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挺进美妇~把腿张开抹春药调教男男

2022-06-22 17:28:29 8点热度

便提着自己的饭盒,准备往自己的座位上走去。

“你要不拿着凳子,一块吃。”柳安瑶想了下,眼神有些缥缈,她随即淡定道:“我吃不完那么多排骨,我不爱吃肉。”

“没事。”林晨把她的饭放好后,便提着自己的饭盒,准备往自己的座位上走去。

柳安瑶见状,她便“哎”了一声。

柳安瑶见状,她便“哎”了一声。

林晨回过头,看着柳安瑶道:“怎么了?

林晨一听,则是叮嘱着:“你现在就要多吃肉,补充蛋白质,这样才能快点好。”

说着,他便把陈海生的椅子搬了过来。

两人随即把饭盒都放在桌上,开始吃着。

虽然林晨叮嘱柳安瑶要多吃排骨,但她吃了两块后,还是夹了一块放在他的饭盒上,说道:“我不吃那么多,你吃。”

正夹着菜的林晨看着这一幕,先是一愣,然后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刚刚......是柳安瑶给自己夹排骨么?

好像是的。

想到这里,林晨的心情难免开心起来。

甚至夹起那块没有多少肉的排骨,吃着也是蛮香的。

在吃饭的过程中,林晨问着柳安瑶道:“这两天感觉怎么样?”

“已经消肿了,我感觉没事了。”柳安瑶回答着。

林晨摇着头:“你只是消肿而已,但是韧带还是有损伤,对了,你晚上回家记得多泡一下脚,用热水。”

柳安瑶听后,倒也疑惑起来:“奇怪,为什么扭伤的那一晚你告诉我用冷水泡脚呢?”

“一开始扭伤了,要用冰块或者冷水泡脚,防止毛细血管继续破裂,起到降温凝固的作用,等24小时过后,韧带里的毛细血管组织慢慢修复,这个时候就可以泡热水祛瘀了。”林晨解释起来。

柳安瑶听着,恍然大悟。

她随即问道:“你怎么对这个这么有研究?”

“我平时打球也会扭伤,所以自然懂一些啦。”林晨笑道。

他见柳安瑶不吃了,便站了起来,把桌上的饭盒收拾干净。

随即他便叮嘱道:“你快休息下,总之这几天你就休养一下,如果脚好了,那就参加校运会,脚伤还没好,那就不能了。”

柳安瑶点着头,她知道这是最稳妥的方法。

等林晨走后,柳安瑶看着柜子里的喷雾,见里面还有一大半,心里便开始想着什么。

虽然柳安瑶脚扭了,不能跑步训练。

但林晨可以。

所以每天下午放学后,柳安瑶也会来到操场,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看着不远处的林晨进行跳远等项目的练习。

“晨哥,你在练跳远啊?来,看我表演一个!”陈海生故意走到林晨身旁,大声地示意道。

他不动声色地问着林晨:“晨哥,莹莹是不是在后边散步?你假装叫她一下,然后让她看我表演。”

林晨听后,便回头看了看,发现董莹莹果然在跑道上散步。

他这才知道,合着陈海生这两天下午一放学就过来操场,原来是为了吸引董莹莹的注意啊。

于是他便挥挥手,朝着董莹莹的方向喊了一声:“莹莹。”

董莹莹听到自己的名字,便回头一看,发现自己班里的男生正在那训练。

于是她便屁颠屁颠地跑了过去。

“林晨,你们在训练呀?”董莹莹好奇道。

这时,陈海生故意甩了甩手臂,假装和林晨说道:“晨哥,你说我这一次立定跳远能不能跳个三米。”

董莹莹这才注意到陈海生在这,她便立即调侃着:“我不信,你肯定跳不到。”

