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熄性放纵苏玥100章_和岳坶做爰口述

2022-06-22 17:29:02 7点热度

可不知为何,那毒素的纹路却只退到了脖颈处,就再也不能压制下去了!

“不行!我压不住这毒!”嬴风急了,他的功力明明已经提升了许多,为何依旧压制不了这蛊毒?

檀邀雨抽出九节鞭,直接就在自己的手掌心开了条又深又长的口子,“娘!你喝我的血!你快喝!”

檀邀雨直接将手按在谢氏嘴边,谢氏一见那血流如注的手掌,眼泪再次落了下来,“没用的……他们说了……我会受七次毒发之苦而死……这次正好第七次……”

“不会的!”檀邀雨拼命摇头,“不会的娘!我才刚见到你!你不会死的!我还要接你去仇池享福呢!娘,你快喝,快喝我的血!”

 

檀邀雨也不管谢氏同不同意,直接将自己的血挤进了谢氏嘴里。可血喝了之后,那花纹非但没有消失,反倒越来越深!

谢氏偏头,躲开邀雨的手,“没用的……”

檀邀雨慌了,“怎么会呢?!怎么会没用!我明明……”

嬴风此时头上也渗出了汗,“雨儿……我要压制不住了……”

谢氏知道,自己大限将至。。。想到自己临死之前,还能得此机会,与女儿见最后一面,已经是上天垂怜。

她伸出手,檀邀雨赶紧将脸凑过去。谢氏轻轻抹掉了邀雨的眼泪,又抬眼去看嬴风,“你叫嬴风……?”

嬴风吃力地点了下头。

“好名字……嬴风……邀雨……甚是般配……”

“雨儿……让娘亲再抱抱你……”

檀邀雨颤抖着手抱住母亲,将她紧紧搂在怀里。

她用尽全身力气抱着母亲,想把自己的体温都送进母亲的身体里。可最终,那纤瘦的身体还是渐渐冷了下去。

“娘……您别睡。我带您回行者楼。我师姐治得好刘义季,定然也能治得好您!不管她要什么药,要什么蛊虫,我都会替她寻来!娘,您别睡好不好?您跟雨儿说说话,您看看我,看看我啊……”

“娘,大哥和二哥都在仇池了,您多久没见他们了?我带您回仇池,您替我好好骂骂他们,整日就知道帮着爹做蠢事。”

“娘您听到我说话了吗?我知道您不想见爹。不想见就不见,我帮您把人赶走。只要您说话,我什么都愿意做。”

檀邀雨轻摇着谢氏,不敢用力,也不敢停下。她不断说着世间的牵挂,连谢惠连都被搬了出来,想让谢氏撑住一口气,可这些,终究是徒劳无功……

“雨儿,伯母已经不在了。我背你们下山,咱们带伯母回家。”

“你胡说!”檀邀雨死死抱住谢氏的身体,依旧不停地轻摇着她,“我娘就在这里,我娘没死!”

嬴风看了一眼已经溢到山口的熔岩,焦急道:“好!伯母没死!那我们带她回行者楼可好?”

“我不走,我要等我娘醒过来!我娘受了惊吓,这么动她,肯定会伤了她……”檀邀雨像是着了魔,只抱着谢氏的尸身不松手。

“檀邀雨!”嬴风急了,“伯母已经死了!你看看那熔岩,再不走,你也会死!难道你想让伯母白白牺牲了吗?”

“牺牲?”檀邀雨一愣,“你说谁?”

嬴风见檀邀雨似乎回过了神,赶紧道:“伯母一定不希望你受伤,难道你要让她走也走得不安心?”

檀邀雨望着怀中已经毫无了生气的母亲,愧疚之情突然如洪水般席卷而来,“娘,我对不起你……若没有我,你根本不用吃这么多的苦。若没有我,你还是檀府的夫人,有儿孙承欢膝下,更不会被拜火教折磨至死。若不是我,你就不会死……若不是我,你根本不会死!”

檀邀雨的脸埋在谢氏肩膀上,胸口却随着她的情绪起伏越来越剧烈,连周围的气息也变得沉重起来!

“邀雨!你别胡思乱想!”嬴风慌道,他明显感觉邀雨的气息不对!

文学

“做什么拐点之人!救什么天下人!我连我娘都救不了!我救天下人有什么用!?有什么用?!”

呼——的一阵气浪像是自檀邀雨体内喷涌而出,直接将身边的嬴风推了个跟头,就连几十步外的岩浆,都被吹开了一个豁口。

原本漫天弥漫的烟尘被气浪裹挟,围绕着檀邀雨的身体飞速旋转起来!

嬴风跌坐在地上,看着眼前的一幕,心底升起不好的预感。

他再顾不上岩浆不岩浆,爬起来就往旋风的中心跑!就算是自己受伤,也不能让雨儿再痛苦一分了!

可旋风却在他跑进风眼时突然就停了!烟尘爆破四散,随即再次缓慢地弥漫天地间。

而那漫天的烟尘中,檀邀雨抱着谢氏的尸体缓缓起身。

她抬起脸时,嬴风大骇,“雨儿!你内力失控了?!”那脸上的花纹,分明是她内力失控时才会显示出来的!

檀邀雨扫了眼手腕处的黑色花纹,却没理会,只将谢氏的尸身轻轻放到嬴风怀中,“辛苦你,送我娘回仇池。”

久违的真气流转全身,细雨轻弦像是被盖子封住了太久的水源,一经解封,就从檀邀雨的身体内一泄而出!

银丝托着檀邀雨缓缓升高,光亮环绕她的周身,真似仙人现世了一般。可她周身那些缠绕的纹路,让她整张脸都显得狰狞可怖,怎么看都更像是成了魔,成了那个人人忌惮的妖女!

嬴风焦急地唤道:“雨儿,你稳住气息!我这就为你念心经!”

立在半空的檀邀雨垂下头,看向谢氏的眼神中满是哀痛与愧疚,完全不似以前内力失控时双眼翻白、神志全无的模样。

邀雨又看向嬴风,似乎有话要说,可最终嬴风只听到一声轻叹……

那叹息声像是通过漫天的丝线传到了他心底,让嬴风突然心疼得无以复加。

随着这怅然的叹息声,檀邀雨的眼神渐渐冷了下去,终于眼前的一切都只是出现在她的眼中,却不印入她的心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