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蹂躏的女高中生呻吟/全文

2022-06-22 17:25:00 12点热度

面对窗外依旧不改的风景,赵玉也会自觉无趣,不再眺望,不再闲聊,而是将自己关在马车上闭目养神。

除偶尔路过某些村庄、城镇,赵玉都是不露头的。

队伍所遇到的一切事宜,都交给陆远解决。

她这般省事的做法,倒是让陆远松了口气。

毕竟之前陆远干的都是送货的买卖,头一次送人,还是个夜庭郡有名的小财神。

若是因为他处事不周,得罪了对方,虽说不至于如何,但对镖局来说也是个损失。

所以这一路上,陆远都是提着口气和赵玉交流的。

眼下赵玉懒散,直接将一切事宜推给了陆远,陆远这心也就跟着落了地。

还好还好,这小财神果然如所传言那般好说话。

陆远心里默念两句,随即飞快的将一件件事交代下去,力求保护好赵玉的同事,也要能根据一些突发情况做出应对。

就这样,队伍赶路十日,就已走了大半。

眼下,他们一行人也早早的出了扬州地域,进去了荆州边界。

踏踏——踏踏踏———

幽静的官道上出现一队骑着高头大马配着数辆马车的队伍。

正是赶路的赵玉一行人。

此时已是八月十一。

天热的过分。

为了节省体力和避开高温时段赶路。

陆远安排了提前出发和延后休息的安排。

赵玉为了配合,这几日都是尽量晚睡早起,中间若困,便自行补觉。

吱——吱吱——咯——

不知名的鸟叫声让已经睡饱的赵玉皱了皱眉。

跟着,她坐起身子,随手搜了搜脸,跟着掀开一旁的窗帘。

明亮的光线洒进车厢内部,赵玉伸手,将其挡在眉眼上方。

待适应后,定睛望去,如她所想,入目依旧是山林古树。

眨了眨眼,赵玉跟着扭头看了眼周围。

果然,她所乘坐的马车旁边就有骑着马巡视的镖师。

招招手,将人叫到跟前,赵玉道,“崔师傅,不知我们如今到何处了?”

被赵玉称做崔师傅的镖师面容青嫩,板着脸的模样像极了被大人都弄变脸的孩童,以为这样会让大人知难而退,殊不知他越是这般表现,大人们越是恶趣味发作,想要都弄于他。

眼下,赵玉就是那个略无聊的大人。

面对这般“可爱的孩童”,赵玉可不就忍不住想时不时逗弄。

“赵掌柜稍安,眼下我们已进了荆州腹地,不出意外,此时已属于秀林郡边缘,

用不了多久,我们就到燕子关了。”

怕赵玉不懂,崔来说着还不忘伸手只给她瞧。

赵玉也不说话,只一副笑呵呵的模样,嗯嗯啊啊的随着崔来的指点应和。

最后,还是崔来受不住,小脸红扑扑的架马逃离。

哎,倒是好玩,就是太不禁逗了。

目送崔来的背影离开,赵玉略略可惜的摇了摇头。

不顾前面传来的哄然大笑,她放下手中的窗帘,靠在身后的软垫上垂眉。

秀林郡啊!

还真是有缘,当初胡华就是来自这里。

只不过秀林郡面积不小,与夜庭郡比不逞多让,也不知胡华到底是郡城人还是周边村民。

大约是郡城人吧,不然也不能惹上明显不能乱说的大事。

只可惜胡华眼下不在身边,而自那之后她也在没有碰到对方,想打探都找不到人。

“赵掌柜,前边就是小棚镇,陆师傅建议队伍先提前休息一番,

燕子关距此还有些距离,若是队伍全力赶路,结下来怕是没有时间休息了。”

眼下为了应对变化的天气,他们这只队伍都是一日三次甚至四次休息。

为的就是避开天热的时辰,降低赶路难度。

今天他们天未亮就出发了,眼下才第一次歇息。

听崔来带来的意思,恐怕今天也就能歇息这一次了。

“崔师傅,这次休息多久?”

