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双腿之间流水了 女的扒开腿男人的灌水

2022-06-22 17:19:06 16点热度

三人看到来人不由得吃惊,是转学生章静。

警察先开口说话,“受害者伤口处理好了吗?”

“需要你们去警局做个笔录。”

沈清:“还没。”

“章静你怎么来了?”沈清挺意外的。

章静莞尔一笑,“是我报的警。”

此话一出,沈清,郭楠和裴黎更是瞪大双眼。

没多反应,江父江母也来到了医院,是沈清用江澈的手机给江母发了消息。

“叔叔,阿姨。”四人异口同声。

江父江母客套了一下,随即询问江澈的情况。

郭楠和裴黎觉得为难迟迟没开口。

沈清鼓起勇气,“医生说左耳可能会失聪,现在去照脑部CT了。”

江母听到失聪眼前一黑,趔趄了一下。江父表面上镇定自若,其实内心也在担心江澈。

几人面面相觑却相顾无言。没一会江澈和医生过来了。

医生:“病人家属到了吗?”

江母急忙应道:“到了。医生请问我儿子什么情况?严重吗?”

医生:“家属和病人来我办公室吧。”

江父江母和江澈去了办公室,房门紧闭,外面的人只能干着急。

出来的时候,江父江母面色凝重,江澈反而一副无所谓的模样。

然后一行人就跟着警察去了警察局。几人是分开录的口供,江澈却迟迟没有出来。

江父江母也趁机询问了沈清他们今天发生的事。

江母表现的和蔼可亲,很温柔的问道:“你们今天是怎么惹到那群人了?”

“是他们想勒索我们。”沈清没有把所有的过程说出来。

“太坏了,现在这些年轻人,不务正业,一天天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江母恨铁不成钢。

等江澈出来,大家急忙围上去。可还来不及说什么,就有一个身影冲了过来。一把拉住江澈就跪下,整个身体都弯下以示诚意。

“我求求你原谅我儿子,他不是故意要伤害你的。”

江澈伸手去扶他起来,“叔叔,你先起来再说。”

“你不答应我我就不起来。”李达死皮赖脸,死活不肯起来。

江澈蹲了下去,平视他。可看清他面容的那一刻,不仅江澈就连江父也惊讶了。

李达是沈父入狱的关键证人,如今却出现在这里,还和花臂哥有牵扯,事情越来越复杂了。

在江澈的劝阻下,李达终于起身,看到一旁的江父。李达先是一惊,随即挪开视线,平复心中的波澜。

“小兄弟,我求求你一定要原谅我儿子。”李达一开始只想息事宁人赔钱,可如今看来,只能退而求其次。

江澈语气不容置喙,“叔叔,犯了错就该受到惩罚,不管是谁,都应该一视同仁。”

李达无法求得江澈让步,老泪纵横,一脸悲伤。原本就佝偻的身躯,如今看起来更加不堪重负。

有警察过来让几人离开,“录完口供就可以走了,到时候有需要会再联系你们的。”

正准备离开,李达若有所思的看向江父,江父也看到了李达的动作。

江父让他们先走,他要和李达谈谈。至于江澈,江父不让他轻举妄动。

江父带着李达来到附近的一家咖啡厅。

沙发上的李达坐立难安,想要开口,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江总。”

江父很有风度抿了一口咖啡,一开口却又咄咄逼人,“我向来不喜欢话多的人明白吧!”

李达双手不停的在大腿上摩擦,看得出来他很不安,“江总,我不敢奢望您能帮我儿子,只希望您高抬贵手,不要插手这件事。”

李达就是太过明白,知道一旦江远之插手,那么他儿子这辈子怕是要在牢里度过了。沈雄就是最好的例子。

“李经理这话严重了,只要你嘴巴严一点,我保证你儿子不会有事。”江远之胸有成竹。

“谢谢江总,谢谢江总。”

李达听他的口气,心里的大石头瞬间放下,面上也露出了笑容。

江澈一行人出了警局就各自回家。

郭楠和裴黎一起,沈清被江澈拉着坐了江母的车。而章静录完口供出来就已经看不见她人了。

江母一路上都担心儿子的伤势,可是碍于沈清在场,也不好说什么。“江澈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要不要换家医院看看?”

