稚嫩h女娃h粗大~男人扒开女人腿桶到爽中文

2022-06-22 17:17:49 3点热度

外面的雨下的那么大,也不允许她逃跑。

最主要的一点是,被抓回去就被抓回去吧,她相信秦远一定能找到自己把自己从狼窝里救出去的。

外面的雨下的更大了,花颜无比庆幸有这么一堆火在这里烧着,不至于让身体完全被冻僵。

她往火堆旁边挪了挪身体。

温溪看着眼前这个大“大泥蛋”微微歪头:“这位,姑娘?你要不要去里面把身体洗一洗,这里面有个温泉,我这里也有一身备用的衣服,你若是不嫌弃,就先拿去穿着。”

他本来想着直接把女人丢进里面的温泉里,但是想了想,他到底没那么做。

一是因为他不知道这个女人到底是谁,万一这个女人还没成婚,长得又丑了吧唧的,被湿身了,要自己负责,那就得不偿失了。

第二个是,万一呛死了,他不是白把人扛回来了。

花颜一听有温泉,直接瞪大了眼睛,可等看到温泉的大小后,直接无语了,说是温泉,大小其实也就在一米左右,泡澡是做不到,冲洗身体却还是可以的。

“你放心,我不看。”

说完,男人转身走了出去,这山洞跟肠子似得九转十八弯,花颜呼了口气,这才用温水冲洗身上的泥泞。

温水驱走严寒,花颜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受了许多。

只是头发湿漉漉的,十分难受。

温溪见到人出来,难得的愣了那么一下。

他近日读文章,总觉得那些人把那些个女人的容貌夸张,他就从没见过什么国色天香的真美人。

可是今日,花颜从里面出来的一瞬间,他感觉自己看到了。

虽然美人半边脸肿了,可即便肿了那也是美人。

“衣服有些大了,你凑合着吧。”

花颜点点头:“还没跟文公子说一声谢谢。”

温溪摇摇头,从口袋里拿出金疮药递给她:“你上点药吧,这个药效果很好的。”

早先花颜就是一个泥蛋蛋,金疮药上了也是白瞎,现在洗干净了,他看的到,花颜身上的伤口有些多。

花颜也不矫情:“谢谢温公子,冒昧问一句,温公子深更半夜的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迷路了啊,你们这山太大,我跟家里人走散了,走了好一会儿都没走出去呢,然后就看见了你,我怕你一个人被豺狼虎豹叼走,又怕你被大雨给冻死,才救你回来的,谁知道刚救了你,外面就传来一阵找人的声音,那架势,要把山给翻过来一样。”

他语速又急又快吐字却很是清晰,让人能听明白他说的每一个字。

花颜倒是不知道自己昏迷过去后,竟然发生了这么多事情。

“如此我还要谢谢温公子救我一命。”

温溪笑着摆摆手:“不用客气不用客气,不过你为什么不说要以身相许呢?报答救命之恩的最好方式不就是以身相许吗?”

这温溪这般直率,倒是逗笑了花颜:“我倒是想嫁给公子,奈何我早已嫁为人妇。”

“啊,这么早就插牛粪上了,不是,我的意思是,只有牛粪肥料充足,才能养得好你这朵娇花。”

温溪有一瞬间,无比好奇到底是什么样子的男人竟然娶到了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妙人。

而且这个女人看到自己这张脸完全没有心动,这更加引起了他的好奇心。

“温公子,不知你何时准备出山?”

花颜话题换的快,温溪却是丝毫没有卡顿:“能走出去就出山,走不出去,我想出去,也出不去,夫人你说呢。”

花颜笑了笑,这倒是。

“那可会有人来寻你,这样的天气,没有食物,你我撑不过三日的。”

而且自己失踪了这么久,秦远肯定已经急疯了,她还是要尽快回去的。

温溪:“用不了那么久的,夫人放心就好了,还没问夫人,你做什么,他们那么大张旗鼓的找你?”

花颜愣了一下:“家里有几个闲钱被瞧上了罢了,温公子孤身一人最好还是不要与他们正面交锋,那些人,并非我大秦之人。”

说完,花颜靠在墙壁上休息。

她的身体太疲惫了,身上没一处是不疼的。

这个姓温的男人来历不明,又一身的肃杀之气,也并非是什么善类。

但她相信,比起那群东瀛人,这个姓温的要好的多,而且他不会伤害自己。

温溪在打量花颜,他的打量是光明正大的打量,并没有冒犯。

他活了这么久,还从未见过如此这般的女子。

除了貌美,更多给他的还是一种冲击感。

貌美却不娇弱,刚刚她给身体上药的时候,一声都没吭,要知道那金疮药可是上等的金疮药,效果好,只是劲儿头未免也大了些。

可就是这样,那药涂在伤口上她竟然一声不吭。

而且这个女人对自己看似毫无防备,关键的信息却什么都没说,甚至连自己叫什么都没说。

常人都说他温溪是狐狸,他看,眼前这女人才是实打实的的狐狸,嗯,苏妲己那种。

不过这苏妲己看起来走的是贤妻良母风。

看够了,温溪也就不再看了,左右这个女人对自己造不成威胁,甚至还愿意透露山上的消息给他,这就够了。

后半夜,花颜是真的累了,竟然就那样烤着火睡了过去。

就在花颜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男人推了推她:“这位夫人,雨停了,你要下山吗?”

