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13男朋友一晚要我4次(荡乳尤物h)最新章节列表

2022-06-22 17:14:28 8点热度

下方那巨大的白骨手爪速度越发快了几分,转眼便到了林君河近前。

感受着白骨之上弥漫出的诡异气息,林君河皱了皱眉头,只一招手,庞大灵力顿时涌出,在他身前构筑出了一道金色屏障。

白骨手爪撞击其上,虽然第一时间被那屏障阻拦了下来,但其上覆裹的幽绿光芒确实弥漫到了屏障上。

不过短短两个呼吸的功夫,金光屏障便在这光芒的腐蚀下出现了一个个缺口。

白骨爪的威势仍在不断提升,随着屏障上的缺口逐渐增多,很快便难以抵挡,在一道脆响中溃散开来。

下方的林君河冷哼一声,当即就周身灵力都汇聚在了右臂,而后一拳轰出。

恐怖的力量波动扩散开去,天穹顶部的那块棋盘上,数枚棋子就此炸裂开来。

一拳之威,那诡异的巨大骨爪竟是生生被林君河挡了下来,其上更是接连出现了数道裂隙。

只不过,白骨爪上的幽绿光芒也趁此机会朝着林君河弥漫而来。

在接触到的瞬间,林君河便察觉到体内的灵力开始了快速流失,仿佛被那些青光吸走了一般。

不过短短几个呼吸的功夫,便凭空消失了近半成之多。

要知道,以他如今的灵力储量,再加上汇聚了整座上元星斗大阵的剩余力量,即便只是半成也颇为恐怖了。

骨爪上的气息不断增长着,显然,那些消失的力量都被其同化成了自身的一部分。

此物不仅可以腐蚀法宝神通,对修士同样有效,与那不灭魔焰有几分相似。

虽然不如后者那般霸道,但却更为诡异,以至于若非是肉眼所见,他甚至都无法感知到这些青芒的存在。

心中略微思量过后,林君河的右臂之上便燃起了一层暗红的火焰。

他想用不灭魔焰来对抗这诡异青芒。

随着那暗红火焰浮现,正朝着林君河手臂蔓延而去的青芒瞬间消失。

准确的说,是被更为霸道的不灭魔焰吞噬了。

只不过,这青芒就好似无穷无尽般,接连不断的从那白骨手掌上蔓延而来。

以林君河如今的实力,根本无法完全发挥不灭魔焰的力量,甚至连凝聚出的数量都少的可怜。

即便威力更为霸道,但随着青芒接连不断的涌来,很快也就被吞噬。

林君河显然早就料到了这般结果,当下也没有露出多少意外之色,只是继续汇聚着体内的灵力,同时将苍天之眼也调动了起来。

随着神魂之力急速被消耗,他的瞳孔之中逐渐出现了一个个诡异的金色符文,周身更是不断有金芒溢出,以一种玄奥至极的轨迹缭绕着。

苍天之眼的力量被他发挥到了极致,不断推演着目前处境的可能性,以及那白骨手爪的奥妙。

只不过,那手骨的诡异却是远远超出的他的预知。

随着神魂之力被消耗了大半,却依旧推演不出多少有用的信息,就好似此物根本不存于世一般。

在察觉到这点后,林君河的神色顿时凝重了起来。

文学

作为无上帝器,这世间几乎没有苍天之眼无法推演之物,如今这种情况只能说明此物来头极大,以他目前的神魂无法支撑推演。

显然,那盏灯不是如他想象的那般简单。

林君河咬了咬牙,额头上渗出了一缕冷汗。

他体内的灵力正在不断流失,而那白骨手掌的力量却在不断攀升,此消彼长之下,他已然有些难以抵挡。

庞大的力量不断压制着他的身躯朝着下方落去,速度不断加快。

而在九峰之上,朝露雪也察觉到了林君河的处境,银牙紧咬之下,以神通将身前赤龙道宗修士逼退后,当即化作一道遁光朝着天穹而去。

主峰之上,同样有一道身形冲天而起。

正是失去了阵法掌控的衍道宗宗主。

他的速度比之朝露雪还要快上几分,转眼间便到了林君河下方,双手掐诀之下,一枚宝印顿时从其袖间飞出,轰击在了那只白骨手掌上。

虽说相比起林君河,那些同样在战斗中的衍道宗长老弟子处境同样艰难,但他却很清楚,衍道宗想要渡过此劫,林君河才是关键所在。

只要他胜了,衍道宗便能安然无恙,若是他败了,整个衍道宗也将就此毁灭。

两方如今已然是一条船上的蚂蚱,也正因如此,在看到林君河陷入劣势后,他第一时间便冲了过来。

即便他很清楚,以自身的真仙境七重天的实力,根本无法对这等战局造成多少影响,但眼下之计也只能死马当成活马医了。

那宝印飞上高空后,顿时流散出了数道流光,而后在林君河体表形成了一层屏障。

只不过,这屏障刚一出现,甚至连片刻功夫都没能抵挡便被那幽绿光芒腐蚀,就此消散。

衍道宗宗主咬了咬牙,眼中露出一抹决然之色后,当即再次掐出了数道法决。

空中那枚法印顿时迎风暴涨,化作了山岳般大小,而后携着骇人威势直朝着那白骨手掌砸去。

巨大的法印内部,无穷灵力疯狂涌出。

在这般自毁式的打法下,那白骨手掌虽然强大,但也在这轰击下被震的后退了些许,虽说并没有因此出现什么裂纹,但却是让林君河缓了些许压力。

看到起了些许效用后,宗主的眼中顿时露出了一抹喜色,正要有所行动,一道身影却是出现在了其身旁。

“雪儿?”

在看到来人后,宗主先是愣了片刻,而后顿时露出了一抹怒色。

“你来这里做什么,快下去!”

他厉声开口,朝露雪却只是低下了头去,丝毫没有照做的意思,只是对着宗主行了一礼,而后道。

“师尊,请恕弟子不肖,对不起”

“不论如何,我也不能让他出事”

话音刚落,只见她曲指一弹,一缕奇异灵光便从掌心蔓延出来,而后落在了林君河身前。

灵光缭绕纠缠之间,竟是生生将四周的那些幽绿光芒都逼退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