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与熄大战在公交车上/全文

2022-06-22 16:28:15 9点热度

认出赵子其的身形和略微着急的神态,才能确定他的身份。

林田自嘲一笑,他现在应该也好不到哪里去,他是前两天刮了胡子的,还不至于到络腮胡子那么潦草。

“来的速度还挺快。”

林田心意一动,指挥着彩虹桥的屏障,给赵子其打开了屏障。

赵子其一个闪身走了进来,他上下打量着林田,一脸的不可思议之色。

他惊讶地说道:“凌天,你真的没事!

我怎么感觉,你的精神状态比之前的还要好啊!整个人健硕了不少,这也太神奇了吧!”

林田淡淡一笑。

“走吧,去我的营地里说话。”

赵子其兴致勃勃地说道:“好,我去看看你的营地,看还缺点什么。”

林田在前面走到彩虹桥的尽头,跳到了船上去。

他对赵子其说道:“来,上船。”

赵子其看着林田坐在了一艘上,眼睛瞪大了。

“这东西,就是船吧?

我在书上见过,没想到是长这样地啊!

我还是第一次这么近看到这个玩意。

船只有地面城才有,地下幽冥城没有船这种水上工具。”

林田微微讶异,不过想了想,地下幽冥城的地理环境,也能明白。

水域不大,所以没有船,更没有渔网。

“走,上来试试看。”

赵子其有些兴奋地跳上船,看着身下的船在水上摇啊摇,他莫名有种不踏实的感觉。

“这么小的一张船,能载得动我们两个人吗?”

林田说道:“放心吧,要是真掉进水里,我们就一起游过去。”

赵子其爽朗一笑。

“那倒也是,我本来就做好了游去你营地的打算。”

林田划着船桨,带赵子其往海边的营地而去。

赵子其坐在船上,欣赏着两边水里的风景,感觉很新奇。

“林田,你让我大吃一惊了,你还会造船。

看来,你这几天过的还可以啊。

对了,这几天有没有黑暗军团来袭你的浮岛啊?”

林田想了想,决定对赵子其隐瞒一些细节。

“没有。”

赵子其松了一口气。

“没有,那你太幸运了!

不像我啊,我第三天晚上遇到了一头黑暗猛兽来袭。

那头黑暗猛兽,虽然是后天三层的境界,但是它在黑暗中神出鬼没的,攻击悄无声息,很难定位到它的位置。

你看,”他弯起了手肘,给林田看内侧小臂的位置,那里有一条尾指长的疤痕,“这就是我跟黑暗猛兽打斗的时候,留下的证据。

那黑暗猛兽防御和攻击都强,跟普通的后天三层境界的修道之人相比,难对付的多了。

我以前只是听说过,自己亲自动手的时候,才觉得棘手。

我打退完那头黑暗猛兽之后,就想起了你。

我希望,你不要有黑暗猛兽来袭。

不然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赵子其的语气真诚,这让林田心中一暖。

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下幽冥城,难得有这么一个关心他的朋友。

赵子其又问道:“对了,浮岛接壤的时候有没有人闯上你的浮岛找你麻烦?”

林田想了想,决定如实招来。

“有。”

赵子其紧张了起来。

“不是凌飞骋派来的人吧?如果是的话,他肯定出招狠辣。”

林田淡淡一笑。

“应该不是,那人很倒霉,不小心中了我布置在营地里的陷阱,受伤了之后,他就落荒而逃了。”

“那很幸运了。”

林田从兜里摸出储物戒指,对赵子其说道:“刚好,我问你一件事。

那人落下了一枚储物戒指,但是我无法打开,上面有那人的魂识。

应该是要找比那人境界还高的修行者,才能抹掉上面的魂识吧。”

赵子其拿过这一枚储物戒指,看了两眼,眼睛瞪大如铜铃。

“这储物戒指,可了不得呀!

我们地下幽冥城可造不出这样精美的储物戒指,这枚储物戒指是地面城制造的。

也就是说,偷袭你的人,是来自地面城的!”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看着林田一脸的不可思议。

“地面城能来参加闯关试炼的人,可都是精英中的精英啊!

