厨房享受肉丝袜高跟鞋人妻_阅读

2022-06-23 08:33:17 10点热度

就同一脸惊愕的雪莹撞个正着。

两人你看我,我看你,谁也没有动作,更没发出半点声音。

良久,晏青枝拉扯嘴角,才发出细微气声,就见雪莹径直转过身去,权当看不见自己。

她神色微愣,又听到她朝走过来的侍卫温声说道:“这里没人,你去别处看看。”

那侍卫低着头,似乎不敢直面雪莹,语气也极其谦卑:“是,有劳雪莹姑娘。”

看得出来,雪莹在画天阁的地位不低。

晏青枝没急着走,等雪莹回头,便压低声音问道:“你为什么帮我?”

雪莹俏丽的脸上带着浅笑,眼底却满是嘲弄,语气也不复刚才温和:“帮你?晏姑娘怕是误会了,我只是在帮大人免除祸患。大人如明月高洁,似谪仙矜贵,像你这般卑贱又粗鄙的女子,如何配得上!”

好家伙,先前还温柔似水,转眼就盛气凌人,毒舌得要命。

晏青枝不怒反笑,顺从的点头:“雪莹姑娘说得没错,像我这样的女子自然配不上国师大人。雪莹姑娘貌若天仙,才是应该留在大人身边的红颜知己。”

雪莹闻言,眼神温和不少,但还是带着些许嫉恨:“知道就好。不过晏姑娘要逃,就逃得远远的,不要再被大人抓住。否则,再有下次,我不介意帮姑娘彻底解脱!”

彻底解脱……这雪莹的脾气当真不小,还敢威胁自己,不愧是将来险些将女主弄死的厉害角色。

晏青枝抿唇不语,冲她微微颔首,便转身离去。

不管日后如何,这次离开,她是真的不想再回来,也不愿意!

可晏青枝千算万算,没料到未来的某一天,自己会哭着求着要回到画天阁,回到宁孤身边!

当然,那些都是后话了。

或许是有雪莹在暗中帮忙的缘故,晏青枝没受到任何阻拦,顺利逃离开画天阁。

虽说她心中诧异,但只要能躲过今晚这一劫,怎么出来的,也不必再去追究。

一出画天阁,她便直奔隋玉阁。

但隋玉阁大门紧闭,周边大街也冷清得要命,一个人毛也没有。

晏青枝眉头微蹙,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慌忙钻进一旁的巷子里,暗中观察起来。

她才藏好身形,大街上便出现一个人,四处张望着,好似在找什么。

那人穿着一袭白衣,身形高大,面容生得眉清目秀。

仔细一看,竟然是十五。

晏青枝很少和十五接触,能记住他的样子,也是因为他总来水云间找初一的缘故。

眼下,一见到他,她便知道逃跑的计划恐怕要落空。

十五是宁孤的心腹,一路跟着自己,那他肯定也已经知晓此事。

换句话说,自己若是逃不掉,那就真的完了!

晏青枝心一慌,迅速往巷子深处奔去,逃得慌乱又急促,连头上的簪子掉落在地也没发觉。

离隋玉阁有些距离后,她才慢慢停下脚步,努力平复呼吸。

她环顾一圈,没发现有人跟着,才继续往前。

既然隋玉阁没人,那就只能先去傅江那里暂避风头,然后再寻机会找宫画扇。

可她刚踏过小桥,快要到骑射馆,身后突然伸过来一只手,死死按住她的肩膀,又一把捂住她的嘴。

晏青枝眼神一凛,回手就是一击,刚要给来人一个过肩摔,就被他手里那股奇怪的香气迷得头晕目眩,周身力气也在慢慢消失。

她艰难转过头,只看见一张从来没有见过的脸。

他……是谁?!

很黑,四周没有一丝光亮。

晏青枝浑身难受,头也沉得要命,刚抬手,就发现手脚都被锁链锁住,完全动不了。

她想出声,嗓子又嘶哑干疼,连闷哼都发不出来。

怎么回事,自己在哪里……

她清了清嗓子,努力摸寻着方向:“咳……有人吗?来人!来人啊!”

可喊半天,别说来人,就连半个鬼影子也没看见。

伸手不见五指的情况下,晏青枝的听力敏锐不少,静默片刻,就发现右后方有细微的风吹来。

她大力拉扯锁链,只听耳边噼里啪啦一阵巨响,锁链依旧纹丝不动,身体也不能前进半寸。

她不死心,继续加重力道,终于在快要力竭的时候,扯断右手上的锁链。

晏青枝心下一喜,连忙伸手往右后方的墙体够去,身体都快要崩成一条直线,才摸到实处。

她轻拍几下,就听见清脆又空洞的敲击声传来,墙体是空的!

她眼神微微一变,握紧拳头狠狠砸在墙上,接连好几下,终于砸出一个大洞。

光疯狂涌进来。

借着这点微弱光亮,晏青枝才发现自己被绑在一个石柱上,四周阴冷潮湿,还有不少和她身下一样的石柱。

只不过,那些石柱血迹斑斑,上面还有很多奇奇怪怪的划痕。

很明显这是一个刑室,又或者说是见不得光的暴室。

晏青枝隐隐知道是谁绑架自己,缓了片刻,继续和脚上的锁链较劲儿。

自己不想死,就必须快些恢复自由行动的能力。

但,接下来的锁链很难对付。

饶是晏青枝力大无穷,双手都被磨出血,也扯不断锁链,看着很是可怜。

忽然,一道脚步声缓慢传来。

文学

从穿书到现在,晏青枝几乎没有同顾朝辞单独相处过,眼下见他沉着脸站在身边,一句话也不说,后背不由一阵发凉。

这男人性格霸道又执拗,和宁孤不相上下,再加上他爱宫画扇爱得走火入魔,要是知道自己先前还险些将他射死,肯定不会让她活着离开。

不过,她也不是软柿子,只要他有任何异动,袖中弩箭就会射向他的脑袋!