“你不信是吧?那好,我跳给你看!”陈海生深呼吸一口气,随即像个弹簧似的,直接跳了出去。

一开始,他以为自己的起跳会像顶级运动员那样,无懈可击。

但落地的那一刻,他的屁股感觉到沙子的摩擦。

双脚没站稳,直接摔在沙堆上。

董莹莹见状,便哈哈大笑起来:“你个蠢货哈哈哈~”

“不算,不算,我再来一次。”

“你就是不行。”

“谁说我不行的,我再来一次。”

林晨看着他俩互相打闹着,他便来到场边,坐在柳安瑶的身旁。

他笑着吐槽着:“他们俩天天都这么拌嘴。”

柳安瑶看着他们,倒是笑道:“其实挺好的。”

说着,她便从包里拿出了那两瓶喷雾,递给了林晨:“喏,给你。”

“给我?”林晨有些纳闷:“给我干嘛?”

“我的脚已经好了,不需要再涂了,你平时打篮球可能会有磕磕碰碰,你留着。”柳安瑶解释道。

林晨听后,他想了想还是摇头着:“谁和你说,你的脚好了,放回包里,继续喷。”

“我真的好了。”柳安瑶说着便站起来,原地跳动了两下。

林晨看着她轻盈的步伐,再加上这么近距离的观察。

那上下晃动的频率一时间让他有些脸红。

可能是晕奶了。

他便故意咳嗽了一声说道:“你只是走路没问题而已,跑800米可是持久项目,你确定你真的可以?”

“我现在就跑给你看。”说着柳安瑶便往跑道上跑去。

林晨看着她飞快地跑着,似乎并没有因为脚伤的原因,而导致速度慢下来。

她的双臂摆动着,尽管穿的是校服,但还是把优美的身段淋漓尽致的体现了出来。

即腰的长发因被风吹的缘故,漫天飞舞,几缕发丝调皮地飞在前面,头上无任何装饰,仅仅是一条淡蓝的丝带,将其束着。

配合上落日的晚霞,眼前的柳安瑶似乎成为了一个逐风女孩,周围的人都形同虚设,全部充当了背景。

她成为了这个跑道上的主角。

这一刻,林晨承认。

如同陈海生所说。

他好像真的喜欢上她了。

“这个穿到这里来,然后......”

林晨一边看着教学,一边研究着。

穿插、勾线、再穿插,一连熬夜了好几天。

“嘶~”

在一次穿插的过程中,林晨被元宝针扎到了手指。

他立即用嘴吹着,试图想要缓解一下疼痛。

但这也仅仅只是心理安慰而已。

并不能起到什么作用。

但随着手法逐渐熟练,林晨也很快掌握了织帽子的步骤。

在戳了十几次手指后,柳安瑶的帽子总算完成了。

而且为了自己不挨骂,他还故意把陈冬霞摆上台面。

特地给自己多织了一顶帽子,目的就是为了让这个善意的谎言更加真实一些。

但机智过人的柳安瑶怎么会相信林晨说的鬼话呢?

她其实早就知道这顶帽子是林晨织的,当然也不是陈海生泄密给她听的。

而是她靠感觉猜出来的。

至于为什么这么笃定,可能单纯的觉得而已。

柳安瑶并没有拆穿这个美丽的谎言,她觉得既然林晨想要自己好好戴着这顶帽子,那她只要把这顶帽子放在身边,便是对他最好的感谢。

而洪城的天气自从下了雪后,温度就再也没有高过。

在周五晚上的时候,甚至还下了一场挺大的雪。

林晨和柳安瑶回家的时候,明显能够感觉到公交车都比以往开得慢一些。

柳安瑶看着窗外,见路边上有几个小孩正满脸通红地玩着雪,他们拿起雪球,砸向了对方。

欢声笑语充斥在白色的夜晚中。

不仅如此,柳安瑶还注意到有人在堆着雪人,她便感慨着:“林晨,你看,雪人。”

“这个雪人堆得挺好的。”林晨也注意到了。

柳安瑶点头着:“是呀,要不是我现在已经十八岁了,我肯定也像他们那样堆雪人。”

“为什么十八岁就不能堆雪人了?”林晨纳闷道。

“十八岁就要做十八岁的事啦,堆雪人是小孩子玩的。”柳安瑶解释道。

林晨不理解:“那十八岁做哪些事?”

