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在地铁做 化学实验室学霸做哭学渣文章

2022-06-22 18:02:18 8点热度

望着一脸颓然的颜义山,吴楚之突然觉得,颜义山那全身原本看起来显得贵气十足的白色唐装,此刻犹如囚衣一般。

只差了一个“囚”字而已。

没关系,人入口中,这字不难写,也就素素和冰冰现在还不会写而已。

“颜叔,您要不嫌弃,我倒有个钱生钱捞一笔的门路,速度足够快,收益也足够高,不知道您感不感兴趣?”

吴楚之状似惋惜这位世叔的遭遇,想为世叔的养老分担压力、

颜义山顿时眼睛便亮了起来。

他知道吴楚之和他的商业理念并不相同,但他对这小子的商业眼光和手段果决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小吴,你说说看?”

吴楚之没有急着说,护着火给他点燃一支烟,

“颜叔,说之前,我先问问,您对漂亮国的股市规则熟悉不?”

颜义山笑了起来,“我应该是全华国最早一批玩漂亮国股票的人了,87年的时候我就在明珠市那边接触过。”

吴楚之闻言,不由得肃然起敬。

1987年,绝大部分的华国人,连股票是什么都不知道。

“颜叔,既然您玩过,我就不班门弄斧了,现在有这么一个机会,就看您胆子够不够大了。”吴楚之坏笑的说着。

颜义山嗤笑了一声,“你放心,我的胆子一向比较大!至少比你大上不少。别卖关子,快说!”

吴楚之嘿嘿地笑了起来,“颜叔,安然这家公司,您知道吧?”

颜义山疑惑的看着他,“这怎么不知道,世界上最大的综合性天然气和电力公司,在北美地区是头号天然气和电力批发销售商。

2000年披露的营业额达1010亿美元之巨。公司连续六年被财富杂志评选为‘最具创新精神公司’。

今年安然这事情闹的沸沸扬扬的,我们国家都报道了好几次,这怎么不知道?

从2月份开始,市场就在高度怀疑他们的财务造假问题,出现了大量的机构进行了做空操作。

不过随着前几天他们公布的季报,一切都烟消云散,很多空头都被打爆了头寸。

你小子是想做多吗?现在看起来已经晚了,市场信心还没回复,涨不了多少的。

要恢复到过往90美元的价格,哪是你说的快速的事?没个两三年是恢复不了的。”

吴楚之笑了起来,看来颜义山还真是了解,“颜叔你也看多?”

颜义山嗤笑了一声,“这不是废话吗,刚公布的三季报,业绩很好啊,股价都从25美元反抽到了37美元。”

说罢他一脸的惋惜,拍了拍大腿,“可惜了,当时我犹豫了,不然买个几百万美元,几天时间就会赚小50%。

现在再入场,没有多大的利润空间的,小子,我劝你……”

颜义山突然住了嘴,他想到了什么,一脸目瞪口呆的望着吴楚之,“你别给我开玩笑,你……你……”

他指着吴楚之半天说不出话来,吴楚之也只是笑眯眯的望着他。

颜义山忙不迭的端着茶喝了一口,稳了稳心神,这才继续开了口,

“你小子是打算做空?这个有点异想天开了吧?别人刚用事实反击的市场上关于他们财务造假的质疑。”

吴楚之笑着轻声问道,“颜叔,那种倍数增长的报表,您真的一点都不怀疑?

您搞金融这么多年,应该很清楚公允价值计价的弊端。”

“安然事件”是国内商科必讲的案例,但是其问题的本质,很少有老师敢讲。

其实吧,安然公司并没有违反任何会计准则,相反,它一直是会计准则的灵活运用者与推动者。

当然,在其发展良好的阶段,这些人们都是为之鼓掌的,但是当出了问题,谁管你是不是会计准则的创新?

愤怒的人民和似懂非懂的法官,自然会判你有罪的。

整个事件,只能说是安然利用了会计准则中公允价值概念的漏洞。

公允价值是什么?

其实用大白话来解释就是,公允价值就是买卖双方都觉得值那么多钱。

比如一辆旧汽车,原值15万元,折旧14万元,账面价值就是1万元,但在二手车市场上可以卖3万元,这个3万元买卖双方都认可,就是公允价值!