你让一个地面城的精英落荒而逃,还丢了一枚贵重的储物戒指,太不可思议了。”

储物戒指里面放着一个人的身家,对于修道之人来说,极为重要。

林田挠了挠头,含糊其词地说道:“可能我的运气好吧。”

赵子其笑着摇了摇头,一脸的羡慕之色。

“你运气逆天了!

这一枚储物戒指啊,说实话,让我有些妒忌了。

在咱们地下幽冥城,没有这么好的储物戒指。

这枚储物戒指的容量比我们地下幽冥城的储物戒指大了一倍之多。

咱们地下幽冥城的人参加闯关试炼,跟地面城参加闯关试炼,是两种不同的待遇。

他们可以带的储物戒指,容量可以比我们的大。

不公平,但能怎么说呢,这就是生在地面城的优势。”

林田大喜。

容量大一倍,可以装更多东西了。

“对了,凌天,你有没有看出那人是什么修为境界?

如果他的修为境界超过我的话,我就无法帮你抹掉他留在上面的魂识了。”

林田摇了摇头。

“我是后天三层境界,无法看清他的修为境界。”

赵子其自嘲一笑。

“我脑子有些搞不清楚了。

我忘了闯关试炼有个不成文的规则,第一层关卡的难度相对比较简单。

浮岛接壤的时候,不会让先天境界的人对上后天境界的人。

也就是说,那个闯到你浮岛上的人,肯定是后天境界,或许是后天二层或后天三层的境界。

我是先天境界,可以无障碍地帮你抹掉他的魂识。”

“好,那就拜托你了。”

林田松了一口气。

他本来考虑说在交易平台上发布一条有偿求助信息,找人帮他抹掉储物戒指上的魂识。

可是,一想到要让一个陌生人上他的浮岛给他做事,他不太相信。

赵子其自己找上门来,找他帮忙是最好的人选。

“小菜一碟,我现在就帮你弄,差不多靠岸的时候,应该就能解开了

文学

林田悠然划着船,带着赵子其到了岸边。

还没下船,赵子其擦了擦额上的汗珠,对林田说道:“好了,我成功地把储物戒指上的魂识给抹掉了。

抹去魂识是一件费心神的事,林田把赵子其的表现看在眼里。

赵子其对他是真心相待的。

好消息,他现在可以用储物戒指了。

把营地里不常用的物品放进去,淡水和干粮可以储存多一些了。

这样他就不用背着那么大的行李到处走,生活质量又提高了一个层次,舒服。

赵子其有些遗憾地对林田说道:“不过,这个储物戒指的主人实在是寒酸得很,除了几颗中灵石以外,什么值钱的东西都没有。

你赶紧滴血认主,这枚储物戒指就很难被人抢走了。”

林田颔首,他感知了一下储物戒指,里面确实没有么好东西,跟那个蟊贼说的一样。

林田收好了储物戒指,他放心赵子其给他抹掉魂识,换做别人的话,指不定会起歹心。

虽然这里是休息站,不能打斗抢东西,但是被人惦记上了,容易生出事端。

他对赵子其说道:“我们靠岸了,下船吧。”

赵子其指着前面一个方向,惊喜地说道:“那一座很漂亮的住所,有晾着衣服的地方,是不是你的营地啊?”

“是啊。”

林田在前面带路。

赵子其跟上,有些兴奋地说道:“你还有时间洗衣服晾,我天天就躲在自己营地里面吃存粮和存水,几乎不怎么出去。

我觉得外面日晒雨淋的,一不小心就又渴又热。”

走近了,赵子其眼睛越来越亮,鼻子忍不住深深吸气。

“你这营地搞得有声有色的啊,火堆上面在煮东西,好香啊!

用树叶跟树枝盖的房子这么漂亮,还有一张很舒服的床。

佩服你了,有时间做这么多事情。

你是在这里认真生活的,相比起来,我就是来生存的。”

赵子其心中讶异不已。

想不到凌天会做这些粗活,把这些琐碎事做的井井有条。

凌天怎么说也是大家族里面的少爷,凌家怎么对他不好,也不会让他去做下人做的事情。

他自愧不如,他就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少爷,只知道利用家族里的资源修炼。

林田自嘲地说道:“我是个废物,没什么事做,就会做一些有的没的。”

赵子其摇了摇头。

“这一点,我可不敢认同你的说法。

你光是高超的医术和驱散黑暗之气的能力,就已经超越太多人了。”

他听到一阵“咯咯咯”的叫声,警惕了起来。

“什么声音?”