赵玉没有露头,而是直接坐在车里和崔来对话。

“半个时辰。”

这是陆远给出来的最长的休息时间。

不然耽误久了,他们赶到燕子坞,那么队伍今晚就要在荒郊野地过夜。

倒不是说荒郊野地不好,只是这里是秀林郡外围,平日里多有些野兽出没,不安全。

此次他们目的是护送赵玉,肯定不能让对方露宿野外。

赵玉也从崔来的话语中听到了不同寻常的意味。

点了点头,“我知道了,告诉陆师傅,就这样安排。”

她没什么意见。

崔来的话,赶紧架马告诉远处的陆远。

很快,队伍的速度放缓,最后停下。

吁———

马车停下,赵玉掀开幕帘,走了下来。

与她前后脚的下车的,是位于后边的宋典。

“掌柜”

宋典对着赵玉拱了拱手。

赵玉点头,“嗯,这次只歇半个时辰,路上不停,你多吃些。”

马车颠簸,在车上吃东西会很难受。

所以赵玉一般都是在休息的时候尽量多吃。

宋典表示受教,也没有多问什么,只是拿出自己准备的吃食默默的吃起来。

这期间,陆远过来一次。

给赵玉和宋典两人分别送了些煮好的凉茶。

因为赵玉的配合,陆远这几天过的非常好。

所以面对赵玉时,平日里总爱冷着脸的陆远也难得缓和,和赵玉说了几句有关燕子关的情况,才在其他镖师的叫声中离开。

“掌柜,眼下我们距荆州国都还有多久?”

咕嘟嘟的将手中凉茶喝光,宋典抹了抹嘴角,好奇的看着赵玉。

“唔,大概还有十日吧,”赵玉歪了歪头,从记忆里找出和相关的信息,“绕过燕子关,就不远了。

只不过这里毕竟是荆州,国都所在,安全第一。”

所以像他们这一行外来人,进去后肯定要接受各种检查。

前前后后一耽误,也就差不多十日左右了。

宋典听完点了点头,跟着忍不住嘀咕一句,“快些到吧。”

声音太小,赵玉没听清。

想张嘴问问,结果她这边刚开口,就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叫嚷声。

嗯?怎么回事!

赵玉不问了,扭头看向身后。

“这,这是陆师傅他们,怎么动起手来了?”

赵玉身后,宋典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有其他人。”

赵玉拧眉,看着距离他们十几米远的地方,一堆人聚在一起。

“你看,陆师傅,好像是在那里拉架,

快,去看看,那不是咱们队伍的人。”

赵玉放下手里的凉茶,抬腿朝着前边跑。

宋典看着,被吓了一跳,跟着赶忙去追。

哎呦,这可不成,哪里能让自家掌柜冲到前边去。

“掌柜,掌柜,慢些慢些,”

不顾后边宋典的喊声,赵玉双腿跑的飞快。

几步的事,人已经来到了闹事的跟前。

此时,陆远这些人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仿佛大圈套小圈一般,全都挤在了一起。

赵玉站在最外边,急得不行。

哎呦,这,还真是,抬脚往里看又看不到,想动手又差距过大!

就在赵玉绞尽脑汁的时候,身后的宋典到了。

“快快快,你来的正好,赶紧将这些人拉开,

看看里边到底怎么了。”

赵玉推着宋典往前,而她自己则抓紧时间打量周围的情况。

宋典被推着一路往前,有心说别凑热闹,又担心赵玉不同意,无奈,他只能硬着头皮伸手将眼前的人拉开。

好在宋典长的高大,力气还是有的。

就这么一抓一扯,挡在前边的人就都被他拉开了。

凑上来的大部分都是队伍里的镖师,原本被人从身后拉开是不愿意的,但耐不住人来头大。

镖师想发火,就看到一旁正抱着胸冷脸的赵玉。

得,心里什么火立马就没了。

不仅如此,镖师们还老老实实的将眼前这事说了。

原来,这也简单,就是几个从前边过来的商人讨水喝结果发生口角的事。

赵玉……

“不就是一口水?何至于你们几个打起来?”

她还以为怎么了,结果就这点子事?