“我们除了做作业读书,还能做什么?”柳安瑶反问道。

说完,她便又看着窗外,羡慕道:“真羡慕他们,无忧无虑。”

林晨听后,一言不发,心里在思考着什么。

很快,柳安瑶到站了。

她和林晨挥了手告别后,便回到了家。

和往常一样,洗澡搞定一切后,便看着手机等待着。

她在等林晨的消息。

奇怪的是,往常的她出来浴室后,总能收到林晨的消息。

但今晚却有些例外。

她不知道,此时的林晨已经站在她家楼下。

他看着地上白皑皑的一片雪,最终摘下手套,开始堆了起来......

文学

不知不觉,林晨看着这照片,竟然感慨了一句:“真的挺好看的。”

他随即把手机放进兜里,把头看向了窗外,看着窗外的风景,心里却想着其他的事情。

而下了车的柳安瑶一个人走在路上,此时的她脸上露出笑容。

回想起林晨藏手机的滑稽样子,她甚至不由得吐槽了一句:“二货......”

回到家的她刚一开门,顾慧琴便从厨房里走出来。

当她把插头接上,电饭煲上显示着红灯时,柳安瑶这才从厨房里走出来。

距离顾慧琴回家还有半个小时,这段时间她还可以把英语作业做完。

戴上耳机,坐在椅子上,看着眼前的英语试卷,一下子进入了学习状态。

可渐渐地,她发现自己的英语试卷做不下去了。

脑子里开始想着文言文阅读的事。

最终,她还是英语作业放下,打开了语文试卷......

“妈,我回来了。”林晨打开门,对着厨房喊了一声。

她见到柳安瑶后,便端出一碗云吞说道:“瑶瑶,今天妈给你包了云吞。”

柳安瑶把书包放下,来到饭桌前,拿起筷子吃上一口。

随即她便微笑地夸赞着:“妈,好吃。”

“那就行。”顾慧琴看着开心的柳安瑶,满脸欣慰道。

而柳安瑶也第一时间把月考成绩告诉顾慧琴:“妈,我这一次的月考进步了,年级第20名。”

“呀!”顾慧琴一听,很是高兴,她连忙说道:“咱们的瑶瑶这么厉害!进步了这么多!”

“只是我的数学还是没能上三位数。”柳安瑶耸耸肩,略带可惜着。

顾慧琴摸着柳安瑶的头,安慰着:“没事,咱们瑶瑶最厉害了,相信数学也很快就上去的。”

说着,她还想到了一个人,便问着:“对了,那个男生,林晨呢?他考得怎么样?”

“他这一次考得也挺不错的,年级第二,距离第一名只差两分,要是他的再高两三分,就能拿第一名了。”柳安瑶解释着。

“这么厉害。”顾慧琴倒是惊讶着:“那瑶瑶你平时要多向他学习,有什么不懂的可以请教一下人家。”

柳安瑶点头道:“我会的。”

顾慧琴想到自己做手术的时候,是林晨整天接送柳安瑶去医院看自己,于是她便说道:“要不你这个周末叫林晨来家里吃饭吧,之前妈妈住院的时候,他也帮了不少忙。”

柳安瑶一听,有些为难起来。

她略带害羞道:“妈,就不用了吧,他应该不会来的。”

“没事,你就问问嘛,如果能来就最好了。”顾慧琴说着。

等洗了澡、洗漱完毕的柳安瑶回到卧室里,她便拿起手机,点开林晨的微信,犹豫着。

最终,她还是发了一条消息。

柳安瑶:【我妈说这周邀请你来家里吃饭,你来不。】

其实,她知道,林晨大概率会因为害羞不会来家里做客吃饭。

但来不来是一回事,至于自己邀不邀请又是一回事了。

只要自己完成任务了,那么顾慧琴就不会在自己的耳边唠叨了。

正当她准备拿出日记的时候,手机屏幕亮了。

柳安瑶打开手机一看,瞪大了眼睛。

林晨:【好啊,什么时候,早上还是下午,还是晚上吗?】

柳安瑶:......

