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指快速进出着h/高H调教女M强制高潮

2022-06-22 16:54:26 18点热度

了无睡意的他,就来到林正和房门外等他。

什么黄粱一梦,什么但求方小小一生平安喜乐足矣,放屁,他林正和不过是要利用方小小,利用他。

张启风是万万没想到,自己活了这大半辈子,竟然在一个黄毛小子手上吃了亏,被人利用了去。

于是,林正和这边还不等看清对方,就被张启风一拳打在了脸上。

要说张启风混迹江湖多年,要没点防身的手段,那也不可能。

而且,他比任何人出手都要干脆果断,因为他十分清楚,趁他病要他命的道理。

所以,一击得中之后,张启风紧跟着又一拳打在了林正和腹部,正要趁着对方弯腰捂住腹部的时候,在痛击他腰背之时,林正和却没有如他所料的一般躬身,而是接连退开几步,阻止了他下一步的动作。

“张老,您有话好好说……”林正和哪里知道,周怀山为了确保节目效果,心底的想法连周夫人都没有透露,而周夫人呢,觉得此事是件大好事儿,已经着急与方小小说了,还自作主张,请张老给方小小撑腰……

他这一顿打,着实挺冤的。

“好好说,我让你好好说,林正和,你是不是真当我老了,不重用了。”竟然算计到他头上来,真是胆子不小啊。

不由分说又是一顿胖揍。

林正和自然不能任由他这样打,能躲则躲,不能躲的则把自己扛揍的部位送上去给他揍。

一直到张启风打累了,停下来窜口气的时候,他才找到机会开口询问原因。

“你小子,到现在还跟我装蒜,百日宴的事情我都听说了,林正和,你不会不知道这么做的后果吧?你是不是要把方小小害死才甘心啊。我早就知道,你小子就不是什么好人,心眼多,城府深,这阵子唱的一出好戏,让我老头子信了你的邪……”

越说越气,一气起来又想打人。

林正和这才知道怎么回事儿,当即狂喊冤枉。

张启风自是不听,怕林正和又扯什么借口来哄骗自己。

空手打,疼的是他自己,腰一弯,腿一翘,鞋子一撸,拿在手上就是一阵狂扇。

这种时候,张启风竟然还记着不要留下痕迹,否则让方小小看了还得伤心的道理。

尽管他很想按着鞋底狠抽林正和的嘴巴子,但除了第一拳真的没控制住之外,往后他都是往他腿上,背上去招呼,绝对能做到打过之后谁都看不出来。

林正和防着周海,不敢出声,也不敢大声解释,只能在张启风的乱鞋之下苦苦求生存。

终于是打够了。

张启风鞋子往地上一丢,穿回脚上,想着回去睡觉,被林正和眼疾手快拦了下来。

“张老请留步。”

林正和觉得自己太难了。

不仅要应付一个周怀山,还得面对张启风是不是的抽风……

吃了教训,这一次,他一句废话都不说,直戳重点,将自己与周怀山的计划说了。

“真的?”半响之后,张启风才问。

林正和忙不迭点头:“自是真的,张老,我对方小小的心,您真的不用有丝毫怀疑。这辈子,我林正和害谁都有可能,唯一就是不会害方小小。”

他也没说自己是一个好人,但他可以保证,自己不会害方小小。

张启风听后满意了,捋着胡须点了点头:“如此就好,谅你小子也不敢来算计老夫。”

说完转身就走了,走了……

就这样?

林正和眼巴巴的望着张启风,目送着对方的身影消失在自己面前,盼着他能够回来跟他说一声抱歉,最终却是什么都没盼到……

哎,终究是他错付了。

这张启风,就没把他当人看。

他有什么办法,谁让他是方小小的师父呢。

林正和伸展了一下四肢,瞬间就觉得腰酸背痛,浑身上下,除了一张脸,就没有一处好的。

尽管如此,他还是一边揉着腰,一边往方小小房间摸去。

方小小照例是吃过晚饭就找借口回来睡了一觉,如今正神采奕奕的躺在床上等着呢。

林正和这边推开门,她就一咕噜从床上坐起来,并朝他伸手,林正和靠近,她就迫不及待的扑进了他怀里狠狠一撞。

痛得林正和在她看不见的地方不住的龇牙咧嘴。

他已经很久没有吃这么大的亏了,不仅成天被周怀山拎小鸡一样拎着训练,还莫名其妙挨了张启风一顿打。

饶是如此,他心里都没有一点怨言。

都是因为怀里这个人啊。

怀里这人究竟有什么魔力,上一辈子让他魂牵梦萦,这一辈子为了她,什么原则,什么底线都可以放弃。

林正和想不明白,也不想去明白,低头在她发上亲了亲,稀罕的把人抱在腿上。

“怎么又不睡?”