晏青枝微抿红唇,身体绷成一条直线,神色警戒的盯着他。

许久,久到她四肢微微泛酸,顾朝辞才淡声开口:“你今日到底对扇儿说了什么?我已经很久没有见她如此开心过,开心得像个无忧无虑的孩子。”

呵,那这孩子的心思未免也太多!

大半个隋玉阁到手,自以为的情敌还主动要求帮自己,搁谁谁不开心……

晏青枝面上带着轻嘲,扯动脚上的锁链:“顾小将军想知道,不如先将我脚上的锁链解开。我这人打小有个毛病,只要不舒服,就容易说错话。万一因为我的失误,导致顾小将军和大公主产生误会,那可就得不偿失。”

“顾小将军,你说呢?”

顾朝辞双眼微眯,忽的大步上前,伸手探向她纤细的脖子。

机会来了!

晏青枝紧绷的情绪一松,双脚虽然行动不便,上半身却可以任意活动,迅速往左一歪,就避开他的手。

或许是被宁孤掐脖子掐出经验,他还没抬手,她就知道他想干什么。

她冷笑一声,反手抓住顾朝辞的胳膊,猛地往后一拉。

顾朝辞完全没料到晏青枝不仅敢躲闪,还敢对自己动手,怔愣间,身体一个踉跄,就被她用锁链套住脖子。

可他丝毫不惧,反而还大声笑起来:“晏青枝,倒是我以前小瞧你了,原以为是朵菟丝花,没想到竟然浑身带刺,张扬得让人心痒难耐!”

晏青枝心里也没底,毕竟顾朝辞是自小练武的奇才,自己那些三脚猫功夫,对付街头小混混还行,对上他,只怕是班门弄斧!

可事出突然,要是自己不铤而走险,就只有死路一条。

她手上力道加重,语气也冷冽如刀:“顾小将军生来高贵,自然不懂我们这些小人物的艰辛,要是我像菟丝花一样,早就死过不知多少回。”

“顾小将军,若是你不愿意解开我脚上的锁链,那就陪我一起耗下去。”

顾朝辞没说话,眼里闪过一丝暗色,手不着痕迹探向腰间,拔出一把匕首。

杀气袭来,晏青枝慌忙松手,又快速往后退。

可因为双脚被锁链锁住,她没办法完全躲开,腹部被刀尖划出一道口子。

伤口不深,却很疼。

顾朝辞好整以暇看着晏青枝,似乎在欣赏她痛苦的神情,片刻之后才开口:“如何,现在能好好说话了?”

晏青枝凝眉不语,右手死死捂住腹部。

是她太冲动,低估顾朝辞的能力,那匕首看似普通,实则锋利无比,能吹毛断发。

她原以为是道小伤口,等血源源不断往外冒,止都止不住,才惊觉不妙。

顾朝辞薄唇微勾,握着匕首的右手轻轻一甩,上面的血迹瞬间消失不见:“晏青枝,我不得不承认,除开扇儿,你是第二个让我刮目相看的女子。只可惜,你不能为我所用,还屡次让扇儿伤心。”

“所以,你再特殊,这一生也只能止步于此。”

晏青枝扑哧一声笑道:“顾小将军此言差矣,你不是我,怎么就知道我不能为你所用?”

顾朝辞淡淡哦了声:“那依晏姑娘的意思,你肯背叛国师大人,转而效忠我?”

晏青枝脸上笑意更深,“我的意思是,我就是我,谁也不是我的主子,我也不用效忠谁。但顾小将军怕是不知道,大公主临走前已经答应要接我入宫,让我跟在她身边。”

“要是我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了,顾小将军能隐瞒一辈子还好,如若有朝一日瞒不住,大公主会怎么想?”

顾朝辞面色微冷,随意晃动着手里的匕首,“晏青枝,你好大的胆子,敢威胁我?”

晏青枝不置可否的耸着肩:“怎么会是威胁,我只是在提醒顾小将军,不要因为一时冲动,闹得一世不宁。”

顾朝辞剑眉微挑:“晏青枝,扇儿向来不喜你,怎么可能答应接你入宫。你这谎说得未免太拙劣,真当我和宁孤一般,好糊弄?!”

“是大公主……你!”

晏青枝还没解释完,就见他举起匕首刺向自己胸口,连忙往后退,双脚却被锁链绊住,咚的一声摔倒在地。

她痛呼一声,脸上骤然失去颜色,因为失血过多,反应也缓慢不少。

不过,顾朝辞这一刀没有刺穿她的胸膛,而是堪堪停在额间。

被利器指头,晏青枝浑身一个激灵,大喘粗气盯着他,先前那一刻,他是真动了杀心!

顾朝辞没说话,握着匕首的手缓缓往下移,最后挪到她的胸口。

匕首锋利,划破里衣,也划破皮肤。

晏青枝没叫疼,同顾朝辞你看我,我看你,谁都没有先说话。

屋内气压骤降,紧张压抑,又让人窒息。

顾朝辞露出残忍笑意,手刚要往下压,就瞥见晏青枝胸口衣襟下藏着一个银色的小玩意。

他神情大变,转瞬又恢复正常,这东西怎么可能在她身上!

一个卑贱厨娘,拿着象征国师身份的扳指,说出去,都没人敢信。

顾朝辞的异样,晏青枝看在眼里记在心里,跟着他的视线往下一看,就看见衣襟下的银色扳指……

怎么回事,扳指什么时候在她怀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