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熄欲火焚身-野外帐篷里打野战小说

2022-06-23 09:01:18 16点热度

不论品级地位,都要接收检查,防止带入一些来路不明的东西和药物。

前面那人,听到侍卫的话,从靴子里面抽出一个白色的瓶子,“针算吗?这针是验毒用的银针。”

“不行的!”侍卫说道,上面特地交代过,这银针上面也是可以淬上毒液的。

那人又从袖子里拿出一排银针,随后又把发簪上的银针抽了出来。

“那这么说,毒药也是不行的了。”说着,从腰间、胸前、袖子里面掏出一些药包和药瓶,仍在了桌子上。

寻韶容瞪着眼睛在后面看,这人还真是有意思,带了这么多有的没的东西。

那人感觉后面好像有人,便转过头看,一看,那人先楞了一下,随即喊道,“院使大人!”

“雁影?!”寻韶容看清了前面的人,也是惊讶了一下。

她走上前,一名宫女简单地检查了一下她的身上。

二人被检查完之后,往太医院的方向走。

“你怎么带这么多东西?”

“从身上掏出来的东西,瓶瓶罐罐的,还真是多。”寻韶容好奇地问他。

“都是些研究用的,以前没查这么严,今个儿进宫倒是查的严,白瞎了我辛辛苦苦研制的药物。”雁影的眉眼之间有懊悔和惋惜的神色。

“你怎么进宫,没穿官服啊?”寻韶容上下打量着他,这长相魅惑的少年,皮肤白皙,浓眉杏眼,身穿绣着雅致竹叶花纹的冰蓝丝绸锦衣,嗓音低沉有磁性,笑容颇有点风流少年的味道。

“咳。”雁影不好意思地清了清嗓子。

“小的官儿不大,就穿了便服,下次,下次进宫穿管服。”雁影没想到在这里能碰到院使大人,有些惊讶。自从上次在药方碰见之后,他就再也没看到过院使大人了。

“院使大人,今日进宫,可是有要事要交代我们?”

“是,你说对了。”

“你先去太医署,我下去见一下提点大人。”寻韶容冲他说完之后,点点头,往另一个方向走。

“得嘞,院使大人一会儿见!”

……

寻韶容面见完提点大人后,便向前方的太医署走去。

到了太医署,已经有几位太医在院中候着,见到穿着玫红色官服的寻韶容,规规矩矩地行礼。

寻韶容虽然面上平静,心中不免有些惊讶,记得第一次见这些大臣们的时候,还个个都是一脸的不屑,用鼻孔看她,这次倒是都十分规矩了。

太医们心里门清儿,眼前的这位院使大人,确实是有两把刷子,精通毒理和药理,能解了皇太后的毒,也经常会想出一些稀奇的法子来治病。

“想必,诸位也听说了,我们目前接到了陛下的任务,要预防京城的风寒。”寻韶容清了清嗓子说道。

下面的几个太医点点头,表示已经听说了这件事情,还有几个年轻的太医表示怀疑,“这风寒能预防吗?”

“是啊,每年都会爆发啊!”

寻韶容笑眯眯地看着众人, “走吧,我们进去说。”

一众人走到了太医署里面的议事房间,寻韶容坐在主位,剩下的几位太医各自坐下。

“风寒,是可以预防的。”

其他的几个太医没有说话,静静地听寻韶容说话。

“首先就是隔离,将病人和健康的人进行分隔,减少人与人之间的接触。”

“其次,让大家都戴上面纱,保持距离,防止在未发现传染源的时候,染上病。”

“然后,就是治疗病人,要用最快的速度将感染了风寒的人治好,准备好充足的药物,和疗效比较快的药方。”

几个太医点着头,他们觉得寻韶容说的很有道理。

“所以,我打算成立一个疾控中心。”

“疾控中心?”