这不白问么。

方小小什么都不说,直接主动的仰头封住了他的嘴儿。

那一刻,林正和甚至怀疑,自己唯一的用处是不是半夜来给她解闷儿的。

方小小这几日似乎有些太过沉迷此事了,林正和决定今天要跟她好好说说,告诉她什么叫节制……

好吧,实在是因为他已经是手段尽出,短时间内没有什么新花招了。

他想得挺好,但低估了方小小的执着。

一旦她认定了事情是如此,而解决方法是如此之后,方小小是可以做到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

毕竟,这是大事儿。

事关相公心心念念的大胖小子,还有两人后半生的幸福。

林正和以为,自己今晚只要费点口舌,劝一劝方小小就行,然后就可以抱着人美美的睡上一觉。

嗯,他确实是费了不少口舌,却与劝说无关……

文学

方小小醒来之后,仍躺在床上许久才有勇气起来。

昨晚相公……

才想了个头儿,便又受不了的扯过被子,将自己遮了个严实,直到周夫人带着宝儿来敲门,她才红着脸从被窝里爬出来。

饶是她打定了主意要唤醒相公的身体,但她也觉得昨晚太过羞人了一些,短时间内,她是不想再看到相公了,更别提什么唤醒相公的身体之类的事儿。

她得缓缓。

“可是被子太厚了,或者屋里不通风?瞧你,一觉醒来怎的脸这么红。”

周夫人见了方小小,就觉得对方的脸红得有些不自然。

不像是正常的红晕,反倒是受了什么影响。

她便想到了这两个可能,同时心里也不住嘀咕。

奇了怪了,这丫头怎么越来越能睡?

这两日,每日都是吃过晚饭就睡,次日又是日上三竿才起,怎么就这么能睡?

可别是身体出了什么毛病。

方小小摇头:“只是有些秋燥,不妨事儿。”

她不过是为了周夫人不要继续纠结她脸红的事儿,随便扯了一个借口,周夫人却当了真。

早饭的时候,将她嗜睡,睡醒来又脸红的情况与张启风说了,询问张启风这种情况可正常,是否需要调理一下。

张启风一听说方小小嗜睡,早睡晚起,立刻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

不过他对自己的药有信心,林正和那玩意儿如今肯定是不行的,但他没想到的自己徒儿游了船之后这么会玩儿,林正和也肯陪着她玩儿,只当是两人半夜里盖被子纯聊天,便不以为意。

小两口感情好,就算你们想方设法阻拦有什么用,人家林正和半夜还不是摸去了方小小房间,牺牲自己的睡眠时间,都要与她说话,这我能有什么办法。

反正,他能确保林正和去方小小房间不是干坏事儿就成,至于他林正和睡不睡觉,他可不管。

不过,周夫人如此说了之后,他还是郑重其事的给方小小把了脉。

“好得很。”他道。

方小小松了一口气,周夫人也放心了,又提起百日宴的事儿。

说周老夫人明日就要到了,她便又琢磨着给方小小再置办几身衣服,之前准备的都太过素净了,但还在纠结,是今日便下裁,还是明日等老夫人来了,拿了京城时兴的料子之后再下,吓得方小小直摇头。

那一柜子的衣服,她都还没穿完呢,怎的又做新的。

“要的要的,之前还不确定百日宴是否大办,便没想那么多,如今既然要大办,自然要准备几身喜庆的衣裳。我今日准备,省得娘明日来了唠叨,等她老人家来了,咱拿了京城来的新料子,再备着几身。”

方小小忙说不必,但周夫人说她若不将这些事情办好,等周老夫人来了,就得听她老人家唠叨,方小小不为自己想,也要为她想想。

无法,今日便是哪儿都不去了,请了裁缝上门量体裁衣,带着绣娘现场赶制。

方小小得知要见周老夫人,心里有些紧张与忐忑,被周夫人察觉了,好生安慰了一番,又说了一些周老夫人的事儿,让她知道周老夫人是什么脾性,不知不觉,这一日便过去了。

林正和昨晚用了新花样,发现方小小的接受度出奇的高,如今正在兴头上,想到晚上又可以调戏小媳妇儿,看她羞答答不敢睁眼的样子,一整天的训练下来,硬是丝毫都没感觉到疲惫。

哪想,他兴致勃勃的来,却吃了闭门羹,准确的说,是闭床羹。

方小小是醒着的,以往都是等林正和来了才下帐子,今日却早早下了,待林正和进了屋,惯例想要摸上床的时候,却出声制止。

“怎么了?”提前下了帐子,林正和心里正疑惑呢,如今又不让他上床,可是昨晚闹过头了?

其实,别说是方小小接受不了,得缓一缓,林正和自己都没想到,自己能做到那一步。

简直就是,为了小媳妇儿舒服快活,他什么都能豁出去。

“明日周老夫人便到了,小小想养好精神……”方小小解释。

林正和是什么人,哪里听不出来,这不过是方小小的借口而已。

想到对方是为了什么,林正和不由的会心一笑。

这都羞到不敢见他了?

方小小越是不敢见他,林正和就越想让她见一见。

他假意露出失望的表情:“可是,相公一日没见你,想得紧……”

对方那一声想得紧,又何尝不是方小小想说的?

但是,这都一天了,她都没想好该怎么面对相公。

昨晚那是神魂颠倒着,没羞没臊的就过去了,但是眼下她清醒着,早已经被那羞意折磨得脸热不已了。

她倒是想将那羞意压下去,让脸不要那么红,但是没办法啊。

只要是一个人独处的时候,她就不由的想起昨晚,更别说如今见了相公,那思绪就更加不可控制……

只要一想到昨晚,她便懊恼不已,短时间内是断然没脸再见相公的。

“小小,小小也想相公……”方小小说完,真恨不得给自己一耳光。

说什么啊,方小小,你还在想昨晚的事儿吗?

“不是想昨晚的事儿。”慌忙之中,她又开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