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绩差成为全班的玩具*公交车诗晴肉欲小说

2022-06-22 17:43:45 3点热度

“老弟,你这话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明白?”

“就算那女人是冲着那位,才资助妞妞的,和我有什么关系?”

薛文凯脸上露出几分坏笑,低声道:

“厅.长如果知道你的事,你觉得会是谁告诉他的?”

刘伯举听到这话,陷入沉思,随即像是想起什么似的,一脸激动的说:

“你是说这事和欧阳慕青有关系?”

“你觉得呢?”

薛文凯不答反问。

刘伯举郑重其事的思考一阵后,出声道:

“我觉得也是,她和宋月娥走的很近,这事极有可能……”

说到这,刘伯举像是猛的想起什么似的,急声说:

“老弟,那事宋月娥那贱.女人胡言乱语冤枉人的,我可没有乱来!”

看着刘伯举一脸心虚的表情,薛文凯越发认定他的判断没错。

刘伯举刚才那番话说的郑重其事,其实应该反过来听,才是真实情况。

宋月娥还是有几分姿色,刘伯举极有可能想乘人之危将她拿下,但却遭遇了拒绝。

刘伯举在一怒之下,便将她女儿撵出医院。

宋月娥受此打击,万念俱灰,这才想要跳楼轻生的。

如果按照这逻辑,将事情一捋,便顺理成章了。

薛文凯两眼紧盯着刘伯举,久久没有出声。

做贼心虚!

刘伯举将薛文凯的表现看在眼中,心里很有几分没底,硬是从嘴角挤出一丝笑意,道:

“老弟,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有什么事直说无妨!”

薛文凯两眼紧盯着故作镇定的刘伯举,沉声道:

“刘院长,无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都要将其处理好,否则,后果将不堪设想。”

在这之前,两人一直称兄道弟。

薛文凯突然称呼刘伯举的职务,让他心里很有几分没底。

“老弟,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刘伯举故作镇定的说,“事情我已经说了,你不会信不过老哥吧?”

薛文凯鄙夷的扫了刘伯举一眼,沉声道:

“我信不信,无所谓,关键厅.长信不信。”

“你觉得,以厅.长的个性,这事若是查实了,他会绕得了你吗?”

看着一脸阴沉的薛文凯,刘伯举的脸色都变了,急声道:

“老弟,这事关系重大,你可一定要帮帮我!”

此时,刘伯举再也顾不上伪装了,直接和薛文凯摊牌了。

若不是有把柄在刘伯举手中捏着,薛文凯绝不会管他的事。

虽说刘伯举手中没有他和宋悦在一起的证据,但何启亮本来就有所察觉,他若是过去一说,后果不堪设想。

“老哥,要想我帮你,你首先得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薛文凯一脸阴沉的说。

不管怎么说,薛文凯都要先拿到刘伯举乱来的证据,将主动权牢牢在自己手里。

刘伯举不是傻子,这事关系重大,一旦败露,后果不堪设想。

薛文凯见刘伯举满脸犹豫,久久没有出声,沉声道:

“既然老哥信不过我,那就算了!”

说到这,薛文凯伸手端起茶杯,颇有几分送客之意。

刘伯举意识到他如果再不开口,可就没机会了。

想到这,刘伯举将心一横,出声道:

“老弟,你我是兄弟,我也不藏着掖着了。”

“那天晚上,我喝了点酒,一时鬼迷心窍,便去了病房……”

刘伯举无奈,只得将事情的经过含糊其辞的说了一遍。

薛文凯猜测的一点没错,刘伯举见色起意,想要用孩子来威胁宋月娥就范。

谁知宋月娥并不为之所动,不但当面拒绝,还将他斥责了一顿。

薛文凯怀恨在心,次日便让血液科主任曹刚撵宋月娥母女走人。

听完这番话,薛文凯抬眼看向刘伯举,一脸阴沉道:

“老哥,你真是糊涂,怎么能干出这样的事来呢?”