寻韶容端起桌上的茶碗喝了一大口。

走了这么一大段路,一口水都没喝上。

也趁着这个功夫,让太医们充分表达自己的想法,好了解一下众人的意见。

“可是专门来负责风寒的事情?”有太医问。

“这疾控中心,这次的主要任务是预防和治疗风寒,以后,只要是有这种传染极快,影响范围很广的疾病,都有疾控中心来负责。”

“这件事情,我已经和提点大人商量过了,提点大人认为现在去做这些事情是十分有必要的。”之前在寿昌宫的时候,越南昭和她说过,吴用是太医院的提点,也就是太医院级别最高的人,要做什么事情的时候,首先要征得自己的上级,也就是吴用的同意。

因此,她先去拜访了吴用,吴用同意了她的提议后,她才来太医署给太医们安排任务。

“疾控中心,需要一位同僚来牵头,可有谁想做这牵头的?”

大家沉默了,这件差事并不好办,如果办砸了,第一个要问责的就是这疾控中心的负责人。

“我来吧。” 雁影说道。

寻韶容赞许地看了看雁影。

“好,那雁影,这疾控中心的事情,你来负责。”

“大家都知道,风寒是传染的。”

“那首先,我们要做的就是切断传染源和传染途径。”

“公共场所,大家要佩戴面纱,在公共场所及家居必须保持空气流通,必要时应进行空气消毒。”

在现代可以用打疫苗的方式来预防传染病,可是在古代,该怎么做呢?

太医们一脸认真地听着寻韶容教学。

寻韶容看着几人的反应,心中感到满意。

“为了预防风寒,我们太医署要号召宫里的贵人、娘娘们都戴上面纱,直到我们确定情况稳定,没有危险了之后才可以摘掉。”

“对,隔离病毒是关键的一步。”一位年纪不大的太医说道,点头附和着。

“督促全员戴面纱的事情,就交给你来办吧,如何?”寻韶容问那名说话的太医。

“是,院使大人。”

寻韶容笑了笑,被人认同和承认的感觉真好,她似乎慢慢找回了当初在医科院的那种感觉。

“接着,我们要对患者进行隔离。”

“患者?什么样的症状要隔离呢?”

文学

最常见的症状是发热、打喷嚏,咳嗽,有这样症状的人就可以集中隔离,进一步检查身体,及时用药,避免严重。”

“若是有太监、宫女、贵人让太医就诊,发现有发热、咳嗽的症状就要隔离,避免进一步的传染。”

“你来负责患者隔离吧,如何?”

问话的年轻太医点了点头。

“可是贵人娘娘们,如何隔离?”年轻的太医问道。

“贵人娘娘们若是感染了,就去找陛下或者是殷王殿下,拿到文书或是诏令之后,禁止贵人娘娘宫里的人外出。”

寻韶容的思绪被拉了回来,“哦,刚刚说道如何救治。”

来之前,寻韶容分析疫苗中的成分,寻找中药成分中能起到相应效果的中药材。

她整理出一张药方,可以通过增强免疫力的方式来预防传染病。

她将药方递给众人,只见上面写着:连翘三钱,柴胡二钱,葛根二钱,生地五钱,当归钱半,赤芍三钱,桃仁八钱,红花五钱,川朴一钱,甘草二钱。

“原来是这样。”几位太医看着药方,一边思考一边点头。

“如果遇到发病比较严重的,及时报告给我,我去医治。”

“好。”太医们点点头,经过这几次的事情,他们也承认了寻韶容的医术确实是在他们之上。

“好,那我们就行动起来吧,你负责督促宫里的人戴上面纱,你负责对患者进行隔离,一切事物,向疾控中心的负责人雁影汇报,雁影再定时想我汇报。”

“如果发现重症的随时找我,你们各自带领太医院的人去做这些事情吧。”

寻韶容看着刚刚领了任务的几位院判。

“是,院使大人。”

太医们陆续离开,寻韶容将茶碗中剩下的水喝完,用袖子擦了擦嘴角。

……

两天后,宫里传来昭元皇后染上风寒的消息,寻韶容作为主事的太医院院使,自然得进宫去给皇后瞧病。

寻韶容换上她的官服,将要用的药材和面纱装在了箱子里面,带上药箱去宫里。

一个时辰后,寻韶容站在昭阳宫的门口。

“臣妾,参见母后。”寻韶容跪下行了一礼。

“母后,您的风寒,由臣妾来给您治疗。”

昭元皇后见她带着面纱,一脸的不满意,这是什么打扮,难道是嫌弃她这一国之母不成?!