通常情况下,公允价值与企业财务的账面价值是不一样的。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一个公司以200万购进了一套燕京的房子。

20年后,按照传统的会计核算,20年的折旧期,这套房子在企业的账面上只有6-10万的残值。但市场上,这套房子也许价值远不止2000万了。

所以,公允价值这个概念的提出,就是来弥补传统历史成本计价下的缺陷。

以安然公司的基础-能源合同为例。

1990年,斯基林加入安然公司,并成为新公司安然金融的CEO。

安然金融主要从事一种名为天然气银行的天然气交易合同的产品,而斯基林也可从安然股票的上涨中获得奖金。

安然金融预付部分现金款给天然气生产商,并引导他们签订长期供气合同。

斯基林坚持使用公允价值会计计量安然金融的净利润。安然公司董事会及漂亮国SEC分别于1991年和1992年同意其使用公允价值进行计量。

当年,安然公司以公允价值计量的净利就高达2.42亿美元。

20世纪90年代,能源价格上涨,这些供气合同的价值也随之增加,对合同价值的重估溢价,顺理成章地被计入安然公司当年的利润之中。

但同时,一些合同的减值却未计入损失。

例如,Sithe公司欠安然公司15亿美元的债务,尽管安然公司内部风险评估与控制机构估计Sithe公司仅有4亿美元的资产可供偿还债务,但是合同的公允价值并没有调低,损失也没有计入利润表。

事实上,这些损失直到安然倒闭时才得到确认。

“小吴,你这话抬举我了,我哪有系统学习过金融?都是实战里面碰的头破血流摸索出来的野路子,你给世叔详细讲讲。”

吴楚之开始不厌其烦地讲述起来,要想别人入彀,关键信息点必须讲透。

文学

最高明的骗局,其实是看起来最真实、最合理的步骤所组成的,只不过可能是在一个或者几个微不足道的点上,进行了些许的调动。

而吴楚之此时所讲的,也全是真实的事情,“管理层对未来和“收益”的假设太过激进,如果管理层愿意通过使用高度有利的假设来突破极限,则可以有效地凭空创造。

能够形成利润的溢价事项被记载进了报表,不能形成利润、甚至是亏损的事项则转移出了报表。

为了应对不断增加的负债,在1998年晋升为首席财务官的新人安德鲁法斯托制定了一项深思熟虑的计划,以表明尽管许多子公司都在亏损,但安然公司的财务状况良好……”

法斯托和安然公司的其他人精心策划了一项计划,利用表外特殊目的载体(SPV),也被称为特殊目的实体(SPE),向投资者和债权人隐藏其堆积如山的债务和有毒资产。

这些SPV的主要目的是掩盖会计事实,而不是经营结果。

安然到特殊目的机构的标准交易是这样的:安然将其部分快速上涨的股票转让给特殊目的机构,以换取现金或票据。

SPV随后将用这些股票对冲安然资产负债表上的一项资产。

反过来,安然也会为SPV的价值提供担保,以降低表面上的交易对手风险。

尽管他们的目的是掩盖会计事实,特殊目的公司并不是非法的。

但它们与标准的债务证券化在几个重大而可能是灾难性的方面有所不同。

其中一个主要的区别是,特殊目的载体全部用安然的股票作为资本。如果安然股价下跌,这直接损害了特殊目的公司的对冲能力。

而第二个显著危险的是:安然未能披露利益冲突。

虽然安然向投资公众披露了特殊目的载体的存在,尽管很可能很少有人了解它们,但它未能充分披露公司与特殊目的载体之间的非独立交易。

安然的管理层相信其股价会继续上涨,这与1998年倒闭的长期资本管理公司所体现的信念相似。

最终,安然的股票下跌了。特殊目的载体的价值也下降了,迫使安然地担保生效。

随着吴楚之的娓娓道来,颜义山也逐渐明白了过来。

金融本就是一法通万法通的行业,所有东西都会回归到最终的本质:“资产等于负债加权益”。

颜义山不确定的询问着,“小吴,你的意思是,现在安然设立的特殊目的载体已经完全兜不住了?”

吴楚之点了点头,“安然的资金成本接近9%,高于其声称的7%的资本回报率。

这意味着,尽管向股东报告了利润,但它并没有真正盈利。

纸终究保不住火,颜叔,有些事情您稍微打听和留意便可以看出,管理层持股在快速的下降,他们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

同时,今年安然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已经换了两次,最近这位正是创造出这一操作的斯基林,而他也在上个月辞职了。

说明安然整个体系的崩溃已经在倒计时了。”

颜义山倒吸了一口冷气,他让人拿来了笔记本电脑。

吴楚之看着现在的GPRS拨号上网卡,嘴角一阵抽搐。

他也曾这样忍受着龟速的上网,当时也不觉得有多慢,现在则有点完全受不了的感觉。

颜义山独自一人查着资料,吴楚之饶有兴致的看着他笼中的那只画眉。

确实看不懂,两世为人,也没有玩鸟斗雀的经历。

吴楚之站起身来,一边散步消食,一边回忆着整个安然事件的关键节点。

这是不可能记错的事,当年他毕业也就是靠着这个事件刷的论文。

甚至一直到他开始带学生时,那帮小子依旧踩在安然的尸体上,刷着经验值。

安然事件对华国最大的影响,估计就是那几百万篇计的论文吧。

与之相对比,华国银行和华国招商银行那十来亿美元的损失,完全就是不值一提,纯属活该。

“嘶!”颜义山看着电脑上面的公开资料,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

其实很多资料已经披露了出来,不过不是有心人,谁又能将这些隐藏在公告里面的只言片语,串在一起在思考?