“这事若是捅出去,你不但保不住院长之职,还有可能面临牢狱之灾。”

刘伯举听到这话,彻底傻眼了,急声道:

“老弟,你言重了吧,我又没那什么,怎么可能坐牢呢?”

刘伯举话里的意思非常明确,他并未采取强制手段,绝不可能坐牢。

薛文凯嘴角露出几分阴冷的笑意,心中暗道:

“你的套路如此熟练,绝不是初犯,若是以此追究下去,你不进去才怪呢!”

这话薛文凯心里有数,绝不会当着刘伯举的面说出来。

“老哥,厅.长初来乍到,老话说得好,新官上任三把火。”

薛文凯一脸阴沉的说,“宋月娥跳楼事件在全省产生巨大影响,他如果知道这当中另有隐情,你觉得他会饶了你吗?”

刘伯举听到这话,脸色都变了,急声问:

“老弟,那我该怎么办呢?”

这一刻,刘伯举真害怕了。

他只是个小小的院长,朱立诚作为卫生厅.长,要想收拾他,可谓易如反掌。

薛文凯并未回答薛文凯的话,而是满脸凝重的故作思考状,伸手拿起一支烟叼在嘴上。

刘伯举见状,连忙掏出打火机,啪的一声,帮他点上火。

薛文凯对刘伯举的表现很满意,猛吸一下,喷吐出一大口浓白色的烟雾。

刘伯举一脸巴结的看向薛文凯,期待着他口中说出金玉良言来。

薛文凯觉得谱摆的差不多了,沉声说:

“老哥,解铃还须系铃人!”

“这事的关键因素在宋月娥,你只要封住她的嘴,便没事了。”

刘伯举听到这话后,眼前一亮,连连点头称是。

片刻之后,刘伯举轻哦一声,低声问:

“老弟,你说宋月娥会不会已将这消息告诉欧阳慕青了?”

宋月娥虽和朱立诚有过接触,但她绝不可能将这消息告诉对方。

欧阳慕青出资帮妞妞做手术,宋月娥和她之间较为熟悉,极有可能将这消息透露给她。

薛文凯抬眼看过去,沉声道:

“可能性不大,她极有可能提及过这事,但绝没有和盘托出。”

文学

刘伯举听到这话,一脸不解的看过去。

“老哥,你真是当局者迷!”

薛文凯见状,沉声道,“厅.长如果知道这事,还会和你如此客套吗?”

一语惊醒梦中人。

“老弟,你说的没错。”

刘伯举深以为然道,“我必须尽快采取补救措施,否则,只怕就来不及了。”

薛文凯轻点一下头,对他的说法表示认可。

“老弟,我先走一步。”

刘伯举急声说,“等这事完了,我请你吃喝玩乐一条龙。”

薛文凯连声道谢,亲自将刘伯举送出门去。

回到办公室,薛文凯在老板椅上坐定,心中暗道:

“姓刘的,你的把柄可比老子的劲爆多了,下次再敢得瑟,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刘伯举出了卫生厅的办公大楼后,驾着车向着儿童医院疾驰而去。

听到薛文凯的话后,刘伯举充分意识到这事的严重性,因此,不敢有丝毫怠慢。

叮铃铃,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

电话是吴骏打来的,何厅.长让他过去一趟。

这两天薛文凯格外**何启亮的动静,接到电话后,立即赶过去。

何启亮见薛文凯过来后,起身相迎。

在会客区的沙发上坐定,何启亮掏出烟盒,拿一支叼在口中,随即将其扔过去。

薛文凯顾不上拿烟,连忙探过身去,帮何启亮点上火。

何启亮轻点一下头,以示谢意。

薛文凯见状,满脸微笑,也点上了一支烟。

何启亮看似随意的问:

“文凯,你对于昨天的厅.长办公会怎么看?”

薛文凯略作思索,低声道:

“厅.长,那位可能要有所动作,否则,不可能如此安排。”

“说说看!”