林田淡淡一笑。

“是我抓来养的野鸡,应该下蛋了。”

赵子其循着声音看过去,看到了野鸡,讶异不已。

“你还抓到了一只野鸡养着,太令人羡慕了。”

赵子其暗暗咽了咽口水。

他感觉自己很久没吃新鲜的肉食了。

林田看着他那嘴馋的样子,笑了笑。

“这只鸡我是抓来下蛋的,每天给我下蛋。

可能它怕我宰了它,这两天开始给我下两只蛋。

不介意的话,我这里煮了吃的,一起吃早餐吧。

我去把鸡蛋摸了,给你加煎个鸡蛋。”

赵子其口水都要流出来了,连连点头。

“那就麻烦你了。”

近距离闻着林田锅里飘出来的阵阵香味,他馋虫大动。

这七天,他吃的都是又干又硬的肉干,早就腻味了。

一阵鸡叫声过后,林田摸来了鸡蛋。

他往锅里抓了一把马齿苋丢进去,盖上锅盖煮了一会,把整个锅端下来。

然后,他在火堆上放了一块石板,放油,打蛋在石板上,加盐,煎成了两只荷包蛋。

赵子其看着林田行云流水般的动作,听着“滋滋”的声音,闻着食物的香味,享受不已。

林田煎好蛋,拿一个椰子壳碗给赵子其盛了一碗料足的汤,再给他拿了一双树枝筷子。

赵子其双手端过来,一脸的期待之色。

“好香甜的味道,这里面都有什么料啊?”

林田说道:“椰子汁煮的野猪肉菜汤。”

“你抓到了野猪?”

赵子其看着林田,又是一阵瞳孔震惊。

林田颔首。

“我弄了一些陷阱,运气不错,一头大野猪跑了进去。”

赵子其用筷子撩了撩碗里众多薄薄的猪肉片,眼睛发直了。

“新鲜的肉,我很久没有吃了!

听说野猪肉极其鲜嫩,可是比普通的猪肉好吃多了。”

“敞开肚皮吃,别客气。”

“好,我不客气了。”

赵子其就是在等林田这句话,他拿着筷子狼吞虎咽起来。

“好鲜嫩的肉,好香甜的汤。

嗯嗯,好吃!”

“来,加上这个流心蛋一起吃。”

林田把鸡蛋夹给赵子其,赵子其咬下去,又是一阵享受的表情。

“好吃好吃!”

只有这两个简单的字眼能表达赵子其此刻的心情了。

林田吃了几口,把碳堆里的芋头给翻出来。

“吃点烤芋头,增加饱腹感。”

赵子其看着芋头,一阵好奇。

“黑乎乎的,是什么味道?”

林田剥开皮,露出了淡紫色的芋头肉,咬了一口。

“好吃的味道。”

赵子其学着林田剥皮,咬下去,满口的细腻粘稠感,芋香味口齿留香。

“嗯嗯,这个也好吃,我是第一次吃这个东西呢!比糕点还好吃!”

“好吃就多吃点。”

林田看着狼吞虎咽的赵子其,一种满足感涌上心头。

他有些能体会王翠娟喜欢给人做美食的心情了。

“还饿不,我给你煎一条烤鱼。”

赵子其点头如捣蒜,嘴里塞满了食物,咬字含糊不清。

“好啊好啊!”

林田拿出预先处理好划好花刀的鱼,放在石板上,撒上野生沙姜碎末,煎了起来。

“滋滋滋......”

这两条鱼肉个头较小,肉比较薄,很快就煎好了,林田在上面撒上几条新鲜的醡浆草。

赵子其连筷子都不拿了,抓着煎鱼,又是一阵啃咬。

“嗝!好饱!

凌天,你的厨艺太好了,我在赵家和外面的茶楼都没吃过这么好吃又新奇的食物。”

一阵风残云卷后,赵子其摸着饱胀的肚皮,一脸的意犹未尽。

林田笑了笑,给赵子其倒了一杯他早上泡好的金银花茶。

“吃太饱了,喝一杯茶消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