“妈,我没事,不用操心。你好好开车就行。”江澈对他的伤势满不在乎。

沈清在一旁也想说些什么,可是江母在场她也不能说。只是面露难色,眉头紧锁。

江母忍不住心中的疑虑,就询问道:“你说这些人怎么这么奇怪,就只打你一个人?”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沈清听到心里不是滋味,江澈要不是为了保护她,也不会弄成这样。

“可能看我长得帅嫉妒吧。”江澈反而开起了玩笑。

沈清白了他一眼,一脸嫌弃。江澈耸了耸肩,脸上做了一个难看的表情。

“都什么时候了,还说这些。我看你脑子一点都没有脑震荡。”

江母也是没好气的说他。

江母的话,沈清抓取到了三个字,那就是脑震荡,医生说失聪,可没说有脑震荡啊。疑惑的抬头看向江澈。

可没等到江澈回应她,就到了目的地。

江母换回温柔的模样,“小同学,你自己一个人上去没问题吧?”

“谢谢阿姨,我可以自己回去的。”

沈清说着就拉开车门下了车。江澈打算下车去送她,被阻止了。

“江澈你就回去休息吧,我自己回家就好了。”

“妈,我送她回家,今天她也被吓到了。”

江澈没听沈清的话,跟着也下了车。

江母知道他的脾气,也就没有阻拦,“那行,你早点回来,我给你炖补汤喝。”

江澈没管江母说了什么,关上车门就和沈清离开了。

两人静静的走了几分钟,沈清先开口,“你有没有不舒服?”

“有,耳朵还有点疼。”江澈做了个呲牙咧嘴的表情。

沈清真的以为他很疼,眼泪一下掉了下来。“对不起,如果不是因为我,你就不会受伤了。”

两人已经来到沈清家楼道间,江澈拉住她停下,双手放在她肩上,低下头耐心的说道:“我告诉你疼是不想骗你,可是不管有没有你,今天该发生的事还是会发生。”

“我是不是太没用了,做不到像裴黎那样镇静,还畏畏缩缩的。”

一想到这里,沈清就觉得她太不争气了。心里又是自责又是委屈,还努力憋住眼眶里的眼泪。

江澈抱住她,“傻瓜,别难过了。我就是来为你遮风挡雨的。”

“才不是这样,你也需要人保护啊。”

沈清听到他的话,不由得喉头哽咽,眼泪也流了下来。

江澈听到沈清的话,心里流淌过一阵暖意,手上的力度也加紧了。他不知道说什么,可是就是好满足。

“你更需要保护,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男子汉大丈夫,受点小伤怕什么?”

沈清离开他的怀抱,昂首看着他被纱布裹着的左耳,“可,你要是听不见了怎么办?”说着眼泪又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江澈疼惜的抹去她眼睑的泪水,“那到时候你会不会嫌弃我是个残疾人?”

沈清拼命的摇头,“我怎么会嫌弃你。”

“那不就行了,只要你不嫌弃我是个残疾,我就什么事都没有。”江澈突然笑了。

沈清知道江澈是在安慰她,他那么骄傲的一个人,有了残缺怎么会不在乎。但是她还是顺从他,“好。”

“快上去吧,我也该回去了。”江澈看了一眼楼梯。

“那你要是有什么不舒服记得去医院,药也要按时吃。”

沈清临走还不忘叮嘱。

江澈:“好。”

江澈回到家的时候,看见江父已经回来了,开门见山,“爸,我打算要告那个打我的人故意伤害罪。今天我也让法医给我验了伤,还做了伤情报告。”

江父明白他的意思,“这件事你就不要管了,我会替你处理。明天你该上学还是去上学。”

江澈瞬间明白了,江父下午去见了李达。“你打算怎么做?”