镖师们……

“这,这,赵掌柜,话不能这么说,还真不是一点水的原因。

若真是这么简单,我们这些人也不会舍不得,而是这几人,心思不老实,不仅拿了水不走,反而还打探咱们的情况。”

赵玉一边听着,表情变的严肃起来。

“这个,他们确实打探了?”看着前面被宋典拉开后,已经慢慢露出部分人的队伍,“陆师傅,没有动手吧?”

陆远有没有动手,是赵玉衡量这件事情严重性的依据。

毕竟这里边,经验最丰富的就是陆远。

如果连陆远都动了手,那她就能肯定对方不是什么好人。

起码在刚刚说的事情上,开口的镖师没有说谎。

“陆师傅没有动手,只是让我们留意他们,

谁想到,这几人阴险的很,竟然故意使诈。”

说话的镖师脸上带着不服气的表情,眼神盯着前边的队伍,凶狠的不行。

“就是这几个人,故意将水壶弄打,以此来威胁我们赔偿,

呸,不要脸,难道我们还看不出他们是故意的?

就是为了拖延时间,好让其他人摸清我们的底细。”

这样的目的,几乎是一错眼就被陆远发现了。

陆远不愧是经验丰富的镖师,几乎立刻就采取行动,这才没让对方得逞。

只不过当时场面太乱,又有人趁机动手。

陆远这才不得不被牵扯进去制止双方。

赵玉听着镖师的叙述,渐渐的也明白了这里边的事情。

她摸了摸下巴,看着眼前越分越开的人群。

“带人去帮陆师傅,”不管怎么说,他们这边都不能有损失,尤其是陆远。

聚在赵玉身边的镖师们一听这话,仿佛像是找到主心骨一样,纷纷撸起袖子,气势汹汹的朝着前边冲了过去。

宋典趁机溜了回来。

刚刚宋典一直在拉人,直到人拉的差不多了,这才注意到赵玉这边。

见赵玉安排人去帮陆远,他自觉自己已经完成任务,便悄悄的跑了回来。

“掌柜”

“嗯,怎么样?你可看出什么来了?”

赵玉睨了眼宋典,目光放在前边的队伍中。

“陆师傅好身手,以一敌三不落下风。”

宋典只看到了皮毛,想了想还是将其说了出来。

当然,说也是有技巧的,这不就顺势吹了一波。

“呵,他若是身手不好,也轮不到他来护送我们。”

赵玉无语,白了眼宋典后挥了挥手,“好了,前边已经结束,跟我过去看看。”

宋典被说的正有些尴尬,见赵玉叫他,麻溜跟上。

“赵掌柜,幸不辱命。”

陆远对着赵玉,拱了拱手。

“陆师傅严重了,不知可要先休息休息?”

赵玉看着陆远,只觉得对方这身衣服可以扔掉了。

就这么一会功夫,半个时辰都过去了。

按计划,他们是要赶路的。

“无需,计划有变,赵掌柜,咱们不得不继续赶路。”

陆远摆摆手,同时示意身旁的镖师将被他扣下的几人带走。

“还请赵掌柜多担待,这次我们恐怕要加速赶路了。”

陆远看了眼远出的官道,表情严肃。

哦?“莫非这几人来头不小?”

赵玉收回看向被带走的几人视线。

陆远点头,“是一贯的匪徒,常年盘踞在这里,

因为地势复杂,朝廷哪怕派了兵围剿,也会隔三差五的冒出来一小波。

这些人,就是来自一个叫三峰寨的地方,

也不知怎么想的,觉得咱们这一行人瞧着富贵,就过来探路。”

探路的结果嘛,自然是有去无回。

“所以,咱们的位置,很有可能暴露了是吗?”

赵玉冷着脸,表情难看。

陆远摇了摇头,沉声道,“不算暴露,因为这条路是去燕子关的必经之地,哪怕没有这几人探路,那些人想拦住我们,也是轻而易举。”

到时候只需要在前边的关卡设路障就好。

这……

赵玉飞快的转动脑筋,也想明白这里边的大概。

“眼下咱们尽早出发,也是堵他们没来及设下埋伏。

三峰寨不过是个小山头,人数不多,我们这边,还是能应付的过来的。”

陆远说的自信,也让赵玉松了口气。

“呼,那就好,事不宜迟,出发吧。”

“立刻出发!”

