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长雪乳揉捏 疫情期间三天做了四十次

2022-06-23 08:23:21 5点热度

坐上轮船,回望这片大陆,每个人心里竟然都涌起一股不舍:这片土地,也曾经留下他们的汗水和欢笑。

以及,对灵魂深处的触动。

大家望着渐行渐远的海岸线,再低头瞧瞧自己粗糙的双手,心中都感慨万千。

而他们是收获,也同样巨大,家驹他们创作出了大地,小凳子更是得到一首自己心仪的歌曲,没事就练。

这首歌对她来说,难度还真高,直到她在站桩上取得了突破之后,气息足够悠长,这才能彻底驾驭这首歌。

毕竟在原来,这首歌最出名的翻唱版本,是来自岛国的虚拟歌姬,初音未来。

其他人也都各有所获,这次的经历,让他们以后的音乐之路,不会再迷茫。

收获最大的还是玛丽亚,这几个月,她的创作欲望爆发,着实写出来几首好歌,回去之后,都够录一张专辑的了。

“再见,我们还会回来的!”

小凳子挥手告别远方的大陆,其他人也都一起跟着挥手呼喊:“再见……”

刘青山一行人是直接乘坐货轮返回港岛的,货船上,装得全是薯片和虾条这两种小食品。

因为这一季的土豆大丰收,所以也就加大了出口的数量。

那边出口的商品,最大的优势就是成本非常低廉。

等刘青山他们抵达维多利亚港的时候,已经是七月初。

当他们在海上漂泊的时候,东欧那边,爆发出一个惊人的消息:波澜的社会制度,率先发生改变。

而周围几个国家,也同样蠢蠢欲动,发生改制,已经势不可挡。

此时,苏联老大哥已经自顾不暇,自然是没有时间和精力去管这些小弟的事情。

整个东欧剧变,已经拉开序幕。

但是这对龙腾国际贸易公司的生意,并没有造成丝毫影响,反倒是营商环境,比从前更加开放一些。

等到被陈东方和于光明等人接到公司,大家望向刘青山的目光,都十分复杂。

正是他们龙腾的掌舵人刘青山,早在几年之前,就预言了这次东欧剧变。

并且带领公司,不断积累财富。

这等眼光,实在令人感到恐怖啊。

而且刘青山有关计算机和互联网的预言,也越来越明确。

现在大伙最期待的,就是刘青山第三个预言:华夏崛起。

只是暂时遇到一些波折,陈东方首先向刘青山汇报了一下国内的情况:正有大批的港资和外资企业,恐慌性地准备从国内撤离。

整个国际舆论,也变得极为不利。

刘青山对此当然早有预料,不慌不忙地笑道:

“那我们还等什么,他们甩卖,我们接收,价格上往死里压,这样的便宜,可是千载难逢啊。”

“真的没问题吗?”于光明也忍不住问道,现在这种时候,人心惶惶,谁心里也没底啊。

刘青山很是坚定地点点头:“没问题,国家大的方针政策是不会改变的,哈哈,各位,准备好去当接收大员吧!”

众人听了,不由得精神一振:对刘青山的判断,他们从来都没有失望过。

就连霍老大和潘名牌和其他几位港岛世家子弟也都在场,大伙刚才同样都是一脸严肃。

而刘青山的话,也给了他们一粒定心丸。

霍老大重新翘起二郎腿:“青山老弟,那也需要定下一个收购的基调,咱们收购的企业,最少也得打八折。”

刘青山摇摇头:“那岂不是便宜了他们,最高的五折起步,低的无下限,谁叫他们意志不坚定呢。”

“青山,你还真是黑心,不过我喜欢,哈哈哈。”

潘名牌也大笑,这种捡便宜的机会,真是过了这个村,就没那个店了。

“大伙的资金都就绪了吧?”刘青山向霍老大他们询问。

几个人齐齐点头:“大不了,就把上次赢来的赌注全都投进去,打水漂也不心疼。”

