刘锐只能看到,她上身穿白色衬衫,下边穿条灰色修身运动裤,身姿苗条之极。

裤脚之下是一双纤美秀气的脚丫,上面裹着薄薄的肤色丝袜。

两只脚上穿着双粉色的棉拖,同样由于趴跪在地的关系,两只脚丫后翘在半空,几乎与拖鞋成九十度直角了。

而这个角度正好凸显出她足弓的玲珑曲线。

作为一个十足真金的恋 足者,这一幕几乎无法让刘锐移动眼球。

而那女子画得十分出神,似乎并未发现刘锐和胡惟谦这两个来访者,她的眼睛只是盯着手下的画作。

胡惟谦轻轻扯了刘锐一下,等他看过来后,朝那作画女子努了努下巴,仿佛在问:她是不是易棠?

刘锐朝他摇了摇头,易棠也五六十岁的人了,哪会这般年轻?

反过来说,易棠要真这般年轻,年约六旬的梁建武也不敢追求她呀。

刘锐目光转回到那女子身上,发现她的身段比她的丝足还要迷人。

只见她小腰盈盈不及一搂,臀部高高翘起。

文学

在紧身运动裤的包裹下,更显得挺翘突出。

刘锐真想走过去,站到她身边,轻抚她腰臀之际的曼妙曲线。

“呃……正事要紧!”

刘锐到底是个很有正事的人,没过度痴迷于女色。

他迈步走过去,打算和那女子打个招呼,问问她跟此间老板易棠是什么关系,顺便欣赏下她笔下的画作。

其实他也已经想到,这女子如此年轻,又擅长绘画,应该就是梁建武所说的易棠的女儿。

离这女子近了,刘锐也观察到越多的细节。

这女子发色漆黑如墨,发丝挺直细密,发质非常不错。

对于她这头飘逸的黑直秀发,刘锐觉得有些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

另外,此女秀发间露出一段脖颈,很白很细,如同她苗条的身材。

她的玉颈、削肩、瘦腰、翘 臀、纤足都很吸引人,但更吸引人的是她文静专注的气质。

在眼下这个浮躁的社会中,可是很少能见到如此气质的女子了。

刘锐心中暗暗赞叹,转目看向这女子笔下的画。

只见她聚精会神画的,是一幅水墨山水。

画纸上远处青山峻岭,层峦叠嶂,白云飘飘。

近处河水流淌,一叶小舟停于河间,舟上人正在垂钓。

河边竹林中可见一条小径,小径尽头是个柴扉小院,院中人正在仰望屋后的高山……

只是一张宣纸,一杆毛笔,一砚浓墨,在她的手下,竟然描绘出了世外桃源般的美妙风景,令人不由自主的生出向往之情,当真让人赞叹。

这女子也真是个怪人,刚才刘锐和胡惟谦走进店门,要说距她有些远,她没听到看到,还有情可原。

可眼下刘锐都已走到她身边了,她居然还是看也不看他一眼,只是专注作画。

像是她全身心都沉浸在了画意里,再无任何感知的能力。

刘锐对这美女的反应——其实是没有反应——既惊奇又钦佩,也就没有贸然惊动她。

他只是在旁站着不动,安安静静的观瞧她作画。

反正今晚时间还多的是,在这里等上一等也不怕什么。

反而真要是惊扰了人家作画,没准惹人家生气。

刘锐虽然不会作画,但练字的时候,全身心凝注进去,最怕也最烦的就是被人打扰。

他觉得练字作画的道理应该是相通的,也就对眼前的女子保持了尊重之心。

胡惟谦此行以刘锐为主,见他不动,也不催促,站在门口望着二人。

过了好一阵,将近有半个多钟头,那女子才画完最后一笔。

她扬笔半空,看着身前这幅画,长吁了口气,头也不抬的突然就开口问道:“你们要买什么?”

嗓音半沙不哑,柔糯娇憨,正是极其罕见的烟嗓。

刘锐听到此女的嗓音,心头一震,匪夷所思的瞪大双目。

下一秒,他忽然也趴到地上,比那女子趴得更低,然后转头自下往上,看向那女子的面孔。

其实他不用如此大费周章,因为那女子说完后就撩起右鬓垂下的发丝,同时转头看向他。

二人对视一眼,同时吃惊的叫了起来。

“怎么是你?!”

“还真是你!竟然是你!”

这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华佑教育的副总经理、刘锐的副手,闫墨雨!

在这里见到闫墨雨,刘锐无比惊诧,尽管他刚才已经想到过她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