文学

路上出了三峰寨这个变数,整个队伍的气氛都变得冷肃起来。

陆远骑在马上,神色平静的安排好各处事宜,跟着,又嘱咐身旁的两个镖师先行一步,打探消息。

“快去快回,若有问题,及时逃离。”

“是”

两位镖师绷着脸,点点头,这才驾着马离开。

余下的人,除了分出两人需要看管被抓住的四人外。

陆远开始收缩队形,将赵玉和宋典两人的马车居中,其他人则是呈周边射线分布状保护。

“赵掌柜,这次咱们可要加速赶路了,路上若有得罪,还请见谅。”

陆远骑马来到赵玉马车跟前敲了敲窗,小声和里边的赵玉道。

“陆师傅放心,事有轻重缓急,赵玉还是分的清的,

请陆师傅尽管放心,这边一切无碍。”

赵玉这话,算是给了陆远吃了颗定心丸。

陆远回头,同时对赶车的车夫点了点头,“跟紧队伍,万不能让马车脱离。”

他们这只队伍,最重要的就是赵玉的安危。

若是一会真有冲突,他们最先保护的也是赵玉。

一旦让赵玉的马车脱离,那他们这趟活也就白干了。

给赵玉赶车的车夫也是镖局的老人。

从陆远简单的话语中,他也明白赵玉对队伍的重要性。

“陆师傅放心,小人就是拼了这条命,也定不会让赵掌柜脱离咱们得视线。”

“那便好,”得了保证的陆远脸色未变,依旧严肃的很。

他拧眉,一边骑马一边和周围的镖师车夫们叮嘱。

最后,他站在队伍最前方,挥手放出指令,

“整支队伍,加速赶路!”

踏踏—踏踏踏———

和之前悠闲的状态不同,眼下整只队伍肉眼可见的跑了起来。

一时间,车辕声、马蹄声四起。

陆远一人一马,冲在最前方。

不仅需要留意周围的情况,还要注意身后的动静。

很快,被陆远派出去打探消息的两位镖师回来了。

两人骑着马,脸色通红。

顾不得需要休息,两人来到陆远身边,你一言我一语的将打探来的消息说出。

陆远冷着脸,听着两人带回来的消息,表情越发吓人。

“你们是说,前边发现了人留的痕迹,却没有找到人?”

陆远拧眉,赶路的同时不忘紧盯着说话的两人。

两位镖师飞快的点着头,“我们仔细观察过,前走约三里,就有一处狭小的道口。

道口两侧都是土坡,周遭树林更是密集。

我们两人按您的吩咐,仔细查看了一番,发现土坡下方有人为留下的痕迹,虽然痕迹很淡,像是有人特意扫尾,但仔细辨认,还是能看清的。”

因为看清,两人就更不敢大意了。

两人下了马,认真仔细的打量了道口周围。

但神奇的,他们却没有发现人为的踪影。

“就是,就是,像人凭空蒸发一般,但那个痕迹又很新,根本不像之前留下的。”

两位镖师的脸上都带着一丝疑惑和不解,正因为自己想不通,他们才急急慌慌的带着消息赶回来。

陆远没有开口,而是失望的叹了口气。

“停下!”

吱嘎——

吁———

行进中的队伍在陆远的指挥下停了下来。

赵玉坐在马车上,双手扶着两侧的把手,前一秒还感受着身下传来的颠簸,结果下一秒就被身上的惯性带着往前冲。

嗯?

车队停下来了?

赵玉扶着被不小心磕到的小脑瓜,掀开窗帘,抬头张望。

结果目光正对上向朝她赶过来的陆远。

“赵掌柜”

“陆师傅”

双方同时开口,又纷纷顿住。

最后还是陆远退一步,赵玉问道,“队伍停下,可是前边遇到了什么事?”

不然也不能解释原本还跑的飞快的队伍突然停下。

陆远点头,“赵掌柜高见,陆某派出去的两位同伴回来了,消息不算太好。”

哦?“是有人埋伏?”