也有,比如那位叫做查诺斯的著名大空头,根据后面披露的信息,在这个事件上,他光是作为基金的管理者就血赚了5亿美金。

要知道,这5个亿只是费率平均1%基础管理费的管理费收入,他所代理理财的客户,赚取的可能就是天量的收益。

“小吴,安然公司的财务报表都是经过世界第一大的会计师事务所安达信审计的,你说会不会只是巧合?”

看了这些资料后,颜义山其实心里已经信了八成,不过安达信那举世闻名的公信力,却让他心里不得不强行压制住内心的狂喜。

他眼带希冀的望着吴楚之,手里不断的婆娑着自己手指上的古朴扳指。

吴楚之笑了笑,“安然公司的雇员中居然有100多位来自安达信,包括首席财务官和财务总监等高级职员,而在董事会中,有一半的董事与安达信有着直接或间接的联系。”

安达信的一个雇员曾经说过:“安达信休斯敦办公室的太多人得到了安然的好处,如果有人拒绝在审计报告上签字,他马上就得走人。”

调阅了安然公司披露的首席财务官和财务总监的履历,颜义山笑了起来,

“小吴,这把,你有多大的把握?”

“七成!三成失败的可能性在于有外力的介入,导致安然公司的特殊目的载体会延迟拉爆。”

吴楚之肯定不会说十成,但也给出了让颜义山信服的理由。

颜义山站了起来,背着手,绕着鹤鸣茶社的内圈缓缓的踱着步子。

吴楚之隐晦的打了个哈欠,烟瘾有点犯,不过颜义山的烟,他不敢碰。

他干脆眯瞪了起来。

好一会儿,他被颜义山推醒了,睁开眼便是颜义山那略带血红的眼珠子,被吓了一跳。

“小吴,这事儿干了!”坐回位置的颜义山低沉着声音,手指在桌面上带着节奏的敲着。

吴楚之眨巴眨巴眼睛,“颜叔,这事儿您要干就自己干呗,没必要给我说的。”

“你小子自己不干?”颜义山疑惑了起来。

吴楚之茫然的看着他,“我肯定要做的啊,实际上我钱都到位了,就等明后天开动了。

您要做,您准备好钱,自己开户自己做就是了。”

颜义山脸上一红,语气有些不好意思,“可我现在没有多少美金。”

吴楚之闻言脸上便怔住了,“您这……都要跑路了,您还没多少外汇?”

颜义山叹了一口气,“我哪知道事情那么急啊,美金倒是有一些,日常开支倒是没问题,但是投资是没法了。

我的钱全部都是人民币,外汇资本管制下,我要兑换成美金要么需要漫长的时间,要么需要损失大概30个点。

否则我也不会想着把钱投给在国内的你。”

吴楚之想了想,也是这个理,“这样好了,我可以给你兑换,你也不用有什么损失,就按现在的外汇牌价8.243,手续费你掏。”

颜义山闻言皱起了眉头,死死的盯住吴楚之的眼睛,“你小子不会是想坑我吧,赚钱的机会你会让给我?”

吴楚之嗤笑了一声,无奈的摇摇头,“颜叔,你多心了。市场只有那么大。

我虽然有8000万美金,但我本来也只打算投6000万而已,您要进来我也就降低规模到4000万。”

颜义山愣住了,“怎么会只投这个数?”

吴楚之微微一笑,“颜叔,我们的体量在市场上就是一只小鱼儿,必须要很灵活,才能在吃到虾米后,不被大鱼给吃掉。

4000万美金的本金不少了,8%的保证金,其实是价值5亿美金的市值。

安然公司目前的市值一共也才400来亿,再多就会引起别人的觊觎。”

华海油那种人傻钱多的事,吴楚之是不会干的。

赚点油水仅够了,太贪心,会被资本精准狙击的。

当然,贪心的人遍地都是,华国银行原油宝的案例也是让人哭笑不得。

望着颜义山了然的神情,吴楚之继续的说着,“既然您要参与进来,我缩小规模也算是规避风险。

但是我有一个要求,您要是能接受,我们立刻进行兑换,要是不能接受,咱就当没说过这事。”

颜义山不怕吴楚之要求有多离谱,就怕吴楚之没要求,“你说就是了,我听着。”

吴楚之嘿嘿笑着,“依照常规吧,您兑换的金额,算做我管理的规模。

我也不收您基础管理费,收20%的超额收益,收益超过10%时超额收益生效?”

颜义山嘿嘿一笑,“原来你是在这里等着我的,你小子够狠!我俩汇兑的钱,你也收超额收益!”

吴楚之耸了耸肩膀,“颜叔,在商言商,从我这里兑换,总比您去挨钱庄的30%的盘剥要好多了吧。

我收的是超额收益的钱,您要是没赚钱,我一分钱也收不到。

而且,这本来是我自己的独食,看在您我的渊源上,我这么让出来,您多少也得给我点补偿吧?这么说来不算贵吧?”

望着意动的颜义山,吴楚之心里冷冷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