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卫老王破校花处柳玉倩/强行破了侠女的处

2022-06-22 22:50:08 9点热度

嘭咔……轰隆隆隆!

吼吼吼!

狂暴的龙吟响彻虚空,摩凌天“祖血之烬”幻化出滚滚妖云,不断冲击着那道紫色巨龙。

两人一时战得难解难分!

摩凌天双目中泛起灰白色异芒,双臂前伸,两只手掌赫然离体而出。

迎风暴涨,化作一灰一白两道狰狞恐怖的巨爪狠狠轰向紫色巨龙!

“嗯?”

姜天脸色一沉!

还没来得及反应,两只灰白巨爪便轰在了血脉异象之上。

嘭、咔嚓……轰隆隆!

呲啦啦啦!

一灰一白两只巨爪爆发出惊人的狂威,硬生生嵌进紫色“巨龙”的龙躯之中,疯狂发力撕扯。

欲要把紫色“巨龙”硬生生撕碎!

但他低估了姜天“血脉异象”的威力。

吼……轰隆隆!

紫色“巨龙”发出一声痛苦的咆哮,庞大的身躯层层盘卷,瞬间便把两只灰白色巨爪死死缠住,令其难以发力。

“哈哈哈,你以为这就完了吗?”

摩凌天不惊反喜,狂笑一声隔空猛催。

先前离体的一双手掌,在他的断臂前疾速重生,并闪电般捏诀点出。

轰咔……轰隆隆隆!

被“血脉异象”死死缠绕的灰白色巨爪骤然爆裂开来,化作一团恐怖的灰白色妖焰反客为主地淹没了那片虚空。

嗷吼!

痛苦的龙吟随之传出,姜天身躯震颤,气息急剧涨落!

“血脉异象”受到了强烈的冲击,令他本人也遭受了剧烈的反噬。

若非肉身强大、血脉深厚,恐怕已经惨遭重创!

“血脉之力,燃!”

姜天自知不可怠慢,当即便要燃烧血脉潜能。

但就在这时,一道前所未有的剧烈波动自地底传来,硬生生打断了他的出手之势!

轰咔!

嘭……轰隆隆!

哞哞……吼!

伴着这声异动响起的,还有吞山玄龟的咆哮声。

这头老龟发出狂暴的嘶吼,声音却是瞬间回落下去。

“嗯?”

姜天眼角一跳。

只见崩塌的山谷地面再次急剧塌陷,直接变成了一个范围超过千丈的巨大天坑。

“吞山玄龟?”

这一刻,他的心直接提到了嗓子眼儿上,无比担忧吞山玄龟的安危。

眼前的异变极其剧烈,地面塌陷使得巨量的灵力相互摩擦冲击,直接演变成一道灵力潮。

轰隆隆隆!

这灵力狂潮一边爆裂一边疯狂上涌,令他站立不稳,也将摩凌天硬生生震退百余丈。

“吞山玄龟,究竟怎么回事?”

姜天厉声狂呼,大感不安。

可他却并未得到回应,吞山玄龟的血脉感应并未中断,但似乎正在向地底疾速坠落!

轰隆……轰隆隆隆!

灵力狂潮愈演愈烈,蕴含的灵力规模,远胜先前他吞噬的灵气之柱。

文学

而摩凌天的出手也被这剧烈的异变打断,给了他应对之机。

姜天并未急于向对方出手,而是抓住机会吞噬这狂暴的灵力!

“吞虚诀,给我吞!”

轰隆隆隆!

伴着一阵沉闷的轰鸣,大片的灵力狂潮被他强行吞噬入体!

这些灵力狂潮,蕴含的灵力数量堪比数百道灵气之柱,对他来说是不可多得的补给。

哪怕现在来不及炼化,他也要极力吞噬。

因为这些灵气一旦冒出地面,很快就会消散,若不吞噬便是巨大的浪费。

“该死!他娘的!”

摩凌天眼看就要占据上风,没想到又出了这等异变,一时暴跳如雷。

他狠狠驱散虚空中的灵力狂潮,准备再次出手痛击对方。

就在这时,一道恐怖的力量自地底深处,疾速盘旋着冲天而起!

“嗯?”姜天脸色一变!

“那是什么?”

摩凌天也是心头剧震,大感不妥!

这股力量来势惊人,势头远比刚才的灵力狂潮更强!

哞……吼吼吼!

伴着阵阵沉闷的嘶吼,那道恐怖的力量迅速冲出地底。

姜天和摩凌天已经顾不上交手,各自退避开来,踏空凝视前方。

只见一道复杂的螺旋形气柱自地底坍塌处狂涌而出,其中心处空空如也,边缘处却由不止一道灵气之柱交织缠绕而成。

而且这些灵力色泽各异,至少六七道之多!

“这是……”姜天眼角抽动,震惊不已!

观其色泽,跟他之前吞噬过的那些灵气极其相似,两者显然同出一源。

但这些灵气蕴含的力量,却远比先前那些能比。

“吞山玄龟究竟在地底发现了什么?”

姜天深深呼吸,脑海中思绪狂涌不定。

“该死!这是我神鼋岛的核心地脉——灵窍妖脉!”

摩凌天厉声惊呼,声音中透出无比的狂怒!

“灵窍妖脉?”

姜天从未听说过这个名字,一时不知底细。

但从对方的反应来看,吞山玄龟显然触动了某个惊人的存在。

看起来,多半是打通了深藏地底的某个特殊地脉。

而这地脉,显然便是摩凌天口中所说的“灵窍妖脉”!

姜天心头思绪飞转,瞬间便意识到情况有异。

“灵窍妖脉跟九窍奇山有何关联?”

虽然不明究竟,但直觉告诉他,事情绝不简单!

“灵窍妖脉已被触动,神鼋岛根基将损,驼罗丹、三位护法,你们难道没感觉到吗?”

摩凌天厉声狂啸,声震虚空!

“什么?”

“灵窍妖脉被触动了!”

“该死!”

“不好!”

听到摩凌天的怒吼,驼罗丹和三位太上护法脸色骤变,骇然大惊!

灵窍妖脉乃神鼋岛根基所在,无数年来支撑着神鼋岛妖族一脉繁衍修炼,生生不息。

一旦遭到破坏,对神鼋岛的打击将是无法想象,甚至是毁灭性的!

“该死!灵窍妖脉深藏地下,他是怎么找到的?”

“早就说过这个人族极不简单,却没想到手段如此可怕!”

“灵窍妖脉非比寻常,一般人就算察觉到蛛丝马迹也很难追寻到它的真实地点,这个人族显然有着非比寻常的手段!”

“快,阻止他!”

轰轰轰……轰隆!

狂暴的轰鸣响彻虚空,驼罗丹和三位太上护法无暇再跟云湘涵缠斗,厉声暴喝着便朝那片狂乱的虚空遁去。

“摩凌天,你干什么吃的,为何不阻止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