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尚未发育 稚嫩/头埋入双腿之间被吸到高潮

2022-06-22 17:20:19 9点热度

当叶秋出关的那一日,玄武和青龙收到了八万海域紧急军情,知道了炎朝来袭的惊人消息。

二强虽然震惊,但却没慌乱,而是一方面让人去打听请情报,一方面敲响丧钟,紧急召见诸强。

很快的,白虎、左晋,以及八大长老,汇聚一趟!

虽说乾、震、坎这三位长老,在叶秋的建议下,被青龙弄到了全新成立的老干堂,名义上是长老,其实是已经脱离了黑衣殿管理层。

但这一次炎朝来袭,因为事关重大,青龙还是通知了这三位长老。

毕竟无论怎么说,这三位长老的水平也不错,战时可以废物利用一下。

在大战即将降临的情况下,四神盟和黑衣殿的‘内’斗,已经没了任何意义。

唯有大家团结一致,一致对外,才能对抗炎朝!

很快的,众强汇聚一趟,齐聚大殿。

每一个人的眼中,都充满了严肃。

而在这十一位强者的后方,几百名长老席地而坐。

他们来自黑衣殿的各个宫殿,都有各自的职责。

虽然他们没有决定大事的权限,却有旁听重大事件的权限。

在申黑衣看来,一旦大事发生,黑衣殿不应该隐瞒,而应该对所有管理者公开。

如此一来,才能避免谣言出现,集中所有力量,一致对外!

“诸位,事情是这样……”

扫了一眼黑压压的人群,玄武言简意赅,将炎朝入侵的消息,大概说了一下。

全场哗然!

“我黑衣殿十年休养生息,这才过了一年,炎朝居然就安耐不住,开始进攻了,可恶!”

“一年前老朱雀战死,为我们换来了一年和平,虽然我们黑衣殿准备不足,但既然荒人不拍死,那咱们就让他们明白我们的厉害!”

众长老都激动了,纷纷怒吼。

“肃静!”

青龙一声怒喝,全场瞬间安静。

“老规矩,是战还是和,如何战,如何和,投票决定!”

玄武盘腿而坐,平静说道。

“和个锤子和,干就完了!”

砰!

平日里喝酒颓废,一副昏昏欲睡的白虎,此刻却杀气腾腾,仿佛换了一个人似的,怒吼咆哮着说道。

“不错,战!”

左晋忽然开口。

“附议!”

“附议!”

……

“附议!”

毫无例外的,在场几百名长老,全票通过了“战”这个主题。

其实严格来说,这些长老的投票结果,并不能左右十一强者的决定。

不过几百长老的投票结果,将会作为参考,在一定程度来说,也能影响十一强的决策。

而如果所有长老都一致同意,或者一致反对某件事,那这件事就一定能被通过,或者被推翻。

所以,对于众长老的想法,四大护法都非常尊重。

“既然诸位都一致主战,那从此刻起,任何人不得提及‘议和’,否则——斩!”

“既然是战,那究竟如何战,诸位可以畅所欲言!”

玄武苍老声音再次响起,这话一出,全场瞬间如沸腾的油锅般,喧嚣声四起。

玄武没仔细去听这些人的话,但他却很享受这种气氛。

因为玄武很清楚,黑衣殿不同于其他任何势力,就在于申黑衣用千年时间,打造了一个非常灵活,相对公平的体系。

虽然阶级依旧存在,但在这个体系中,所有人都不是木偶,都有其价值。

这讨论持续了一炷香时间,讨论结果终于出来了。

大体是两个意见,一个是立刻出击,将炎朝抵挡在遥远的海域之上,免得战火波及岛屿。

而另外一个声音,则是主张放弃主动出击,集中所有资源,凭借岛屿的强大防御阵法,从而消耗炎朝的实力。

这两种意见都有道理,支持的人都不少,两路人马争吵个不停,却无法达成统一意见。

“肃静!”

青龙一声大喝,全场再次安静。

“主张主动出击的人,以白虎为首,主张就地抵御的人,则是以左盟主为首。”

“接下来,就让白虎和左盟主辩论,以一炷香时间为限。”

“一炷香之后,谁能说服谁,就以谁的意见为主,诸位意下如何?”

青龙‘的威严声音再次响起,这话一出,众强纷纷点头,表示没有异议。

“左某是读书人,白虎兄是武人,若是他和我辩论,那左某也未免太欺负人。”

“我看不如这样,就让左某一人代表抵御派系,舌战主攻派所有人,如何?”

左晋一身白衣儒服,说不出的潇洒,笑着说道。

只是这话虽柔和,却让那些主战派的人,无不愤怒。

“左晋,别以为你口才了得,你就很厉害!”

“如今荒人入侵,想要击败荒人,那必须用拳头,而不是动嘴皮子!”

