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真空超短裙露出调教@前后夹击h共妻

2022-06-22 16:48:08 6点热度

年会的台子在御花园里搭了起来,朝中的文武大臣全都坐在了下面。

年会的主持人是张三,这货今天打扮的非常正式,站在台上确实有那么几分主持人的气势。

除此之外,李四、王五、赵六、孙七、周八、萧无忌、刘协等人,全都激动的坐在底下,毕竟是第一次搞这种新鲜玩意儿,大伙的心情自然能够理解。

“六子,要发钱了!”王五嘿嘿一笑道。

“五哥,省着点花,要不然你的耳朵难保!”赵六忍不住白了一眼王五道。

王五是个妻管严,他最害怕的就是自家的婆娘,这事大家都知道,所以赵六才会这么调侃他。

没过多久,张三就大步走到了台上,只见他学着陆家庄举办年会的样子,铿锵有力的说起了开场白。

“各位同僚,今日娘娘在此举办年会,犒劳我们一年的辛劳……下面,有请我们英明神武的皇后娘娘上台讲话,大家欢迎!”

“啪啪啪……”

随着张三大声有请萧茹上台,底下的大臣们纷纷都鼓起了掌来。

只见萧茹整理了一下衣冠,然后迈着雍容华贵的步伐,缓缓走到了台上,这一次,底下的大臣们全都安静了下来。

“各位爱卿,今年可谓是不平凡的一年,朝廷做了很多的事情……”

“尸位素餐的人被清除,西方游牧的威胁终于解除,老百姓的收成也很好,这个冬天大家都有余粮过冬……”

“但这些不是本宫的功劳,而是众位爱卿的功劳!”

……

萧茹在台上滔滔不绝的演讲着,坐在底下的王五是听得心急如焚,甚至还忍不住小声嘀咕道:“六子,娘娘怎么还不说发钱的事情?”

赵六突然轻轻一笑道:“五哥,你是不是又在酒楼欠账了?”

整个朝廷的人都知道王五嗜酒如命,每次去酒楼喝酒,有钱就给钱,没钱就赊账,这一年下来,不知道他到底欠了酒楼多少钱了。

只见王五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道:“嘿嘿,不多,也就赊了十坛茅台酒而已。”

赵六顿时被吓了一跳:“五哥,十坛茅台酒,这可不便宜啊!”

“所以俺才指望着娘娘救急,就是不知道娘娘这次能发多少钱了?”王五伸长了脖子,似乎是在盼着萧茹说钱的事情。

只见台上的萧茹啰啰嗦嗦的大半天,终于说到了正题之上,这也不能怪萧茹,毕竟是第一次开年会,第一次上台演讲,一个不小心就讲多了。

“……所以,为了犒劳各位爱卿,本宫决定!”

说到这里的萧茹,故意顿了顿,然后用一种似笑非笑的眼神扫视着底下的大臣。

看到大家激动的小表情,萧茹突然觉得吊这帮大臣的胃口,还真是一件爽快的事情啊!

“本宫决定,给每位大臣发钱……”

萧茹又故意顿了顿,把所有大臣的心都勾了起来,尤其是王五这个莽汉,脖子都被提了起来似的,伸的老长老长,像极了一只‘曲项向天歌’的鹅。

“十万贯!”萧茹终于咬着牙齿喊了出来。

静!

全场陷入了一片绝对的安静之中!

鸦雀无声,落针可闻,全场呆滞,集体石化,一阵微风刮过,卷起三两片落叶,落在某人的头上,此人却毫无察觉,依然保持着呆滞的表情。

什么情况?

按照萧茹的预料,此处应该有掌声才对啊?

难道他们嫌少?

就在此时,王五突然站了起来,然后泪流满面的喊道:“娘娘圣明啊!”

此话一出,满朝文武大臣立马感激涕零的大呼:“娘娘圣明!”

这一刻,大臣们山呼拜舞,萧茹也瞬间松了一口气。

虽然萧茹给每一位大臣发钱十万贯,但是整个朝廷也就上百位大臣而已,加起来一共也就一千多万贯钱。

比起林风一下子发出三亿贯钱来说,萧茹这根本就是小打小闹,不值一提。

可是在这些大臣们的眼中,萧茹却变成了慷慨大方的财神爷,他们也万万没想到,萧茹竟然一次性给每位大臣发钱十万贯。

十万贯啊!

这都相当于一品大臣连续三年的俸禄了!

娘娘这次还真是大方啊!

没过多久,宫里的士兵就推着一车车的铜钱走了进来,而且还当场发钱。

“没想到娘娘如此富有!”萧无忌满脸震惊的说道。

“不对啊!国库中的钱没有少,娘娘这钱又是从哪里来的呢?”周八奇怪的问道。

“对啊,娘娘哪里来的这么多钱?”刘协也感到非常奇怪。

“我们上百名大臣,每人十万贯的话,这就是上千万贯钱了啊!”另一位大臣也惊奇的说道。

王五才不管这些钱从哪里来的,只见他挤了进去,抓起铜钱就放进了早已准备好的袋子里。

“你们这些文官就是啰嗦,娘娘发钱就行,你们还问这问那的?你们爱要不要,别耽误俺老王领钱!”王五一边塞钱,一边大声地嚷嚷着。

文学

其他大臣一看王五的样子,顿时也反应了过来,只见大家一哄而上,也展开了激烈的争抢,场面一度陷入了混乱之中。

看到这一幕的张三,立马站出来大喊道:“各位大人不要抢,我们都是朝廷大员,不能如此没有体统!”

