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居的下面好紧 公主贯穿稚嫩身体里那层薄膜

2022-06-22 16:24:50 11点热度

就在这时候,人汪乐邦已经拎着拖把跑了上来。

“你们怎么这么不小心啊!可别滑倒了……”

汪乐邦一边拖地一边小心嘱咐着。

一群女生面面相觑,赶紧灰溜溜地散了。

四周那几个小弟看着徐天昊都把头发给剃了,有点懵。

“昊哥,你不是挺喜欢留长发的么?”

“削发明志。”徐天昊应道:“从今天开始,我要改头换面。”

“唔……”

几个小弟没敢搭话,临了下课也跑去厕所,一边抽烟一边嘀咕徐天昊怎么突然换了个人似的,搞得他们完全不适应。

“肯定是姓陈的动了手脚,是不是喂了昊哥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

“不知道啊!现在昊哥都不搭理我们了,这都两天了,天天低着头思考人生。”

“要不……咱们也把头发给剪了吧?”

“为啥!?”

“说不准哪天昊哥变正常了,见到自己头发没了,肯定大发雷霆,到时候拿我们发火啊!”

“有道理!我们也把头发给剃了,到时候昊哥应该不会冲着咱们发火的!”

“对对。”

中午放了学,徐天昊自然又被陈楚截在了教室。

“削发明志!?”

“对。”

“唔……有这个心老师感到很欣慰……”

到了下午这会儿,班里面就又多了几个徐天昊同款发型。

“昊哥,我们跟你一块削发明志。”

徐天昊瞧了一眼身边几个小弟都剪了头发,微微颔首:“挺好,看起来很有精神。”

“昊哥,到底是出什么事情了?我感觉你突然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似的。”

“我在反思自己。”徐天昊瞥了一眼几人,忽然叹了口气:“对不起!”

众人一愣,受宠若惊。

“不是,昊哥,跟我们说什么对不起啊!”

“你们以前不是这样的,都是跟了我以后学坏了。”徐天昊神色沉重:“我实在是愧对你们,无颜面对你们。”

众人恍然,敢情这两天徐天昊不搭理他们就是因为这个。

“昊哥,不至于不至于。”

“又不是你逼着我们去学的……”

“对,对……”

众人干笑道。

“实在是对不起,我以后就不跟你们一块了,我也不会打扰你们的,我的存在只会让你们误入歧途……”

“别啊!昊哥!”

“咱们可是兄弟!”

“我怎么有脸跟你们做兄弟呢?我只是个罪人而已。”

“……”

没一会儿,徐天昊的几个小弟又跑到了厕所去了。

“昊哥这是以后真不打算带我们玩儿了!?”

“那不意味着咱们以后不就没人罩着了!?”

众人正议论纷纷,就见许超沉吟片刻,把烟一掐就道:“戒烟吧!”

“啊!?”众人一愣。

“昊哥两天没抽烟了,到时候变正常,发现我们还抽烟……后果自负……”

徐天昊那一生气,动手可是没轻没重的。

众人赶紧把烟头掐了。

“戒,一定戒……”

“我可不想挨揍……”

许超正色道:“说好了,谁要是再抽,到时候被打进医院,我们可不帮忙。”

“行!”

众人一脸严肃。

等回了教室,徐天昊还在那思考人生。

许超小心翼翼地凑了过去,低声道:“昊哥,我们决定戒烟了!”

徐天昊一抬头,就见众小弟纷纷颔首,一脸严肃。

“昊哥,我们也跟你一样,削发明志,改头换面!”

“从今天起,不仅戒烟,还戒酒,不去夜店,不去蹦迪,啥都不干了!”

“对,对。”

徐天昊见状,忍不住抿了抿嘴,感动道:“你们……真是我的好兄弟,能认识你们,真是我上辈子修来的福分……”

“啊……”

“这个……”

“咳咳……”

一群人挠着头撇过头去,怪不好意思的。

……

这一晃眼,又是晚自习结束时分。

陈楚一如既往地陪着徐天昊在教室里面说话,不过就在这时候,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接通一听就听见了杨天宇的声音:“老陈,大事不好了!”

“怎么了!?”陈楚赶紧问道。

“汪乐邦被围了,就在学校前面的那个拐角,你快过来帮忙,我们先上了!”