赵玉追问。

“并未发现埋伏,但路上有人为的痕迹,痕迹新鲜,又找不到人。”

陆远说着,同时目光忧虑,“怕就怕那些人埋伏的够深,若是我们毫无防备的冲进去,多半会有去无回。”

当然,也有一定几率,就是真的没人埋伏,他们一路顺顺利利的通过道口,达到燕子关。

陆远作为一个常年在外边跑的镖师,对于这两种结果,他最为相信的还是第一种。

无它,他们赌不起。

这三峰寨听着虽小,却也不是什么纸老虎,起码从那四人口中便能知道,三峰寨在此处,坐下来的大小案子十余种,直至现在还没有被朝廷收缴,身后肯定是有一定仪仗的。

他们此次护送赵玉去荆州国都并不是想惹事。

所以面对前方极有可能出现三峰寨的埋伏,陆远第一想到的就是安全离开。

只是眼下有些两难。

“不知陆师傅可有什么好的主意办法?”

赵玉见陆远特意过来说明,也知对方这是有些拿不定主意。

故此,她问出声,并在心里打算起其它的退路。

“为今之计,无非就是前进、绕路、后退三条。

前进,队伍遭遇三峰寨的风险极大。

绕路,时间上有些紧张,极有可能今晚会露宿荒野。

后退,虽说能躲过一时,但我们要去荆州,终究还是早走的。

更何况这三峰寨之人,真有心埋伏围堵我们,无论我们如何选择他们都有动手。

只不过相比于前进或后退这种行为,绕路,倒能为我们多增取一些一些时间。”

毕竟三峰寨派出人打探,目的就是为了减少损失。

所以在等不到人赶回去之后他们只会耐心渐失,却不会下一秒就冲过来和他们对上。

中间这样一个缓冲时间,也是留给他们逃离的机会。

赵玉听懂了陆远的潜在含义。

绕路!

“不知陆师傅,若是我们此行绕路,可真能确保队伍能逃离这些匪人的追捕?”

赵玉有些担心,怕绕路的意义不大。

陆远话没说死,“若真绕路,陆某有极大的把握能够确保,虽说达不到百分之百,但七八成的把握还是有的。”

毕竟,他这些年在外边走镖也不是白白浪费时间。

七八成?四舍五入一下,估摸也差不离了。

赵玉心里一合计,点头赞同了陆远的提议,“绕路吧。”

虽说可能夜宿山林,但总比真和那些匪徒撞上。

见赵玉同意了,陆远不做停留转身通知其他人。

跟着,队伍掉头,走上了与之前相反的小路。

小路是人为留下的痕迹,和官道这种常年被修缮的不同,小路上荒草丛生,乱石扎堆。

骑马还好,像赵玉这种坐在马车里的人就很遭罪了。

身下传来的颠簸比之之前任何时候都要严重。

为了防止自己被撞伤,赵玉不得不伸手死死扶住车门两旁,并且不忘往身下添加软垫。

可惜,这样的办法根本治标不治本。

颠簸虽然小了,但振动仍在。

且因为绕路之后,距离燕子关路程会远。

陆远不得已通知所有人尽全力赶路。

这样的恶性循环,直接导致赵玉身体难受的不行。

若不是仗着自己年纪轻,她怕是要一躺不起了。

赶在天黑之前,赵玉一行人顺利的绕过了道口,并成功的将那个叫三峰寨的地方甩在身后。

吁———

“停车,今晚就此休息!”

陆远摆了摆手,适宜身后的队伍停下。

此时,天已经黑了。

月亮高悬。

透明的月光洒落周围,趁着一片冷然。

得了陆远的话,所有人都老老实实的从车上下来。

卸车的卸车,生火的生火。

赵玉扶着车门,小心翼翼的跳下地,活动起酸麻的手脚。

很快,聚成一堆的队伍点燃了篝火。

负责做饭的镖师架起铁锅,同时不忘往里边添加清水。

清水都是平日他们路过河边或者村庄县城时,特意打的或者换的井水。

也幸亏是提前储备一些,不然碰到今天这么急急忙忙赶路,根本没时间寻找落脚点的时候,队伍就要断水了。

取出菜干,待水开后往里洒上一把,再用筷子搅一搅,直到菜干完全煮开,这么一大锅菜干汤也就好了。

菜干是从干果铺买的,会自带咸味。

对陆远他们这些常年跑镖的人来说,菜干可是必备的好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