趴在娇嫩的身体上面H 被两老头疯狂添高潮

2022-06-22 16:52:55 9点热度

拾市教局的领导果断的拉了小晁同学一起同行。

一支人马包了车,晃悠悠地晃到九稻,带着礼物的一支队伍,浩浩荡荡开至了梅村乐家

乐爸周秋凤就算早有准备,也忙得团团转,幸好他们只负责管饭,有万俟教授和晁老爷子帮着招呼客。

美少年抓了二姐和贺小八帅哥、王二少和陈丰年帮忙招待青年学生群,还录了视频发给小团子。

远在首都的乐同学,快乐的当甩手掌柜,她不适合官场与公关,那些事就让美人哥哥全权处理吧,能者多劳嘛。

各校领导和教局的领导在乐家热热闹闹地吃了午饭,半下午后才组队离开,美少年在乐家住了一晚,周日下午回拾市。

贺小八也与晁少去了拾市,帮忙巡视工地安全。

拾市黄家旧宅区的工地,经过一段时间的准备,搭好了拆屋架子和安全围网,开工拆旧。

贺小八同志被长辈们“人尽其才”,拎着去当个巡罗安全员,让他负责在各处巡看,监督工人安全作业。

最初的拆旧,先清理老屋子的瓦,将可以利用的瓦从屋顶拆下来,运到指定的地方存放,拆瓦需人工作业,前期工作要慢一些,工人也不多。

当分包工头的当地的建筑公司,也趁此时间招收工人、培训人员,等将一些瓦房的瓦清理出来,再全线开启推屋或爆破工程。

 

小贺董在南疆坐镇塔里盆地里的建设工程,贺董亲自监管拾市工程,他大部分时间都在拾市,首都建筑公司的事务由其他股东分担,当有重大项目或会议时,他才飞回京。

在乐家帮忙招待了来送谢礼的学校领导们,晁老夫妻和万俟夫妻,在乐家休整了一天,于19号启程回京。

同行的还要送孙子去学校报道的陈康周微,送姑娘报名的何嫂。

陈大脸的大姑娘陈晓竹早就下定决心要学医,她的成绩超过了京大青大招生线,读哪所大学都是稳稳的,报了京大的医学系。

陈丰年报的是青大的物理系。

京大青大两所顶流大学的新生都是20、21号报道,预定25号军训。

晁老爷子与万俟教授原本可以在梅村多住几天,玩到月底再回京也不迟,因陈家族姐弟开学,他们也与陈康、何嫂结伴同行。

陈大脸在南疆没有回家乡,何嫂还带了小女儿送大女儿去首都报道,虽然她以前走得最远的路就是从重C市迁居E北,因有陈康老叔家同路,她也没啥担心的。

 

一行人半夜三更起床,包车到拾市的机场搭乘飞机,到了首都机场,兵分两路,晁老爷子老太太带着孙女回家,陈康何嫂与万俟夫妻同行。

新生要到20号才报道,万俟教授王师母将何嫂母女和陈康祖孙邀请去了自家做客,家里客房不够,陈康带孙子晚上去住学校的招待所。

王师母没什么事,她陪同何嫂母女去京大报道,熟悉环境。

陈晓竹办理了报道手续,安置妥当,只玩了一天,第二天就去集合体检,没时间再陪妈妈和妹妹四处参观。

王二少对青大熟悉,他当向导,陪同陈康老爷子带着陈丰年报名、熟悉青大的各个区。

新生报名后,陈康周微和何嫂婉谢了万俟教授王师母的挽留,23号便匆匆回家乡。

陈康周微见过的世面多一些,担心第一次出远门的何嫂带着小女儿在地形复杂的汉市车站迷路错过车,他们也在汉市下车,送何嫂母女上了回拾市的高铁,再回湘南省。

也在晁老爷子等人回京的同一天,俞道长因陶慎坚定地想让他收养,也于19号去首都办理收养手续。

希望之家自然是高兴的,全力协助蓝三帮助俞先生跑相关部门盖章。

在首都办好了相关手续,再回秦省,先去当地警署的户籍部门办理迁户落户手续,因是收养孤儿,相关部门给开了绿灯,直接就落户。

俞道长听从小丫头的建议,又征求了陶慎的意见,顺便在落户时给他改了名字,其实也没有大改,只在“慎”字后加了一个“之”字,变成了陶慎之。

 

陶慎之知道爷爷帮改名也是小仙女姐姐的建议,更加喜欢新名字,他本人其实还想改姓跟爷爷跟俞,是爷爷没同意,让他等他成年才决定要不要改姓。

办好了落户手续,又去教局,然后拿了批示,再去就近的学校提前预报名,报了名,等开学直接去学校报道。

陶慎之因心脏病,没去正规学校上学,只在福利院接受机构安排的人教学一些基础课程。

没有去正规学校上学,自然还没有书籍,到当地学校办理报名手续,当他的名字进了教育部分的系统,系统会分配他一个与身份证和户口信息对得上号的学籍编号。

就算办手续时得到了一路绿灯,仍然费了四天的功夫才将手续全部办妥当,跑完必办的手续,蓝三又陪俞道长带陶慎之到银行开了户,再去手机店给陶慎之买了一部手机。

琐事忙完,蓝三功成身退。

俞珲带着陶慎之回了中南山上的住处,让陶慎之安心将养,为九月去学校做准备。

蓝三完成了协助俞首长领养孩子的任务,将直升送回乐园,他再回驻地去复命。

文学

郁畅也是青大的新生,他拖到21号才去报道。

孙子金榜题名,要去国内最高学府求学,郁奶奶自然要去开开眼界。

傅哥开车送郁家祖孙去学校,傍晚再将郁奶奶拉回乐园。

俞前辈收养孩子的事成了,乐小同学再没啥担心啦,只管兢兢业业的给还没开学的小萝卜头们当个好老师,授业解惑。

吉家与华少家的族老与一部分中年子弟于16号早上至乐园,他们居客院,也不做饭,在租了小姑娘铺面的那店餐点店订了早晚餐,早上出去吃,晚上由店主送外卖到客院,中午则吃干粮。

