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被多人灌满精子-爽⋯好舒服⋯快⋯深点文章

2022-06-22 16:44:43 26点热度

阮兴贵心知肚明兰亭暄还是怕了,不敢再做任何没有确认回执的事。

他也只有点头说:“行啊,没问题,你回去发封邮件,我马上给你批。”

看见她这副惴惴不安的这样子,阮兴贵是彻底放心了。

……

“暄姐,一起走啊,我已经在潇湘园定好位置了,大包间,二十多个人都能坐下。”乔娅兴高采烈背着自己的小背包走过来。

兰亭暄刚回到工位拎起自己的通勤包,点头和乔娅一起往外走。

一路上,乔娅跟只小麻雀一样叽叽喳喳,不用兰亭暄旁敲侧击,她就一股脑儿把今天兰亭暄被警方带走后的事情,一五一十讲给她听。

“暄姐,我跟你讲,这一次最可恶的人,居然不是那个凑人头不干活白拿钱的刘大妈!而是总裁办的董秘!”

“董秘?跟她有什么关系?”

“对啊!跟她有啥关系!可是她居然当着我们这么多人的面,说你曾经被胡大志‘骚扰’过!还说她亲眼看见,说胡大志该死,她站在你这边呢!”

兰亭暄的手正要拉开车门,闻言抬头看了乔娅一眼,“你说是董秘亲口说的?”

自从被警方带走“协助调查”,兰亭暄就在琢磨,到底是谁无中生有,非说她被胡大志“骚扰”过。

简直就是故意为她量身定做的一个“杀人动机”!

她本来揣测说这话的人,十有八九应该是她的主管李可笑。

今天在李可笑的办公室里,她对她的敌意已经不加掩饰了。

这可万万没想到,真正的“幕后黑手”,居然是总裁办的董若董秘书。

兰亭暄稳住心神,拉开车门,坐到驾驶位置上。

乔娅拉开另一边的车门,坐到副驾驶上。

潇湘园餐馆也在这一片高新技术园区,但这片高新技术园区实在太大了,哪怕是在同一园区,如果走过去,恐怕也得走二十分钟。

兰亭暄开车通勤,当然还是开车去餐馆比较好。

上了车,乔娅拿着手机,神神秘秘觑着兰亭暄说:“暄姐,你给我句实话,那个胡大志,有没有……”

看来虽然乔娅在别人面前极力维护兰亭暄的形象,但心里还是觉得大概或许可能……真的事出有因?

兰亭暄在心里对炮制出这个谣言的人冷笑。

就算胡大志已经死了,这个谣言完全是无中生有,可因为里面夹杂着男上司和女下属,谣言的生命力就很顽强。

而且这种就算反驳都会惹一身骚的桃色废料,明摆着是要她百口莫辩。

可对兰亭暄来说,就这?就这?

“没有,我跟胡大志连句话都没说过。”兰亭暄淡淡地说,“我在警局就听警方说了,有人举报,说见过胡大志对我不轨,我还纳闷是谁这么厉害,我这个当事人都不知道的事,她能看得清清楚楚。”

“还真是造谣啊!”乔娅惊呆了,“可是董秘……董秘……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也想知道呢。”兰亭暄熟练地打着方向盘,拐到潇湘园餐馆门前的停车位停下来,“不过算了,人家是总裁办的秘书,手眼通天。我只是个小小的底层小职员,还能去对质?”

乔娅想了想,也叹了口气,说:“也对,我们能怎么做呢?难道还能让公司因为这件事开除她啊?我看公司宁愿对我们下手,也不会让她走人的。”

兰亭暄眯眼笑,舌尖舔了舔有点干涸的下唇。

她对乔娅是息事宁人的说法,是不想把冲动的乔娅扯到这件事里来。

可想她就这样放过董若,那是做梦。

……

乔娅帮兰亭暄定的大包间在潇湘园餐馆的二楼。

她和兰亭暄走进去的时候,大部分同事还没到呢。

不过因为是周一,这是一顿正儿八经的晚饭,不是周末那种吃了晚饭还能去KTV或者酒吧happy的聚餐。

因此兰亭暄没有要酒水,啤酒都没有,饮料只有果汁和玉米汁,再加酸奶。

点的菜也都是干锅千张丝,鱼香茄子,香辣肉丝,肉末酸豆角,剁椒鱼头等这些家常下饭菜。

部门的同事陆陆续续走进来,兰亭暄又要了几道干锅榛蘑牛蛙,和时鲜菜蔬,分散摆在大餐桌上。

和乔娅来到包间坐下,兰亭暄以玉米汁代酒,对包间里的同事说:“谢谢大家照应,这次是部门请客,下次我再请。”

文学

说完还提醒大家:“不是不点酒,想到大家吃完都要开车回家,还是不要酒驾。”

众人释然哄笑,纷纷说:“又不是周末,喝什么酒!我们都懂!”

