跪在胯间吞吐巨物*玩弄人妻少妇老师美妇厨房

2022-06-23 08:43:14 8点热度

在商言商,柳扬扬心里迅速算了笔账,道:“开凿山路作业量大成本高昂,假设准高速和CS实战游戏场同步开工的话,二十亿估计打不住!虽说当前玩家们越来越不满足网络游戏而热衷实景实战,倘若达不到火爆效果,那么收回投资将是很漫长的过程!白市长,据我所知中原地区、东北和西北都有地方正府在建大规模CS游戏场,只是没想到利用关停矿井而已。”

白钰起身来到东侧墙壁上的电子地图前,放大东峰山矿区地形图,指着上面道:“有条备用运输通道给你做,大概能节约五分之二费用缩短二分之一工期——在我而言越快越好争取明年上半年投入运营。现成公路的好处是修路和通车互不影响,然后游戏场改造一旦完成,上电将承办国内顶级CS实景实战比赛,影响力不就一下子上去了?”

 

“那样总投入能够控制到十五亿以下,工期……”柳扬扬想了想笑道,“矿区最不缺劳动力,工地实现三班倒24小时连续施工,乐观估计明年四五月份或能试运行。”

“第一期得由碧海天堑全额垫资,相当于承担全部商业风险,正府只结算修路费用,”白钰道,“等到游戏场取得商业成功,到时候各矿区哭着喊着求你的时候,便能很愉快地洽谈合资、入股顺便收个连锁费用等等,哈哈哈哈……”

柳扬扬也跟着笑,心里愈发佩服白钰的战略眼光。

刚开始商砀通往省城的城际快速通道,包括自己在内众多工程师都持反对态度,柳瑄瑄尊重白钰的意见拍板将路修成。现在成为商砀经济发展的黄金通道,碧海天堑单每年收取的过路费就赚得盆溢钵满。

噶尔泰草原综合开发,柳扬扬也越做心越虚索性中途撂担子,柳瑄瑄听说原委后一声不吭拿私房钱继续投资,事实证明商业又大获成功——以高于成本价的百分之六十转给双江菲龙集团。

 

事不过三,现在柳扬扬真正对白钰言听计从,不敢再有丝毫违拗。他看出来了,白钰才是具备前瞻意识和超前眼光的大家。

谈到傍晚时分才打住,白钰到食堂吃过后准备了近一个小时,拿着茶杯、笔记本参加市委常委的民主生活会。

黄沧海象往常一样带着温和的笑容宣布开会,根据规定程序提纲挈领讲了几点民主生活会的意义、重要性、要求之后,按惯性由排名最末位的葡荭区委书记秦思嘉先自我批评。

通常是讲工作中存在的不足和差距;再接受常委们批评,批评主要针对自我批评内容作些点评或指示——这叫批评和自我批评,一轮结束再轮到下一位。作为党委规定动作,批评和自我批评的都会注意分寸,基本保持与工作总结口径一致,不会超出心理承受范畴。

绝少听说民主生活会上相互揭发,导致某位领导干部被**的消息,或者说压根没有。

都在官场混,谁会干那种蠢事?

甚至于,自我批评后的批评都很少有常委说话,基本是市委书记点评、市长偶尔插两句的形式。既节约时间,又免得批评的与被批评的心存芥蒂。

谁知秦思嘉刚翻开笔记本准备发言,吴润东抢先道:

“我想做个发言,同志们没意见吧?”

黄沧海微笑道:“民主生活会不存在先后顺序,也不限时间,同志们自由发挥。”

吴润东道:“今晚是民主生活会,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我想针对白钰同志到上电工作以来表现出的工作作风和工作思路提几点看法,不到之处请其他常委同志补充。”

这就公开叫板了!

秦思嘉从省直机关空降,习惯于一团和气和私下协商处理矛盾,今晚这般指名道姓对掐的场面从没经历,当下目瞪口呆整个人都僵住。

除此之外都是斗争经验丰富的沙场老将,只有更猛没有最猛。黄沧海也不动声色垫了句:

“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白钰被当众点名表情平静如昔,仿佛在说别人,与自己毫无关系。