修士家族的人都在书院,除了早晚他们吃饭时能见到人,其他时间不见人影,乐园与他们没来时没啥两样。

徐侠客等小朋友们除了最初对于客人们的行为非常好奇,之后就习惯成自然。

小萝卜头们的心理接受能力还是不错的,乐同学也很满意,继续补课,同时通过观察,根据他们各自的自身特点和优劣,筛选适合他们学习的武学,以及安排学习计划。

为了补上小朋友们的短板,让他们不落人后,准备为他们请“家教”,每天或周末为他们在家补课。

要请哪个等级的家教,还得等开学后根据小萝卜头们的情况来论。

家教老师的备选人更加不用愁,观音殿和唐门都有人选,还有宣少家华少家吉家周家也不缺青年才俊。

宣少华少吉少和周少姜少辛少陈少主那几位高瞻远瞩,柳帅哥请他们吃饭回去后,私下里发信息给她,说如果她哪天需要为几个小朋友请家辅导学习,希望优先考虑他们家。

多个朋友多条路,老古人的话果然是没错的,朋友多了,人脉广,有什么事,门路多。

江湖太平,那些未知的家伙也没出来蹦跶,没事需要自己呕心沥血的操劳,也没有什么太费脑子的事,乐小同学的小日子过得很滋润。

日子优哉悠哉的过,转眼就到了月底的28号。

马上就是全国各地的中小学开学期,过了一段清闲日子的小萝莉,也决定送宝贝弟弟回家乡去报名。

乐善虽然很想跟着姐姐,仍然半字不说,自己打点好了行装。

当晚,乐同学携带弟弟,和黎先生于子夜起程回E北。

燕大少带着蓝三,傍晚过后赶到了乐园,护送小萝莉回乡。

一行人于29号的清晨回到九稻,还赶上了乐家的早饭。

祭了五脏庙,乐小同学找出行李拖车,上街赶集。

她要去赶集,后头自然又跟着一串小尾巴,不仅有乐善、大狼狗和两个保镖,还有周天晴周天蓝、曹清月曹冰月。

周天宏学校提早补课,他返校了,没在家。

周天晴和曹清月还没去学校,当乐姐姐回来了,她俩老高兴了,追在乐乐姐屁股后头,叽叽喳喳,像麻雀一样的快乐。

新历8月底,立了秋已经有二十多天,属于早秋季成熟的山货或农副产品也大量上市,九稻的圩日很热闹。

赚大气粗的乐同学,疯狂扫货,但凡看上的,一律扫空。

后头跟着的小尾巴们忙着清点东西,分门别类的收集在同一只袋子里或篮子里,忙着记帐付钱。

很快,乐家姑娘上街扫货的消息就传开了,当她到了哪,有山货的人都将东西提过去给她过目。

她人还没到,货主们延颈鹤望。

李小妍和奶奶也在街上卖山货。

李小妍知道没了妈妈,没人赚钱给她花了,也试着去做暑假工想赚点钱补贴,可根本找不到,一来她没毕业,人家不招暑假工,二来,她什么都不会。

而像在街头发传单,推销之类的,她怕被学校的人看到认出她来,觉得丢人不愿意做,而且,发传单没多少钱,她也嫌钱少。

 

找不到暑假工,李小妍暑假回了家,看到村里的女人们上山搞山货,还很赚钱,她也跟去山里采摘菌子或野果拿到街上卖。

还别说,运气好采到珍稀类的菌子,一天能挣个一二百,找不到珍稀的菌子,采摘到一般类型的野生菌子数量多,同样也赚钱。

李小妍跟着村里的女人们去山里三四回,采摘到的菌子就赚了四百多,可惜,后来小村里的女人们上山都不带她了,她自己去山里找菌子收获少。

8月份松茸也开始生长,她也往山里钻,没找到松茸,只找到些普通的菌子,倒是采摘到半背篓子的凉粉果,这个圩日也背来。

李小妍是准备卖了东西,下午就搭车去拾市,明早乘车回学校,她不准备再回小村,明天不是赶集的日子,小村里没谁到九稻街上来没顺风车搭,她得自己走路。

前些日子,山货很好卖,很多时候东西刚摆出来,就有人来收购,最近两个圩日不知怎么的,山货不太畅销了。

山货不是抢手货,又才开市不久,卖主自然是不会收摊。

李家祖孙守着小摊子,坐等买家,听人聊八卦听得正入迷,忽然听人说乐家姑娘在扫货,不禁愣住了。

她们周边的小摊主们听闻乐家姑娘在扫货,格外激动,兴冲冲地跑去问真假,人再回来,有山货的摊主立马整理自己的货品,将卖相不好的全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