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租室友私自进入自己房间(宫口承欢h)最新章节列表

2022-06-22 16:38:37 11点热度

他强忍住上前去扶起江琬的冲动,沉声道:“你说,你是有关乎天下……存亡的要事?”

这话出口的时候,永熙帝的内心其实是迟疑的。

他甚至觉得荒唐,但不知为何,此时此刻,江琬的气势却使他无法忽视她说的每一句话。甚至,被打断了对秦夙的处置,他都顾不得了。

他也没有追究江琬究竟是怎么进宫的这个问题,而是自然而然地就被她引导了话题。

问完了,他又忍不住接连道:“你快……起来,朕恕你无罪。”

唉,算了,朕乃帝王,朕想要谁无罪谁就能无罪!

没办法,谁叫他偏偏就看这个江家的小娘子顺眼了呢。咳……也不是顺眼,总之就有点不太想罚她。

江琬还是先恭敬地又磕了个头,道:“多谢陛下隆恩,陛下果然是英明之主,难怪天下归服。”说话时,她语气里多含了几分笑意与激赏,虽然是拍皇帝马屁,可这个马屁拍得,还是非常真诚的。

说完,她快速站起来。

不得不说,有些人就是有这样一种魔力,不管她说什么,听者都容易信服。

永熙帝被江琬夸得从心底里舒畅起来,没忍住哈哈笑出声,连连道:“起来,起来。你既有要事要说,走,与朕去……”

说着,他游目四顾。

本来是想说着让江琬跟他到一个方便的地方说话的,可这目光一移,问题就出来了。

永熙帝恍然记起来自己刚刚要做的是什么,他深夜从紫宸殿出来,其它大事都不处理,可不是为了处置秦夙么?

江琬带给他的感觉再奇异,也只能打断他一时,却阻挡不了他处置秦夙的决心。

永熙帝的目光瞬间沉了下来,他声音一冷,立刻道:“岳行云,先将九皇子押到……”

“陛下!”江琬忙又喊一声。

好家伙,第二次打断永熙帝了。

先前她第一次打断的时候,周围人就忍不住纷纷用异样的目光看她。

等她再第二次打断,而永熙帝居然还不生气,只是用略微有些闪躲的目光看江琬,道:“琬娘啊,这老九他今次可是犯了大罪,朕不能包庇他啊。”

他是真的有点不大敢看江琬,就是莫名心虚,总觉得江琬与自己那早已过世的……母亲,咳咳,在某种程度上气质非常相合。

永熙帝为自己这个想法而感到万分尴尬,更尴尬的是,自己还要当着江琬的面,处置她的未婚夫。

江琬立即道:“敢问陛下,九皇子犯了什么大罪?”

事情既然都摆到台面上来说了,那就摆上台面说吧。

蒙混不过关,那就正面应对好了!

永熙帝提起秦夙,心里还是有气的,还有一些更为隐秘的情绪,使得他当下叹了一声,道:“深夜,在禁宫之中杀人。杀的还是他的庶母!琬娘,此事如不处置,天理都难容!”

庶母!

死亡的宫装女子不是普通宫女,而是永熙帝的嫔妃?

江琬心房一阵砰跳,忙说:“陛下,证据确凿吗?当真是九皇子出手杀人了?非是臣不信陛下,实在是九殿下为人品性向来温厚稳重,轻易不与人为敌,这其中是否是有隐情?还请陛下明察秋毫,再仔细验证。陛下如此英明,想来要查探出真相,也是轻而易举的。”

呵,有意思。

永熙帝着急忙慌地给秦夙盖帽子,直接就说他是杀人犯。江琬又开口就给秦夙脱帽子,张嘴就说他是被冤枉的。

可江琬跟永熙帝的分量能一样吗?永熙帝能听江琬的吗?

永熙帝虽然觉得此时的江琬令自己看得格外顺眼,她说的话他也很愿意倾听,但涉及到一些根本性的重大问题,他就没办法轻易松口了。

“琬娘啊,”永熙帝掩饰性地轻咳了一声,“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啊!朕既是君,也是父。若非老九确实杀人了,朕又岂能非要治他的罪?”

说着,他叹一声,道:“鲁敬,方才的目击证人在哪里?叫他们与琬娘分说分说。”

这也就是江琬在这里,永熙帝居然还真的实实在在地跟她讨论起了秦夙的罪行问题。要不然,换一个人,你看永熙帝搭不搭理?

当然,重点是,江琬此时还处在“主母训斥”的特殊光环下,不然永熙帝也不可能会是这种反应的。

江琬默默计算着光环失效的时间,眼看鲁敬果然提了几名太监宫女过来,太监有三人,宫女有两人,此外还有几名侍卫。

是了,有如此之多的人证在,如果他们都指认秦夙杀人,秦夙又能怎么办?

江琬却不理会这些人,反而直接越过他们,只看向一旁的秦夙,问道:“请问九殿下,这两名死者,当真都是死于你手吗?你可有分辩?这其中是否还另有隐情?”

特意问最后那一句,是因为江琬从气息上看出来了,那名太监确实就是秦夙杀的。可是,宫妃不是!

虽然永熙帝口口声声说着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但实际上,杀太监和杀庶母,其情节严重性还是相差非常之大的。

秦夙就站在湖边,剑还在他手中。因为戴着面具,他脸上的表情基本上都被掩盖了,没有人能够看出来,他此刻是个什么心理状态。

他也很少说话——

事实上,永熙帝等人,也只是比江琬先到了小片刻而已。

文学

永熙帝等人到的时候,秦夙的剑刚刚收势,宫人们在惊声大喊:“九皇子杀人啦!”