砰!

白虎腾身而起,指着左晋鼻子就骂,眼中满是凌厉。

一年前,若非左晋暗中作梗,老李头会落得差点被废的地步?

虽然这件事没任何证据,但白虎却知道,这就是左晋在搞鬼!

如今左晋居然不主动出击,想将敌人引入岛屿?

是,这决策是不错,但一旦荒人攻打岛屿,那肯定会死很多凡人。

左晋连一半修士都堪称刍狗,他怎么可能在乎凡人的死活?

但白虎在乎!

其实在场很多长老也在乎!

毕竟除了四神盟的人之外,其他长老的子孙后人,以及先辈,都在这岛屿上生活。

他们的亲属之中,不乏凡人。

但问题是,这些长老中的一些人,他们是从大局考虑,这才支持左晋的防御路线。

“行了,白虎,别闹!”

文学

“这样,四大护法和八大长老,可以参与讨论。”

“一炷香之内,谁能辩论胜过左盟主,获得全场超过60%长老的认可,就以谁的策略为主!”

玄武一声大喝,苍老声音响彻全车

众人纷纷点头,表示同意。

一炷香被点燃,辩论正式开始!

半柱香后。

“承让!”

左晋啪的折扇一摇,端起一杯热茶,轻轻的喝着。

他的脸上满是儒雅笑容。

这一幕,看白虎很愤怒,却不知道如何开口。

半柱香之内,白虎和三大长老一起上阵,四人舌战左晋,却都不是对手。

甚至说到最后,就连坤长老都有些动摇,觉得左晋说的有道理。

这让白虎,越发气愤。

对于这一幕,玄武和白青龙都没吱声,但二强都脸色都不太好看。

二强虽没亲自下场辩论,但事实上,他们早就针对左晋的想法,进行过提前分析。

二强很清楚,大战早晚爆发,两大派系肯定会发生冲突。

针对这样的情况,二强早就想好策略,被将如何应答,都暗中教给了坤长老。

然而二强都没想到,坤长老居然被驳斥的哑口无言,而且内心产生动摇,居然被左晋给说服了。

这算什么事儿?

其实严格来说,玄武和青龙二人,都有些被左晋说服了。

黑衣殿虽然历经一年发展,搜集了大量黑火矿,也制造了一些黑火兵器。

但这些兵器在炎朝发展千年的黑火兵器面前,如同幼儿般可笑。

反而是让荒人进入岛屿附近海域,依托阵法,这样有概率重创荒人。

“既然诸位没有异议,那左某承让了!”左晋一声大笑,腾身而起。

“且慢!”

然而就在这时候,一个声音忽然响起。

循声望去,所有人的目光,落在角落里,一个不起眼的长老身上。

这长老的位置很靠后,在几百名长老中,属于垫底的存在。

然而在场所有的长老,包括二强在内,都无人敢小觑此人。

原因无他,此人从一个普通的秀才,到如今成为长老,也就四个月时间而已。

堪称史无前例!

而此人如今在黑衣的威势,可谓是空前绝后。

就连玄武和青龙的名声,都隐隐有被此人盖下去的趋势。

而此人,便是如今岛屿上所有凡人的信仰,被誉为“战神”的男人——玄鸟营的营主,项信!

……

众目睽睽之下,项信一身黑色儒服,从蒲团上站了起来。

他负手而立,高冠博带,自有一股磅礴气势,让人不禁肃然起敬。

这一幕,让左晋微微皱眉,虎目中闪过一丝凌厉。

项信快速的崛起,这和左晋全力的支持,是密不可分的。

然而左晋却没想到的是,项信吃自己的,喝自己的,用自己的,就连兵卒都是自己帮忙招募的。

可如今,项信却将左晋的影响力,彻底从玄鸟营抹掉。

不但如此,八千玄鸟卫训练成型之后,平时对左晋唯唯诺诺的项信,居然开始唱反调。

在今日之间,项信多次在公开场合,反驳过左晋的决策。

而且项信每次都是关键时刻出击,一击必中,让左晋哑口无言。

不过这都是小事情!

只要项信还尊左晋这个主公,左晋就不会对项信出手。

毕竟对左晋而言,项信是他树立的榜样,哪怕项信有些不听话,但只要项信没大错,左晋也不会对左晋如何。

可左晋还是没想到,相信居然在这关键时刻,给他玩了这么一手。

简直是——可恶至极!

“项营主,不知道您有何指导?”

‘强’压心中愤怒,左晋冷冷说道。

“指导不敢当,项某只是有些肤浅看法,想和大家说说。”

项信负手而立,目带冰冷,“四个月前,项某承蒙左盟主厚爱,这才有了一飞冲天,坐在这里和诸君讨论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