花颜一听到下山,瞬间睁开了眼睛。

“你若是要下山,顺着后面松树密集的地方走,别走大道,这个时间他们应该都回去休息了。”

花颜看着嘴巴说个不停的男人。

“你不是不知道怎么下山吗?”

温溪笑着拍了一下脑袋:“夫人貌美,我脑子一下子就变得好使了,这还要多谢夫人。”

文学

花颜语塞,他真是从未见过如此不要脸的人。

但承了男人的恩情花颜心里还是无比感激的:“如此我便谢过公子了,他日若是公子遇到什么难处,可以去青城县梧桐巷秦府找我,能做到的,定然不会推辞。”

“秦府?”温溪重新打量起花颜。

花颜点点头。

温溪的目光定在她那张姝丽的脸上:“冒昧问夫人一句,秦在渊是你什么人?”

花颜眉头微皱:“秦在渊?我并不认识此人。”

不认识?也对,殿下在这边定然不会用真名,他脸上重新挂起笑容:“那能否问一下夫人的相公叫什么名字,毕竟他日若真有求于夫人,我去上门,连性命都不知道也说不太过去。”

这个花颜倒是没隐瞒:“他叫秦远,山高志远那个远。”

虽然她的相公一点都没有远志就是了。

“秦远,倒是个好名字。”温溪笑了笑,将自己身上带的匕首解了下来递给花颜。

“你带着这个防身吧,一个女人下山不太容易。”

花颜看着对方这把镶嵌着红宝石的匕首嘴角微微抽搐:“这……”

温溪一眼看穿了她的想法,洒脱道:“一把匕首而已,你若是觉得贵重,将来我去你府上做客,你再还给我就是了。”

花颜这一次倒是没有再拒绝:“如此我就等着温公子去我府上做客。”

“对了,这是地图,下了山后,山上的布放标注的很清楚,只要你不路痴,就能走出去,不过现在他们可能已经加重了布放,你自己一个人还是小心一些好。”

说完,温溪就先走了。

花颜愣怔地看着手里的地图。

为什么她感觉自己说了秦远的名字后,这个男人就变得热情了起来,难不成……他是个基佬,他惦记自己的老公?!

一瞬间,花颜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她急忙摇头,将脑子里的想法甩出去,错觉,一定是错觉,这世上哪里来的那么多基佬。

这位公子长得那么好看……

想到一半,花颜脑子里又忍不住飘出另一句话“长得好看的都去搞基了……”

次奥!不能想了,不能继续想下去了,一定是她想岔了。

将脑子里的想法甩出去,花颜也匆忙离开了山洞。

路上,花颜按照对方给的地图,果然避开了所有的守卫,成功下了山。

看着背后苍茫的大山,花颜只感觉自己的双腿都要断掉了。

而这里距离城里还有很长一段路,她必须得尽快回城才能安全。

捏着手里的地图,花颜忍不住想起那位姓温的公子。

她总觉得那位温公子不简单,或许,他是朝廷派来的人,但周围县城的情况让她真的有些不太相信朝廷了。

回去的路上,花颜看到地边躺着无数的尸体,活着的人大多也是行尸走肉而已。

她看到路上有几个孩子的肚子很鼓,应该是吃了观音土导致的。

没有粮食,想要活着,他们已经到了饥不择食的地步。

想到山上那个东瀛人白白胖胖,那群难民瘦的皮包骨头的样子,花颜抹了把脸。

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不为五斗米折腰,这个世上,更多的人还是为了生存,生存都成为问题的时候,人性将成为一个奢侈的东西……

“老大,你看那个像不像嫂夫人?”

陈野身边一个小喽啰指着花颜的方向。

他一听到手下人说有人像花颜急忙扭头去看,这一看,他差点激动的哭出来,找到了,总算是找到了。

再不找到,秦在渊那祖宗能把他自己给拆了。

“嫂子,嫂子,我可算是找到你……靠,是谁敢打你!”

花颜从山上走到这里已经有些撑不住了,看到陈野,她不由得松了一口气:“有水吗?”

陈野急忙让人去拿水。

将那一罐水喝了大半花颜才感觉自己活了过来:“先回去,回去以后再说。”

“好好好,这边有马车,嫂子你上马车我带你回去。”

陈野扶着花颜上了马车。

重新穿上厚实的衣裳,花颜感觉自己舒坦了许多。

“秦远呢?”陈野在附近,她下意识以为秦远也在这附近。

陈野抿唇,过了两秒才回答:“老大知道你失踪后疯了一样找你,然后我和大姐怕他出问题,给他灌了一点迷药,这会儿他估计是昏迷不醒。”

花颜愣住了,她没想到会听到一个这样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