既然兰亭暄说是部门请客,说明公司也是要和解,大家就更放得开了。

很快点好的菜一盘盘端上来,大家没有什么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一边吃,一边八卦一些公司里的情况当佐料。

因为大家来吃饭的是金融分析部同事,就没有说自己部门的八卦,而是说的隔壁投资部的八卦。

兰亭暄喜欢吃蘑菇和千张,用公筷夹了几筷子蘑菇和千张,侧耳听大家闲聊。

有人在问乔娅:“小乔,你知道不?你们部门那个老是跟你闹别扭的刘大妈,要调到我们金融分析部了。”

乔娅惊呆:“……她就是个占位置拿工资不干活的人,常年都不来公司的,去你们金融分析部干嘛?继续占位置拿工资不干活吗?”

“这我们就不知道了,总之上面同意了,也轮不到我们说话。”

“啧啧,我们部门本来就人少事多,现在还来个占坑不干活的,以后年终奖是不是也要分她一份啊!”

一个穿着蓝绿格子加绒厚衬衣的男同事听了不由抱怨起来:“……我其实是也想调动,我想调到投资部去的,天天做金融分析和估值都腻味了,也想试试操盘。可投资部那边宁愿把一个广告部的女人调过去,都不同意我的申请!”

“唉我说小童,你可不能歧视女性啊!女人怎么惹你了?”

“老周,不是我歧视女性!如果是咱们部门的兰亭暄调过去,我一定二话不说,甘拜下风!——可广告部的那个女人算什么啊?她的专业不是金融,不是财会,更不是数学、物理或者统计专业。她是学文学的!学文学的做广告,我觉得是正常的,可你能想像,让一个学文学的去做基金操盘手吗?!”

乔娅有些不自在地垂下头,装作在剁椒鱼头里挑刺。

她也是学文学的,也在投资部……

当然她不是基金操盘手,只是做后台辅助工作,依然莫名有点心虚。

兰亭暄瞥了她一眼,淡声给她解围,意味深长说:“小童谬赞了。不过去了投资部,也不一定做操盘手。”

“再说投资部四大天王虽然都不是女人,可是投资部的总监却是‘王母娘娘’……不要因为段总监这段时间请假,你们就把投资部最大的大佬给忘了。”

他们公司里,把投资部四个业绩最好的基金经理戏称为“四大天王”。

而投资部总监,也就是这四大基金经理的顶头上司是段潇薇,是女性,所以他们就把段潇薇叫做是“王母娘娘”。

童壮壮瞬间平衡了,嬉笑着说:“兰同事言之有理。我还是等那‘四大天王’有人离职再争取吧……”

“对了,我听说有个天王好像要跳槽……”

“真的???哪一个啊?要去哪儿?业界还有比我们梅里特风投更资本雄厚的风投公司?”

“有啊,就是今年新崛起的东安创投……业绩实在太亮眼,弄的他们公司跟聚宝盆似的,那资金哗哗哗哗地直往那边淌!”

“这么厉害!说的我都想跳槽了!”

兰亭暄静静听着,不由在想,那天东安创投的卫总来他们公司见胡大志,难道是为了挖墙角?

可是胡大志在业界也没什么亮眼的业绩啊……

不然能到他们公司给段潇薇代工,做临时的投资总监?

所以胡大志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被谋杀?凶手又是谁?

所有人对胡大志被害的原因都是一头雾水,包括警方在内。

据说董事会大发雷霆,把公司高管们骂了个狗血淋头,还临时更改了投资人年会的地点,就因为梅里特风投大厦刚刚有过命案,他们比较忌讳这个。

公司里那么多喜欢八卦的员工,到现在都没传出个靠谱的线索或者头绪。

兰亭暄作为这个命案的“唯一次生受害人”,可以说是除了警方之外,最关注这个案子的人。

她抿了一口玉米汁,把这些疑虑埋在心里。

吃完晚饭,大家互相告别。

乔娅要乘地铁回家,兰亭暄不放心让她一个人走向地铁站,直接开车送她到地铁站入口处。

在车上,乔娅也是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暄姐,你的前男友真的跟王依依在一起了嘛?”

“暄姐,你知不知道市场推广部的王依依,其实是咱们首席执行总裁王建材的独生女儿!”

兰亭暄:“……”。

看来以后还是要“教育”一下乔娅这个“八卦女王”。

对八卦要分清主次,才能达到最大的传播效果。

这么重要的消息,怎么今天都快结束了才告诉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