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美妇跪下用嘴服侍&低头吸她的蜜汁

2022-06-23 08:47:44 4点热度

欧阳雪一看夏建站在洗手间的房门口而不进去,她立马跑过来一看。她忍不住拍打了一下夏建的肩膀说:“看什么看,不就几件衣服吗?”

欧阳雪嘴里虽然这样说着,但她还是跑了进去,动作迅速的把这些衣服全收了起来。

“切!没想到你夏大神医还有这种嗜好。”

欧阳雪开着玩笑,轻轻的把夏建推进了她的洗手间。

关上房门,夏建的小心脏狂跳着。他实在搞不懂,表面冷若冰霜的欧阳雪原来内心却是如此的狂野,从她穿这么多式样繁多的内衣,就能充分说明这一点。

办事干净利索的欧阳雪,做饭的速度也是堪称一流。等夏建从洗手间出来时,欧阳雪煮好的面条已放在了茶几上。

不等欧阳雪招呼,夏建端起饭碗便吃。一旁的欧阳雪笑着问道:“味道怎么样?要不要再来一碗?”

“味道还真不错,再来一碗也行。”

夏建一边吃着,一边笑着说道。

欧阳雪皱眉想了一下说:“不能只让你吃面条,这样吧!吃完面条咱们去酒吧喝点酒,吃点别的东西。”

欧阳雪说完,不等夏建说话,她已经回厨房去收拾了。夏建感到非常的惊讶,因为欧阳雪吃的面条,还不到他吃的二分之一。难道这女人的饭量都是这么的小?

又换了一套牛仔短裙的欧阳雪,她白皙修长的美腿,在柔和的灯光下,感觉水润的一弹既破,夏建看着眼睛就移不开了,他真想冲过去摸上一把。

 

“哎!你这人什么都好,就是管控不了你的这双眼睛。说你好色,是好听的,如果不客气一点,你就是色狼,或者色鬼。”

欧阳雪开着夏建的玩笑,转身就跑。夏建连忙从后面追了上来,两人说笑着一起走出了房门。

夜色浓浓的GZ市,在各种霓虹灯的照射下美的如同一位高雅华丽的贵妇。大街上,喜欢夜生活的男男女女们成群结队的进入了各种娱乐场所。

夜风吹过,偶尔会带来远处劲暴的音乐声。夏建和欧阳雪并肩走着,两人虽然没有说话。但外人看来,这就是一对散步的情侣。

 

忽然欧阳雪停止脚步说:“广平街刚开了一家酒吧!哪里的环境不错,要不咱们俩去哪里喝?从这条巷子穿过去就到了。”

“没问题啊!咱们走呗!哎!你们做医生的是不是一有空,就出来在这种地方放松?好羡慕。”

“有什么好羡慕的,你没当医生,可这病看的比我还好。”

欧阳雪说着,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两人开着玩笑,很快就进入了小巷。几乎每个大城市,都有这种城中村。城中村自然就有这种小巷子。

就在夏建和欧阳雪两人刚走到一半时,忽然有人喊道:“站住!”

文学

夏建吃了一惊,他忙回头一看,只见路灯之下站着四五个男子,其中站在最前面的两人夏建感觉到有点熟悉。他仔细一看,心里不由得咯噔了一下。

原来这两人不是别人,正是那个疤痕脸和瘦个子。欧阳雪有点紧张的一把抓住了夏建的胳膊,她小声的问道:“这都是些什么人?”

“人贩子。因为我上次破坏了他们的好事,看来是寻仇来了。一会儿动手,你不要管我,赶紧跑出去报警。”

夏建小声的对欧阳雪说道。

“别想着跑了,回头看看你们的身后。我们跟了你们一路,早都做好准备了。”

疤痕脸大声的朝夏建喊道。

夏建故装镇定的哈哈一笑说:“我也不是什么大人物,用得着你们这样劳师动众吗?说吧!想干什么痛快一点。头掉了碗大的一个疤,老子十八年以后又是一条好汉。”

“是吗?看来你想死,那我们完全可以成全你。不过你想过没有,你死了以后,你身边这位漂亮迷人的大美女会怎么样呢?要不我给你透露一点。我会把她贩卖到国外去。让她给我们挣更多的钱,像她这样的女人,一定很受欢迎。”

一个头发黄黄的家伙,从疤痕脸的身后走了出来。这家伙嘴里叼着一根烟,他一边说话,一边还吞云驾雾。

夏建想了起来,这人应该是这伙人的头。他愣了一下,回头朝身后看去,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还真站了一群人。这样一来,他们可是腹背受敌,想跑出去恐怕有点难度。他是问题不大,可是还有一个不会武功的欧阳雪。

“你不要管我,先跑出去报警。我就不相信,法治社会下,他们能嚣张到这种地步。”

欧阳雪似乎是看穿了夏建的心思,她小声的对夏建说道。

夏建没有说话,而是伸手过去在欧阳雪的胳膊上轻拍了两下说:“不用怕,有我在他们是伤不到你的。”

“想好了没有?是乖乖跟我们走,还是说你丢下这个女人先跑路?”

黄毛压低声音,又冷冷的逼问了一句。

夏建哈哈一笑说:“想怎么样直说就是,你们何必费这么大的周折?带我去有什么用?我又卖不了好价钱。再说,警察说不定就在周围等着你。”

夏建胡乱一说,黄毛不由得脸色一沉问道:“你和警察联合好了诱我们出来?如果真是这样,那我们今晚就不客气了。弟兄们,下死手。”

夏建万万没有想到他的一句话反而坏了事。这帮人一看黄毛下了命令,便全扑了上来,他们每个人的手里,全拿着一把亮晃晃的匕首。

夏建把欧阳雪推着背靠在了小巷子的墙壁上,然后他像老母鸡护小鸡一样张开双臂护在了欧阳雪的身前。

小巷子里的气氛顿时紧张到了极点。夏建凝神静气,做好了应战的准备。

疤痕脸仗着人多,他第一个手持匕首扑了上来,他对着夏建就是刷刷三刀。

“都住手!”一声娇喝,响彻了整条小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