“等……”陈楚话还没说完,杨天宇就已经把电话挂了,二话不说就赶紧起身让徐天昊待在教室里别走,自己则是赶紧朝着学校门口狂奔而去。

“小陈老师,怎么了!?”

学校门口的几个保安见陈楚跑得慌张,赶紧问了一句。

“前面有学生被打了。”

“哦,哦!”

七八个保安赶紧就跟着陈楚跑了出去,刚走到拐角的时候就发现几百个学生站在四面八方看着,再看这大马路上,周峰一伙人都挂了彩,四周一片狼藉,倒了七八个成年人在那哀嚎,看样子伤得不轻。

而汪乐邦情况好像比较严重,被周峰等人围着,四五个女生在汪乐邦旁边干着急。

“老陈!”

“老陈……”

陈楚赶紧走了过去,挤开众人就瞧见汪乐邦正坐在地上捂着手,地上全是血。

“怎么回事!?”

陈楚一边问一边查看汪乐邦的伤势,见手上多了一道三米长的口子,还在流血。

“我们也不清楚。”

“刚来的时候就见汪乐邦被十来个人围着!”

倒是一旁的那几个女学生赶忙道:“陈老师,刚才有个男的喝了酒,把我们给拦住了非要我们电话还不让我们走!”

“我就喊了救命!”

“然后这个同学就上来帮我们,结果对方动了手还喊了十几个人过来,接着就打起来了。”

“陈老师,他,他没事吧!”

汪乐邦一抬头笑道:“没事!”

“见刀不知道躲啊!”陈楚没好气地骂了一句汪乐邦:“还跟人家硬刚!”

“我就是不小心失误了,夺刀的时候不小心划到的!”汪乐邦赶忙解释道:“再来一次,我肯定能完美夺刀!”

杨天宇就赶忙道:“老陈,汪乐邦贼能打的!”

“你看这倒地上的全是被他打的!”

“重点是这个么?”陈楚瞪了一眼杨天宇,又扫了一眼周峰等人:“你们没事吧!?”

“没事!”

众人连忙摆了摆手。

一会儿,警车和救护车也来了。

该送医院送医院。

陈楚也陪着汪乐邦去了医院一趟做了伤口处理。

警方这边已经做好了笔录,正在做进一步处理,让汪乐邦回家等通知。

这一晃眼也折腾了到了十二点多,陈楚才想起来教室里还有个徐天昊,赶紧又回了学校,这会儿教师的灯都已经熄灭了,见教室门还开着,走进去一看,好家伙,徐天昊还在教室里面。

“徐天昊,抱歉啊!出了点事情!”

“没事。”

文学

昨晚上发生的事情很快就在学校传开了,才一上午的功夫,谁都晓得汪乐邦英雄救美,勇斗醉酒流氓的事情,而且是一打七不落下风,甚至还有视频为证。

然而这可把校方给愁坏了,赶紧跟警方这边联系,这才把消息给压了下来,只控制在了一中范围内部,并没有在社会上引起什么波澜。

汪乐邦的精神值得提倡,但不值得模仿。

遇到这种情况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报警,或者是让老师和保安来处理,而不是选择上去硬刚,要为自己的人生安全负责。

这早自习刚下课,昨天那五个高三女生都直接跑到七班跟汪乐邦,周峰等人道谢,顺便也瞧瞧传说中的七班到底是有多么可怕。

然而跟其他班差不多,该聊天的聊天,该玩的玩,也没有说多乱,感觉这七班也并没有传闻那般恐怖。

见了昨天那几个女生过来感谢,杨天宇和曹云景就赶紧带着练体生们出来了。

“昨天晚上谢谢学弟们帮忙,我们买了点吃的,聊表心意。”

“不用客气!”

“哈哈!谢谢学姐,那我们就不客气了!”

一群练体生赶紧把东西给接了过来,然而几个高三的女生不见汪乐邦和周峰出来,疑惑道:“对了,昨天那两个学弟呢!?”

“等等,我这就喊他们出来!”杨天宇进了教室,赶紧把正在那忙碌地给讲台扫地的汪乐邦和伏案刷题的周峰给喊了出来。

“汪学弟,谢谢你!”