萧茹也看得满脸黑线,总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难道本宫的大臣还不如林风的庄民?

这么一点小钱,他们居然一个个都像土匪似的抢了起来?

太丢脸了啊!

孙七在旁边冷笑道:“朝中大臣,尚不如陆家庄的田舍老翁!”

张三:“……”

李四:“……”

分完了钱之后,宫里的优伶开启唱歌跳舞,还有各种杂耍观看,而大臣们领到了钱,自然也是看得津津有味。

坐在台上的萧茹突然满脸鄙视的说道:“这帮大臣,真的还不如陆家庄的老农。”

站在萧茹身后的小青突然咯咯一笑道:“娘娘,陆家庄的老农可比一般的大臣有钱!”

萧茹:“……”

就这样,一场年会下来,朝中大臣都感觉跟着萧茹有奔头,于是在吃饭的时候,每个人都对萧茹感恩戴德,各种马屁声就从未断过。

……

散会后,萧茹迫不及待的回到了坤宁宫,张三和李四相视一笑,知道皇后娘娘这是准备又要去陆家庄了。

孙七的眼力劲渐长,看到了两个人鬼头鬼脑的使眼色,心里也瞬间明白了过来。

果然,萧茹回到寝宫换了衣服,立马就带着小青溜出了皇宫。

可是就在两人来到了南阳县的时候,张三、李四和孙七三人,早就在这里等着萧茹了。

“哼!一群跟屁虫!”萧茹不满的哼哼了两声,最后只能带着他们三人一起赶往了陆家庄。

一行人进了陆家庄,立马就看到老罗牵着嫣红姑娘的手,正在一处草垛上晒着太阳。

“萧掌柜的来了?姑爷和小姐都在院子里呢!”老罗随意的打了一声招呼道。

“老罗,你准备啥时候把嫣红迎娶过门啊?”萧茹半开玩笑的问了一句。

“呃……此事不急,真的不急。”老罗老脸一红,似乎非常不愿意提及成亲的事情。

反倒是嫣红姑娘大方的一笑道:“妾身能跟在罗公子的身边,已经心满意足了,根本不需要什么名分。”

“嘿嘿。”老罗尴尬的笑了笑,然后就伸手搂住了嫣红姑娘的大蛮腰。

萧茹:“……”

张三、李四、孙七、小青:“……”

接下来,萧茹带着一群人走到了林风家的院子门口,老远就听到了一阵‘稀里哗啦’的声音,还有一群女人的吆喝声。

“西风!”

“碰!”

“小蝶,你快点,别磨磨叽叽的!”

“呵呵,我已经听牌了哦!”

“什么?你又听牌了?”

……

不明所以的萧茹,立马推开院子门一看,只见陆曼华、薛梦蝶、王彩云、小竹四人,此刻围坐在一张桌子旁,而且还在摆弄着一些玉牌。

更令萧茹感到奇怪的是,玉牌上面还写着:一万、两万、三万……九万,东南西北中发白,还有饼子和条子的刻纹。

“弟妹,你们这是在玩什么呢?”萧茹走到了陆曼华的身边问道。

“萧姐姐,你们来了?”陆曼华随意的打了一声招呼,然后就解释道:“我们这是在搓麻将呢……等等,一万我要碰!”

萧茹:“???”

林风一个人躺在摇摇椅上,脸上戴着眼罩在晒太阳,于是萧茹走了过去问道:“弟弟,弟妹她们是在玩什么呢?”

只见林风嘴角微微一翘道:“她们是在打麻将,几个人一天到晚都在打,简直都快着魔了!”

麻将?

这又是什么东西?

听林风的口气,这东西还能让人着魔?

张三等人感觉麻将挺有趣的,于是便站在旁边观看,可是却完全看不懂。

萧茹则继续询问道:“弟弟,这麻将很好玩吗?”

“呵呵,你去问问她们几个,不就知道了?”林风哭笑不得的回道。

于是,萧茹又走回了陆曼华的身边,然后安静的站在一旁进行观看。

芹姨见他们几个站着累,就给他们搬了五张凳子来。

就这样,一张桌子,一副麻将,四个人打,五个人看,直到太阳下山,这场牌局还没有结束!

“姑爷,饭已经做好了,大家可以来吃饭了。”芹姨站在厨房门口喊了一声。

林风懒洋洋的爬了起来,然后对着萧茹说道:“老姐,我们去吃饭吧?她们有麻将,绝对不会饿的!”

就这样,萧茹等人跟着林风进屋吃饭,可是大家的心思明显还在麻将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