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炕上的欢愉H文@美妇跪在胯下用嘴服侍

2022-06-22 17:32:12 4点热度

铁面阎罗有些意外,忍不住大声说道:“好你个人狼,过河拆桥,告诉你,不光你想知道暗网幕后的黑手,我也要知道,我们的目的是一样的,否则我才不跟你在一起。讨厌。”

她说完,狠狠的瞪了林松一眼,直接走向一边。

黑风碰了林松一下,小声的说道:“头,话是不是有些重了。”

林松本来是想说服她,不想让她涉险,想不到她还不高兴了。

林松无奈的摇摇头,走到铁面阎罗都面前,轻声的说道:“我不知道你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但是一路走来,我感觉你没有恶意,但这次我们确实很危险,你没必要陪着我们冒险。”

铁面阎罗冷冷的看着林松,很不客气的说道:“别臭美了,我懒得跟你啰嗦,走,还是不走。”

林松无语,这女人脾气太倔了,有点像秦雪,一想到秦雪,林松有些伤感,他摇摇头说道:“你们还真是有点像,算了,出发。”

铁面阎罗看向漆黑如墨的丛林,但是听的很清楚,这让她内心颤抖了一下,看来秦雪眼光不错,但是秦雪究竟在哪,留下的那些消息,究竟是怎么回事。

 

而此时林松的话刚刚说完,前方传来枪声,林松连忙喊道:“注意隐蔽。”他说完隐蔽在大树的下边,睁大眼睛看向前方。

只见前方枪声大作,几十名参赛队员,对着河里疯狂的扫射,河里的鳄鱼张着大嘴,吼叫不知,子弹打在它们的身上,根本无济于事。

忽然两条体型硕大无比的鳄鱼冲向岸边,速度飞快无比,就连林松都自叹不如,鳄鱼瞬间扑到两名参赛队员,惨叫声音响彻夜空,显得异常恐怖。

转眼间留下一堆白骨,铁头带着其他人快速后退,十分的狼狈。

林松看的暗暗惊心,就算是自己面对,都没有信心过河,何况这些人。

黑风张大嘴巴,看着这恐怖的一幕,小声的说道:“头,我们真的就这么走了,他们会死光的。”

林松反应过来,看了看黑风,点着头说道:“目的不同,做事方法也不同,我们跟他们是敌对关系,明白吗?”

他说完,站起来,辨认一下方向,朝着一侧走去。

黑风,铁面阎罗紧紧的跟在身后,雪狼紧随其后。

林松走在最前方,黑风两人一左一右,往山上走,前进了将近半个小时,林松选择一处地势开阔,隐蔽性好的地方停下来。

他冲着两人挥手说道:“休息,再有几个小时天就亮了,保持体力,老规矩我先警戒。”他说完手握突击步枪,走向一棵大树后边。

文学

他隐蔽在大树后边,透过浓密的树叶看向山上。

山高林密,漆黑如墨,偶尔有野兽的吼叫声音,接着丛林恢复安静。

山脚下的枪声越来越少,最后逐渐消失。

林松没有在意,应该是铁头他们也要休息了。

他看了看手表,凌晨两点多,再有三个小时,天就亮了。

他抱着突击步枪,靠着大树,想着这一段时间发生的事情,暗网,死神,肯定是一码事,而这个所谓的特种兵大赛,其实就是一个陷阱,是死神跟暗网的陷阱,他们想要自己的命。

如果能够救回秦雪跟孩子,林松可以放弃自己的生命。

想到这些,林松钢牙咬的咯嘣直响,他发誓,如果秦雪母子有任何伤害,林松会追杀到底。

夜色在持续中,不知不觉中一个小时过去,黑风醒过来,走到林松的身边轻声的说道:“头,去睡会。”

林松拍了拍他的肩膀,小声的说道:“密切注意山上跟山下,我担心铁头他们会尾随上来。”

“头,放心吧。”黑风点点头说道。

林松放心的点点头,走到铁面阎罗身边,看了看她,正在熟睡,林松靠在大树一侧,抱着突击步枪慢慢闭上眼睛。

就在此时铁面阎罗凑过来,直接靠在林松的背后,林松立马感觉到一股暖流传遍全身。

这让他一怔,回头看了看铁面阎罗,笑了笑说道:“还没睡。”

铁面阎罗瞪了林松一眼,看向别处,很不客气的说道:“少废话,赶紧休息。”她说完闭上眼睛。

林松无奈的摇摇头,这女人跟秦雪的脾气太像了,林松怀疑她们是姐妹。难道是秦雪派来支援自己的,他用力的摇摇头,感觉这很不现实。

战场上没有男女之分,只有敌人跟战友,林松没有介意,背靠背继续休息。

夜色越来越深,一个小时以后,黑风休息,铁面阎罗警戒,林松有些担心,总感觉要出事。

而此时天边已经出现鱼肚白,再有一个小时天就亮了。

林松睡不着,他很谨慎的移动到铁面阎罗身边,趴在灌木丛里,小声的说道:“铁面,你去休息吧,我来。”

“为什么,不相信我,还是怕我出事。”铁面阎罗瞪了林松一眼说道。

林松知道铁面阎罗误会了自己,他没有在强求,看了看丛林四周围,小声的说道:“你是哪国人,怎么就当了雇佣兵了。”

铁面阎罗瞪了林松一眼,但是她没有拒绝,睁着一双大眼,看向无尽的黑夜,小声的说道:“我是东南亚人,从小经历了战争,没有亲人,被雇佣兵带走,就成了雇佣兵。”

 

她一边说着,一边回忆着地狱一般的佣兵生涯,直到遇到秦雪以后,人生才发生了变换,逃离佣兵团,过上了正常人的生活。

“你来这里是为了什么,十个亿吗?我们做个交易吧?”林松一脸认真的说道。

铁面阎罗一怔,忍不住说道:“什么交易?”

“我来这里是想找到我的爱人秦雪跟孩子,一旦我跟秦雪出事,我把命留给你,你带着我的脑袋去交任务,但是拜托你一定要抚养孩子长大。”林松看着铁面阎罗很认真的说道,他也搞不懂,为什么自己这么信任她。

“不,你不会有事,秦雪姐也不会有事。”铁面阎罗忽然抓住林松的手,有些激动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