她这才意识到,是自己想太多了。

柳安瑶:【中午,吃午饭。】

林晨:【好。】

随后,两人又简单地聊了两句,便结束话题了。

林晨便放下手机,打开衣柜,看着柜子里的衣服。

这时,陈冬霞走了进来。

她看着儿子对着衣柜发呆,便纳闷道:“儿子,怎么了?”

“我这周要去一个同学家里,不知道穿什么衣服。”林晨随手拿了一件白衬衫,“要不就这件吧。”

陈冬霞见他如此重视,她便试探道:“是哪一个同学呀?”

是那个女生,她妈妈邀请我去吃饭。”林晨解释着。

陈冬霞一听,她便点点头,若有所思道:“那你那天进了屋,记得喊人,要有礼貌知道么?”

“知道啦。”

说着,陈冬霞便走出了林晨的卧室。

一出门,她便兴奋地来到门边,准备穿鞋。

林江山一看,纳闷着:“你这么晚了,要去哪儿?”

“我去给儿子买登门礼物!”陈冬霞那兴奋的样子,像极了儿子要娶媳妇的时候。

而另一边的柳安瑶则是有些忐忑。

她没想到林晨竟然答应过来家里做客。

她百无聊赖地在日记本里写着字。

但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写些什么。

她回想起今晚林晨偷拍自己的事,她便立即拿出手机,找到了那张图片。

手机里林晨那委屈的照片,是当初他在浴室里,一边洗头、一边自拍的。

柳安瑶一直保存着。

她看着照片上林晨头上全都是白色的泡泡,不由得笑了起来。

随即,她便把手机放在桌子上,在日记本上画着。

脸的轮廓,眉毛、鼻子,再到嘴唇。

在画嘴唇的时候,柳安瑶看着照片上的林晨,竟然看走神了......

柳安瑶这时已经走出了门口,她来到电梯口,吐槽道:“你别动,站在那里。”

晨听出柳安瑶的语气似乎有些生气了,便立刻老老实实地说着。

不一会儿,柳安瑶便下楼了。

林晨看着住户楼里走出的她,裹着羽绒,穿着毛毛鞋,快步地跑过来。

他有些惊讶道:“你怎么下来了?!”

柳安瑶走到林晨的面前,然后再看了眼身旁的雪人,最后她无语道:“二货。”

“谁叫你在这么冷的天堆雪人的,你这不是缺心眼么?”柳安瑶吐槽着。

林晨见她虽然表面骂着,但心里却是很感动,他便笑道:“我不缺心眼,缺点你。”

本来还一脸严肃的柳安瑶听到他这句话后,最终破防了。

没错,这家伙确实会说情话。

虽然说得有些老土。

柳安瑶把眼神往下看着,发现林晨的手已经冻得通红了,于是她便立即抓着他的手道:“你看看你,手全红了。”

她略带心疼地看着林晨那双手,询问道:“冷么?”

“其实不冷,红了之后就不冷了。”林晨解释道。

“那是因为冻伤了!”柳安瑶无语道。

她用自己的手包裹着林晨两只手,随后不停地哈气着,似乎想要给他增添一些温暖。

但很显然,这种增温效果并不佳。

于是柳安瑶便说道:“你把手放进我的口袋里,我的兜里很暖。”

“那你怎么办?”林晨拒绝道:“我不冷,你把手塞进兜里,等我弄好这个雪人后,就可以走了。”

“不行!不能再堆雪人了!”

