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做那事是怎么做教程:对着镜子揉核h

2022-06-22 17:47:34 6点热度

“门都要灭了都不出手,你们这个门主还真是够奇特的呀!”叶青撇着嘴说道。

“所以我才会说我是地鬼门中最强的人。”阴长风耸着肩说道。

“你的意思是你觉得你们这个门主其实没有武力?”叶青沉吟着问道。

“是的!”阴长风点了点头,说道:“几十年来,我从未感觉到他的身上有任何的劲气波动。”

“有没有可能他比你强,所以你看不出来?”叶青沉吟着问道。

“这还真不好说。”阴长风耸了耸肩,说道:“不过联想到在地鬼门生死存亡的时候,他都没有出手,我认为他是不会武道的,如果他是高手的话,又怎么可能看着地鬼门的兄弟们在武道之乱中一个个的惨死呢?这对他来说,又有什么好处呢?”

“嗯!”叶青点了点头,说道:“你的分析也是有道理的。”

顿了顿,叶青瞥了一眼阴长风,努着嘴说道:“既然你判断你们门主没有武力值,而你自己又是一个有野心的人,你为什么不将他那个位置给抢夺了呢?”

“你以为我不想啊?”阴长风撇了撇嘴,说道:“但问题是地鬼门还有九大长老,这九个老家伙都是地鬼门从小培养起来,极其忠诚,不管现任门主有没有武力值,但那个位置都是老门主传下来的,他们对这任门主也同样很忠诚,如果我要是敢乱来,就会被他们群起而攻之了。”

“你的实力不是最强吗?”叶青笑着问道。

“强有个屁用呀?”阴长风白眼一翻,说道:“就算我强行夺取了门主之位,地鬼门下头的人,除了我这些年培养的人外,别的人也不可能认可我的,我就算坐上那个位置,又能如何呢?”

顿了顿,阴长风一脸无奈的说道:“那样的话,我不仅得不到任何的实质性好处,反而会让地鬼门分.裂,让我和他们陷入到无穷无尽的仇杀之中,不是我死,就是他们亡,与其这样,我还不如保持原状,在我有需要的时候,地鬼门的人看在同门的份上,也会来帮我的。”

“没想到你居然能看得这么明白。”叶青笑着说道。

“我又不是傻子。”阴长风没好气的说道。

虽然说现在他已经等同于阶下囚了,但是面对叶青,他还是有些脾气的,嗯……谁让叶青是他那个混蛋老哥的弟子呢?

如果说他刻意奉承的话,那真的太掉价了。

对此,叶青也没有在意,不管阴长风再怎么坏,他终究是阴仇的亲兄弟,只要他老实交待,别的就由他去了吧,无所谓的,叶青不是一个好面子的人,非得让阴长风这个阶下囚对他卑躬屈膝。

“那你们那个门主能听你的话吗?”叶青努着嘴问道。

阴长风应声说道:“只要不是涉及到地鬼门生死存亡的事,他多半还是会听的,更何况,我加入地鬼门后,也为地鬼门做了很多重要的贡献,就冲这一点,他也会给我面子的。”

叶青沉吟着说道:“这一次你到怀城,是他让你来的,还是你自己主动来的,又或者说,魏功勋其实能联系上地鬼门的人只有你?你到怀城,地鬼门别的人并不知情。”

“呵呵!”听到叶青的话,阴长风就直接笑了起来。

文学

“这很好笑吗?”叶青眯着眼睛问道。

阴长风瞥了一眼叶青,说道:“你别以为我看不出你的那点小心思。”

“哦?”叶青回看了一眼阴长风,努着问道:“那我是什么小心思呢?”

“你是在担心,如果我是地鬼门主派来的,现在地鬼门已经知道我落到你的手中了,对吧?”阴长风反问道。

“然后呢?”叶青努了努嘴,继续问道。

阴长风眉头一扬,耸着肩说道:“然后?很简单,你担心地鬼门会撤离章家岩村,这样一来,你想将地鬼门一举歼灭的打算就会落空,对吧?”

“挺聪明的。”叶青笑了笑,嗯……阴长风说出了他的心声,他的确是有这样的担心。

“你放心吧!”阴长风瞥了一眼叶青,说道:“地鬼门和魏家之间的联络人本就是我,这一次魏功勋给我来电,也是我接的,我来怀城后,地鬼门别的人并不清楚。”

“就算地鬼门不知道你来处理怀城的事情,但也有可能发现你在怀城出事呀!”叶青沉吟着说道。

“这不可能的。”阴长风耸了耸肩,说道:“我来怀城的样貌,只是针对魏家父子的,地鬼门的人都不知道这个样貌下的人是我,所以就算是此时有地鬼门的人就站在这里,他们也不可能知道落在你手中的人是他们的副门主。”

叶青想了想后,说道:“你长时间不与你们地鬼门总部联系的话,他们会不会猜出你出事了?”

“不会!”阴长风摇头应道。

“为什么?”叶青追问道。

“当初地鬼门主邀请我加入地鬼门的时候,我们之间就有协议。”阴长风应了一声,说道:“除了地鬼门遇到大事外,我会参与地鬼门的行动,其他时候,我是自由的,所以即便我消失一两个月,地鬼门中也不会有人怀疑的,嗯……以前的时候,这种情况太多了,他们也已经习惯了我经常性消失。”

“嗯!”叶青点了点头,说道:“那么魏家呢?这个魏家所处的位置还是很重要的,地鬼门主难道就没想过从你手中接过对魏家的控制权吗?”

“我想他肯定想过。”阴长风应了一声,说道:“不过这个魏家是我一手扶持起来,而且我掌握了魏家的把柄,如果门主强行接手过去的话,他恐怕也担心我有想法,而相对于魏家,我对地鬼门更重要,所以他为了彰显对我的信任,也只能不过问魏家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