“不客气,学姐,请问……”汪乐邦话还没说完就被杨天宇给捂住了嘴,几个练体生二话不说就把汪乐邦给拖回了教室。

搞得五个高三女生一脸懵逼。

“没事没事,他这个人社交恐怖-分子,容易把你们给吓到!”曹云景赶忙摆了摆手,却见一旁的周峰低着头正看着草稿上的题目皱眉,赶紧拱了拱周峰就低声道:“峰哥,人家谢谢你呢!”

“不客气。”周峰抬头道:“要没什么事情我就回去接着想这题了。”

“要不让我看看?”一高三的女生热情道:“我数学挺好的。”

其他四个女生连连颔首。

“这个学姐数学很厉害的。”

“你要不会的找她问问就行了!”

周峰眼睛一亮,连忙将草稿纸递给了对方:“那你帮我看看,我已经琢磨出来了解题思路,但是感觉太过啰嗦了……”

“好,我看看。”高三女生接过草稿纸一瞧。

半晌,笑容逐渐消失。

一脸愕然地抬头望向了周峰:“这,这是什么题?”

“微积分啊……”周峰眼睛一眨:“怎么了?”

其余四个女生眼睛一瞪,纷纷瞄了一眼草稿纸。

微积分!?

这不是高等数学么!?

压根不是高中能接触到的东西啊!

“你都会做微积分了!?”

一堆女生声音惊诧。

“还好,昨晚上刚学的,感觉很有意思。”周峰问道:“能做么?”

能做个鬼!

那高三女生赶紧把草稿纸还给了周峰,尴尬道:“抱,抱歉,打扰学弟你做题了。”

“没事,那我就先回去了。”

周峰接过了草稿纸,自顾自地回到了教室。

曹云景挠着头,一脸疑惑地望向了几个女生:“啥是微积分?”

几个女生面面相觑。

“我们也不知道,只是听过。”

“这同学叫什么名字?也太厉害了!”

曹云景顿时有些自豪,笑道:“他叫周峰,我们老大!”

“唔……等会儿,我记得你们班好像是特长班吧!?”

“对啊!我们老大练体的!篮球打得贼好!”

哎????

“他,他练体的?”

“对啊!”曹云景挠了挠头:“怎么了?”

“练体的都会做微积分了?还是高一!?”

几个女生感觉三观正在逐渐濒临崩溃。

在她们印象里,好像特长生的学习都不是很好的,更何况还是七班了。

就……对脸懵逼。

……

汪乐邦正忙着打扫卫生的时候,许超犹豫了片刻之后就走了上来:“喂,汪乐邦。”

“啊?什么?”汪乐邦连忙望向了许超。

许超纠结了一会儿才道:“今天晚自习的时候跟我们一块走,别自己一个人回去。”

“为什么?”汪乐邦下意识地问道。

“你动的是老狗的人。”许超皱眉道:“昨晚上你伤了他的小弟,他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跟我们走,他不敢动你。”

本来许超是不想管这事情的,但是仔细想了想还是得插手,纯粹是为了护住徐天昊的面子。

许超这是按照徐天昊的脑回路来考虑的。

再怎么说都是七班的人,那只能得徐天昊欺负,还轮不着其他人对七班动手动脚的,这打得可是徐天昊的脸。

汪乐邦笑了笑:“谢谢,不过好意我心领了,不必了。”

许超皱了皱眉头,见汪乐邦不领情,顿时撇了撇嘴:“随你的便吧!”

有点不爽地扭头回去。

徐天昊的几个小弟连忙围了上来。

“超,咋说?”

许超不悦道:“不领情。”

“给他脸了是不是?”

“那别管他了!”

许超想了想,摇头道:“不行,这事儿咱们还是得插手,不然昊哥以后肯定得发火,毕竟一中可是他的地盘,在他地盘上撒野,我们无动于衷……”

“好,好嘛!”

“那今晚上跟着他呗!”

“嗯!”

这一晃眼就到了晚自习下课放学。

用不着陈楚来截,徐天昊就自个儿留在了教室。

许超等人见怪不怪了,无奈地耸了耸肩就赶紧出门去追汪乐邦。

然而,这一出门却见陈楚把汪乐邦给截住了。

其实陈楚也挺担心昨天那些人会来报复。

虽然汪乐邦个人战斗力挺强,但终归双拳难敌四手。

“汪乐邦,今天我送你回家。”

“老师,不用了吧?”