柳安瑶立即摇头着。

她觉得天气太冷了。

再这么下去,林晨肯定会感冒的。

林晨看着即将完成的雪人,有些为难道:“可是,快要完成了。”

柳安瑶看着半个脑袋的雪人,再看了看他那渴望的眼神。

最终,她还是心软了。

“堆雪人可以,戴手套。”柳安瑶提醒道。

“戴手套不方便堆雪人......”

林晨刚一说完,他便感觉到一股杀气的眼神袭来。

最终他妥协道:“那好吧,那我戴手套吧。”

随后,他便戴上手套。

在戴的过程中,他还催促着:“好了,天气这么冷,你还穿着睡衣,赶紧上去吧。”

“你怎么知道我穿的是睡衣?”柳安瑶纳闷道。

“你身上有沐浴露的味道,而且一打电话就下来了,肯定没换衣服,只是套了一个羽绒而已,总不可能你睡觉的时候是裸睡吧?现在是真空状态。”

林晨说完,便停顿了下,惊讶道:“你该不会就真的穿了一件羽绒吧?里面啥都没穿?”

柳安瑶立即脸红道:“穿了!你个死变态!”

“哎呀,我这不就是问一下嘛。”林晨乐呵着。

柳安瑶顿时觉得周围的温度都上升了。

自己感觉到浑身燥热起来。

其实林晨说的没错。

她的确有一件没穿。

那就是......

现在的自己的确是真空......

通常来说,女生洗完澡后,都是习惯性真空睡觉。

特别是(的女生,简直就是勒得慌。

而柳安瑶刚刚听到林晨在楼下时,一时间忘记了这回事。

所以便直接走下楼,来到林晨的面前。

现在的她有些害羞,想要留下来陪林晨,但又总感觉衣服空落落的。

【不管了,反正有羽绒。】

说着,她便蹲了下来,开始捧着雪往雪人身上铺着。

林晨一看,立即阻止道:“安瑶,你在干嘛?”

“堆雪人啊,你没看到么?”柳安瑶回答着。

“这里这么冷,你堆什么雪人啊?快,快回去,等我堆好了,然后你在窗户上看就行了。”说着,林晨便想要抱起柳安瑶。

但柳安瑶岂是他想要抱就抱的。

更何况,她还是真空......

于是柳安瑶立即两手抱着膝盖,然后低着头说道:“不行,我不起来,我要堆雪人。”

林晨看着她那任性的样子,哭笑不得着:“你真的是......像个小孩似的。”

柳安瑶这时抬着头,努着嘴,哼了一声:“我本来就是小孩。”

“呦吼,你不是说已经十八岁了么?然后该干十八岁的事了,不再是小孩子了。”林晨调侃道。

柳安瑶吐了吐舌头,“要你管。”

林晨看着她那俏皮的样子,觉得眼前这个女生哪里是最初认识的那个高冷新同学啊。

他最后只好同意道:“那行吧,你要留下来也行,但是你只能在边上看着,或者堆一点雪就好了,不能老是把手伸出来,冷。”

柳安瑶见林晨让自己留下来了,她也立即点头道:“好。”

她立即指着雪人说道:“我觉得他的脑袋有点小。”

“是吗?小么?我怎么感觉还行。”

“就是小,你弄大一点,我喜欢大的。”

“那好吧。”

所以如今孙金明看着他俩正在认真地玩鸟,他也不会做出太多的干涉。

只要不出大的意外,谈谈恋爱其实也没什么。

最起码,现在在孙金明的眼里,林晨和柳安瑶已经在早恋了。

他看着手里的那份报告,等他们喂食完后,便把林晨两人叫了过来。

“老师,怎么了?”林晨问道。

孙金明解释着:“上一周,你们去参加的作文比赛,已经出成绩了。”

“这样啊。”林晨回答着。

而柳安瑶在一旁则是不说话。

孙金明看着他们俩,似乎一点都不在乎自己的成绩,他便好奇道:“你们难道就不想知道自己有没有获奖?”

“老师,我们心里有数,估计拿不了。”林晨解释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