永熙帝就叫侍卫们围住秦夙,然后就有了江琬先前见到的,永熙帝斥责秦夙,给他定罪的那一幕。

秦夙根本就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他一直就没有分辩的机会。

堂堂一国皇子,天潢贵胄,只因被宫人们喊了一句“九皇子杀人”,再被人目睹了持剑肃立,身旁死者横尸的场景,就立刻被定了罪,连一声分辨的机会都得不到。

这是因为什么?

没有别的原因,只一个,说到底,还是他不够强。

这一刻,眼看江琬为自己跪地相求,百般周全,秦夙的眼角,充血一般,渐渐红了。

也从没有哪一刻如此刻这般,使他深深感受到了权利的重要性。

面对江琬的提问,秦夙沉声道:“我并未杀害庶母,只是途经玉液湖时,忽然有一名太监从湖边假山后跃出,刺杀于我,我才出手反杀。”

他向来在人前沉默,惜言如金,但关键时刻,他还是知道,该说的话务必要说的。

尤其是,问话的这个人,还是江琬。

江琬立刻说:“什么样的太监,居然敢于刺杀当朝九皇子?陛下,这根本就是刺客呀!”

她转向永熙帝,神色严厉起来:“陛下,九殿下反杀刺客,这哪里有错?以下犯上,甚至是敢于刺杀九皇子之人,别说是被当场斩杀了,就是押到刑场,判他一个千刀万剐也不为过吧!”

“主母训诫”的光环下,她一言一行都仿佛具有莫大力量,永熙帝被她这一说,顿时觉得万分有道理,之前想要强行拘禁秦夙的念头终于动摇起来。

当然,江琬说的本来就有道理。

秦夙杀刺客,那的确是一点错也没有。

别说是在这个阶级分明的时代了,就是放到平等的现代社会,危急时刻自卫反击杀人,那也没错啊。

再加上“主母训诫”的影响,永熙帝有些不情愿,又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一般,到底应声道:“你说的有理,既是如此……”

忽然,玉液湖西边的花树后照来一排明亮宫灯,一道细细的声音拖长了调子,喊:“密贵妃到!”

永熙帝的话立刻就收住了,他仿佛松一口气般,连忙转头向那边来人的方向看去。

江琬就咬着后槽牙,暗暗叹了口气。

“主母训诫”虽然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人的心志,但这种影响还是不能太过脱离实际,尤其,如果碰到意志特别强大的人,这种影响就更加困难了。

密贵妃在一众宫人的簇拥下,快步从花树后走出。

还未说话,先是一阵香风袭来,然后是在灯火下逶迤拖曳,宛如星光般的璀璨裙摆。

坦领的宫装下,是丰腴高耸的胸脯,是粉光莹莹的肌肤,是丰润有致的身形,是一张似同半开牡丹般,艳丽而又慵懒的面容。

环佩叮当,美人移步,夜色下,灯火中,她的年纪倒是完全被模糊了。只余一段丰美的剪影,从江琬身旁走过。

围在永熙帝身前的金吾卫们不由得都移开了身形,密贵妃穿过侍卫们挪开的通道,走到永熙帝身前盈盈下拜。

一声莺啼,婉转呖呖:“陛下!”

饶是永熙帝见惯了密贵妃的风情,此时也不由得被她这一声呼唤给引动了心神。

永熙帝立刻道:“爱妃快快请起。”

说话间,他亲自伸手来扶密贵妃。

密贵妃就势起身,一抬眼,眼中却已是蕴了泪。

“陛下,臣妾在甘泉殿中听得玉液湖这边恍惚是闹出了大动静,怕是有大事便着人打听了一番。谁知,便得了梅昭仪妹妹不幸殒命的消息。陛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梅昭仪妹妹,怎会如此命苦?”

泪珠从她颊侧滚落,她尾音处便哽咽了一声。

当真是含悲凝叹,切切情真,使观者无不动容。

其余宫人不敢打扰皇帝与贵妃的对话,密贵妃带来的那些人便都只安安静静地跪着,当是参拜皇帝。

如此,倒映衬得站在一边旁观的江琬和秦夙格外突出无礼。

永熙帝扶着密贵妃的手,目光转向秦夙,面现苦恼之色。

密贵妃也转头看秦夙。

这一看,她先就掩唇,接着轻呼一声:“九皇子也在此,可是,九皇子手中为何持剑不收?”

对,秦夙没有收剑!

在面对皇帝的过程中,他还一直握着手中剑呢。

剑刃寒光闪闪,在这夜色灯火下,仿佛映照着湖光的秋水一般,任谁看了,只怕都要赞一声:好一柄利器!

可是手持如此利器,面对君父,那问题就大了。

从永熙帝骤变的脸色就能看出来,他有多么介意这个问题。

一道道目光投来,秦夙握剑的手没忍住又紧了紧。

这一刻,众目睽睽下,他竟是僵住了。

收剑也不是,收剑显得心虚;不收剑也不是,不收剑的话,岂不是继续对君父无礼?

青铜面具戴在他的脸上,更显得他整个人都冰冷无比。一种藐视皇权的孤高感觉,就这么出来了。

就在江琬忍不住想要上前去帮他解围时,秦夙忽然一反手。

剑在他手上被挽了个剑花,下一刻,他却脱手将剑掷出。

说不出这是怎样的一剑。

仿佛岁月的流光划开了风雪的夜,又像是长河尽头那一片波澜乘风破浪。

剑出一瞬,就攫住了所有人的心神。

密贵妃张口要惊呼,可那一声惊呼还含在口中,未及出口。

剑,便已是刺破风雪,带着滚滚的音浪从她身侧飞射而过。

这剑,太快了。

快到永熙帝身边的高手们都没来得及反应,快到密贵妃的惊骇还凝固在脸上。

噗——

剑就已经划破那一片空间,落在永熙帝与密贵妃等人身后的假山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