吴润东道:“白钰同志任上电市长以来全力以赴推进矿业改革,这一点我们认同,是京都和省里部署的重点工作嘛理解要执行不理解也要执行。但白钰同志在此过程中霸道的工作作风、混乱的工作思路,给各个矿区管委会***和广大矿工造成困惑,也十分反感。一是无视集体领导机制,随心所欲,想开会就开会,想视察就视察,涉及矿务系统的很多话事先都不会同主管市领导、矿务局商量;二是作风粗暴霸道,随意插手矿区干部任免,给市委和组织部门造成工作上的被动,也让矿区干部队伍人心惶惶,唯恐被市长大人点名,因为会议记录不全就调整干部我是没听说过,口头传达行不行?三是尺度标准不一,忽上忽下尤如过山车,同样矿井爆炸,同样没人伤亡,头一天管委会班子全体停职检查,第二天毫发无损照样发号施令,到底因为刑事案件,还是停职的管委会领导当面顶撞过你?四是……”

文学

吴润东把白钰这些天来所做的每件事包括筹建矿石交易中心等一一拎出来大加鞭挞,并逐个扣上帽子,痛陈“广大矿工兄弟”对新市长的不理解不认同和敌视情绪,口若悬河连续讲了四十五分钟。

 

最后总结陈词时,吴润东道:“我们在座好几位都从矿井、矿区里跌打滚爬干出来的,对矿工们有着兄弟般的阶级感情。正是出于这种朴素的、真挚的情感,我们由衷希望对矿工兄弟们好一点,正策上倾斜一点,福利上多考虑一点。我们不能允许也不接受摆出高高在上的姿态,指责上电指责上电矿务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改革嘛也得循序渐进,不是说关停就关停,矿工们说下岗就下岗,学校说撤就撤,违反自然规律和社会规律一味蛮干,注定撞得头破血流!我说完了!”

一番话说完,会议室死一般寂静。

黄沧海没料到吴润东发言如此直接,如此不留情面,显然动了老火,徐徐喝了两口茶稳稳情绪,道:

“润东同志讲的内容,唔,比较丰富,体现了老同志特别矿务系统前辈对矿业改革的**,起码来说就这份对矿业事业的牵挂和热爱就值得我们学习。嗯,还有哪个同志需要对润东同志的话进行补充?没有?那……白钰同志有没有需要解释说明的方面?”

“有!”

白钰沉稳有力地说,抽出笔记本下的一叠材料,道,“首先我要说的是,我不接受润东同志对我的批评……”

“啊!”

此言一出举座皆惊,市委秘书长易梓煌沉着脸道:“请白钰同志注意,民主生活会的特点决定了参会同志必须虚心听取其他同志批评意见,刚才黄书记说过有则改之无则加勉,不要破坏会议的民主氛围!”

组·织·部·长乐柏燃也拍马杀上来,道:“看看白钰同志的态度就符合润东同志所说作风粗暴霸道!作为市委组织部,我们都不随便干预矿区管委会对中层干部任免调整,只会作些组织原则和框架性指导!我反对以市长身份动辄跑到矿区‘建议’调整这调整那!”

 

**陈高也不满地说:“润东是老同志、老领导,以润东同志的资历和对上电的贡献就算指着鼻子说两句也不妨事,何况这是民主生活会!人人要自我批评,人人要接受批评!”

黄沧海笑笑,侧过脸道:“白钰同志继续发言吧,最好能有同志们都认可的理由,不然,我看有必要对润东同志道歉,同志们没意见吧?”

白钰顿时警省黄沧海的套路。

作为宇文砚派到上电的亲信心腹,黄沧海并不象储拓张牙舞爪,事事对着干,事事都反对,而是很冷静超然地在旁边观察,当发现白钰处于明显劣势时会毫不犹豫再踩上一脚。

否则,他仍是笑容可掬的好好先生。

向来沉默寡言的副书记邵亦成道:“没意见,说错了就该道歉嘛,道歉又不丢人。”

是不丢人,但要如实记录“某年某月某日某人因为某事道歉”。

眼看白钰遭到围攻,秦思嘉惊慌失措没了主意,只挤出一句:“白钰同志还没说完呢,同志们有点耐心吧。”

白钰这才稳当当开口,不怕事大地又把刚才的话重复一遍:

“我不接受润东同志对我的批评!在其位谋其职,组织上把我放到上电市长位子,用意在于大刀阔斧推进矿业改革。组织上为何选择我,而不是上电——如润东同志所说出身矿务系统、下过矿井、经验丰富的干部,潜台词不用多说!组织上对我高度信任,而我所做的、我所说的都紧紧围绕环保和机器人两项重点,工作尚未铺开来,措施尚未完全落地就对我说三道四、质疑非难,我要对迫不及待的批评说一个字——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