刘青山心里略略有些遗憾:这些人的野心还不够大啊。

只有潘名牌和霍老大,向刘青山投来一瞥,显然这二位还另有安排。

至于龙腾公司方面,除了公司的流动资金,挤出来五亿多港币之外,另外还在几大银行,抵押贷款,一共凑足了十亿港币,用来完成这次大收购。

这笔钱,刘青山保守估计也会翻番。

这还只是用来收购港资公司的,更大的手笔,则来自于米国那边。

已经准备出了十亿美金,用来收购撤退的外资公司。

除此之外,岛国那边,也能提供百亿日圆,用来做同样的事情。

这里面就不仅仅是赚钱的问题,还有外资公司那些先进的生产设备,才是刘青山真正需要的。

可以说,这一次刘青山是倾家荡产地投入进去,准备开始一场巧取豪夺的盛宴。

对于收割这些资本,刘青山毫无心理压力。

这件事关系重大,大伙凑到一起,足足筹划了两天,同时也是划分一下蛋糕,免得出现几个人抢一个的情况发生。

也有两个人,家里主要经营影视公司,所以没有恰当的收购对象。

文学

刘青山就给他们出主意:现在港岛的市场上,大家都在疯狂的低价抛售华夏币,因为汇率极低。

如果这时候用港币兑换华夏币的话,用不上一年时间,应该就会有比较不错的收益。

要不是刘青山手头的资金不够用,这样的好事,他怎么肯让给别人呢?

等到事情终于商量出一个眉目之后,大伙这才各自散去,进行筹备。

与此同时,高凌风也带领大树下的歌手,载誉而归。

飓风女孩组合,也准备返回大洋彼岸,跟他们一同去的,还有老崔和张大姐等人。

因为人鱼传说单曲在欧美的畅销,玛丽亚人气飙升,有无数通告等着她呢。

“刘,我在大洋彼岸等你。”玛丽亚也只能恋恋不舍地告别刘青山,踏上回乡的飞机。

刘青山也收拾情怀,很快就投入到收购大业之中。

而霍老大和潘名牌在这个时候,给龙腾公司,各自划过去一亿港币。

这下把刘青山都给搞得一愣:大家现在都在用钱之际,难道这两个人也想借着这个机会,进入龙腾?

霍老大拍拍刘青山的肩膀:“这是我们哥俩无偿借给你的啦,这几年跟着你发财,也算是我们的一点点心意啦。”

刘青山心里都为之一热:这才是真正的好兄弟呢!

几天之后,一个惊人的消息在港岛商界流传开来:创新食品公司在羊城和首都的两家分公司,被龙腾公司正式收购。

在港岛诸多的大企业之中,创新食品,只能算是一家小公司,整体也就不到一亿港币的微小企业。

至于内地的两家公司,加起来也就投入一千多万港币的样子。

之所以会吸引港岛许多商人的目光,是因为在这种时候,竟然还有人肯花钱收购。

这也叫许多在内地投资办厂的商人,动了心思:

龙腾公司,主创人员,不都是内地来的吗,他们确实有这个意愿,而且有这种能力。

刘青山收购这两家食品厂,主要是先打个样儿,有点抛砖引玉的意思在里面。

而且他也确实准备把这两家食品厂改造一下,用来生产薯片和虾条之类。

羊城那家,生产虾条比较合适,毕竟离着大海比较近;而首都那家,生产薯片比较好,距离原料产地比较近,便于就地加工,可以节省不少成本。

果然,消息传出去之后,很快就造成了轰动,不少商家,主动找上门来,向龙腾推销自己的工厂和企业。

只是这些企业的规模都比较小,而且大多是生产服装鞋帽之类,并不是刘青山所中意的,于是都介绍到潘名牌那边。

这一天,终于有一条大鱼上门了。

当前来洽谈的团队之中,领头的那一位,毕恭毕敬地将名片递给刘青山之后,刘青山的嘴角也不由得微微翘起:

三星电子公司,呵呵,这条鱼不小。

港岛这边的三星,也是棒子那边的三星,和港岛的周氏电子合作的,然后在鹏城那边建厂,生产一些电子元件。

原因很简单:那边人工便宜,可以极大的降低成本。

刘青山于是挨个和访客握手:“欢迎各位,欢迎欢迎,哈哈,想不到还有老朋友来访,李先生,好久不见。”

“刘先生,很高兴能再次见到你。”李在容的脸上也努力地挤出微笑,只是显得有点僵硬。

他曾经去过刘青山的老家,当时是和省里洽谈建厂的事情,然后去青山镇的古人类遗迹馆进行参观。

结果这家伙狂妄自大,被刘青山给收拾一顿,闹了个灰头土脸。

所以此刻再次见到刘青山,这位三星集团的少当家,也不免有些尴尬。

刘青山倒是显得非常热情:人家送钱来的,当然热情啦。

他把客人都请到会客室,泡上茶,然后就扯起了在非洲那边的见闻。

三星电子的几个人也只能耐着性子,听他侃侃而谈。

刘青山当然一点不着急,所以绝对不会主动开口的。

三星的几位代表喝了半天茶水,周氏电子的代表周阳雄实在忍不住了,终于开口打断了谈兴正浓的刘青山:

“刘总,今日冒昧登门,实属有事相商。”

“噢,有事啊,好商量,我和李先生都是老朋友了嘛。”

刘青山打了个哈哈,说得李在容脸上的表情更加僵硬:谁和你是朋友啦?

对于周氏电子,刘青山也略有耳闻,就是纯粹去内地捞钱,对这种货色,刘青山是坚决不会手软的。

周阳雄年近四旬,在商场里摸爬滚打二十载,当然也知道今天是肯定要挨宰。

不过挨宰也总比血本无归要强得多,现在,鹏城那边的电子厂已经停产,后续会发展成什么样,谁也说不好。

搞不好,上亿元港币的投资,就直接打水漂了,这种损失,他也承受不起。

于是硬着头皮说道:“刘总,听说贵公司有意收购一些内地的公司,我们三星电子,在鹏城有一家工厂,不知道刘总有没有兴趣的啦?”

“电子公司啊,我们龙腾,并没有这方面的业务。”刘青山微微摇头,一脸遗憾。

周阳雄心里觉得好气,和李在容对视一眼,却见后者的脸色更差。

李在容真想拍案而起,痛斥一句:全世界都知道你和岛国的商业对赌,生产手机,难道不需要电子器件厂吗?

可是他就算少爷脾气再大,也知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道理。

这要是当场发作的话,那这笔生意肯定就黄了,最后的损失,只怕要扣到他的头上。

于是李在容强压怒火,起身鞠躬:“刘先生,这件事拜托了。”

刘青山很是大度地摆摆手:“既然李先生开口,那作为老朋友,我当然不能驳了你的面子。”

有希望!

周阳雄和李在容等人,不由面露喜色。

然后就听到刘青山继续说道:“可是我们龙腾公司刚刚发展,资金不足,就算是想帮助各位,也是心有余力不足啊。”

这种说辞,倒是在周阳雄的意料之中,谈生意嘛,讨价还价再正常不过,只要有的谈就好。

倒是李在容有点沉不住气:“刘先生,口否先听听我们的报价?”

刘青山却岔开话题:“我们公司,目前只是收购创新食品在国内的两家小公司。”

“经过我们严密的财务核查,这俩家公司的总价值是一千一百港币,诸位,想不想听听我们入手的价格?”

这当然是周、李等人最关心的,都露出倾听之色。

刘青山微微一笑,这才继续说道:“经过我们两个公司商定,最后作价四百万港币,这纯属自愿,诸位要是不相信,可以去创新食品那边求证。”

咝,周阳雄暗中抽了一口冷气:这刀子下得还真够狠!

李在容脸色也更加难看:这摆明了是要宰人嘛。

刘青山则双手十指交叉,放在面前的桌子上:“而贵公司的主业范围,我们并不怎么感兴趣,只不过看在朋友的面子上,这才勉为其难。”

“所以还请诸位谅解,因为我们收购的价格,肯定比上面的比例还要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