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书记玩小嫩草 我吃农村丰满少妇的奶水

2022-06-22 16:28:10 11点热度

任平生慢慢睁开眼睛,又向慕容玄仙道:“多亏有慕容姑娘,在下方能在如此短的时间里,伤势尽愈。”

慕容玄仙看他周身真气流转如意,确实不像有伤在身,可昨日分明还……怎一日就功力恢复了?这实在有些诡异,当下走了过去:“我再替你看一下吧。”

任平生道:“不敢再劳烦姑娘了,在下确已无大碍。”说完,慢慢站起身来,又向玄苍和玄乾两人道:“在下先前允诺之事,现在亦可完成。”

 

听他这么一说,玄苍和玄乾两人就放心许多了,至于慕容玄仙,则站在一旁,片刻后道:“既然任公子已无碍,那我也告辞了,若之后还有不适,任公子仍可来找我。”

“慕容姑娘且慢。”

任平生又叫住了她,慕容玄仙转过身来,看着眼前这个神神秘秘的男子,问道:“任公子还有何事吗?”

任平生犹豫了一会儿,方才开口道:“其实在下有一位朋友,她因修炼一门奇功,致使身受反噬,每每反噬发作,痛不欲生,在下想请问姑娘,对于这样的反噬,是否有解法?”

关于方妍的无情反噬,上次他回去时,曾问过鬼圣,可鬼圣除了九枝神木,似乎也别无他法,这几日他见慕容玄仙医术确实了得,既然慕容世家世代都精通医术,那在医道上面必有过人之处,别人对于这无情反噬束手无策,可慕容家,是否会有办法?

慕容玄仙问道:“你那位朋友,现在何处?”

任平生道:“她暂时不在香雪海,但若姑娘肯出手,我会尽快将她找来。”

慕容玄仙点点头:“嗯,反噬之伤,不容忽视,越往后越难治愈,任公子可尽早让你那位朋友来香雪海,我会替她看看的。”

“如此,我先谢过姑娘了。”

任平生向她拱了拱手,慕容玄仙道:“医者之心,公子无须多礼,等你那位朋友到了,你们来天墟城找我便是,我先告辞了。”说完,轻轻行了一礼,方才往外走去。

任平生看她转身往外走去的身影,心想她好温柔,虽是慕容家的千金,却一点也没有那些千金小姐的性子,医者仁心,皆是如此吗?可上次在素问宫,为何那素问仙子那么凶。

接下来,他也与玄苍和玄乾两位长老去了外面,又回到之前的那座庭院,两人让他在此等候片刻,便往外面去了。

任平生趁这一会儿工夫,取出一枚巴掌大的小飞剑,望空中一放,那道剑光立时消失在了云际里,乃是他给方妍发去的飞剑传书,方妍身上有着他的一道神印,这飞剑应是能够找到她。

回想去年这个时候,那时他正好与方妍在素问宫,盗了仙莲,被素问仙子关了起来,如今一年已过,方妍的无情反噬,也不知是否又发作了。

 

压制反噬的方法就只有继续修炼无情玄功,如同饮鸩止渴,现在方妍的无情玄功,必是更加厉害了,若她已经踏入化天境,那么凭借这身恐怖的无情玄功,外面任何一个化天境之人都不是她的对手,只是修炼无情玄功,心性也会变得越来越无情。

现在,她又是怎样?

任平生看着刚才那一道剑光飞走的云际,不知究竟当初在秘火岛那个娇娇弱弱的凌烟阁长老,才是他认识的那个方妍,还是如今这个人人畏惧的无情仙子,才是真正的方妍。

她若是收到信,看见信中写到,自己让她来香雪海,是替她找到了一位医仙,以她现在的性子,一定不会来吧?

所以刚才在信中,他并未这样写,而是写他在香雪海遇到了几个仇家,对付不了,结合上次通天谷的事情,方妍收到信后,必会第一时间赶来……虽然信中是在骗她,可也只有如此她才会来了。

“任小友,可以了。”

就在这时,庭院外面传来玄乾长老的声音,只见玄乾走了进来,说道:“因那事物过于久远,不宜移动位置,还请小友与我同去秘殿,天冶子前辈,也在殿中等候小友。”

“好。”

任平生也没多问,立即随他往外去了,到了那座殿上,只见两边灯火通明,中央的石台前,站着一位白发仙剑,身着墨青色的道袍,背负一个剑匣。

“前辈,任小友来了。”

玄乾朝那人背影拱了拱手,而那人,便是剑楼三圣之一的天冶子,是三人当中,最是爱剑如痴的一个,弟子们都尊称他为剑圣。

“嗯。”