“警察怎么调查的就怎么做。”江父端起茶几上的茶杯喝了一口。

“那如果我非要去告他呢?”江澈不能白挨这一砖头。

江父不耐烦了,“我说了,你该上学去上学,我自会处理。我不想再说第三遍。”

“不可能,我一定要告他。”

江澈无比笃定他的想法。

客厅里弥漫着浓浓的硝烟味。江母急忙端出两碗汤来缓和气氛。

“来,尝尝我炖的鸡汤怎么样。”

江澈没有心情,江父倒是认真品尝了起来。

还给了评价,“不错。”

“江澈,你尝尝。”江母把汤端到他面前。

“爸,我说了,我不会善罢甘休的。”江澈没有喝汤,继续和江父做斗争。

“既然和你说不通,那我也不妨告诉你。我已经给警察说过了,我们会出具谅解书。”

江澈据理以争,“我不打算原谅,也绝不会签字的。”

“你现在是未成年,监护人完全可以替你出示谅解书。”

江澈歇斯底里的说道:“你眼里从来都只有你的个人利益,你是个冷血无情的商人。”

文学

江澈说完鸡汤也没喝就怒气冲天的走进卧室,还重重地摔了房门。

等江澈进去,江母才开口,“有人打伤了儿子,你为什么还要帮别人欺负他?”

“我这样做自有我的道理。”

江父向来不喜欢别人左右他。

“你一个人妇道人家,做好你该做的事就行了,其他的你少管。”

“江远之。”江母突然大声咆哮。

“你别以为你赚了几个臭钱,这个家就什么都是你来做决定。我是这个家的女主人,我也有权利过问。”

“我看你是患了失心疯,不好好过你富太太安稳的生活,整天就知道给我找不愉快。”

“十年前如此,十年后还是如此。”江父这句话拔高了音量,说完重重摔门出去了。

江母无力的瘫坐在沙发上,一个人默默的掉眼泪。

半晌江澈从房里出来,端起桌上已经冷掉的鸡汤喝了一口,“手艺不错。”

江母看见听话懂事的江澈,也得到了些许慰藉,擦了擦脸上的泪痕,“都凉了,我拿去热一热。”

“好。”

一直到第二天,江父都没有回来。江澈知道胳膊拧不过大腿,和江父纠缠,他讨不到甜头。还是乖乖的去了学校。

沈清起的格外的早,一大早给江澈发信息说在他家楼底下等他。

江澈下来就看见寒风中站着一个身影左顾右盼的,穿的很厚,姿态莫名有些可爱。

沈清看见江澈,眯着眼笑了起来,小跑过去。“怎么样,耳朵还疼吗?”

江澈:“不疼了,我们走吧。”

“等一下。”沈清把书包放到面前,拿出一黑一白两个帽子。把黑色的给了江澈,她戴上了白的。

“快带上试试。”沈清满脸期待,还很兴奋。

江澈笑了,慢吞吞的戴上。

帽子很有特色,两边加长能遮住耳朵。不过江澈戴上,松松垮垮的,还把眉毛都挡住了。

沈清还仔细端详了一会,“嗯,不错,这样耳朵就不会冻到了。”

原来她是害怕冻到受伤的耳朵。江澈还是有点疑惑,“这是你买的?”

说起这个,沈清还有几分自豪,“这是我织的,怎么样,我厉害吧?”

“很厉害。”

看到沈清,江澈原本阴郁的心情缓解了不少。

“那我们走吧。”沈清得到他的赞许,心情很不错。

回到学校,沈清也没让江澈把帽子摘了。郭楠还吐槽江澈像个娘们一样怕冷。不过都被沈清怼回去了。

上晚自习的时候,班主任看着江澈一直戴帽子,不习惯,“江澈,你把帽子摘了,在教室里不要戴。”

江澈有意的看向沈清,仿佛在告诉她不是他要摘,是班主任不让戴。

当江澈拿下帽子后,班主任看清了他缠着纱布的耳朵。皱着眉头问:“你耳朵怎么了?”