何启亮轻弹一下烟灰,沉声道。

薛文凯略作思索,低声说:

“他让黄厅和刘厅摸底各大医院专家号的挂号情况,分明是另有用意。”

“至于假疫苗事件,更是亲自主抓。”

“这两点都非同寻常,必须引起足够重视。”

何启亮听后,轻点一下头,表示赞同。

“这两件事你都上点心,多加**。”

何启亮一脸正色道,“如果有什么异常情况,及时向我汇报。”

薛文凯听后,连声点头答应下来。

见何启亮没有其他交代,薛文凯便站起身来告辞走人了。

自从前天晚上之后,薛文凯的心一直悬着,生怕何启亮发现他和宋悦之间的事。

从何厅.长办公室里走出去,他那颗悬着的心彻底放了下来。

“姓何的对我一如既往的倚重,看来之前那事没问题了。”

薛文凯心中暗道,“尽管如此,后面一定要小心谨慎,千万不可大意!”

就在这时,薛文凯见到副厅.长刘良奎走进了黄玥的办公室,连忙停下脚步,观望起来。

“姓朱的将专家号事件交给他们两人负责,厅.长对此很上心,我得多留个心眼。”

薛文凯心中暗道。

黄玥见刘良奎过来后,连忙起身相迎。

一番寒暄后,两人分宾主在沙发上坐定。

“刘厅,关于专家号的事,你准备怎么入手?”

黄玥直言不讳的问。

朱立诚对这事非常**,特意交给他们俩办,绝不能出岔子。

“这事看上去不大,但要想解决,绝非一朝一夕的事。”

刘良奎沉声道,“我暂时没什么想法。”

由于医疗资源有限,看病难和看病贵的问题一直困扰着医疗系统。

要想解决这一问题,不客气的说,比登天还难。

黄玥脸上露出几分严肃之色,沉声说:

“厅.长的意思让我们先摸一下底,至于具体操作,他一定会有所安排。”

刘良奎见状,轻点一下头,表示赞同。

“我们将卫生厅直属的四家医院分一下工,你选两家。”

黄玥出声道。

安皖省卫生厅共有四家直属医院,分别是省人医,省中医院,省儿童医院和省二院,

刘良奎脸上露出几分迟疑之色,沉声道:

“那就负责儿童医院和二院吧!”

四家直属医院中,省人医和中医院的规模最大,刘良奎此举颇有几分投机取巧之意。

黄玥心知肚明,但却丝毫没有表露出来,出声道:

“行,那就这么办。”

刘良奎见状,笑着说:

“辛苦黄厅了!”

“刘挺客气了,都是为了工作!”

黄玥不动声色道。

刘良奎见正事谈完了,立即起身告辞而去。

黄玥稍作准备后,领着秘书,直奔省人医而去。

安皖省人民医院是省内最知名的综合性医院,每天病人络绎不绝。

黄玥决定先啃这块硬骨头,牢牢将第一手资料掌握在手中。

车刚停下,黄玥见到门诊楼前乱哄哄的,心中很是疑惑,当即伸手推开车门下了车。

秘书孟锦萍见状,连忙下车紧跟上去,急声道:

“黄厅,我先过去看看。”

门诊楼前聚集着不少人,孟锦萍生怕出现意外状况,才提出她先过去看看的。

黄玥作为卫生副厅.长,若是出点什么事,定会引起轩然大波。

“不用,一起过去。”

黄玥沉声说。

孟锦萍见劝阻不了黄玥,只得快步向前,帮他开路。

走到近前,只见众人围着两个护士,怒声道:

“为了挂到黄主任的号,我昨天晚上就过来排队了,你们给我个解释!”

“没错,我们好不容易排到号,说不看就不看了,这也太过分了。”

“今天必须给我们个说法,否则,这事没完!”

“对,叫你们医院的领导过来,给个说法。”

……

患者和家属义愤填膺,小护士满脸慌乱,不知该如何应对。

孟锦萍见状,主动上前一步,出声问:

“大姐,这是怎么回事?”

中年妇女听到问话后,低声道:

“他们好不容易才挂到神经外科黄主任的号,医院突然告知今日停诊,病人和家属就闹起来了。”

“号都挂出去,怎么会停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