此时,天冶子转过身来,这身气息,毫无疑问是一位地元境强者,一位地元境的绝世剑仙,身上这股剑意,是十分不凡的,即使远远让人看一眼,都有种肃然起敬的感觉。

“玄乾,你先下去吧。”

“是。”

玄乾长老往外退了出去,任平生则走上前,对这位剑圣微微施了一礼:“久仰前辈之名,在下有礼了。”

文学

“任小友无须多礼,请坐。”

天冶子请他坐下,然后与他说了关于禁制一事,最后拿出一样物事来,那是一个黑色的神秘古卷,但上面却已被人设下封印,任平生接过看了一会儿,确实是神界之人设下的封印,而且十分不一般。

“如何?小友可看出这上面的玄机。”

“嗯……我试试。”

任平生拿住古卷,欲将神识探入进去,可这古卷上面,就像是有着成千上万张网,只要他的神识触碰到任何一张网,都会立刻消散,无怪这么多年下来,偌大一个剑楼,却始终无人能够解开这上面的封印,显然布下封印之人,也非寻常之人。

不过也好在这上面的封印布下已久,如今封印之力逐渐变弱,否则即便是他,以目前的修为,也未必能轻易破开。

过了一会儿,古卷上面的禁制显现了出来,化作一个个极其细小的文字,大约有近千个,可这些都是神界的古文,何况已过去有万年之久,再因当年那场绝地天通,使两界隔绝,如今凡界的修者自是难以辨认出来。

“小友认得这些文字吗?”

“嗯……认得一些。”

任平生仔细辨认起来,想要破解这古卷上面的禁制,就要从这些文字当中着手……三天后,这古卷上面的禁制终于解除,天冶子这三天在旁看着,这时也总算松了口气,这次果然没有找错人,近千年来都无人能解开的禁制,却让任小友三天时间就解开了。

“这上面的禁制封印,应是已经解除了。”

任平生将古卷递了过去,并未打开,天冶子拿住古卷,哪怕到了他这等境界,此时都难掩神色里的激动:“多谢小友了。”

“前辈言重了,那……我先去外面,前辈若还有事,可以叫我。”

任平生不便留在这里,他也对这古卷里的内容不感兴趣,但是接下来,他还想向天冶子询问一些关于当年离恨天和烟雨的事情,剑楼传承已久,三圣也非凡人,必然知晓一些离恨天的事情,随后他便去到了殿外等候。

大约一炷香时间后,任平生听里面已无动静,过了一会儿,隐隐觉得不对,为何如此安静,连气息都像是消失了?向里面道:“前辈?”

 

连喊了三声,不见任何回音,任平生觉得事情有异,随即往里走了回去,当进去之后,看见里面一幕,他也不禁变了脸色。

“前辈怎么了?”

任平生立即走了过去,只见天冶子双手紧紧拿着那古卷,眼睛也一眨不眨盯着上面,而在他两只眼睛里面,已经流出了两行鲜血,还仍然死死地盯着那古卷上面。

任平生连喊了数声,对方均无任何反应,只紧紧盯着那古卷看,这时任平生不再犹豫,这古卷里面多半有鬼,两指一并,往天冶子天灵上一按,天冶子这才一下惊醒过来,口中不停喘气,仿佛自噩梦中醒来一样,口里还在不断喃喃念着:“诸天时代……湮灭……众生皆无一幸免。”

“前辈怎么了?”

这时,任平生才向他手里拿着的古卷看去,那古卷上面是一幅画,但任平生相信,天冶子刚才从这古卷里看见的,绝非是只有这一幅画,而这一幅画,里面画的竟然是……诸天神魔已死,万古强者已灭,尸骨铺路,众生陨落,而在中央,竟有一个女子,是她!

这刹那间,任平生也一下变得脸色苍白,竟然是她……是他梦里面,梦里面那个白发女子,为什么会是她?而这画中又究竟是哪里?在她的身边,是无尽的死亡,亘古诸天陨落,万千神魔已灭,亿万生灵已死,她究竟……是谁?

“任小友!”

这一次,换做天冶子将他叫醒了,任平生立即清醒了过来,天冶子问他:“你在这画中,看见了什么?”

任平生再次朝画上看去,他看见的,就只是这幅画而已,可是为什么,他梦里的那个白发女子,会出现在这幅画中,而且,还是如此恐怖诡异森然的画面。

“前辈呢?前辈刚才看见什么了?”他相信,刚刚过去的那一炷香时间里,天冶子肯定还在这古卷里看见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