“殷王妃,你若是嫌弃本宫,自可叫其他的太医前来。”

“不过是个风寒,至于你这么大阵仗?”昭元皇后白了她一眼,她从来就对这个儿媳妇没有什么好印象。

“母后,这风寒是传染的,进出的人都是需要带上面纱的。”寻韶容一脸的严肃,这是疾病,严重了可就是人命关天的事情。

刚开始是感冒、咳嗽,后面就可能会变成发烧、在严重些就会到肺部,引发肺炎、呼吸道感染等一系列的病,那个时候,就不好治疗了,要付出大量的人力物力。

“殷王妃,你不必如此紧张,我常来皇后娘娘宫里走动,也没有带面纱。”

哪里又冒出来一个人?

寻韶容循着说话的声音看过去,原来是叶青竹,她今日穿了一件绿色的衣裙,寻韶容在心里冷哼,不愧是绿茶之首,不仅说话茶里茶气的,连穿着打扮也是绿绿的。

“你看我不也是好好的吗?皇后娘娘还病着,你就别惹娘娘了。”叶青竹将面纱扔到一旁,走到昭元皇后的身边。

昭阳宫的门口守着太医署的人,他们准备了面纱要这宫里的人戴上,可是没有人听他们的话。看到叶青竹将面纱扔在了一旁,昭阳宫里的太监宫女们更是不把这面纱当做一回事了。

昭元皇后冲叶青竹笑了笑,不满地瞪了寻韶容一眼。

叶青竹看着昭元皇后慈眉善目地冲着她笑,便抬脚往里面走。

“站住!”寻韶容压抑着心中的怒气,这继母婆婆不仅是蠢,还是个容易被挑唆的。

文盲!

叶青竹楞了一下,转头看寻韶容,“殷王妃,可是在叫臣女?”

叶青竹一脸的惊讶,随即又转头看了昭元皇后一眼,眼中有委屈的情绪,脚停在门槛上,是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殷王妃,这是在本宫的昭阳宫,你摆什么王妃架子?!”昭元皇后怒斥一声,冷冷地看着寻韶容。昭阳宫里的下人们见皇后怒了,全都跪在了地上。

寻韶容只觉得此刻是一个头两个大,她怎么就摊上了这么些多事的女人?这些自以为是的家伙,明明自己什么都不懂,还不听从专业人士的意见。

“母后,臣妾是奉父皇的命令前来给您医治,况且,这预防风寒的事情,陛下也是全权交给我安排。”

“臣妾不是嫌弃您,而是风寒是传染性极强的,带面纱只是为了防止飞沫传染,不带面纱的人,不能靠近,医学上最怕的就是交叉感染。”

“一旦交叉感染,可能会产生新的病毒,到时候就更好医治了。”寻韶容说的苦口婆心。

“你不用跟本宫说这些有的没的,也不用拿陛下来压本宫。”什么交叉感染?她根本就听不懂,太医院的老是说一些她们听不懂的话来忽悠人。

“你若是不想给本宫看,自然有其他的御医前来。”

“其他的御医前来,也是要带面纱的。”

“瞧瞧,殷王妃倒是威风啊,本宫差点忘了,你现在可是太医院的院使了!太医院的人都要以你马首是瞻呢!”

叶青竹见寻韶容在皇后的面前不的脸,便笑盈盈地要往昭元皇后的身边靠,寻韶容拦在了她的前面,“近身服侍可以,要带上口罩。”

五公主越允熙从门口走进来,一边戴面纱一边说,“母后,叶小姐,不过就是带个面纱,别耽误了病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