这句话勾起了大家的好奇心,纷纷转头看江澈。

“不小心受了点小伤。”江澈自然不会把真实的情况说出来。

班主任又开始絮絮叨叨了,“每次放假都给大家说了,要注意安全。你们总是当耳旁风。”

好不容易熬到下课,终于解放了。回到宿舍沈清看见程芸的吉他,才发现她忘了还有这件事。

“咦,你没带吉他吗?”程芸看沈清两手空空,忍不住发问。

沈清有点尴尬,是她拉程芸去的吉他社,然而她没有买吉他,“我忘了。”

听到这里,程芸面上有一瞬的不可置信,随后又开口,“没事。”

表面上没事,可程芸知道这把吉他不仅用光她所有的存款,还把这个星期的生活费搭进去了。内心久久不能平复。

沈清想去拉程芸解释,却被她巧妙的躲开了。

“我没事,明天我自己去社团就行。”说完程芸就去洗漱了。

沈清站在原地懊恼,不知道怎么才能给程芸解释清楚。想了想一咬牙还是决定把事实告诉她。

来到洗漱间,只有程芸一个人,沈清小声的开口,“小芸芸,你别生气。我不是故意忘记吉他的事,而是昨天我们出去玩的时候,被小混混找茬,后来去了警察局。”

程芸对她说的话似笑非笑,顶着湿漉漉的脸看她。

沈清知道程芸有疑惑,“真的没骗你,江澈耳朵就是昨天受伤的。”

江澈的耳朵受伤,这是全班皆知的事,程芸也信了她说的话。“那你们后面没事吧?”

“你不知道,后面警察来了,到了医院我们才知道是章静报的警。”沈清想到章静也觉得不可思议。

“章静?”

显然程芸也意外。

沈清点了点头。见程芸没在因为吉他的事不高兴,就和她腻歪了起来,“小芸芸,不生气了?”

程芸用手肘拐了她一下,“别恶心。”

洗漱间里一下全是两个少女的嬉闹声。

沈清没想到的事,第二天去教室,她的座位上多了一把吉他。可是江澈没在教室,她正纳闷呢。

江澈:“想什么呢?”

“这是你的吉他?”沈清十分肯定。

“嗯。昨天让快递送来的,只是到的晚,就没到宿舍去找你,今天给你带来教室。”

江澈做事总是一丝不苟面面俱到。

“谢谢。”

沈清内心对程芸的愧疚一下少了很多,由衷的谢谢江澈。

“答应你的事,我都会做到的。”

江澈突然很认真的说。

心里的大事解决了,沈清轻松了不少,上课也聚精会神。就等下课和程芸去吉他社了。

江澈每天都得去学校外面的医院换药清理伤口,下午也没时间陪沈清。

当沈清和程芸来到吉他社的时候,还看到了顾嫣,这倒是稀奇了,上次报名也没见她来。

赵涛看人都到齐,“好了,人都到齐了,今天我们正式开一个社团会议,大家互相认识一下。”

等人都介绍完,沈清才发现就她和程芸是小白,对吉他是零基础。

虽然社团说会教,可是大家都会的情况下,谁又会关心小白呢?

果不其然,一开始就是现场个人秀。大家都展示了各自的才艺,弹奏了一曲。

“程芸,你会吗?”沈清靠近程芸耳朵,小声的问。

程芸生无可恋的摇头。

这时,门口有人姗姗来迟。“对不起,我迟到了。”

听到熟悉的声音,沈清和程芸都看向门口。许一笙背着吉他缓缓走到她俩身边。

“你怎么来了?”最先开口的是沈清。

许一笙放下吉他坐下,“缓解课业压力。”

沈清抽了抽嘴角,显然这个理由她是不相信的。程芸觉得气氛有点尴尬。

赵涛又开口了:“好了,大家自由组队吧,4—5人一队。”

顾嫣这时候凑了过来,“沈清你们应该不介意我和你们一队吧?”

沈清:“不介意。”

就这样大家开始练习基本功,顾嫣主动要求和沈清一组,而程芸自然就和许一笙一起了。

不过一场练习下来,沈清对顾嫣有了些好感,至少在教她吉他这块,顾嫣是尽心尽力。

沈清学会了一首最简单的小星星,满意的笑了,“谢谢。”

“应该的。”顾嫣也很有礼貌。

沈清又弹了一遍,江澈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悄来到了吉他社的后门,静静的看着沈清。

等她弹完才走了进去,“弹的很不错。”

虽然沈清心里很开心,可她也知道江澈只会夸她很少损她,“真的假的?”

江澈:“真话还是假话?”

“那还是假话吧。”沈清已经猜到了答案。

“不好听。”

沈清噗嗤笑出声,“骗人。”

顾嫣就这样被两人漠视,多少有些尴尬。咳嗽了一声,“该走了,其他人都走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